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一百零八章 杀你,只为动了我林氏集团之人
    姜南目光所及之处,是4s店门外两辆崭新的阿斯顿马丁。

    此刻,已面目全非。

    同时,感受到他身上嗜血孤狼的气机将自己牢牢锁定。

    何赛风知道,因为刚才自己说了以后会报复。

    所以,姜南,是在警告!“今日之仇,我何家接下了!”

    “山水有相逢!希望他朝,你不会后悔!”

    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何赛风带着嫩模黯然退场。

    直至感觉到此间气氛缓和了不少,韩梅梅才都斗胆上前询问。

    “先生!这个车……你还要吗?”

    “我们厂家,提供免费维修服务的。

    下周,你再来取就行了!”

    销售人员胆怯的表现,姜南微微一笑。

    “修就不用了!你们这个型号的车,还有几辆?”

    没有了销售人员一贯的逻辑,韩梅梅只跟着姜南的问话作答。

    “bd11是阿斯顿马丁今年的新款,整个金陵只有三辆,全在我们店里了。”

    闻言,姜南点了点头。

    黑金卡,再次跃然众人眼前。

    “那刚才这辆这届拿去报废吧。”

    “剩下的那一辆,我要了。

    还是全款,现车!”

    两百万的车,说不要就不要,还得再买一辆!此刻,已经没人再敢轻视姜南。

    更有甚者,之前那些嘲笑韩梅梅没有眼力见的销售人员,尽皆捶胸顿足。

    这样的大款,刚才自己怎么就不去接待呢!将近五百万的花销,眼皮子都不动一下。

    这特么,才是真的有钱任性啊!同一时间,金陵城刘家大宅。

    入眼,一片白绸麻衣,哀乐,锣鼓熏天。

    刘家大少爷,刘品超的追悼会。

    一中年妇人,趴在儿子的棺材之上,哭天抢地。

    “品超!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呀!留下老妈一个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中年丧子,悲伤人人都有所感。

    刘家老爷子刘明森脸色阴沉,坐于上首。

    “安龙,你知不知道!那姜南,是何许人也!”

    梅有乾和马琳将刘品超的尸身送回刘家之时,老爷子已得知凶手姓名。

    “回老爷的话。”

    “那姜南是前两天才来金陵的。

    本是明珠人,身份不过当地小家族林家的上门女婿。”

    “然奇怪之处,却是凭一己之力,灭了孙家!”

    “老爷!要不要,我再往下查查?”

    身边保镖话已至此,刘明森双眼微眯。

    “查什么查!”

    “一个小小的上门女婿,灭了孙家又如何?”

    “他孙家自大狂妄,不肯投靠金陵商盟。

    势单力薄,别灭乃是活该!”

    话至一半,刘老爷子眼中已满是肃杀之意。

    “听说,他们把鎏金集团抢了去。”

    “安龙,便辛苦你一趟。

    亲自上门,把那林熙和姜南绑来我孙儿灵前,受死!”

    ……林氏集团,大厅保安室。

    身体已然无恙的曹牧,恪尽职守在门口来回巡视。

    姜狼王肯让自己这等老弱残躯护卫林林氏集团安全,他要对得起这份恩情。

    啪!啪啪!林氏集团大厦之外,一阵车轮摩擦地面的刹车声响起。

    黑色西装的壮汉下车,直入正厅。

    感受着来人身上,熟悉的凶煞之气。

    曹牧一夫当关,立在了门口正中。

    “请问,你找谁?”

    “叫姜南林熙,下楼乖乖受死!”

    黑衣壮汉,刘家安龙。

    出言不逊,曹牧脸上神情再是一沉。

    “若是没有预约。

    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谢绝拜访之意,已然明了。

    安龙眼中,一片冷笑。

    “老东西,是你也配挡我!”

    年过半百,峥嵘之气犹在。

    饶是对方身上强大的气势迸发,曹牧仍半步不退。

    “今日,只要我曹牧还在。

    你就休想上去,伤夫人一根汗毛!”

    老朽之人,也敢言勇。

    安龙听来,不过天方夜谭。

    “如此,我便那你来当林氏覆灭的敲门砖!”

    话音落下,暗龙眼中已满是狰狞。

    手臂抬起,一群直中曹牧面门。

    “砰!”

    拳怕少壮!全力防御之下,曹牧还是被一拳轰得倒飞而出。

    实力差距,太过明显。

    他不过半步宗师,安龙却已然半步玄武。

    看着空降的保安队长被来人一圈轰退,其余的年轻保安,早就在一边三五成群。

    或嬉笑、或嘲讽,就差瓜子板凳看戏。

    眼见曹牧无处卸力,若是轰然倒地必然重伤。

    陡然,一阵残影骤然而至。

    身子半转,却是一手撑住老者后辈。

    拳头余下威力,尽皆被自己吸收。

    脚下一顿,来人,姜南!“曹叔,没事吧?”

    听闻熟悉话音,曹牧本以为必死。

    没想到睁开双眼,却是姜南的容貌。

    “狼王,是曹牧没用!连这小小的集团大门,却也守不住!”

    话语愧疚,姜南淡笑摇头。

    “曹叔,这不怪你!且莫要说话,我来替你疗伤。”

    强敌在前,却敢如若无人地掏出银针为他疗伤。

    安龙收拳,将此间情景尽收眼底。

    “你就是姜南?”

    “胆子倒也够大!莫非,是不把我安龙放在眼里!”

    一针,扎入曹牧体内。

    姜南不看安龙一眼。

    出口话语,没有半丝温度。

    “将死之人,我向来不看。”

    一句话,已给出裁决之令。

    不过在安龙听来,宛如天方夜谭。

    “哈哈哈哈!好笑,好笑,真是好笑!”

    “姜南,我还以为你又多大的胆子,敢杀我刘家少爷!原来,不过就是个学医的废物!”

    “就凭你,也想杀我?”

    狂妄之音,仰头再笑。

    却陡然,一阵锐物拖行地面的牙酸之声响起。

    接踵而至,是如坠冰窖的话。

    “你这等废物,何须狼主出手!”

    骤然侧目,却是曹冰云长枪拖地而来。

    虽为一介女流,周身散发的杀意,却宛如实质。

    顷刻间,安龙再也笑不出一声。

    也不知何时,一滴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话落。

    此女子,竟是玄武强者!曹冰云势大,安龙下意识“蹭”退后一步。

    “姜南!我此番前来,乃是受刘家老爷子所托,要你去少爷灵前受死!”

    “你……你竟敢杀我!”

    去刘家少爷灵前受死?

    刘品超?

    已是满目寒芒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杀你,只为动了我林氏集团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