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十四章 两百万,可够你一干人等厚葬
    竖子不肖,但刘德万万没想到刘子然会把主意打到林熙的身上。

    “畜生!这是林家大小姐!”

    老父亲捶胸顿足,姜南已然上前。

    “啪!”

    一个巴掌,含力而出。

    一口血水,带着后槽牙一起喷出。

    “拿她抵债,你找死吗!”

    刘子然,棚户区十里八乡的泼皮。

    街坊邻居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却未曾想今天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草泥马,你敢打我!”

    撒泼耍横,就要提着拳头跟姜南拼命。

    堂堂战神,此等无赖在眼中不过蝼蚁。

    懒得再抬手,一脚瞪出。

    刘子然一米八的个头,倒飞丈外。

    尘土飞扬,刘德亦是看得骇人。

    “大小姐,您……您能不能劝劝这位?”

    “虽然这不孝子冒犯与您,但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

    刘德看着自己长大,颤声请求。

    林熙上前,拽了拽姜南的衣袖。

    “姜南,算了吧!”

    点了点头,林熙关切之语再发。

    “刘叔,您先别着急。

    这钱,我来帮你想办法!”

    听着有人出头,刘德忙挥手“万万使不得”!刘子然倒是捂着被踹得五脏六腑移了位的胸膛,含血冷笑。

    “你想办法?

    升龙赌场,两百万!你拿出来?”

    一句话,林熙羞愧。

    林氏药膳鸡,家道中落。

    莫说两百万,两万,已是捉襟见肘。

    “无须还钱!”

    四个字,姜南说完。

    踏步上前,看刘子然,居高临下。

    “在哪,带我去!”

    “你要去升龙赌场?”

    惊愕之下,刘子然冷笑。

    正好!王八蛋敢打老子,等到了场子里,一定要你好看。

    债主,还是有点特殊的权力的。

    此间,刘德听闻姜南要去赌场,连忙制止。

    “小伙子,这可使不得啊!”

    “升龙赌场。

    那是虎口啊!您跟大小姐一样菩萨心肠,好意,老汉心领了!”

    蹬起一脚,直接把刘子然踹得站直身子。

    “无妨!”

    姜南开口,自是胸有成竹。

    林熙玉手,拍了拍刘德。

    “刘叔,你放心吧!他是我未婚夫,肯定能帮您解决麻烦的!”

    “您在家稍后,我跟他去去就来!”

    姜南强势,林熙亦会伴其左右。

    夫妻本是同林鸟。

    虽刚订婚。

    但妻子之德,她了然。

    距离棚户区不远,一家地下仓库,升龙赌场所在。

    对了暗号,刘子然带姜南林熙直入暗门。

    林大小姐倾国倾城,倒是让人纷纷侧目。

    这里,从未有过如此绝色。

    “既然你说要帮我死鬼老爹解决问题,那就等一下。”

    “我去把狗哥,叫过来!”

    听其名号,不过小卒。

    姜南,没兴趣。

    “蝼蚁之辈,不见也罢!”

    “找个能管事的出来就好!”

    能管事?

    赵虎?

    一语话落,刘子然哄然大笑。

    “你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也不看看什么咔位,还想见虎哥?”

    “我是叫不动,你行……你来啊!”

    阴阳怪气,姜南无动于衷。

    点点点头。

    “也好!”

    顷刻,姜南牵着林熙走到一张百家乐桌前。

    当着周围十几号赌徒。

    一掌,轰然拍下。

    声音乍一听,不过哑炮。

    但就所有人眼中都写出“神经病”三个字之时。

    咔嚓!百家乐赌桌,轰然四散纷飞。

    骰子筹码,散落一地。

    赌场,三教九流。

    平日闹事,也是屡见不鲜。

    一巴掌拍碎一张赌桌,唯姜南一人。

    咕噜!此情此景,刘子然看得真切。

    心中,居然有一丝庆幸。

    这特么,还是人吗?

    大理石桌子啊!幸好,刚才他没全力出手。

    要不然现在,自己已经……以姜南为中心,此间已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近乎尖叫之下,三名身穿流里流气的小痞子,摇摆而来。

    “草特么,谁敢在场子里闹事!”

    来人嚣张跋扈之音,穿过人群。

    引得刘子然,再一哆嗦。

    姜南虽凶,赖狗也不好惹。

    “狗……狗哥,是我带人来还钱了!”

    看清刘子然朝自己扑来,赖狗一巴掌招呼上去。

    “草泥马的!来还钱,还敢闹这么大动静?

    当我赖狗是傻逼?”

    捂着脸上的印记,刘子然大喊冤枉。

    “狗哥!我真是来还钱的!”

    “这闹事的,是他们啊!”

    指了指姜南与林熙二人,刘子然恶向胆边生。

    “狗哥!这男的说,你没资格见他,非要找虎哥!”

    “我拦不住他,还让这家伙把赌桌砸了!”

    恩?

    话中半真半假,赖狗目光直透姜南。

    “小瘪三,赶来场子里闹事!胆子倒不小。”

    “不过……你身边这妞,算是不错!”

    “把她留下,老子可以让你选,是断手还是断腿!”

    贪婪之色大盛,来个赖狗身后跟班亦是大笑。

    不过臂影虚晃,笑声戛然而止。

    一次出手,三声脆响。

    姜南收手,三人脸上尽是火辣辣的巴掌印。

    滚烫之感晕开,赖狗一脸懵逼。

    “把这最大的,叫出来!”

    喜怒不形于色。

    话语之中,令,不容置疑!“草泥马的,你敢打我!”

    话中威胁之音,姜南充耳不闻。

    咔咔!两声骨裂,旁侧跟班的身子软软到底。

    顷刻间,活人暴毙。

    刘子然早就吓得尿了裤子,赖狗更是气焰全无,轰然跪地。

    “你!你别乱来……这里……这里是升龙赌场!”

    为姜南敲起警钟,亦是赖狗乞求活命之机。

    脚步再起,每踏出一下,便仿佛踩在尸山血海之上。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势,强悍如斯。

    赖狗,颤如筛糠。

    他丝毫不怀疑,如果再不照做。

    洗一个被拧断脖子的,一定是自己!“虎哥……虎哥!有人砸场子!”

    “虎哥!”

    赖狗喊话的内容,姜南一点不在乎。

    不过半分钟,脚步声自升龙赌场二楼响起。

    赵虎,升龙赌场当家人。

    行走间,眼神扫过赖狗,以及边上轰然破碎的赌桌。

    最后,落在姜南身上。

    “寻衅滋事!打伤我的人,又拆我场子。”

    “你,是在欺我赵虎无能?”

    话落,姜南未曾抬眼。

    一张紫色银行卡,跃然于姜南手中。

    “我来还钱!”

    “两百万,可够你一干人等厚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