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三十二章 她看着我,亲手杀你
    明珠圣德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

    男子,话阴阳怪气。

    笑,阴损至极!孙女的身子刚好,又如梦魇缠身。

    王有根一把年纪,却挡在王梓璇身前。

    “是你!就是你个畜生!”

    “那日趁我不在家,你竟然给我孙女下药!若非你玷污了她,她又怎会跳楼轻生!”

    王有根如泣如诉,老脸上青筋暴起。

    哼!一声不屑。

    “那只能怪,这女人想不通!”

    “做本少的女朋友,享尽天下荣华。

    况且,我又是真心爱她,何必寻死呢!”

    话落,王有根脚下重重一跺。

    “你胡说!”

    “你若果真心待她!住院期间,你为何没来看望过一次!”

    闻言,男子又是一声轻笑。

    “拜托,我是杨家二少爷!怎么可能,来看一个半死不活的植物人!”

    “真心,是爱她的身子!一个活死人,有什么好的?”

    “不过现在病好了,本少却是又能,享之不尽!”

    杨家二少爷!明珠三财神,杨家集团董事长杨啸天的义子。

    对外,他虽称只有一个儿子。

    但从小,便收养了杨风帆。

    “杨家,果然尽是畜生!”

    此间争执,姜南并未插话。

    开口,话语中已无半点温度。

    恩?

    居然有人敢骂杨家,明珠还从无如此胆大包天之人。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今日之前,王有根并不知道杨风帆就是杨家之人。

    不然昨天,无论如何不会接受杨啸天的紫金卡。

    如今,听闻其自爆身份。

    他第一时间,却是拉住姜南。

    “姜先生,你是好人!切莫因为此等孽障,徒增杀戮啊!”

    “姜先生?”

    看向王有根,杨风帆似是想起了什么。

    “啪”地一拍额头。

    “这个老不死的环卫工,喊你姜先生!”

    “哦……你就是林氏药膳鸡那个倒插门女婿,姜南是吧!”

    “我还当昨天让我义父亲自去接见的,是什么三头六臂。

    原来,不过**丝!”

    话落,杨风帆看似不以为意地转动了下手腕上的劳力士腕表。

    “本少没去找你,你翻到自己冒出来了!”

    “也罢!就当是为我义兄,报仇吧!”

    “说句话,想怎么死!”

    如同阎王审判,姜南未有丝毫动容。

    “啪”,一步前踏。

    “我,亲手杀你!她,看着!”

    话中的她,暗指王梓璇。

    每一步踏来,如同用尺子丈量过一般。

    半分未多,一丝未少。

    却泰山崩于前之势,让杨风帆神情骤变。

    脚下不由自主,向后退去。

    丝毫不怀疑眼前那嗜血孤狼,会顷刻间结果了自己的生命。

    身及权贵,对危险之气息也愈发敏感。

    贪生怕死之际,杨风帆双膝如同筛糠,顺势跪下。

    噗通!“姜……姜南!你不能杀我!跟你有仇的,不过是杨啸天父子!”

    “这样,我跟你里应外合,搞垮杨家集团。

    他们两父子一死,我必掌大权!”

    “到时候,我就是你的傀儡!你就是明珠三财神之一,姜财神!”

    杨啸天纵有千毒百恶,年轻时也做善事。

    将路边扒垃圾桶翻寻食物的杨风帆收养。

    给予衣食住行,给予教育。

    养育大恩,到生死关头,尽想恩将仇报。

    如此丧尽天良之白眼狼,谁见了能留!姜南已不再做声,脚下步子却是没停。

    肃杀之意,越发浓重。

    杨风帆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

    “昨天杨珂成冒犯了你,你让杨啸天亲自来领人。”

    “这样!我也打个电话给他,你让他把我领回去如何?”

    杨珂成的下场,四肢尽断。

    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加之杨家财大气粗。

    自己就算残废后不能复原,也可以荣华富贵一辈子。

    命没了,可就什么都完了!又是自作聪明,杨风帆不用姜南回答。

    直接掏出手机,拨通杨啸天的号码。

    跪着,递了过去。

    停步,姜南果真取了手机。

    同时,一手扬起。

    一击必杀之势,从杨风帆天灵盖上拍下。

    秒杀,全身骨骼断入碎瓦。

    收手,电话那头已传来了杨啸天的招呼声。

    “喂,帆儿!”

    “你义子,死于我手!”

    这声音,杨啸天恐毕生难忘。

    姜南,数十年来唯一一个让自己颜面尽丧之人。

    他说什么?

    杀了杨风帆!没有过多赘述,那头点化已挂。

    家中独子,四肢尽断。

    还是姜南,又杀了义子杨风帆。

    这是要让他杨啸天,彻底断了传承香烟!“鬼先生!姜南此人,真是欺我太甚!还请你出面,亲手将其击毙!”

    背对之人,身穿黑袍。

    “杨财神,你当初对我有恩。

    近年来,又常送花季少女,供老夫肆虐享用!”

    “你家大仇,我自然出手!”

    话落,黑袍中衣袖一震。

    所持,红色箭令。

    “带我判官令,往林氏药膳鸡。

    命姜南满门眷属,来杨财神跟前受死!”

    话落,房中出现白衣男子。

    领命,躬身退下。

    ……同一时间,亲眼目睹杨风帆此等畜生死在自己跟前。

    王梓璇放声大哭。

    似恐惧,似宣泄,似如释重负。

    宛如萦绕心头多日之魔咒,顷刻间烟消云散。

    一场怯哭,王梓璇渐渐收声。

    抽泣两下,看向满是担忧的爷爷。

    “爷爷,我没事了!”

    闻言,王有根老怀安慰。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王梓璇父母早亡,只留下他们爷孙俩相依为命。

    事发至今,包括跳楼轻生之时。

    孙女儿都未掉过一层眼泪。

    如今,王有根却是知道。

    她,已然全部放下。

    见王梓璇情绪稳定,王有德搀扶其从病床上下来。

    “孙女儿,这位是姜先生!你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眼看着老人家就要拉孙女一起跪下,磕头谢恩。

    姜南眼疾手快,一把扶住。

    “王大爷,您善有善报。

    我出手也只是适逢其会!”

    让两人站直身子,姜南再开口。

    “您孙女今后如何打算!如不介意,餐馆内正缺人手。

    不如去林熙身边,当个秘书!”

    啊!又施恩德,王有根哪能承受。

    “姜先生!这可使不得,您帮我们爷孙俩的,已经够多了。

    怎么能……”王有根话语朴素,却是被姜南打断。

    “无妨!如果今日无事,我等会便带她一起回餐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