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九十四章 孙家大少爷
    赤练一句话,王蛇宛如通人性般眼中闪过一丝戏谑。

    此番景象,王德标身上汗毛根根倒立。

    “大……大姐……这……我是跟你开玩笑!”

    “对!开……开玩笑!”

    话落,赤练脸上冰冷神色,没有一丝收敛。

    很显然,她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求饶,没有半点作用。

    王德标斗胆,双膝跪地,挺起身躯。

    再拜,却向姜南。

    “这……这位爷!”

    “你……你就饶了小的吧!”

    “你所要,不过就是几只鸡而已。

    等下一批鸡崽子出生,我一定……一定送到林氏药膳鸡去!”

    姜南,并非不讲理之人。

    若是换作平常,人家这么说。

    都是做生意,他也无可厚非。

    然,王德标刚才口口声声骂卓凡是断了条胳膊的废物。

    、虽罪不至死,但在眼中已不是能轻饶之人。

    更何况,此时因由金陵孙家而起,还打伤了卓凡与战堂众人。

    讨要血债,便从此刻开始吧!缓缓抬眸,他只跟王德彪说一句。

    “让你电话那头的人,过来领死!”

    领死?

    金陵孙家大少爷!这个结论,惊愕程度丝毫不亚于自己眼前这条赤练王蛇!“爷……爷!我不过,就是个养鸡的。

    你让我这么说……我……我不敢啊!”

    “他来,你断双腿。

    不来,你死!”

    话落,姜南低眸,已是不看他一眼。

    最后通牒,王德标身躯颤如筛糠。

    这是,在比自己做抉择啊!良久,紧捏的双拳,缓缓放松。

    他选择,打电话。

    断了一双腿,自己还是个农场主。

    只要有钱,一样享福。

    可如果人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王德标此间,丝毫不怀疑姜南真敢杀了自己。

    权衡之下,还是让孙家的少爷去跟面前这位爷硬碰硬吧!起身,不敢触怒面前的赤练王蛇。

    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子,拿起被搁置在办公桌上的手机。

    “孙少爷!有人,让我替他跟您说……”王德标刚一开口,电话那头就传来了阴冷的话音。

    “本少,听见了!”

    明珠近郊,喜来登酒店总统套房之内。

    孙飞亮眼中,满是狰狞。

    从下,在家族之中。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走到哪里,不被人恭维膜拜。

    可就在这小小的明珠,居然有人让自己去领死!实在是,欺人太甚!挂断电话,孙飞亮一抖西装。

    起身,朝手下众人招呼。

    “走!随本少,大开杀戒!”

    ……金凤凰养殖场内,王德标挂上电话。

    冷冷杵在原地,眼前赤练王蛇虎视眈眈。

    每当它盘一次身子,王德标就颤抖一会。

    震慑之大,恐怖如斯!时间一分一秒的在等,姜南无视对方的饱受煎熬。

    终于,在十多分钟的时候。

    一阵律动的脚步,从办公室门外,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

    “是何人,敢让本少前来领死?”

    威严质问,传入姜南耳中。

    微微抬眸,所答却是牛头不对马嘴。

    “来得倒是挺快!”

    一句话,已经表明了身份立场。

    走入门内,孙飞亮微微侧目,双眼眯成一条线。

    “就是你?”

    冷哼一声,神情傲慢嚣张。

    “报个名号出来。”

    “本少,不杀无名小卒!”

    话,简短至极。

    音,嚣张跋扈!“告诉他,我是谁。”

    姜南开口,指令王德标。

    闻言,金凤凰养殖场的老板。

    开口,支支吾吾了半天。

    “孙少!他……他是……”吞吞吐吐,没有一句完整的话。

    倒是孙飞亮,接过了话茬。

    “说!”

    金陵孙家,大少一怒。

    震得王德标身子冷不丁一颤。

    “他……他是林氏药膳鸡的人!”

    哦?

    得知身份,孙飞亮阴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戏谑。

    “本少还以为,何人敢如此放肆!”

    “原来,不过就是个来买鸡的!”

    “怎么?

    尔等区区平民,也敢从本少手中,虎口夺食?”

    话落,充满威严。

    姜南脸上,未有丝毫动容。

    “刍狗,也妄谈成虎?”

    活了二十七八年,孙飞亮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骂自己是狗。

    眼中,狰狞神色晕开。

    气极,却是一连说了三声“好”!“小逼崽子,你有种!看在你如此大言不惭的份上……本少,便赏你个身首异处!”

    孙飞亮大手一挥,身后二十多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尽数一步踏前。

    一手,从腰后探出。

    齐刷刷,一把把明晃晃的开山刀。

    “你也到是荣幸!我孙家少帅军刚一成立,便要做第一块磨刀石。”

    “死后,本少给你厚葬!”

    孙家少帅军,不过一群保镖结合而成的乌合之众。

    孙飞亮此等蝼蚁,也敢自领少帅。

    贻笑大方!缓缓转动,手上翡翠狼首尾戒。

    姜南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

    “一个不留!”

    四个字,落地不容置疑。

    赤练得令,娇躯带起道道残影,却是先出手了。

    来人一介女流,孙家保镖又怎会放在眼里。

    不退反进,开山刀迎面而上。

    废物!当当一个大男人,竟然要女人来出手退敌。

    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小妞。

    心中已经开始臆想,待会赤练负伤。

    自己就让人将其生擒活捉,一遍蹂躏,一遍把姜南摧残致死!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一众保镖,眼看已将赤练合围地水泄不通。

    却听一阵锁链声“咔咔”响起。

    链刃!一经出手,刀入肉身之音,此起彼伏。

    原本来势汹汹二十余人,竟顷刻间倒飞丈外。

    身上刀伤交错,却是一个个失去了生机。

    看着自己依仗,被个女人随手秒杀。

    孙飞亮双眼越瞪越大,却是“咕噜”咽了口口水。

    孙家少帅军,乃是集结了众多退伍好手。

    每个人,都有后天五重武者的实力。

    收拾的如此轻松写意,眼前的女子,还是人吗?

    吧嗒!吧嗒!吧嗒!神情错愕,姜南缓缓起身迈步。

    近到孙飞亮跟前,臂影虚晃。

    “啪”一个火辣辣的巴掌印,直接盖在了对方的脸颊之上。

    疼痛之感,在耳边悄然晕开。

    前秒还处于惊愕之中的孙飞亮,果然回神。

    看向姜南,双目之中满是杀意。

    “小逼崽子,你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