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最难不过说爱你 > 第557章 抵达A市
    “艺人最看重的是行为准则,请易小姐以后在公众场合行事都要做到尽善尽美毫无瑕疵,不然一点儿小问题都会被媒体放大抹黑的,到时候想要成为爆款肯定会异常艰难。”

    还没有进娱乐圈就已经被约束。

    所以易冷完全没必要进娱乐圈。

    特别是像她这样家大业大的人。

    “嗯,我会转告她的。”

    随即我道:“我有一件事给你安排。”

    谈温恭敬道:“家主请说。”

    “荆曳会在几个小时后抵达桐城,他到桐城是我安排的,你替我磨炼他,教他如何做一个管理者,当然不能直接让他做管理者,而是一步一步的带领他,直到他有能力管理席家在欧洲的权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席家想提拔荆曳?”

    “嗯呐,想让他坐上高位。”

    谈温领命道:“我和荆曳还算熟悉,他是一个聪明的人,想让他成为管理者只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家主放心,我会尽心带领他。”

    “这件事不能让荆曳知情,不能让他知道我是想培养他,他估计还以为我下放他了。”

    “嗯,家主只管放心。”

    挂断谈温的电话后我仍旧在想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是如何让荆曳迅速的有权有钱。

    而这个还不能是席家直接给他的。

    思来想去想到了股份制。

    这些事等荆曳学有所成再说。

    我收起手机到车库走到一辆黑色轿车的面前伸手敲了敲车窗,迅速有人下车恭敬的喊着我家主,我笑着说:“你们一直跟在我身边的,辛苦你们了,我想给你们放几天假。”

    “家主是想我们都离开?”

    “嗯,我不会有危险的,索性暂时先放你们两个月的假,你们好好陪陪家人!当然途中如果有什么情况你们得随时回岗位上班。”

    “是,谢谢家主。”

    “散了吧,把车钥匙给我。”

    我拿着车钥匙自己开车回了时家别墅,下车的时候扯到伤口腹部略有些隐隐作痛。

    我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走进去看见商微和我妈两个都在大笑。

    我问他们,“你们在笑什么?”

    “阿微刚给我讲了个笑话。”

    我哦了一声问:“孩子们呢?”

    这段时间因为我住在医院所以孩子们一直放在时家别墅的,包括九儿,而时骋和宋亦然不知道去了哪儿,两个人都没有消息。

    商微神色愉悦的解释道:“几个孩子刚被我玩下课了,现在都在房间里睡觉呢。”

    我哦了一声问:“你什么时候回法国?”

    闻言商微斜了我一眼,“回什么法国?我在这儿住的不开心嘛?等我待腻了离开,不过阿姨对我犹如自己的亲生儿子,我才不会待腻呢,笙儿,你可不能着急的赶我离开。”

    我妈赶紧说我,“别瞎说,让阿微多住一段时间,不不不,住多长时间我都欢迎。”

    我:“……”

    我此刻很无语。

    其实我明白商微的情绪。

    他这人太孤独,而时家别墅又有我爸妈,又有三个孩子的,我妈还天天给他做饭伺候着他,他有不想离开的心情实属正常。

    “看吧,阿姨很喜欢我。”

    “瞧你嘚瑟的模样。”

    我上楼看望睡梦中的两个孩子,他们在一天一天的长大,但我陪他们的时间很少。

    主要是我想和席湛独处的渴望太深。

    席湛离开后原本有很多时间陪他们的,可我又在住院,说到底我心底亏欠着他们。

    “等妈妈出院了再陪好好的你们。”

    我的伤势在痊愈,这两天就可以出院。

    我捏着允儿和润儿的脸颊爱不释手,没一会儿商微上楼,他站在我身后道:“我身上的伤势在愈合,其实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笑着说:“又没人赶你离开,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再说我的亲人也是你的亲人。”

    我说的理直气壮,商微有片刻的沉默,最后只说了一句,“笙儿你待我是真心的。”

    商微这人变态,但是又好相处。

    给他家人的温暖就行!!

    只要他不惹事我愿意迁就他一辈子。

    算是履行我亲生母亲的遗愿。

    “我们的母亲是同一人啊,再说你待我也不差,只是以后别再做那变态的事情了。”

    “呸,那是行为艺术,再说你的肾脏被席湛拿走了,我至今都不清楚它的下落!!”

    他倒还清楚我指的是什么!

    “商微,做人不是这样做的。”

    我察觉到我的语气太说教,索性闭嘴,商微抬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道:“我会为你和几个孩子努力的改变自己,尽量不再牵连你。”

    他这话说的怪怪的。

    “嗯,谢谢你这几天一直陪着他们。”

    “这是小事,他们也陪着我呢。”

    我还想和他再聊几句,可这时席湛突然给我打了电话,我惊喜的拿起手机到了阳台上接通问他,“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嗯,我晚上会路过a市。”

    a市距离梧城并不远。

    “你会在a市落脚休息一晚吗?”

    “嗯,你伤势如何?”他问。

    “无碍,过两天就能出院。”

    “注意身体,我先挂了。”

    他打电话就为了和我说两句。

    挂断电话之后我心里痒痒的,想着晚上席湛在a市就忍不住,想跑过去偷偷找他。

    我跑过去他会不会怪我?

    应该不会吧,这属于惊喜。

    我拿着手机回到房间,商微看我一脸春风得意的模样问道:“怎么?心上人打的?”

    “关你什么事?”

    我过去亲了亲两个孩子的脸颊就给姜忱打了电话,让他晚上到医院去照顾墨元涟。

    随即我又联系了谈温。

    他给我安排了专机。

    他说随时等我吩咐。

    晚上直升机停在了时家别墅的草坪上,我妈看见问我,“你大半夜的要去哪儿?”

    我幸福的笑说:“我去找席湛。”

    我抵达a市之后已经是晚上九点钟,这个点席湛还没有到a市,我刚联系过尹助理,他说席湛到a市之后有个会议,然后他还把会议的地址给了我,我下直升机后打了车过去。

    会议的地点是一个大楼。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席湛才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