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道歉,或者死
    打定主意,邵飞宇转头,便对林熙大献殷勤。

    “林董!您……您这也太低调了!”

    “早知道是您,我就应该把整个香榭丽舍包下来,才符合您的身份!”

    邵飞宇此举,哪像要吃软饭,简直舔狗!热情程度,更甚之前。

    林熙淡笑,还未有所表示。

    只听一阵名牌皮鞋踏地声响,从门外由远及近。

    “谁那么大口气,想把香榭丽舍包下来?”

    话落,在场顾客尽皆纷纷侧目。

    只见来人一男子,发型时尚,嚣张跋扈。

    山本耀司暗黑系服装加身,宛如暗夜贵公子。

    “天呐!这不是陈家陈飞扬,陈少吗?”

    众人一阵惊呼,道出对方身份。

    陈飞扬,艮山商会下属百家会员公司之一,陈氏集团少东家。

    人如其名,嚣张跋扈。

    “刚才,是你说要把香榭丽舍包下来?”

    “言下之意,便是不让本少来吃饭?”

    气场之强,邵飞宇双眼越瞪越大。

    “咕噜”咽了口口水,连忙摆手。

    “陈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林氏集团林董在场,我……我只是夸张赞美!”

    夸张赞美?

    陈飞扬微微侧目,只见身旁站一女子。

    倾国倾城,便是林熙。

    “倒是本少在国外良久。

    倒是不知道金陵,出了如此美人儿?”

    “她,便是你说的林董?”

    林氏集团,比起陈氏不过蝼蚁。

    自己,闻所未闻。

    再问邵飞宇,只是为了确认对方身份。

    “对!陈少!她……她就是林……林熙董事长!”

    闻言,陈飞扬再点头。

    “这两个女的留下,陪本少用餐!”

    “你,滚!”

    啊?

    两个女人,陪陈飞扬吃饭。

    这,吃的能是好饭?

    林熙,虽然是自己想要攻略的目标。

    但八字还没一撇。

    可宋茜茜,现在还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啊!如此拱手让人,岂不是头顶大草原,当了个龟公!“陈……陈少!这,这宋茜茜是我女朋友。

    你……你看……”邵飞宇还算有点良心,为女友求情。

    陈飞扬听来,眼中只有戏谑。

    “女朋友?”

    “按说,与此佳人在一起,你这个女朋友不过陪衬!”

    “然,当个开胃小菜。

    也是不错!”

    “念在是你女朋友的份上,你便跪在边上,等会看一场大戏。”

    这“一场大戏”几个字,邵飞宇身躯巨震。

    “陈少!这……这不行啊!”

    “不行?”

    眼中狠笑之色,愈发浓重。

    陈飞扬开口,不怒自威。

    “跪下不行,那便躺下!”

    随手捏起桌上餐刀,陈飞扬不怒自威。

    邵飞宇了然,若是再不打印。

    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仗势欺人,强势如斯!一寸、一寸,双膝渐渐弯曲。

    邵飞宇,跪了!“草泥马!邵飞宇,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人家都欺负到你女朋友身上来了,你就这么给男人跪下!”

    宋茜茜顷刻泼妇谩骂,陈飞扬还笑。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审时度势!”

    “而你,也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啪!法拉利车钥匙,桌上一按。

    宋茜茜拜金,心里清楚。

    从了,车就是自己的!乖乖地闭上了嘴,宋茜茜只低头坐到一边。

    张浪一步上前,义正言辞。

    “陈少!虽然你陈家势大,然,我们林董林董也不是你能轻易造次的!”

    一步,挡在陈飞扬要落座的位子之前。

    陈家大少,眼中一秒阴狠。

    “让开!”

    “陈少,请你自重!”

    话语坚决,还是不让。

    陈飞扬,诡异一笑。

    “很好!”

    两字落下,一个巴掌直接抽得张浪“噔噔噔”向后连退两步。

    任由其怒目而视,陈飞扬只管落座于林熙对面。

    “不识抬举!”

    缓缓抬眸,他只看林熙。

    “想吃什么,尽管点。

    补充体力,一会好好伺候本少!”

    “滋滋”林熙俏脸阴沉,尚未回答。

    只听一阵细微的餐刀切肉声,从旁传来。

    姜南,在帮未婚妻切牛排。

    “三秒!若还坐着,以后你都不用再站!”

    嗯?

    突兀话语,陈飞扬微微侧目。

    “是你这狗东西,在跟本少说话?”

    话,嚣张至极。

    声,似居高临下。

    姜南,未有丝毫动容。

    再开口,只对张浪。

    “那日,我与你说过。

    别人欺凌,你便要亲手还回去!”

    “可还记得?”

    被陈飞扬一巴掌,张浪嘴角渗血,却是重重点头。

    “我记得!”

    “那,你还在等什么?”

    话音再落,宛如醍醐灌顶。

    张浪动了,一巴掌激射而出。

    “啪!”

    清脆的耳光声,落在陈飞扬脸上。

    应运陈大少瑕疵欲裂的神情,在场顾客张大嘴巴,尽皆是“哦”的嘴型。

    陈氏集团少东家被打了!被比自己家族企业小上百倍的林氏副董打了!没有去捂脸上火辣辣的痛楚,陈飞扬双拳紧握。

    “你找死!”

    咬牙切齿,三个字喷出。

    姜南切完最后一刀牛排,淡淡摇头。

    “太轻了。”

    起身,转头。

    臂影虚挥,一干动作,行云流水。

    还是“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落下,陈飞扬整个人被掀飞而出,重重地砸在地上。

    其身下原本上好的梨花木座椅,竟也是一时间“轰”四分五裂!木屑纷飞,陈飞扬坠地,后槽牙带着血水喷出。

    “我,给过你机会。”

    “三秒已过,你还是坐着!这,便是你咎由自取!”

    一步,两步,每每之间宛如用尺子丈量过一般。

    一寸未多,一丝未少。

    姜南与他,不过三步之遥。

    陈飞扬艰难支起气血翻涌的身躯,剧烈颤抖。

    “你……你若真敢动我!她,和这里所有的人,全都得死!”

    一声威胁,跪地的邵飞宇也是一震。

    “姜南!你疯了!这是陈家大少!你得罪了他,是自己找死。

    别特么拖我们下水!”

    愤恨谩骂,有惊惧,有斥责。

    然,姜南神情未有丝毫动容。

    如此孬种之言,不配入他耳。

    再抬脚,缓缓落下。

    “咔嚓”!陈飞扬,腿骨尽断!“啊!卧槽尼玛!本少……本少要弄死你!草泥马……”狰狞叫嚣,还是一脚,陈大少另一条腿亦是应声断裂。

    伴随撕心离肺的惨叫,姜南已不再看他一眼。

    “道歉,或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