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傲世战神 > 第十三章 既然不肯给房契,就拿这小妞去抵债
    莫说其他,李家此间因厉天南口中所出的四个字。

    落针可闻,李家父子张大嘴巴吃惊的样子,足足可以塞下一枚鸡蛋。

    真武宗师,接触不到的层面。

    闻所未闻!大概,就是强!银狐强势之姿,厉天南握刀的手依然颤抖。

    “宗……宗师饶命!”

    “此事解释误会,全怪李明思!与我厉天南,毫无干系啊!”

    能否饮血疗伤,已不重要。

    宗师手下,厉天南只想活下去。

    “既已出手,便是晚了!”

    姜南负手,简短两句。

    银狐生生夹断刀身。

    银光隐没,血线扎眼。

    顷刻间,厉天南身披黑袍,轰然倒地。

    他,确是李家最后依仗。

    身死,对李明思而论便是顶梁柱轰然倒塌。

    全身颤抖。

    “噗通”李家家主,顺势跪地。

    “姜……姜先生!你与我李家,本我深仇大恨。”

    “今日之事,全都是一场误会。”

    “钱!我愿倾全族财力,换先生既往不咎!”

    数分钟前,李明思居高临下。

    此间,跪如刍狗。

    话落,姜南低眸。

    “灭你全族,我言而有信!”

    一脚踏步,并无多大幅度。

    李明思踹翻在地,重重一踏。

    胸膛凹陷,呼吸皆无。

    厉天南死了,李明思也坠入黄泉。

    李翰林目睹一切,身如筛糠。

    连同座下轮椅,“当当”作响。

    “姜……姜南!”

    “你饶了我……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本来,就没打算找你报仇!”

    “都是我爸!李明思这个死鬼,非要杀你给家族博面子!”

    生死存亡之际,血肉亲情还算什么。

    只要能逃生,罪责可往李明思身上推得一干二净。

    为人子如此,猪狗不如!“原本,你想让我如何死!”

    眼中淡漠,姜南之音如十殿阎王。

    “姜南!你真的不能杀我!这一切,真的跟我没关系啊!”

    仿佛生命进入了倒计时,李翰林若非双腿残疾,恐怕早已腾身伏地。

    “说!”

    再一瞪眼,李家少爷瑕疵欲裂。

    “打……打断四肢。

    让你流干鲜血而死!”

    尸山血海般的威严,李翰林不敢不吐真言。

    话落,姜南微微仰头。

    之上,一块牌匾。

    心随朗月高,志与秋霜洁!“李家满门,皆为蝼蚁。

    也敢以唐之太宗后人自居,荒天下之大谬!”

    语音最后,肃杀之意磅礴而出。

    生死存亡之际,李翰林求生。

    双臂连动,自推轮椅。

    无奈行动不便,才过半米,车翻,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

    当下,姜南方才转身。

    不顾李翰林,双手撑地,倒爬求生。

    路过一掌,自其天灵盖拍下。

    咔嚓!连同之前双腿,四肢尽断。

    气绝而亡,死不瞑目。

    接过银狐递来的手帕,姜南缓步前行。

    亲手打开李家正厅大门。

    浸血的手帕飘然落地,两人已迈步而出。

    “姜先生!”

    傍晚夕阳,余晖加身。

    在外迎接姜南的,尽是断了一臂的徐忠。

    “姜先生!我等听闻李明思找您寻仇!”

    “特意,带领徐家精英保镖前来相助。”

    数十名保镖在侧,姜南一一扫过。

    心意,却是领了。

    “事,已了!”

    “解决了?”

    徐忠有些恍惚。

    “姜先生!早年听闻李明思养了江洋大盗厉天南,此人身手,不弱于我。

    您……”话还未及出口,徐忠了然。

    自己全盛,都非姜南一合之敌。

    厉天南,又算得上什么。

    观姜南银狐二人,身上无半点血渍。

    真武宗师,强悍如斯!“李家家业,不过如此。

    你徐家接手起来,应当无虞。”

    一句话丢下,姜南已携银狐悄然离去。

    只留下徐忠大喜过望,转身朝其背影,恭敬作揖。

    “徐忠替徐家,叩谢先生大恩!”

    当夜,整个明珠便仿佛是变了天。

    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轰然倒台。

    所有产业,皆被徐家接手。

    整座城,暗流涌动!……第二天一早,林氏药膳鸡久违地人声鼎沸。

    却是明珠最大的装修公司,金碧辉煌前来给餐馆装修。

    带头之人,徐天明。

    “姜先生!我家老爷说了,您的大恩,无以为报!”

    “这点小小的装修事宜,由我来亲自盯着,您大可放心。”

    闻言,姜南点了点头。

    身体残疾至今,林熙也罕见地一直把笑容挂在唇边。

    “太好了!”

    “这次装修完,林氏药膳鸡看上去,又恢复了以往的荣光。”

    这一切,都是身边这个男人为自己所换来的。

    眼中温柔,林熙再开口。

    “姜南,你今天如果没事的话。

    能不能陪我去个地方?”

    “林氏药膳鸡重开,还是要把当初的大厨请回来。”

    “这样,才是熟悉的味道!”

    姜南点头,托银狐留下盯着装修。

    又是电瓶车,南境战神载着昔日明珠第一美人,扬帆起航。

    ……棚户区,明珠市著名的贫民窟。

    里间,尽是土生土长的明珠本地人。

    “姜南,刘叔叔一家就住在这里。”

    “当年,就是他跟我爸妈一起创立的林氏药膳鸡。”

    “他的手艺,可好了!”

    林氏药膳鸡重开,林熙封闭的内心缓缓开启。

    话,也多了起来。

    不过,只限对姜南如此。

    未婚妻笑颜如花,姜南眼中也满是温柔。

    “有机会,我一定要尝尝。”

    并肩同行,忽然一阵嘈杂飘入两人二中。

    “老东西!赶紧把房契拿出来给我去抵债!”

    “要不然,我这根刘家独苗,可就要被你亲手断送了!”

    刘德家门外,一头黄毛的刘子然朝着父亲语气强横。

    “你个不孝子,今天我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把房契给你!”

    “就算是我这把老骨头死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最后一点家底败光!”

    声音,林熙耳熟。

    是刘德的,当即就催着姜南拉自己快走几步。

    “刘叔?”

    一阵招呼,刘德转眼看去。

    “大小姐?”

    点头回应,林熙姜南已站到其身边。

    “刘叔,这是怎么了?”

    林熙关切,,刘德钝足一叹。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刘德所述,早些年在林氏药膳鸡,自己也小有积蓄。

    可不孝子,贪图赌博。

    已是早就把钱都败了个精光。

    现在,还要拿着房契去抵债。

    这让年过半百的刘德,如何是好!林熙的出现,刘子然眼中光彩一亮。

    “哟,老东西!哪里找来的小妞,该不是背着我妈偷养的私生子吧?”

    “啧啧啧,虽然是个瘸子,长得倒是不错。”

    “既然不肯给房契,就让我拿这小妞去抵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