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二十章 不想死,游快点
    美人盛邀,徐良自是遵从。

    有了第一人的加入,周围其它的富商名媛亦开始两两成群,歌舞升平。

    过程中,林熙的美目自始至终未曾离开过姜南的脸。

    曾几何时,她的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

    一次灾厄,又由神坛,打落深渊。

    她曾叹天道不公,自己以前姿态太过高,还未尝过人间挚爱。

    但现在,林熙庆幸。

    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

    对姜南,此刻并无太多言语。

    眼中,只有四个字。

    我,喜欢你!轻轻地将娇躯埋进良人怀中,情爱之甜,仿佛在全场晕开。

    只有沈晨轩和林妃看来,是酸的。

    “一个废物,一个瘸子!还当真是绝配!”

    林妃轻声一句,哪逃得过姜南耳目。

    气氛正浓,倒是没有打断。

    一舞,他甘做陪衬。

    林熙蝶舞蹁跹,美不胜收。

    曲子终落下,她再展颜一笑,所有富商名媛都有一种错觉。

    明珠第一美人儿,从未凋零!亲手,将鞋为林熙穿上。

    缓缓起身,转头。

    眼中温柔,已被肃杀之意所取代。

    “东海之中,常有凶鲨肆虐。

    你……自己跳下去吧!”

    什么!姜南直视自己,林妃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个倒插门的废物,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还里有鲨鱼,还要让我跳!”

    “你是想谋杀本小姐!”

    泼妇开口,姜南冷眼相对。

    “对林熙,你一再出言不逊!”

    “机会,已是很多次了!”

    “一句话,我不说两遍!自己跳,或者我动手!”

    姜南缓缓抬眸,眼中尸山血海之气,震得林妃一时之间,竟忘记了言语。

    “放肆!你一再对林妃无理!”

    “莫不是当我沈晨轩,吃素的不成!”

    当着众人的面,沈晨轩不允许自己,再被一个倒插门的窝囊废打脸。

    “哦?

    倒是我看走眼了!”

    “如此有情有义,不如……你代替她?”

    选择题,仗势欺人。

    这是他沈晨轩一贯的戏码。

    而今,却变成了别人。

    “草泥马,本少给你脸了!”

    “来人!弄死他!”

    “出了事,本少扛着!”

    沈晨轩一声令下,五六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保镖蜂拥而来。

    徐良见状,几欲上前。

    只看原本还坐在钢琴前的银狐,却是骤然起身。

    带起道道残影,不退反进。

    每人一巴掌。

    力道之大,众保镖连姜南的衣袖都没碰到。

    全如下饺子般,被掀飞入海。

    “噗通……噗通”,浪花四溅。

    银狐停手之时,姜南已上前。

    “强出头,便该有资本!”

    “很可惜,你不够!”

    此次出门,保镖是沈晨轩最大的依仗。

    不过数秒,被人全数打落深海。

    他,有了一丝胆怯。

    “你……你想干什么!”

    眼中深深的忌惮,未能阻挡姜南所决之意。

    “你,替林妃入海!”

    “既不动,我亲自来!”

    话落,姜南没有急着将沈晨轩扔进海里。

    反而是一手探出甲板外,单臂一捞。

    “咔嚓咔嚓”锁链摩擦声响起。

    千吨重锚,竟被人力徒手捞了起来。

    不顾沈晨轩双瞳越瞪越大,姜南另一只手扣下。

    两条手臂,竟被完完全全卡进了锁链的空隙之中。

    “啊!”

    牙酸的骨裂声,应运而起。

    沈晨轩双手,已满是鲜血。

    “血腥,最能激起鲨鱼凶性。”

    “此处返航,不过数十公里。”

    “不想死,游快点!”

    杀人不过头点地。

    此番,姜南却要诛心。

    计算着锁链的位置,沈晨轩被姜南抛下东海,正好落在海面之上。

    也正因如此,他已能清晰看到血液在海面晕开,鲨鱼鳍,悄然而至。

    人鲨大战!此间,沈晨轩恨不得自己多长两条腿。

    水花乱蹬,穷尽毕生之力游泳!这一幕,多少富商名媛庆幸,刚才未将林熙往死里得罪。

    “姜南!”

    “你疯了吗?

    他是沈家大少爷!”

    “你这么做,是想把林家一门全都害死!”

    不用说,自己攀附豪门的机会又落空了。

    这份恨意,全都加诸在姜南身上。

    林妃嘶吼,他不过淡淡一瞥。

    “既知人家好意,就别辜负!”

    “不然,下去陪他!”

    不容置疑的一句话,林妃退缩了。

    不过眼中愤恨,却是全落林熙身上。

    凭什么!凭什么一个瘸子能找到如此强势的上门女婿!几次相逢,光彩全被这小贱人夺了去。

    明珠水深,四家、三财神,一帝、双龙。

    她林妃不信,自己不能找到盖过姜南的男人!多次被施于的耻辱,终有回报之日!……一个小时,皇家梦幻号停靠明珠码头。

    沈晨轩被人捞起来之时,已是脱力昏厥。

    不过还好,他运气不错。

    虽然腿上多处被撕咬的痕迹,深可入骨。

    但总算,没死。

    但此番沈家少爷出此等之事,已然如风,在上流社会中广为流传。

    明珠极乐道馆,温泉泡汤的豪华圣地。

    徐擎天,与一位老友正在下棋。

    “哈哈!徐老头,这盘棋,又是你输了!”

    看着自己的红色“将”棋,被黑炮重重盖下,徐擎天叹了口气。

    “老沈,这下棋,还是你高明啊!”

    沈寒峰,明珠沈家老太爷。

    与徐擎天同辈。

    “我下棋虽然好,可不及你徐老头春风得意啊!”

    沈寒峰摆了摆手,还打算打趣老友几句。

    忽然,保镖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老爷!”

    附耳过去,随着保镖口中话述展开。

    沈寒峰老脸之上,已满是阴沉。

    “徐老头,棋今日便下到这里!家中有事,先走了!”

    沈寒峰所说之时,早在事发时,徐良已发消息转述自己。

    见沈寒峰几欲起身,连忙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老朋友,这个仇……你却是报不得!”

    一句话,沈寒峰双目圆瞪。

    “为什么?”

    没有直接作答,徐擎天轻轻拈起一个“车”。

    “你可知徐忠为何自断一臂,我却予不追究?”

    “你可知为何李家一夜灭门?”

    一连两个问题,沈寒峰不走了。

    眼中,真有些好奇。

    “为何?”

    闻言,徐擎天一笑。

    手中棋子,一落“帅”字跟前。

    “天朝之下,无敌战狼!”

    “南境,姜天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