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二十六章 林氏药膳鸡,代言人
    姜南的目光扫过场中。

    黄梅香,沈云天。

    沈寒峰之侧,是瘫坐在轮椅上,对自己怒目而视的沈晨轩。

    至于刚才出声的易龙天,姜南微微侧目。

    “你,又是谁?”

    一声问询,易龙天口中冷哼。

    “明珠第一武馆,太极门门主易龙天!”

    “货真价实的半步宗师!不像你,竟敢私穿战神专属坎肩狼纹金绣!”

    “鱼目混珠!”

    无关之人,姜南自是无需多做解释。

    “太极门先门主陈道然,现代任侠,颇有豪杰之风!”

    “而你却只落得为虎作伥!”

    “此间之事,你既要管!”

    “太极门灭,或你死!”

    易龙天成名数十载,到哪不是被人恭恭敬敬喊一声“易大师”。

    姜南开口,便要自己做生死抉择。

    岂不屈辱!“黄口小儿,还敢如此猖狂!死来!”

    太极起手式摆出,易龙天脚下划圆,朝姜南奔袭而来。

    “狼主,赤练请战!”

    赤练新加入苍狼军,姜南也想看看她的身手。

    当下,牵着林熙于原地纹丝不动。

    “三招!”

    话中之意,是要赤练三招败她。

    赤练点头,易龙天瑕疵欲裂。

    “狂妄!今日,定要让你立毙当场!”

    含怒出手,易龙天气势暴涨。

    赤练双目包含不屑,仅仅上前一步,便没有在动。

    腰中链刃出手,“啪”一甩,荡开攻势。

    来人倒退三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刚一交手,太极门门主便落于下风。

    黄梅香眼中惊愕,沈云天、沈寒峰父子三人更是腾身而起。

    “真武宗师!”

    “你是真武宗师!”

    闻言,赤练没有搭话。

    再哼一声,链刃又出。

    剑影幻化,如同四面八方朝易龙天席卷而来。

    一收,银光落刃。

    易龙天堂堂半步宗师,身上衣衫已被尽数割裂。

    躯干之上,血痕密布,更是多不胜数。

    噗通!双膝跪地,他易龙天败了!正好三招,易大师蓬头垢面,威严早已不在。

    “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太极门灭,或你死!”

    姜南毫无温度的话音再起,易龙天仰头长笑。

    “哈哈哈!”

    “师父!是徒儿学艺未精,却夜郎自大!包庇师妹作奸犯科!让您老亲手创立太极门蒙羞了!”

    笑至泪水溢出眼眶,一番交锋亦是让易龙天幡然悔悟。

    反手一掌,拍向自己的天灵盖。

    半步宗师,身死!不看他身躯倒下,姜南目光扫向沈寒峰。

    “沈晨轩为富不仁,欺男霸女的罪证,早已在衙门堆积如山。”

    “今日,我杀他!你可有怨言?”

    话落,沈寒峰苍老的身躯一下子跌坐红木椅上。

    生机,仿佛瞬间流逝十年。

    “单凭,姜大帅处置!老夫……毫无怨言!”

    此间,沈寒峰哪敢还有怨言。

    原本以为易龙天在场,姜南还有可能看在他的份上,与自己一族和谈。

    哪知半步宗师的面子,南境战神丝毫不放在眼里。

    如此强人,亦身死当场。

    沈家,还有何谈判之姿。

    沈寒峰话落,已经等于宣判了沈晨轩的死刑。

    “妈!你救我啊!妈!”

    生死攸关之际,沈家大少只觉唯有母亲可以依靠。

    黄梅香虽然恶贯满盈,但她身上亦有母性的光辉。

    “晨轩不怕,妈妈会保护你的!”

    “姜南!你要杀就杀我!是我雇杀手杀你未婚妻的!与我而无关!”

    “我愿一命换一命!”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黄梅香该死,但此间无论是林熙还是姜南,亦为这份母性所动容。

    “给她个体面点的死法!”

    赤练点头,口哨一吹。

    肩上赤练王蛇弹射而出。

    再回,黄梅香脖子上,已多了两个牙印。

    赤练蛇毒,顷刻毙命。

    沈晨轩没有哀嚎,脸上反多出一丝庆幸。

    “死了!”

    “哈哈哈,她死了!”

    “姜南,这女人说过!她一命换一命!现在她死了,我该没事了吧!”

    此等言语一出,沈寒峰父子脸上尽是愤怒。

    “这个女人?”

    “母亲慈爱,为你生死。

    如此言语,你枉为人!”

    畜生不如,姜南已不再看要他。

    “杨战家有两条黑背。”

    “将此人拖出去,交给他!”

    沈晨轩此人,银狐亦所不齿。

    狼主有令,一道残影略过。

    轮椅之上,便空无一人。

    意识到了自己的下场,沈晨轩之哀嚎,方撕心裂肺。

    场中众人充耳不闻,姜南却已走到了沈云天跟前。

    “你教子无方,我断你双腿。

    你……可有怨言!”

    比起黄梅香、沈晨轩,沈云天的下场已是极好。

    妻子身死,唯一的儿子又是如此禽兽不如。

    他心中,早已如死灰。

    摇了摇头。

    姜南一掌虚挥,沈云天双膝之下尽数斩断。

    任由鲜血直流,却未吭一声。

    哀,莫大于心死。

    两根银针射出,姜南封住其断腿血脉。

    使其不至留血而亡。

    再看沈寒峰,已是苍老了数十岁。

    “你在外,还有一子、八岁幼孙!接回来,不至于家道中落。”

    “罪魁祸首,皆已伏诛。

    以后,你跟徐擎天做个伴。

    沈家,能存!”

    这,恐怕是沈寒峰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不顾家中巨变,仍是艰难起身。

    “沈寒峰,多谢姜大帅恩德!”

    躬身行礼,姜南已携林熙悄然离开。

    沈家与姜南之争,终告一段落。

    但由于姜南有命,明珠上流社会只知其身份是南境当兵之人。

    姜天狼之身份,却是无人再提。

    ……林氏药膳鸡门口,银狐和赤练已自觉离去。

    只留姜南两人,于台阶前,并肩而行。

    “沈家已然处理,但美食节上如此变故。

    恐怕餐馆生意,又要惨淡不少。”

    姜南提及,林熙点了点头。

    “我也想过,所以打算给餐馆请个代言人。

    希望能冲淡人们对那件事的印象吧!”

    商业头脑,林熙相当不错。

    “有人选了吗?”

    “新生代天后,韩玲!”

    林熙提及了一个名字,眼中又是有些犯难。

    “听说她只在明珠呆三天,我又要处理餐馆的事。

    恐怕,没时间!”

    未婚妻心中烦恼,姜南温柔一笑。

    “无妨,明日,我亲自去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