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九重华锦 > 第683章 第一次罩面(2更)
    听的天歌的话,林霜语大约明白了,她话中之意,这碧海天涯就是那位尊主的居所私人居所。

    与五宗无关!

    而秘宗是五宗中,语尊主走的最近的。

    原来,一个巴掌无根手指,到底长短不一。

    她怎么听着,当年这位尊主创立五宗,只是随性之举,直到后来,五宗强大的差点将这片大陆扭转成了另外一个世界,世上只有五宗宗门,没有所谓帝王!

    天下,是五宗的天下。

    而天下人,会根据其天资不同,划归五宗管辖。

    只是后来,不知为何,这位尊主突然消失,随后五宗五域界出问题,五宗嫡脉也不见了,五宗实力逐渐消沉,再经过一个漫长的循环,这里又逐渐恢复了帝王坐拥天下的局势,五宗渐渐隐退淡出视线,知道现在,许多人根本不知世上有五宗。

    “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以当初五宗的实力,就算尊主突然消失,五域界出问题,五宗也不可能彻底隐匿踪迹消失于时间...”

    天歌轻轻一叹,“起初,我也一样不明白,以五宗之力,想要统管这个世界,不在话下,直到后来,我查五宗之事,无意之间...才查出一点踪迹,这一切都与五宗嫡脉有关,原来在五宗嫡脉消失之前,对各自宗门交托了一件事,也就是唯一的一件事,就是让他们守住宗门之城,不得插手时间纷争,不得参与天下之争,不得在宗城之外动用宗术,不得轻易出宗城!等待五宗归来。”

    说到此,停顿了片刻,接着道:“这些,我都没有任何办法作证是否是真的,不过我相信我查的是对的,五宗嫡脉突然消失,肯定是五宗内部出了问题,只是我才查出些眉目,就...被...若不是他将我的一丝残魂带走封存锁梦珠内,我早就飞灰湮灭了。”

    五宗嫡脉..

    “如此说来,择天城,也就是幻宗,必和当年五域届损毁,五宗嫡脉消失之事脱不了不关系,择天城应该一直在寻找五宗嫡脉吧!”

    他们这次找上秘宫,难道会这个有关?

    若是没有关系...这次秘宗对上择天城,一定动用了秘术,糟糕!秘宗的秘密恐怕守不住了,就算不知他们是嫡脉,也会盯上秘宫,因为秘宗在在五宗之中地位特殊!

    她已经安排人去秘宫送信了,希望爹爹一定要听话,带着人离开秘宫。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知道,要他们离开居住了千余年的地方,他们会舍不得...

    不到万不得已,谁肯离开他们的家园。

    与择天城的账是算不清了,但是迟早要清算的!

    “一定在寻!哎!五宗嫡脉消失这么多年,谁也不知当年发生了什么,要找起来,大海捞针,除非他们自己出现...”或许,真等到五宗归来的那一天,所有的谜底才能揭晓。

    这一天,她相信不会太远了,因为...她已经来了!

    林霜语将两件神兵收拾好,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桌面,端了一辈水抿了一口,低眉望着被子中的倒影好一会才道:“五宗嫡脉如果聚齐,有该如何?”

    “别的不知道,但是五宗嫡脉的实力,应该可以和择天成抗衡了!”

    林霜语:“...”

    “恐怕那是世人的想法,以你所述,择天城真如此厉害的话,五宗嫡脉怕是...无法与之抗衡!”不说别的,一想到云胤杰,林霜语就忍不住抚了下额头,反正那位二师兄是...目前看,是不太靠谱指望不上的。

    莫说是对上择天城,就是现在五宗中任何一宗都够呛!

    没想到,五宗中人,对五宗嫡脉期望这么高。

    摸了摸鼻子,叹了口气!五宗现在应该四宗嫡脉她都心中有数了,不过,风水宗和医药宗,她还需要去确认一番,至于武宗嫡脉,上次她拜托爹爹像浮屠城城主打探,也不知有没有音讯。

    尽管现实五宗嫡脉的实力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先把五宗嫡脉聚齐再说。

    “尊...你是说...你的意思???”

    天歌很是激动,林霜语的只言片语,她就闻出一些味道了,她有无宗嫡脉的消息?

    对,她是五宗尊主,必有机缘,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林霜语见她激动,似乎知道她想什么,望着对方点了点头,笑容略有些尴尬,“你所说的五宗嫡脉似是与我所见的略有出入,这也是我刚才问你五宗之术的缘由,身为五宗嫡脉,有没有可能...在历经数千年传承之后,这实力..早已不是大家想的那般厉害了?”

    属实是差的有点远。

    天歌急切摇头,“不可能,五宗嫡脉的实力,是因为他们的天赋传承,每一代,必有一个能传承宗门之术的绝对强者,除非...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的实力封存..”

    就如她这位尊主一样,纵然现在实力看着与想象有差距,但是无意间露出的气势和不合常理的力量,都是不一样的。

    就比如她看破星域...明明是那么强大的星域之力,可她却像是睡了一觉一样,还有破镇魂井,还有龙魂...虽未完全见识,但感觉,和帝王剑不相上下!

    帝王剑可是名震千古的神兵,她却觉得龙魂能与其相比!

    即便她现在不是尊主,可这天道运数,已非常人。

    有些东西,当真是注定的。

    “这么说,还是有潜力可挖的,只是...需要时间,那就好...”舒了口气,幸好不是没救。

    好似六安也说过,那小子修炼幻术的速度其快,虽然都是一些低级幻术,但也比一般的所谓天才速度还要快,难道真像她说的,天赋传承?只是那货从不知道自己有这方面的能耐,也无人引导,所以才会...显得二二的。

    “当真有五宗嫡脉的消息。”

    天歌激动的不行,当年,她也查过,但是一无所获。

    “恩,算是吧,回头让你见见...别太失望,毕竟数千年过去了...”五宗嫡脉当年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这一点她现在可以肯定。

    否则,身为五宗嫡脉,却一点自知都没有,比如云家。

    连老侯爷都一无所知,谁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罢了,总会拨开云雾见月明。

    这么说,不光有五宗嫡脉的消息!还找到人了。

    天歌真兴奋,突然魂体一晃,飞速而起躲入锁梦珠,“快收敛内息!还有你的星域之力,速速掩藏起来。”

    天歌的异常,让林霜语双眉一皱,眸色一变,二话没说照做,并未试着去感知。

    反正,锁梦珠内的人会说。

    “有人靠近这里,很强大,我不能确定是哪一宗的人,有好几个,千万小心,帝王剑和龙魂,不要带出去。”

    五宗之术,她通三宗,她都说强大,可想而知,来者实力惊人,绝不是现在她这个级别嫩对抗的,林霜语深吸了一口气。

    不能确定是哪一宗的人,那就也有可能是择天城的人。

    “别冲动,得不偿失!”似乎和林霜语想到一起了。

    所以连忙隐晦的劝说了一句,她还不能确定究竟是不是他们,但是这气息特别熟悉,级别隔了千年,依然熟悉。

    择天城的气息。

    “放心,鸡蛋碰石头的事,我没那么傻!”

    林霜语将帝王剑和龙魂藏到帐中舆图后,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猕猴城。

    云家军千里迢迢千辛万苦过来,为的就是猕猴城,她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任何事给耽搁了。

    哪怕真是择天城,她也且的忍忍。

    实力还不够,不能冲动。

    林霜语的语气,让天歌安心不少,即便藏在锁梦珠内,依然紧张。

    没想到,千年后的自己,竟是活回去了。

    既不能轻举妄动,那就等着对方好了。

    林霜语安静拿起一卷兵书,随手翻阅起来,心瞬间就静下来了,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距离营地尚有一段距离,在一出矮丘上,几道人影落下,同时看向川西军的营地。

    “卧龙阵被毁!”

    老城主一路没说一句话,这落地开口就是一句凉飕飕的话,天色已经渐暗,周围一片寂静,他们所站的位置,正是风口上,临水的夜风,格外清凉。

    天边冷月无边,不见任何星辰。

    “是谁有如此能耐?还是时间太久,卧龙阵不固...”

    跟随老城主的老头声音有些干涸,一头翁白,月色下,脸色有些难看。

    “不可能!卧龙阵是古阵,时间越久越牢固才是。”

    那老妇人手里多了一根拐杖,她似乎明白老头的意思,其实自己也一样,想象不出,谁能破了城主亲自布置的卧龙阵。

    而且他们现在丝毫感觉不到龙息,龙息不见了。

    “走!”

    老城主沉着脸,月色下眯眼看了川西军的营地最后一样,转身没有停留,飞身朝着猕猴城方向而去。

    “城主,这川西军来的太快了,会不会和...属下留下探查一下。”云长使震惊于这通天峡的坍塌,更是暗恨,自己在边境下的一盘棋,现在全因这不起眼的川西给毁的一盘散沙。

    当初对川西的观望态度,现在已经完全改变。

    “不必了,纵是巧合,也等稍后再说,先去猕猴城!”

    阵破了,龙息也不该如此快消散,恐怕猕猴城那边也出事了。

    这云风龙在外头,有些让人失望啊,卧龙阵的事和猕猴城的事,他不知,情有可原,可这一个小小川西敢再次渡口屯兵,分明就是冲着猕猴城去,说明他们手里有底牌,而云风龙却没有发现。

    此前,他好像亲自去过川西竟没发现任何异常,说明川西远比他说的复杂。

    老城主心中有想法,却只字未提,因为说了也无济于事,在已注定的局面面前,该想该做的是如何改变局面力挽狂澜。

    而他喜欢挑战。

    只是这天下之事,尚且不急,待他解决五城之事再说。

    猕猴城?

    两位老的好似知道点什么,也跟着变了脸色,到是云风龙满眼疑惑,这里的事难道还不够大吗?

    城主为何着急去猕猴城?

    有疑问却不敢多问,默默跟上,他知道,诸多事情不顺,城主恐怕已经对他失望,却也是应该!

    对川西,他的确大意了。

    “走了?”;

    在择天城一行离开后,锁梦珠中的残魂飘了出来,奇怪,怎么才来这么片刻的功夫就走了,对方根本没有收敛气息的意思,所以能明显感觉到他们来了又走了。

    “走了!?”显然林霜语也颇为意外。

    她没有开启感知,即便天歌说对方走了,林霜语也没有大意,兵不厌诈,谁知道这些人会不会玩阴的。

    幸而她小心,离去之后,老城主突然收敛所有气息,吩咐一声,让其他几人停下,自己只身一人返回。

    ------题外话------

    好像大情节快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