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九十九章 若敢说半个‘不’字,我成全你挫骨扬灰

第九十九章 若敢说半个‘不’字,我成全你挫骨扬灰

    皇朝大酒店门外,名牌皮鞋和高跟鞋踩踏地面的声响交织而起。

    由远及近,传入其中。

    姜南缓缓举起手中的那杯五十二度高粱酒,一饮而尽。

    给自己还公司的人,来了!“梅经理!这离过年还早呢,怎么见了本少就行如此大礼?”

    眼见着跟前出现的年轻男子,梅有乾跪在大厅正中,宛如快溺水而亡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大少爷!你可总算来了!”

    “我……我这是被人打的!”

    指了指脸上左右对称的巴掌印,梅有乾控诉地声泪俱下。

    “就……就是他们打的!”

    指了指姜南和林熙所坐方位,年轻男子怀中浓妆艳抹的女人轻“咦”了一声。

    “老公,这不是张浪吗?”

    眼看着昔日自己面前的蝼蚁,居然跟客人同桌吃饭。

    刘品超脸上冷冷一笑,整了整身上的名牌西装,搂着佳人,倨傲踏步而行。

    “区区一条狗,是你们让他上桌吃饭的?”

    话中,嚣张跋扈。

    张浪虽然酒醉,然身子还是猛地一颤。

    看向来人怀中女子,眼里有愤恨。

    却因长期被奴役惯了,居然想起身离去。

    双腿刚要发力,姜南一手将其又按了回去。

    不看旁人,自顾自地夹起面前的菜肴,放入口中。

    慢条斯理的咀嚼,其后,冷冷回应。

    “我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狗,在耳边乱吠!”

    狗!同一个极具羞辱的词汇,分指两人。

    姜南,衣着普通。

    旁人看来,不过**丝。

    刘品超,刘家大少。

    人见之,谁敢放肆!但就现在,居然有人敢当面骂自己是狗。

    眼中的神色,渐渐狰狞。

    气急,却是反笑。

    “你,让本少很开心!”

    话落,抽出被女子环抱的胳膊。

    “啪啪啪”轻轻拍了三下。

    不过顷刻,酒店内的保安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站于身后,令刘品超气焰,如日中天。

    “男的,打断手脚扔出去!”

    “女的,扒光扔本少床上。”

    “我还没玩过,瘸子的滋味。”

    刘品超大发神威,皇朝大酒店其他顾客纷纷侧目看戏。

    纵有感叹,也只怪姜南不长眼,惹了这么一个小霸王。

    一众保安,领命上前。

    姜南眼中,一没有丝毫温度。

    既然念动林熙,那便死罢!目睹眼前,如奔泪而来的磅礴步伐。

    姜南淡淡起身,不进反退。

    第一人攻来的拳头,近了。

    只在距离自己鼻尖不到零点零五公分的地方,姜南臂影虚挥。

    砰!一拳随意挥出,挡在身前的保安竟如同断线风筝。

    “啊”地一声惨叫,轰然倒飞数丈,重重砸在酒店的立柱上,缓缓滑下。

    啪!一击得手,步子再度踏地。

    如虎入羊群,出手,无一合之敌。

    走了二十步,身边冲来保安,已经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秒杀!如此震撼画面,浓妆艳抹的女子像是怕极。

    推到刘品超身后寻求庇护,刘大少自己,却是双目渐渐微眯。

    “倒是本少看走了眼,今天碰到硬茬了!”

    “就为了让这条狗上桌吃饭,你动手打伤我的人。

    确实恐怕,不太合适吧!”

    因为自身背景,刘品超并不将身手超然的姜南放在眼中。

    十几个保安而已,家里很多下人都可以轻松做到。

    话音,还是如此狂妄。

    姜南冷冷抬眸,只说一句。

    “就因为你刚才说的话。”

    “今日,你必死!”

    刚才说的话?

    把林熙扒光了了送到自己床上?

    就因为一个瘸子,眼前的**丝就要杀了他刘品超?

    脑中一连三个问号,细品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哈哈哈……狂妄!”

    “你可知道,我是刘家长子嫡孙?

    莫说杀我!你敢动我一根头发,试试!”

    刘家,金陵下三家之一。

    与孙家、何家并列。

    挑衅、威胁,姜南没有丝毫动容。

    “啪!”

    一个巴掌,直接抽在了刘品超的脸上。

    脆响之声炸起,刘大少难以置信的眼神越瞪越大。

    还不及开口,身边的女子却如闻大厄。

    “你……你疯了!”

    “你居然连刘家大少爷都敢打?”

    玉指戳向姜南,气得直发抖。

    目光缓缓微侧,姜南再说,却指张浪。

    “就是这个女人,让你落得如此田地?”

    话落,张浪心中愧疚地点了点头。

    虽然,他知道不值得。

    但确是因为当日自己心中对马琳的爱,落得如此田地。

    “一人一巴掌,我留给你!”

    姜南言下之意,是要让张浪抽马琳和刘品超一人一巴掌!“我……我……”张了张嘴,张浪起身还处在原地。

    他,他不敢!“我有心帮你,还需你自身争气!”

    “若不破处心中魔障,你此生注定不过蝼蚁!”

    “你,可甘心?”

    甘心?

    一辈子让别人看不起,有又谁能甘心!他张浪,也想堂堂正正做个男人!酒精的作用下,姜南话语对其似有无穷魔力。

    步路蹒跚,身子却还是动了。

    一步、两步,马琳满脸的吃惊,而刘品超看着张浪越来越近,瑕疵欲裂。

    “张浪!你个狗东西,尔敢!”

    啪!啪!两个巴掌,如约而至。

    不说挨打的两位,就连周遭看戏的顾客,心中都是一震。

    不同于姜南的出手。

    现在打刘品超的,只是一个服务员!“张浪,你却是真敢打我!”

    此间,张浪已宛如破茧重生。

    心中怨气突吐出,眼神中也恢复了些许往日的自信。

    “刘品超!你又不是三头六臂,我为何不敢打你!”

    “好!好好好!”

    一直对自己逆来顺受的刍狗,居然会仗着人势咬主子。

    牙冠撕磨,刘品超双拳捏得“咯咯”直响。

    “我刘品超再次发誓!”

    “今日,若不将你、你们一干人等挫骨扬灰。

    本少,枉为人!”

    挨打了,就要有挨打的样子。

    如狗乱吠,姜南微微皱眉。

    “聒噪!”

    啪!再一巴掌挥出,力道之大,直接将刘品超掀飞在地。

    身子重重砸在地上,姜南再进一步。

    居高临下,缓缓低眸。

    “把张浪所创的公司还来,我让你好似!”

    “若敢说半个‘不’字,我成全你挫骨扬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