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五十七章 送钟十二口,只因你家有十二人
    花灯天桥大酒店,花灯市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

    门口,豪车云集。

    却比明珠市差了许多,所谓上门的富商,也不过土豪而已。

    姜南在前,银狐紧随其后。

    魅狐组六人,共抬五口大棺。

    所过之处,尽皆纷纷侧目。

    “站住!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一群杂碎,也敢来捣乱!”

    行至酒店台阶前,身穿黑色西装五大三粗的男子将其一众拦下。

    “今天,是我们家老太爷的大喜日子!想做白事,死远点!”

    顺势抬头,看保镖指了指酒店之上横幅。

    “花老太爷,八十大寿。

    普天同庆,共享乐事!”

    再低眸,姜南又踏一步。

    “啪!”

    每一个步伐,都宛如用尺子丈量过一般。

    一寸不多,一丝不少。

    “嘿!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我告诉你!有我花家报表队长张浪在这!你们这群垃圾,谁都别想进去!”

    狗仗人势,嚣张跋扈气焰未落。

    只觉跟前,一股肃杀之意席卷而来。

    又似是尸山血海,崩塌与前。

    “跪下!”

    短短两字,原已全身颤栗的张浪,双膝颤如筛糠。

    竟当着所有赶来的宾客面前,“扑通”跪地。

    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低下。

    竟不敢看姜南一眼,低着头,仿佛迎接战神驾临!……天桥大酒店,帝王厅内。

    “各位亲朋,各位好友。

    各位……生意场上的朋友!”

    “今天,是我老父花子虚老太爷的八十大寿。”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前来,共襄盛举……”厅内高台之上,花子武手持麦克风。

    尽显花家当代话事人的风采。

    在场宾客,纷纷侧目。

    好似生怕,漏听他一句发言一般。

    砰!陡然,帝王厅的大门被人重重推开。

    为首姜南,身后五口红漆金字的棺材,缓缓进来。

    “先生……先生,你不能进去……”门扣司仪,职业素养及高。

    奈何极力阻拦,却挡不住他一众步伐。

    父亲八十大寿,生人抬棺而来。

    画面诡异,花子武脸色冰沉。

    “你先退下!”

    挥手,斥退司仪。

    目光,只落姜南。

    “这,是什么意思?”

    话出冰冷,花子武强捏不怒自威之态。

    寒声质问,似只要姜南出言不逊,便顷刻使灰飞烟灭一般。

    蝼蚁,故作强势。

    姜南脸上,未有丝毫动容。

    “开馆!”

    狼主号令,五口棺材余下最后一个,尽是瞬间大开。

    其后,金光闪闪,却是十二口铜制古钟。

    人家大寿,你来送钟!敢在花灯第一家族花家面前如此放肆,姜南是第一人!此间,宾客脸上尽是戏谑。

    这几个面生的家伙,是在找死!陡然,花子武目光落于钟上。

    先是一愣,顷刻豪放大笑。

    “哈哈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

    “你等,是否都以为,这几口钟,是在触我花家霉头!”

    话中所指,乃是到场宾客。

    “哎!早就跟你们说过,光想着赚钱,是不行的!那只能是土鳖!”

    “知道我们,跟明珠那些权贵相比,差的是什么吗?”

    “是眼界!”

    说话间,花子武已行至姜南跟前。

    “诚然,花某刚看到这几口棺材。

    几欲,勃然大怒!”

    “可现下看来,这几位后生,送来的却是一份大礼!”

    话落,花子武再看姜南,眼中已多了几分对晚辈的赞赏。

    “钟,一个为不详!可这里足有十二口,三个一组,分为四架。”

    “此乃编钟!古代帝王才能享有如此厚礼啊!”

    “也不知尔等是哪家的青年才俊,今日我父大寿,尽如此赏脸!我想这些棺材的寓意,也是升官发财吧!”

    一番解释,宾客尽皆眼中放光。

    花灯第一家族,果然名不虚传。

    更是这几个不速之客,拍马屁拍得妙绝。

    谁能想到,送钟还能有这么精妙的马屁拍法!花子武神情大悦,看来这几个后生,有了一番机缘。

    “小兄弟!不论尔等出生为何!今日送此大礼,我花家必保你在花灯,平步青云!”

    一语,升至王侯。

    一令,乞丐不如。

    花子武认为,这是他们花家的权势。

    然,故作聪明,贻笑大方。

    “钟有十二口,是因你花家上下共有十二人!”

    “棺材,便是让你等寿终正寝!”

    “此番,只为送你们一门上路!”

    啊?

    神转折,似是今年电视剧都不会如此拍摄。

    却生生呈现在了花子武的眼前。

    “花某希望,是听错了!”

    眼神稍稍冰冷,他不信。

    在花灯,有人敢说出这样的话。

    “同样的话,我向来不说第二遍!”

    “且叫齐你家中之人,过来领死!”

    砰!闻言,花子武一巴掌拍在临近的一张宴席桌上。

    “给脸不要!”

    “莫不是以为,我花家是吃素的不成?”

    “保镖何在!速来,将此等一杆狂徒拿下,挫骨扬灰!”

    若是平常,花子武令下。

    定有保镖,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然,此间,一令爆出。

    只在帝王厅中声声回响。

    那些保镖,早在姜南抬棺而来之时。

    上下三楼,一阶一个。

    共跪六十余人,不敢起身。

    此等场景,花子武脸上紫青变幻。

    “他们,不会来了!”

    一句话,花家武装尽卸!“大胆小儿,花家虎须也是你能捋的?”

    “我彭刚建材,愿替花兄收拾尔等狂徒!”

    花家在花灯势大,没有一个土豪会错过在其眼前表现的机会。

    肥头大耳,中年男子仗势而来。

    啪!姜南未动,只一巴掌。

    来人轰然跪地,血水带着后槽牙一块喷出。

    却是,直接被打蒙蔽了。

    “放肆!花家大寿,也容你等黄口小儿来造次!”

    “国亮服装,愿代花兄出手!”

    “啪!”

    还是一巴掌,来人再跪!“德才金融,愿与花家共进退……”啪!一脸三巴掌,三个强出头的宾客一字排开,跪在姜南跟前。

    眼中寒芒,淡淡扫过。

    “还有谁,上前挨打!”

    话落,南境战神傲视苍生之威,陡然迸发。

    无双气势,震得花子武瑕疵欲裂。

    “你究竟是谁,敢如此轻视我花家!”

    牙关紧咬,双拳“咯咯”握紧。

    “还有一份大礼,却是忘了让你看!”

    话落,抬臂两指微动。

    最后一口棺材,缓缓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