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五十八章 给你个,体面点的死法
    棺材板缓缓挪开,扭曲的面目上,大概可以看出身份。

    花家第三代,长子嫡孙,花子墨!往下细看,自己儿子双膝之下尽数折断。

    “子墨!”

    “你……你!”

    老来得子,花子武看着儿子死状可怖,近乎瑕疵欲裂。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气愤问询,姜南未曾看他一眼。

    “我杀了!”

    “下一个,便是你!”

    言语之中,没有一丝温度。

    再说,仿佛宣判花家重刑!“我儿,与你有仇?”

    “并无!”

    姜南所言非虚,区区明珠地级市的一个小富二代。

    不配,与南境战神有仇。

    “既无冤无仇!你为何痛下毒手!”

    唯一的宝贝儿子死于非命,花子武如何不激动?

    “卓凡,是我大哥!”

    一句话,原不明所以的花家当代话事人。

    终于,“噔噔噔”踉跄三步!“你就是为了个残废!便要杀我儿子,与我整个花家为敌?”

    所作解释,姜南认为够多了。

    “他断了胳膊,你们都得死!”

    “好好好!”

    话落,语境中无有余地。

    花子武气极反笑,全身发颤。

    “今日,我便在这!倒要看看你黄口小儿,如何杀我!”

    此间,来着宾客众多。

    众目睽睽,花子武不行,姜南还敢行凶!啪!一步踏出,无敌战神已给出了答案。

    一步,两步,每一步,都好似踏在花子武的心坎之上。

    “花家,乃是花灯第一家族!我若有损,你一干人等,皆不得好死!”

    再一步!面对生死威胁,姜南丝毫未有动容。

    两人距离,已是越来越近。

    花子武脚下宛若千金重,嗜血孤狼的杀气,将自己死死锁定。

    陡然,脚步声从宴会厅二楼,自上而下。

    “子武,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区区黄口小儿,也荣德在你面前造次?”

    花家老太爷,花子虚骤然登场。

    “父亲,救我!此子,要杀我!”

    儿子求救,花子虚双眼微眯,冷哼一声。

    “那你便站着,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花子虚面前,动族中之人!”

    可笑!花子虚心中的想法,与自己数秒钟之前不谋而合。

    唯一区别,却是不知道其现下所面对的是席卷而来的尸山血海!脚步停下,姜南缓缓抬手。

    一巴掌,“啪!”

    自天灵盖,从上而下。

    花子墨身子不过微颤,但所有人缺看得清晰。

    七窍流血,花子武轰然倒地。

    身死!“小畜生,尔敢!”

    心中愤恨,花子虚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就是逞一时威风,竟真断送了自己儿子的性命。

    再往后看,孙子也非人模样,躺在棺材之中。

    年过八十,花子虚年事已高。

    当下,竟摇摇欲坠,杵着拐杖,强撑地面。

    “小畜生!够胆就报上名来!你死后,我让你全族陪葬!”

    “你,似是忘了卓凡?”

    卓凡?

    双眼再眯,花子虚似是在脑中苦苦思索这个名字。

    “原来,你是为那断手的残废所来!”

    “他的手,是你让人砍断的!”

    话语平淡,但口中丝丝寒芒,令此间众人,皆是不寒而栗。

    “昔日,我能断他一臂!今朝,老夫亦可将你挫骨扬灰!”

    “勇伯,替我杀了他!”

    拐杖重重杵地,白衣劲装、须发皆白老者自花子虚身后,翻身落下。

    看清面容,如隼般阴霾。

    “我还道是谁,竟让老爷动了如此真怒!”

    “原来,是卓凡那厮废物的亲友!”

    “同是,蝼蚁!不需我动手!你,自裁罢!”

    一句话,就要将姜南自裁。

    放眼整个华夏,他是乃第一人。

    “我义兄的手,是你断的?”

    答话,牛头不对马嘴。

    姜南,只想要自己的答案。

    “哼,是又如何?”

    “他区区后天九重,能被我等真武宗师断了一臂。

    是他,无上荣耀!”

    话至一半,狰狞再笑。

    “不怕告诉你!他的胳膊,不是我砍得。

    是被我,生生震碎的!这,才是真武之威!”

    “有生之年,能见我此等神技!别说断臂,就算死也值得了!”

    第一次,姜南对将死之人笑了。

    “你,是如此认为?”

    “弱者对强者,自当如此!”

    一句话,花勇已经给出了答案。

    这,也是姜南给他的选择。

    “选择死法!”

    额头之上,飘下一根发丝。

    姜南双手一拈,反手屈弹。

    “咻!”

    柔软发丝,顷刻宛如钢针。

    超越光速,直透花勇心房。

    透体而过,不过纳米创口。

    却在瞬间,他心中如遭巨噩!“吹发伤人,你是玄……”如同那日,天龙山五老峰上。

    连云峰面对姜南是的感受一般。

    如此年轻,怎可能是玄武真人?

    不过半秒,念头刚出。

    花勇顿感体内外来劲气,摧枯拉朽。

    内脏心肺,已不复存在。

    “如你言!”

    “我杀你,亦是荣耀!”

    狂妄话语,原本还出。

    花勇眼中不甘,越瞪越大。

    身躯轰然坠地,却是只剩空壳。

    死了!花勇,放眼整个花灯市的第一高手。

    花家立足第一家族的依仗。

    就这么死了!“勇伯!”

    顶梁柱身死,花子虚仿佛瞬间苍老了数十岁。

    “你……你究竟想要如何!”

    身躯颤抖,是质问,是惊恐。

    姜南只取出一倍绿液。

    “人过八十古来稀!”

    “给你的死法,体面点!”

    此物,花子虚一看就知剧毒。

    乃是从赤练王蛇牙尖取出毒素,一口,毙命!“你……非要如此!”

    一再废话,姜南低眸,已不再看他一眼。

    “或者,你可以换个死法!”

    换个死法?

    花子墨、花子虚、花勇,三种可选。

    一个比一个骇人听闻!咚!咚咚!拐杖杵地,步子下楼声响起。

    花子虚,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今日,我虽死!化作厉鬼,也不会放归你!”

    停步,举起青花瓷杯。

    赤练王蛇毒液,一口饮尽。

    盅落,姜南已率银狐转身离去。

    至于鬼神之谈,更是无稽。

    天朝之下,无敌战狼。

    若真有厉鬼,他恐怕早就死了数万次了。

    此等,不过无能之辈临死留面罢了。

    ……花家老太爷八十大寿,红事变白,此间宾客却无一人敢离去。

    姜南走后,不过二十分钟。

    一华服少妇,欢喜而至。

    “爷爷,我给你准备了寿礼。

    你……肯定喜……”少妇话音未落,入眼之处却是一片狼藉。

    自己哥哥、父亲、爷爷,尽数身亡。

    只留下五口,森然棺材。

    女子体态,摇摇欲坠。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