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快穿之疯回路转 > 第一百零二章全民偶像是购物狂(42)
    笑梓风小跑到付梓萱身旁,拿起厚重犹如被褥一样的大衣披在付梓萱身上,柔声关心道。

    这么冷的天,真是难为萱萱了!

    “笑姐,我……”尴尬地瞥了眼金发碧眼,一脸激动的外国导演,付梓萱无奈地抓紧衣领。

    国外的人实在太热情她招架不住啊!

    她扮演的角色不起眼,约摸两个镜头,但拍摄起来却并不容易,一个拍摄场景是在夏季,而另一个拍摄场景则是在冬季。

    所以需要很好的领略角色精髓,但导演怎么回事?

    与国内的潜规则不同,他们的手法更高端,以追求为手段,步步紧逼,令她甚是难为。

    “布莱克导演,雪景美妙,不如打场雪仗?”

    臭老头,一大把年纪装什么小年轻,萱萱所有的戏份已经结束,她们不必再看他的眼色行事。

    雪仗,以优雅之态,锻炼敌人的脚力,肺力。

    布莱克导演,年纪一大把,想必不多大会儿就能累得气喘吁吁。

    她们初初来国外,不可与人为难,但也不能受此辱。

    “好啊,许多年前就听说打雪仗是件有趣的事,今日终能大战一场。”

    双脚一踢,单手持球,身姿矫健地躲开攻击,侧身外翻,随手将手中的雪球扔出去。

    拳头大的雪球松松软软,还未击中对方面部,已然撒落,场面甚是有趣。

    雪球飞舞,你来我往,以少敌多,笑梓风圆滚滚的身体就像上了马达,飞来窜去,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付梓萱负责捏球,笑梓风负责扔球,两人相互配合,彼此默契举手投足之间,已知对方来意。

    “哈哈哈,好爽!”裹着厚重的衣服在雪地里打滚,付梓萱疯了般大笑大闹。

    打雪仗,扔导演,有趣,实在有趣至极!

    没眼看!

    笑梓风嫌弃地瞥付梓萱一眼,无奈地避开视线。

    导演和工作人员刚刚离开,她就如此做派,也不怕毁了形象。

    “你是北方人,又不是南方人,见到雪不是经常的事,怎么如此大惊小怪。”

    “笑姐,你不懂。雪是常见,但是初雪总令人记忆深刻,就像今天,见到雪花飘落的一瞬间,心底泛滥的喜意是掩饰不住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单纯善良地捧起雪花,付梓萱软着嗓音说道。

    雪花有奇妙,令人心花怒放,喜不自胜!

    嫌弃地拉着笑梓风手臂,将她从雪地里拉起来,轻轻拍去雪渍,笑梓风宠溺地纵容道:“好了,别闹了。快起来,登机时间快到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参加晚会。”

    国内的风波已进入末尾,她们可以着手准备回去的事情。

    分手,出轨……各大明星的黑料满天飞,这个冬天,网民吃瓜吃到累。

    所以某个很想上热搜的男歌手,终于趁着吃瓜疲倦期买上热搜,只是大家被一阵有一阵的大瓜搞得身心俱疲,实在没精力关心新歌什么,据说啊,某位男歌手被气得差点撕了歌词。

    有趣的事情总是防不胜防,龌龊的蠢事更是拒绝不了。

    笑梓风脸色发青地盯着鞋跟断裂的水晶鞋,圆溜溜的眼睛里像是燃着大火。

    搞什么鬼?

    她们刚回国,居然用如此大礼迎接她们,实在是太用心。

    “笑姐,要不要我去和品牌方说一下?”阮清薄拿起断裂的水晶鞋,满脸的愤然。

    到底是哪位小人干的事!

    幼稚,无聊,弄坏鞋跟,简直幼稚得不能再幼稚。

    云淡风轻地从口袋拿出针线,笑梓风眼疾手快的穿针引线,条理清晰地嘱咐阮清薄:“清薄,你去检查一下等会要穿的礼服,看看边边角角的缝隙有没有炸裂。”

    此类的事虽然是第一次遇到,但是经纪人培训时,她很细心的把它记在心上,并且聪慧的藏了针线在身上。

    眼下看来,多层防备总是有益无害!

    “笑姐,没有,服装无恙。”

    “行,你去化妆间看着萱萱,仔细观察化妆品,记住,必须用我们平时用的牌子。”

    吃、喝、用、穿,皆能引发大事故,并且从中做文章,所以一定要仔细。

    记得大前年冬天,年会化妆时,一名女明星因为用了平时不怎么用的化妆品,导致呼吸不畅,面部受损,最后女明星没有抵得住压力跳楼自杀。

    哎,说起来倒也是一场惨案。

    她们整整休整一两个月,没想到一回来,就遭受如此厚礼,她们性子真是太急了。

    “笑姐,鞋怎么样?”面部妆容修好,付梓萱跟着阮清薄到达服装间,大眼瞪小眼地瞅着断裂的鞋跟,付梓萱不确信的问道。

    距离她上台时间还差一两个小时,修应该是来不及,不如趁机浑水摸鱼,从店铺里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模一样的鞋子。

    不过应该是不可能,毕竟是品牌送来的牌子,肯定独一无二,只是短时间内,她们上哪再弄一双鞋子。

    “不急,快好了。”对准裂缝的鞋跟,笑梓风手中的银线穿梭其中,来来往往,线长线短,不多大会儿,一盒子线顿时用去一大半。

    重新从口袋掏出一股银线,笑梓风不紧不慢地穿针引线。

    “萱萱姐,我们先去试衣服。”提着衣服拿到更衣室,阮清薄满面笑容的帮付梓萱脱去外面的衣衫。

    华丽而不失贵重,优雅而不失高调,美丽动人却又夹杂着楚楚可怜,令人忍不住想要疼惜一番。

    付梓萱着一身礼服出现在笑梓风面前,本想她会夸赞一番,没想到她只是随意瞥了一眼,继续忙于手中的事。

    憋闷的鼓起双颊,付梓萱可怜巴巴的望着笑梓风灵巧的手指,只觉得眼花缭乱。

    “笑姐,还有半个时辰,你修理得怎么样?”距离她上台时间越来越近,笑梓风却依然淡若雏菊,悠悠然地问道。

    “再等会儿!”

    等会儿?

    等会儿是要多久,该不会准备让她光着脚上台吧!

    万万不可,就算穿着运动鞋上场,也总比不穿鞋的好。

    她记得前两天有位流量女明星,因为颁奖典礼时出了一段不雅的画面,导致现在还被议论纷纷。

    就像他,就算什么都没做,但是都会被误解的不成样子。

    “好嘞,快试试我新改造的鞋子,是不是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