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四十章 血债血偿
    谈如山额头流血,已近昏迷。

    谈斯乔一手握刀,另一只手握住颤抖地手腕。

    刀入肉身,血溅而起。

    对家中长辈出手,一刀,已是灭绝人性!“当啷”,匕首再次落地,谈斯乔整个人瘫软而坐,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见着已经没有半点生机的谈家老爷子,其眼中的神光渐渐癫狂。

    “哈……”“哈哈哈……”“姜南,你看到了吗?

    我对你的感情何其之深。

    连自己爷爷阻拦,都可将其诛灭!”

    狰狞笑容,原本精致的俏脸已然扭曲。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会撑起谈家基业的!”

    有悖伦常的杀戮画面,封诚看在眼中却宛如无物。

    “走吧!”

    闻言,谈斯乔点头起身。

    不再看已气绝身亡谈如山一眼,随封诚走出谈家大宅。

    却没人发现,家中老管家王妈,蹲在大厅一角。

    捂着嘴,强忍哭泣,眼里只有惊惧。

    半个小时之后。

    再临谈家大宅,姜南眼中已是没有半丝温度。

    三番两次,构陷林氏与林熙。

    谈斯乔此番,姜南却是不会再轻饶。

    空气中,弥漫着寂静之息。

    姜南似是觉得,有些诡异。

    临正厅门前一步,他与林熙顿在原地。

    入眼之处,谈如山倒在血泊之中,边上,还有一把占有血渍的匕首。

    “谈老!”

    慈祥老者,林熙对其也是颇有敬爱。

    见此一幕,即便腿脚不便,仍是上前半蹲,语出关切。

    片刻,再转头看向未婚夫,已是悲凉摇头。

    老爷子,已经死透!“姜狼王!”

    陡然,一阵呼天抢地之声从角落由远及近。

    却是躲藏已久的王妈扑向姜南。

    “姜狼王!你……你要替我家老爷做主啊!”

    王妈与谈如山,主仆之情已过数十载。

    感情笃深,平时常有交谈。

    当前日谈斯乔生日宴会,得知姜南真实身份。

    自家主子对这个少年成名的无敌战神,每每提及都是赞不绝口。

    也是王妈现在,唯一觉得能给自己老爷伸冤之人。

    见其泪流满面,姜南扶着她颤抖双臂。

    “王妈,别急!有何事,慢慢说。”

    有此一问,王妈眼中泪水,又是止不住下落。

    “是……是大小姐,说倾心于姜狼王你。

    听封家少爷封诚蛊惑,要暗害林熙小姐!”

    “老爷不让,大小姐就依封诚教唆,把他杀了!”

    最后一字,王妈颤如筛糠。

    悲凉之情,仿佛天地亦有所感。

    “畜生!”

    为一己私欲,残害旁人不说。

    就连自己的亲爷爷,都敢杀!谈斯乔,已枉为人!眼中杀意盎然,姜南再问。

    “王妈!我欲亲上封家,为谈老索命!你,可敢捧灵同往?”

    “我伺候了老爷半辈子,有什么不敢的!”

    老管家抹了一把眼泪,姜南缓缓点头。

    掏出电话,却是打给了何赛风。

    不过半秒等候,直接被接了起来。

    “大哥?

    今天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是不是,又有什么差遣?”

    何赛风激动话语,姜南只吐两句话。

    “一,命人半小时内做个梨花木灵位送到谈家!”

    “二,问何光耀可敢接掌艮山商会!”

    轰!第一句话,何赛风不知道姜南要干什么。

    可接下去的,他心中却是巨震!何家执掌金陵商盟,但却与五大商会势力相去甚远。

    姜南现在一句话,就让自己鱼跃龙门。

    “敢!只要大哥你发话,我何家之人就没有不敢的!”

    “大哥你等着,我们半个小时就过来!”

    此等能让家族崛起的天大契机,何赛风哪里还需要经过何光耀回应?

    直接揽下,便匆忙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何光耀带着儿子何赛风,亲临谈家大宅。

    见姜南与林熙,皆是躬身行礼。

    “见过姜狼王、见过夫人!”

    摆了摆手,姜南问了一句。

    “东西,都带来了?”

    点了点头,何光耀大手一挥。

    便有二十名保镖其中之一,捧上灵位。

    上书,谈家如山之灵位。

    “姜狼王!按您要求,已挑选上等梨花木保质保量地赶工出来。”

    “只是不知,这……”何光耀有疑惑,说是吞并艮山商会,为什么要给谈家送灵位。

    王妈上前,开口细说。

    话落,饶是平常嚣张跋扈的何赛风,都觉得此间之事骇人听闻。

    何光耀更是破口大骂谈斯乔“畜生”。

    由老管家安排好谈如山身后事,姜南领头,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封家而去。

    ……封家大宅,气势规模比谈家之流浩大不知几倍。

    金碧辉煌,彰显商会会长家族,气派非凡。

    正厅之内,谈斯乔颤颤巍巍地端起身边的青花瓷茶杯。

    这已经是她喝得第十杯水了。

    脑海之中,满是谈如山死在自己手上的血腥画面。

    见其眼神空洞,封诚只淡淡开口劝慰。

    “做就做了,何必后悔!”

    “要成大事,便要扫清一切障碍。”

    “若换做是我。

    莫说爷爷,就连亲生父母挡我,一样诛灭!”

    封诚父母早亡,并不知道亲情温暖。

    心中,只有自私自利。

    闻言,谈斯乔缓缓点头。

    心中罪孽,缓缓少了一份。

    顷刻,又好似想到了什么。

    连忙抬头,再看封诚。

    “学长!姜南跟我爷爷关系好像不错。

    你说,他会不会来封家上门索命?”

    话落,封诚眼中只有不屑。

    “找上门来?

    姜南来找我们,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最好,他带着林熙一起来!届时,你我各取所需。

    岂不快哉。”

    在封诚眼中,姜南不过蝼蚁。

    他若真敢来,便是有去无回。

    封诚自信满满,谈斯乔还有一丝不放心。

    “只是姜南身手不错,恐怕不好对付。”

    “不好对付?

    那便当你面,我先断他腿脚。

    也便于你,为所欲为!”

    话说至此,封诚已不再说一句。

    双手平放在椅背之上,闭目养神、老神在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啪!一阵军用制式战靴踏地的声音从封家大宅门外陡然响起,却是姜南牵着林熙而来。

    步子每每之间,一寸未多、一丝未少。

    “谈老的命,你们准备如何来还?”

    “若没想好,我姜南自作主张。”

    “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