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八十八章 是杀,还是千刀万剐
    林熙,二十五岁。

    此刻,却宛如情窦初开的少女。

    深情一吻,不过是在姜南唇上浅浅一尝。

    这已是她,主动所能做做出大胆的举动。

    “嫂嫂,听说你出……事了!”

    房门被突然推开,却是从外采购回来的王梓璇听说林熙出了事,连忙上来探望。

    谁知一开门,见到的确实如此暧昧一幕。

    脸色羞红,心中微微酸苦,却又尴尬地杵在了原地。

    “啊!”

    有人出声,林熙也是猛地松开姜南。

    讪讪地,看向门口。

    “我……我没事了,谢谢你关心!”

    话落,房间内尴尬的气氛,才稍稍有了缓和。

    “对了,哥哥!刚才我从外边回来,有个男人叫我通知你。

    明日是女帝的二十五岁生辰。”

    “说要请我们去明熙苑,参加生日宴会!”

    女帝?

    明珠市灰色势力,双龙一帝的魁首人物。

    自己和她,似乎并没有一丝交集。

    疑惑的眼神,看向姜南。

    “林妃的背后之人,便是女帝!”

    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

    林熙的俏脸,也沉了几分。

    “看来,是宴无好宴!”

    去,姜南是一定会去!本就打算,救回林熙,便亲自去将女帝覆灭。

    没想到对方却又主动来请,倒是胆大。

    生日会场所,明熙苑!这不是,自己养父杨怀礼的故居吗?

    重重疑惑,姜南放在心中。

    静候,明日日落之时。

    ……翌日傍晚,g55豪华座驾。

    姜南驾驶,林熙坐在身旁。

    虽知鸿门宴,穿着打扮却是依然得体。

    淡妆素雅,尽显其倾国倾城的本色。

    “女帝还真是非常人,居然把人当狗养,拴在家门口?”

    “如此行事,方才对得起明珠魁首,八年一帝的称号嘛!”

    下车,只见明熙苑门口,已是聚集了无数富商名媛。

    还来不及细细回忆,从小在这长大的点点滴滴。

    便是被人群中传来的话音,深深吸引了。

    “玛德,疯婆子!你居然,敢咬本少!”

    “真把自己当老母狗了是吧?”

    年轻男子,身穿名牌西装。

    戴着墨镜,如同帝王般,俯首谩骂着面前似刍狗伏地的老妇。

    “汪……汪汪!”

    老妇年近八十,此时却真如看门狗。

    对着来人,再叫两声。

    “草泥马的!赶紧给老子滚开,我还要进去为女帝贺寿!”

    一脚,踹得老妇仰面朝天。

    还是如狗一般,“呜呜”了两声。

    前方再无阻拦,男子倨傲地整了整身上的西服。

    抬脚,便要踏入明熙苑。

    “动了手,你却还想走?”

    冰冷,没有丝毫温度的话音从人群中利剑般传来。

    刚要迈步的年轻男子,脚下一顿。

    “哪来的吊丝,也想留本少?”

    说话者,姜南!平价的休闲装扮,男子将其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傲慢询问,姜南充耳不闻。

    目光落于跌坐老妇身上,却是多出一丝怜悯、凄凉。

    李冬梅,杨怀礼的结发之妻。

    昔日,明珠第一夫人。

    也是自己的养母。

    与义父杨怀礼不同。

    李冬梅为人亲和,心地善良。

    小时候,为了不让姜南不被自己老公拿来试药,夫妻两正常过无数回。

    甚至,还在他被杨怀礼鞭打之时,挡过数回。

    若其身上,现在还有旧伤,全是为姜南所留。

    南境战神,冷静深邃。

    不怒自威,喜怒从不溢于言表。

    但就在此间,他眼中隐隐含泪,却是通红。

    义母神志不清了,现在叫她,肯定不认得自己。

    缓缓收起眼中悲怯,再看面前男子,已满是肃杀之意。

    “今日,我便要替娘亲,讨回公道!”

    一句话,就是姜南心头重誓。

    落入男子耳中,却宛如天方夜谭。

    仰头朝天,“哈哈”大笑。

    “哎哟!本少还以为,是哪来的小逼崽子,敢如此造次!”

    “原来,是这条老母狗的儿子!”

    “怎么,是要咬本少一口泄愤?”

    阴阳怪气,周围看戏的富商名媛,也尽皆是放声嗤笑。

    “我,不动你。”

    平淡一句,男子再抽笑。

    “我就知道你不敢!毕竟,我毛宝玉可不是哪来的野狗,都能打的!”

    仿佛已经意料到了姜南会如此说,毛宝玉神情嚣张,完全有恃无恐。

    “这一脚的债,我让给娘亲,亲自来讨!”

    再开口,毛宝玉只觉得,这是自己二十几年来,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被自己踹翻在地的老母狗,还能亲手报复?

    再爬起来,“汪汪”叫两声?

    包括他在内,众人又是一番嬉笑。

    姜南,取额置若罔闻。

    掏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扎入李冬梅的百会穴之中。

    这是在干什么?

    治病?

    十几双双眼的注视下,姜南当众行医。

    所用的,还是被嗤之以鼻的中医针灸。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冬梅是被伤了脑子。

    西医都不一定治得好,更妄论向来只是骗人的中医。

    在场众人,纷纷交头接耳。

    议论种种,合起来只有一句话。

    “全家,都是疯子!”

    向来不在乎旁人看法,姜南只专注于手上银针。

    李冬梅的脑神经,被淤血压迫,才会变得如此心智尽丧。

    七星唤魂针,颇为神奇。

    只要气劲强大,一定能破除病症。

    一分钟、两分钟,足足五分钟过去了。

    整个治疗过程,却是没有一人打断。

    富商名媛,只想看戏。

    而毛宝玉,心理变态,更想看到姜南把口中的“娘亲”活生生医死的爽快画面。

    “啊!”

    陡然一声惊呼,李冬梅浑浊的双眼居然渐渐清澈。

    痛苦地压着脑袋,嘶吼片刻。

    安静下来,却是认出了自己眼前之人。

    “你……你是阿南?”

    阿南!这个称呼,已经有八年没人喊过了。

    李冬梅,醒了。

    眼中没有旁人,姜南眼中再含清泪。

    “妈!是我!我是阿南!”

    得到承认,李冬梅直接扑到了义子的身上。

    多年前,杨家灭门。

    自己浑浑噩噩过了几个年头。

    如今,终于又见到了世上唯一的亲人。

    自己最小的义子,居然还活着。

    放声怯哭良久,李冬梅缓缓直起老迈的身子。

    一手,抚着姜南棱角分明的脸颊。

    “阿南,你长大了!是个帅小伙子了!”

    慈母,见到游子。

    心中千言万语,全在一双温柔苍老的手中了。

    “妈,我给你介绍一下。

    这是我未婚妻,林熙。”

    反手,牵过林熙。

    介绍之下,李冬梅顺势看去,眼中尽是婆婆看儿媳的满意之色。

    “都有未婚妻了啊?

    好!好啊!”

    起初得知李冬梅就是姜南的义母,林熙跟未婚夫一样心揪。

    现在对方清醒了,看向自己那种暧昧的眼神,却又让这昔日明珠第一美人,俏脸一红。

    “阿姨好!”

    娇羞招呼,李冬梅再笑着点头。

    “好好好!”

    起身,拍了拍林熙的玉手。

    姜南也跟着站了起来。

    眼中,却只有满脸懵逼的毛宝玉。

    “妈!这个人,是杀,还是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