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九十三章 你想怎么玩
    姜南的性子,卓凡再清楚不过。

    一番话,却是尽显杀机。

    “二弟!金陵孙家势大,你切不可鲁莽行事!”

    “虽然你战神无双。

    但那是在南境战场,要在地方上,须知强龙不压地头蛇!”

    大少爷开口劝阻,杨战也是心急如焚地跟了一句。

    “是啊,少主!孙家在金陵的势力,堪比明珠灰色地带的双龙一帝。”

    “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煽动的!”

    好心劝说,姜南眼中寒芒,却是不以为然。

    “强龙不压地头蛇?

    然,此地是明珠!”

    “况且,堪比女帝又如何?

    薛宁,不一样被我亲手覆灭!”

    薛宁?

    这个名字,无论是杨战还是卓凡都十分熟悉。

    当下,姜南便一五一十,将那日在明熙苑之事和盘托出。

    听到女帝香消玉殒,两人的双眼尽是越瞪越大。

    “少主!你……你居然把女帝给平了?”

    得到姜南再三点头,杨战心头巨震。

    双龙一帝,尽皆伏诛。

    那姜南,岂不是俨然成了一城共主?

    昔日杀父仇人,被姜南手刃。

    卓凡虽未亲临,但心中仍是大呼痛快。

    “二弟!既如此,便同你所想。

    我们一起去会一会那金陵孙家的大少爷!”

    “让他知道,我们明珠的地界,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插足的!”

    眼看卓凡就要起身与自己同往,姜南淡笑着摇了摇头。

    “大哥!此番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回林氏药膳鸡总店帮我和林熙主持大局。”

    “正好,也能替我在义母身前尽孝。”

    “至于孙家之人,我清理了。

    便会亲自登临金陵。”

    “所以此事,交由我一人办就是了!”

    姜南早有打算,卓凡也不好再说什么。

    点了点头,当是应允了。

    “既如此,你还是要多加小心!”

    义兄关心,姜南心领好意。

    留下银狐照顾此间众人,姜南在前、后跟赤练,转身走出林氏药膳鸡分店。

    ……金凤凰养殖场,金德标坐在办公室里。

    颈缠拇指粗的金项链,身上背心、大裤衩。

    夹着人字拖的一只脚,敲在办公桌上。

    一手昂贵卷烟,吐雾吞云。

    一手拿着电话,嬉笑猖狂。

    “哎呀!孙少爷!”

    “您啊!就放一万个心好了。

    我王德标做人,向来讲究诚信。”

    “既然收了你的钱,以后我养的鸡肯定全都供货给你们饭店的!”

    “至于那什么林氏药膳鸡,就让他们去死好了!”

    通话还在继续,一阵充满威势的脚步声却是从办公室门外由远及近。

    “你,让谁去死?”

    打着电话,喜笑颜开。

    陡然听到如此一句话,王德标脸上一沉。

    “你们是谁!没看见门上的大字吗?

    赶紧从老子眼前消失!要不然,我削死你!”

    手指所向,办公室门上书。

    总经理办公室,闲人免入。

    金色大字,姜南置若罔闻。

    再踏前一步,同时开口。

    “同样的问题,我不说第二遍。”

    “方才,你让谁去死!”

    嘿!同样的言语,姜南脸上没有半丝温度。

    倒让王德标觉得,脸上被打得“啪啪”响。

    “孙少爷,你等一下。

    我先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垃圾处理了!”

    手机未挂,孙德彪放在办公桌上,直接站了起来。

    “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有种,报个名号!小鱼小虾,老子弄死了也不过瘾!”

    缓缓低眸,姜南步子稍停。

    不看对方一眼,直接在办公室内的沙发上坐下。

    “林氏药膳鸡,姜南。”

    自报名号,王德标先是一愣。

    旋即,宛如听到天方夜谭,仰天长笑。

    “哈哈哈哈!老子还以为是谁?”

    “原来,是就是那家破餐馆的!”

    “怎么,那个断胳膊的废物不敢来了。

    找你讨债?”

    讨债?

    这个说法,姜南却是没从卓凡口中听说。

    见其脸上似有疑问,王德标再次冷笑。

    “我告诉你!我们金凤凰养殖场所有的肉鸡,全都被孙少爷包了!一个蛋,都没给留下!”

    “所以之前你们店付的定金,也别想拿回去了。”

    话说到一半,王德标目光无意间落在姜南身旁的赤练身上。

    贪婪之色,顿生。

    “不过嘛,这凡事都有例外。”

    “只要你能让这小妞陪今天陪老子一个晚上。

    我倒是能送点鸭子给你们,滥竽充数!”

    “反正你们做餐饮的那一套以次充好,我也熟得很!”

    用别的食材来滥竽充数,还是要赤练出卖色相陪他一晚?

    当下,姜南眼中竟闪过一丝戏谑。

    南境苍狼军四大战将之一,灵蛇赤练。

    虽然是在明珠被提拔,还没上过战场。

    但光是其身上那条赤练王蛇,便已注定不是寻常男人,可以觊觎的。

    专注把玩着手中的翡翠狼首尾戒,淡淡开口。

    “如此。

    赤练,你便如他所愿吧。”

    姜南的声音不大,却是准确无误地落在了王德标的耳中。

    卧槽!居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王德标心里,现在这叫一个悔啊!没看到人家小美人倾国倾城,比自己以往见过的所有女人都漂亮。

    早知道直接长期据为己有了!可惜,实在可惜!搓了搓手,兴奋地目光再看赤练娇躯。

    只见其朝姜南恭敬领命,转身,便赤足踏步而来。

    自从多年前,从十万大山中的五毒泉归来。

    已经好久,没有人敢如此调戏自己了。

    王德标在赤脸眼中,已是死人。

    一步、两步,赤练脚下速度不快,却是让王德标兴奋地搓了搓手。

    “咕噜”贪婪地咽了口口水。

    忽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只见眼前佳人一身红衣,肩头突然出现一条红色残影。

    顷刻,赤练王蛇腾身而起。

    “呲”地一吐红性,其状狰狞可怖!哎哟妈呀!猝然惊变,王德标身体巨颤。

    脚下一个不稳,居然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噗通”一声,跌坐在地。

    同时,赤练王蛇也从主人脚边爬下。

    好似极其灵性,王德标双手撑地,后爬半步,它便上前一寸。

    步步紧逼,直到对方臃肿的身体靠到红木办公桌边,退无可退!“你,想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