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二十一章 说出主谋,我让你好死
    徐擎天口中三个字,沈寒峰倒吸一口凉气。

    人的名,树的影。

    天朝百姓为尊,百年无王。

    四境大帅,镇守边疆。

    其中,姜天狼可为当世第一战神。

    沈寒峰眼中讳莫如深,徐擎天再悠悠一叹。

    “老朋友,你也听闻。

    当初李翰林在林家闹事,被姜南打断双腿。”

    “李家复仇,所换来的结果,又是如何!”

    “你家孙儿,不过少了点肉。

    养养就算了!”

    一番语重心长,沈家老太爷自然不傻。

    “传我话!大少爷的事情,到此为止。”

    “谁敢前去寻衅滋事,家规论处!”

    保镖得令,躬身退下。

    ……明珠第一人民医院,豪华至极的特护病房。

    沈晨轩双腿绑着绷带,躺在病床,仍是歇斯底里。

    “林熙,你这个贱人!”

    “姜南!本少一定要把你千刀万剐!”

    双拳,将床板敲得“砰砰”作响。

    一声暴喝,如彻头冷水泼下。

    “闭嘴!”

    “此事,皆是你咎由自取。”

    “你爷爷已经发话,报仇一事,就此作罢!”

    沈云天,明珠沈家当代家主。

    沈寒峰长子。

    话落,决意不容置疑。

    若非双腿有伤,沈晨轩怕是早已跳了起来。

    “算了?”

    “凭什么!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活得好好的!”

    “我现在双腿,差点都废了!爸……你居然说算了!”

    闻言,沈云天双眼一瞪。

    “你现在还能活着,都是我们沈家祖上庇佑!”

    “尔等可知那人,倾我全族之力,都惹不起!”

    惹不起?

    这三个字,黄梅香跟了自己男人大半辈子。

    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

    “沈云天!你真是越老越废物!你爹说惹不起,就惹不起了?”

    “他个老不死的,还有几年好活?

    以后你彻底接掌家主之位!”

    “连儿子的仇都报不了,如何服众!”

    惯养忤逆儿!黄梅香泼妇骂街,沈云天横眉冷对。

    “你还有脸说话?

    要不是你整天惯着他,怎么会差点把天给捅破了!”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休要再提!”

    “不然,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狠话扔下,沈云天匆匆离开病房。

    他还要回去与沈寒峰商议,是否需要去林氏药膳鸡赔礼道歉。

    父亲的身影渐渐远去,沈晨轩撕心裂肺。

    “妈!你要帮我!”

    “我腿疼!好疼啊!”

    儿是母亲心头肉,此番景象,黄梅香如何不难受。

    “宝宝,不疼啊!”

    “这件事,妈替你做主!”

    “那个叫林熙和姜南的,都得死!”

    黄梅香双眼中阴狠之色闪过,再三安慰沈晨轩后,退到一旁拨通了一个电话。

    ……明珠美食节,开幕之日。

    林氏药膳鸡作为主推荐位的餐馆。

    宾客踊跃而入,外来,本地。

    皆想尝一下,这重开的昔日明珠第一佳肴。

    为了公平起见,明珠稍有脸面的权贵,比如四大家族,没有一人出席。

    旨在让明珠百姓,都能尝到平日里无缘消受的饕餮盛宴。

    不过徐天明,还是利用职权之便,一大早就到了林氏药膳鸡。

    “姜先生、姜太太!”

    “此番药膳鸡重开,我联系了几位新闻媒体界的朋友。

    特来给餐馆做专访。”

    闻言,林熙淡笑点头。

    “徐总,有心了!”

    “应该的,应该的!”

    姜南的未婚妻一句夸赞,徐天明宛如大吃补药。

    大手一挥,早已焦急等在门外的多家媒体记者,蜂拥而至。

    “此次林氏药膳鸡重开,林小姐是否有信心重现当年的盛况?”

    “林小姐,很多人担心林氏药膳鸡重开,没有的当年的味道。

    这个观点,您怎么解释?”

    “林小姐,先恭喜您最近订婚了。

    以后餐馆,是要做成夫妻店吗?”

    记者轮番提问,林熙始终笑脸作答。

    “林小姐!听说前几日。

    东海游轮之上,您家未婚夫谋害沈家大少爷,险些致残!”

    “如此良心,开店,怕也是黑店吧?”

    轰!此言一出,徐天明额头骤然渗出豆大的汗珠。

    这些记者来之前,自己已经吩咐过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触及姜南渐渐冰冷的目光,徐天明急忙上前。

    “胡说八道!你是哪家媒体的记者?”

    一声呵斥,女记者冷笑再说。

    “徐总!您如此着急,是不是怕您暗订林氏药膳鸡为美食节主推荐餐馆的内幕暴露?”

    料,爆的太猛了!其余记着面面相窥,有的掏出本子奋笔疾书。

    “新闻,讲究透明公开!徐总,你此前已将所有同行要问的问题规划好。”

    “鱼目混珠,岂不是欺全明珠百姓!”

    话落,场中的气氛已经被推向了**。

    不仅仅是媒体记者,正在用餐的食客都是纷纷侧目。

    场面愈发不受控,徐天明还想再说。

    姜南却以上前,摆手打断。

    “你,想用何种手段杀她!”

    她,指的是林熙。

    与前文全然无关的问询飘出,女记者面色一怔。

    “早就听说,林小姐的倒插门是个暴徒!”

    “我等今日如此多人,难道你想当众灭口?”

    倒打一耙!姜南毫无作答的意思,一步上前,已将林熙挡在身后。

    “五指有茧!拿惯了刀的手,抬摄像机怕是不习惯!”

    “最后一遍!”

    “你,打算如何杀她!”

    话中含义,在场众人皆是一头雾水。

    唯有那女记者,已不再开口。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姜南在前,宛如嗜血孤狼。

    肃杀气机,将自己死死锁定。

    入行多年,她从未有过怯战之意。

    但此番她知道,再不出手,就没机会了。

    眼中决绝之意,女记者快速伸手扣下摄像机镜面。

    “吧嗒”掰断,锋利之处直指姜南。

    她在赌,赌姜南的身手不过九流。

    近了!镜面锐角已快入姜南咽喉,眼中兴奋之色越盛,顷刻却是难以置信。

    只看眼前臂影晃动。

    手中断裂的镜面不知何时,已落入对方掌中。

    白光自下而上,女人手臂竟被齐刷刷砍断。

    鲜血淋漓,此间众人皆是惊声尖叫。

    一手再出,女记者另一条胳膊呈一百八十度反转。

    白骨透于体外,双膝顷刻跪于姜南近前。

    “说出主谋,我让你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