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靠算命爆红星际 > 474 日常,草编
    写两章日常缓缓哈,下章开始正事儿。

    格利泽255星,已经算得上一颗相当不错的旅游星了。

    虽然繁华程度方面,还不能与其他浸蕴了多年的旅游星相比拟,但盛行的古文化行业,也使得这颗星球的游客越来越多。

    那种稀缺的植物,也吸引了更多的科研机构和大公司驻足。

    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

    细碎的阳光洒落在地面上,蔚蓝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小鸟起的很早,吃饱了虫儿开始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在树叶中来回的穿梭。

    云沫披上外套,唇角维扬,在木质的台阶上盘腿坐下,呼吸着早上清新的空气。

    机器人在深深的草丛里忙碌,微风带着草叶的沙沙声吹来,有股泥土般的清香。

    那细长的叶子就在手边拂过,像芦苇一样,但叶面背部透着几丝红色的脉络,这就是那被无数人趋之若鹜,可以用于淬炼资金的植物。

    它在这个星球有个名字,叫做“晨光”。不是因为这个唯美的名字象征着希望,而是,这种植物生命力太强悍,几乎见缝就长,真正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远处是来来往往起降的航舰,满载着“晨光”的员工满面笑意。

    于机甲制造师而言,这种植物如同酵母,需求量其实不大,但是有它无它差距甚远。习惯了添加这种物质后,就无法接受没有的状态。

    谁都想不到,在中央星人人吹捧的“晨光”,在此地却是被弃若敝屣的境况。

    也有人试图将它移植到其他星域或人工栽培,但是不行,只要离开这个星球的阴历,晨光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下去。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植物也算得上相当有“家国情怀”了。

    格利泽255星,除了离远古时期的地球比较近之外,离蓝星和沃尔夫星,也比其他地方要近很多,夜半时分,东南方就能看到那颗闪闪的行星。

    云沫的元神力提升到了五级,是她前世都没有到达过的高度。似乎感知更加细腻,耳目更加灵敏,筋脉更加通畅。

    虽然没有去测试过精神力,但应该是提升了。

    她原先看不透拥有2s以上精神力的莫墨。而现在,他在她面前,已经毫无遮掩。也就说明,她现在,至少摸到了3s的边缘。

    莫墨打了个冷战,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忽然有了一种裸奔的不详预感。

    云沫坐在那里想事情,联邦的选举已经过去大半年了,竞争越发的激烈。

    如果不是聂上将上位的话,其他两个人……

    star-carrier公司的研究一直在进行,但技术壁垒不是那么容易破掉的,而且还得解决马甲的问题,表面上的航舰还是得做……

    星盟的威胁始终存在,一天不解决,蓝星就一天在威胁当中……

    还有要去的沃尔夫星,从小兵做起要多长时间……

    她顺手扯了根草叶,双手无意识的动作了起来。

    人就是这样,在想事情的时候往往会定定的保持住一个固定的动作。

    云沫不会什么太多的草编,她只会用三根草叶编长虫。还是当时老头子逗她的,说编一段身体,把剩下的草叶扎起来,就是个尾巴……

    翠绿色的草叶在她的指尖翻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条长长的绳索编了出来。

    “噗嗤……”

    刘跃般标志性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云沫回了神,紧跟着笑了一下。

    手上的东西六边形,已经足足一米多长了,看着像个鞭子。

    “哟,云总文艺气质啊,这大早上的编的什么?”林凡城跟着一屁股坐下来,拿起来就看。

    “啧啧,不错啊,真看不出来啊,咱们一群糙汉子里面还能出一个细腻的……”刘跃般也拎着长虫的一端笑。

    莫墨撩了把头发,他本来因为蓝星的身份过于自卑和自尊,所以让整个人显得阴郁了不少。但这一年多的相处,也能开上几句玩笑了。

    “看上去挺有意思,我也试试”。

    这话一出,剩下几只也跟着两眼放光,蹦跳着去薅了草叶回来。

    云沫一脑门黑线,被他们一打断,情绪都不好接回来了。

    五个人跟傻子一样坐在门口编草叶……

    一个小时后,不知道谁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

    有人小声的说:“你们饿吗?”

    刘跃般立即蹦了起来:“可以吃饭了,我已经亲身正道,我有一双适合操控机甲的手。”

    霍川:“呸,你说你笨不行吗?”

    刘跃般伸手推他:“去去去,你你比我好哪儿去吗?”

    云沫站了起来,抖了抖裤腿:“走,吃饭去。”

    “哎,等等”,林凡城将地上几根草绳拎了起来:“看着还不错,可以当鞭子耍,回去留个纪念。”

    “对对,给我一根,格利泽独有的“晨光”原材料,拿回中央星,可是天价啊。”

    正好四根,一人一根。

    霍川低头,看看手上的草绳,越看越喜欢,但又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等等”,他迅速低头,把自己那团成一团的草疙瘩,郑重的递交到云沫手里:“礼尚往来”

    云沫嫌弃的看着沾了一手绿汤的圆球:“我能拒绝吗?”

    霍川梗着脖子:“你看那像什么?”

    “像什么?”云沫举到眼前,使劲儿的看,“蜂窝?”

    霍川:“我呸,像不像你母星?”

    云沫:……尼玛所有星球都是圆形的,你弄个一坨出来就是蓝星吗?

    霍川的话立即开启了众人的灵感。

    “奸诈啊,太特么会讨巧了,我也有我也有”,刘跃般冲到远处,很快就拿回来一个更大的圆球,“送你送你,我这颗含金量更高。”

    林凡城干脆把球串到了一根棍子上:“这个更方便拿,我这有特色,回去中央星之后,把我照片放里头,就能明显的区分了。”

    “对对,回头我的照片也给你一张……”

    众人一脸的跃跃欲试,三个颇为难看的球型推到了眼前,云沫绝不相信,他们是要礼尚往来。

    以这几个的恶劣心态,应该就是想看她抑郁的表情。

    云沫不怀好意的笑了,“照片?放球里?”

    “嘿嘿”,众人挠脸,想象黑乎乎的床头摆着个球体,还有张大头照,这绝对是恐怖片的前奏。

    云沫说:“我倒不怎么介意,不过,你们真要放照片?”

    “那必须的的”,能让云总在寝室摆自己的照片,管她摆那儿,都够出去吹一波的。

    云沫摸着下巴笑:“听说过厌胜之术吗?”

    “啥?”众人傻眼,顿时觉得可能不太妙。

    就听到,那双凌唇中缓缓吐出一句话:“听说这是一种诅咒用的巫术,照片后面写上生辰,扎头头疼扎脚脚疼……”

    刘跃般立即跳了起来,从她怀里夺回自己那个球:“走走,吃饭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