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五十六章 送花子虚,寿终正寝
    花灯第一人民医院,重镇监护室。

    叶丽云瘫软在病床上,面前这个位衣着华丽的男人。

    “义兄血仇!”

    “明日,亲自登门来讨!”

    妻子脸上血红大字,花子墨气急极。

    “好好好!真是有种,感动我花子墨的女人!”

    咔嚓!脸上咬牙切齿,病房门忽然被推了开来。

    “有消息了?”

    来人西装墨镜,保镖模样。

    自家主子问询,自当开口。

    “大少爷!我去幼儿园问过了!卓婷,是被她父亲接走的!”

    父亲?

    脑中闪过,独臂沧桑男子。

    花子墨,邪魅一笑。

    “原来是你啊,卓凡!”

    “当年废了你一条胳膊,现在还敢造次!”

    “那这一次,本少……便要你命罢!”

    ……第二天一早,姜南借故出门,随行的只有银狐。

    林熙在家,照料卓凡妇女,留赤练一人,护卫足以。

    踏出卓凡所居住楼道,只见年轻男子由远及近而来。

    身后,二十多名保镖。

    杀气腾腾,直指自己身后住所。

    “狼主,那人便是花子墨!”

    见得正主,姜南眼中寒芒一闪。

    “我未上门,他到亲自来了。”

    “倒,也省的我走一趟!”

    言语间,花子墨率人已到居民楼下。

    左右挪腾两步,却是姜南挡在正中。

    “好狗不挡道!滚!”

    不耐烦一挥手,姜南在其眼中不过蝼蚁。

    “我,正是在等你!”

    “嘿!”

    话落,花子墨几欲开口唾骂姜南。

    却是还没发声,又将其上下打量一番。

    “卓凡,是你什么人?”

    “义兄!”

    义兄?

    两个字,花子墨脑中满是血红。

    昨天,叶丽云脸上的血书,不正是义兄两字开头?

    “叶丽云的双手,是你打断的?”

    神情倨傲,似是要姜南不敢有半点隐瞒。

    可其不过蝼蚁之威,南境战神又何惧与他。

    “薄情女子,帮你出手点缀。”

    “可还喜欢?”

    出手点缀!妈的,老子娶回来夜夜笙歌的女人,就这么废了。

    还问我喜不喜欢!姜南这话,欺人太甚!“给本少,弄死他们!”

    花子墨一声令下,身后二十几名保镖蜂拥而上。

    气势胸闷,却是在花灯作威作福已久。

    面对奔涌而来人潮,姜南丝毫未退。

    反观银狐,不敢脏了狼主之手。

    娇躯,带动道道残影,如秋风扫落叶。

    每一拳一脚,必有一人崩飞丈外。

    此番架势,是何人敢挫其锋芒!咕噜!这二十多人,乃是花子墨在花灯横行无阻之依仗。

    何时,被人如此轻松料理。

    艰难咽了口口水,花子墨眼神忌惮。

    “今天,本少倒是碰上硬茬了!”

    “有胆的报上名来!别是同道中人,因卓凡这废人,大水冲了龙王庙!”

    眼前之人,不可力敌。

    花子墨不傻,希望能套着近乎,将姜南遣走。

    “我自明珠而来!”

    “自不同道!”

    听着自报家门,花子墨心中一愣。

    明珠?

    手段干脆利落,似是地下中人。

    “莫不是,战堂的朋友?”

    花灯市小,自不可能听说明珠地下灰色,一帝双龙。

    战堂,已是所能接触的天花板!“不是!”

    天朝之下,无敌战狼。

    话,本就不多。

    这两字,已是回答花子墨之极限。

    闻言,花家大少心中一楞。

    顷刻,骂骂咧咧!“草!还以为是哪来的过江龙,原来就是个愣头青!”

    空有身手,确无背景。

    此等喽罗,他自是不惧。

    “小逼崽子,你有种!竟然,敢动我们花家的人!”

    “你等外乡废物,怕是不知道我花家在花灯之能吧!”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我花子墨一言,整个花灯,灰飞烟灭!”

    最后一字落下,花子墨嚣张至极。

    似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舍我其谁的架势。

    “三跪九叩,我义兄跟前跪歉!”

    闻言,花子墨几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跪着爬上去,给人道歉?

    给谁道歉?

    卓凡!一个,缺胳膊的废物!“是本少,跟你说的不够清楚吗?

    我们花家……”同样的言语,同样的含义。

    无非宣扬,花家如何势大。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

    “跪歉!或者,永远跪在这!”

    姜天狼,说一不二。

    话语中,不容有任何质疑。

    花子墨听来,却权当戏言。

    “不说第二遍?

    那本少就再跟你说一遍!”

    “要么让开,要么……花家让你灰飞烟灭!”

    啪!步子踏前,姜南已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无双气势,悄然迸发,每一步,都让花子墨心中为之一震。

    “你……你难道还想行凶?”

    “啪”,再一步。

    任由其威胁多少,他步子不停。

    “我告诉你!本少,若是少了一根头发!花灯,就是你跟那卓凡的葬身之地!”

    “还有遗言?”

    姜南本就势大,花子墨边退边说。

    似是要用深厚滔天背景,镇住来人。

    然,就在此间。

    花大少,退不动了。

    整个身子,宛若被嗜血孤狼死死锁定了气机。

    张了张嘴,还欲威胁,却是半天嘴里蹦不出一个字。

    “那便死罢!”

    五指成爪,姜南一手扬起。

    自花子墨天灵盖上拍下,“咔嚓”整个人如同倒插葱一般被生生嵌进居明小区,水泥地中。

    双膝之下,尽数断裂。

    全身骨骼粉碎,花子墨,已是七窍流血而亡。

    接过身后银狐,递来手帕。

    姜南仔仔细细,把手擦个干净。

    身后,又出六人,却是共抬五口棺材。

    红木为漆,上表金色寿字。

    看来华贵,实则森然骇人!“狼主,我等以调查清楚!当年,正是花家家主花子虚授意,您的义兄才被砍断双手!”

    卓凡年轻之时,也是后天九重的武者。

    花子墨这种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废柴,断然不是自己大哥的对手。

    现,终查出幕后黑手。

    “今日,花子虚八十大寿。

    在花灯天桥酒店大摆宴席!”

    自来到明珠,魅狐组成员便被插在暗处。

    此间回报,已是给了姜南所有需要信息。

    擦干手上,最后一滴血迹。

    被鲜血浸透的手帕,悄然盖在花子墨的头顶。

    “且随我去,送花子虚寿终正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