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世克星 > 踏浪而来
    “稳住啊,老三,老二,咱们仨可不能掉链子啊,要是万一被扯碎了,可就别指望着谁能够活下来啊。”

    “什么,老大,照你这么说,咱们很可能就交代在这里了。”

    听到老大的话,老二立马慌张起来。

    “不会吧,我可不想死。”

    另一边老三也跟着哀嚎道。

    “都给我闭嘴,就算死也要给我撑住,决不能认怂。”

    这时一直苦苦支撑的老大一边呵斥着兄弟二人,一边给二人打气。

    “嗯~嗯?老大你这是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老二忽然发现他们的老大居然从身体之上延伸出一个触手来,并且直接朝着冰层下方的花想流而去,老二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别说话,就算咱们不怕死,但也不能这么白白的就挂了啊,我去看看想流那边是什么情况。”

    “呃~”

    听到此话,老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然而另一边的老三却是兴奋不已的说道:

    “还是老大英明,我们不会死的。”

    此时花想流一来到冰层之下,就发现此时支撑着冰面的支柱居然只是一块薄薄的石壁,看着一直延伸到下方的石壁还在不断的崩塌着,眼看着就要毁于一旦了,花想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下面到底是有什么东西啊,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引力。”

    看着深不见底的沟壑,花想流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打算返回冰面上与众人商议。

    “唉?”

    就在花想流打算返回冰层之上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如果灌了铅一般沉重,而且身体越来越不受控制的朝着下面坠去,此时花想流才算彻底明白为什么以北弦骨这样厉害的角色都无法抵抗,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

    “想流,下面什么情况啊。”

    “追命,你快回去,这地方引力实在太强大了,我快撑不住了。”

    见追命剑忽然冒了出来,花想流连忙劝他离开。

    “想流,我们也撑不住了,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死的。”

    看着花想流正苦苦抓住插在冰层之上的剑,追命剑有些无奈的说道。

    就在这时脚下的冰层忽然颤抖了起来,吓的上面的人一个个惊呼了起来。

    “追命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看着冰层下方支撑的石壁慢慢的崩塌着,带动了上面的冰层,花想流抬头看了看趴在边缘的追命剑。

    “追命,我们会没事的,你猜这裂缝下面会是什么呢,我猜肯定是水,放心吧,大家都会游泳,就算掉下去也淹不死的,嗯~”

    见追命剑一直闷闷不乐,花想流开起玩笑来。

    “想流,你快上来。”

    这时上面的潇邪忽然呼喊了起来,随后众人就发现远处的海水呼啸而来,直接将方圆百里的千沟万壑给淹没了,看着呼啸而来的海水,摧枯拉朽一般吞噬着本就欲言又止的沟壑,看的众人心慌意乱,一个个只能听天由命。

    “追命回去。”

    看到奔腾而来的海水,花想流一掌将冰层边缘的追命剑给推开,随后祭出自己的镇魂剑。

    “镇魂剑,看你的了。”

    拿着手中的镇魂剑,花想流直接脚踩在下方的石壁上,随后使出浑身所有的灵力,愣是将头顶承载众人的冰层给托举了起来。

    “啊~”

    随后冰层被抬高,花想流的双腿也深深潜入了摇摇欲坠的石壁之中。

    “镇魂剑,快。”

    “嗡~”

    在花想流的招呼下,此刻也深受引力影响的镇魂剑立马变成了于冰层一般大小,随后直接穿透了花想流的身体,紧接着便托住了上面的冰层。

    “好样的,快走。”

    做完了这一切,花想流如释重负,已经没有丝毫灵力的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波涛汹涌般的海水,花想流没有一丝畏惧。

    “想流~快上来。”

    这时上面所有人都在声嘶力竭的呼喊着还没有上来的花想流,可终究还是被无情的海水给冲刷而去。

    “呃~”

    看着众人一个个站在冰层上随着海水漂远了,花想流整个人却被大水冲进了更深的沟壑之中,不知去向。

    就在花想流以为自己要葬身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时,一只冰冷的手拉住了他,随后将他整个人拥入了温暖的怀抱之中。

    “想流,醒一醒。”

    隐约间花想流听到了有人在叫他,而且声音很是熟悉。

    花想流微微睁开眼睛,就发现面前的人居然是温尘兰,而且周围的海水也已经被温尘兰的结界给阻隔在外。

    “哥,你怎么来了?”

    看着面前的温尘兰伟岸的身姿,花想流立马眉开眼笑起来。

    “我早就来了,要不是这地方引力实在太大,阻碍我过来救你,我早就带你离开了。”

    “还是哥你最疼我。”

    花想流说完便暗自偷笑了起来。

    “笑什么呢。”

    看到方才差点死掉,如今又这般痴笑,对于这样不畏惧生死的花想流,温尘兰着实觉得心疼不已。

    “就是想到一个好笑的事,在我们老家所有的女孩子都有一个梦想,就是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白马王子能够骑着白马来迎娶她们,从此开始幸福美满的生活,而哥你是踏着大海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这个兄弟的,所以我很高兴,也感到很幸福。”

    “是吗,可是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别急着高兴。”

    听到花想流一脸眉飞色舞的讲述着,温尘兰也觉得很幸福,但是眼下不是二人该放松警惕的时候,毕竟二人还身在海底,被海水不断的冲击着,还要地方随处可见的沟壑。

    “啊~”

    只见温尘兰话音刚落,二人所在的结界便撞上了黑暗之中的石壁,随后在水底不停的翻滚了起来,吓的花想流大喊大叫起来。

    “抓紧。”

    “我抓紧了。”

    此时花想流死死地将自己埋入温尘兰的怀里,随着不断的被冲刷和撞击,花想流早就开始晕眩了起来,但是为了不让自己与温尘兰分开,花想流索性趁着意识还算清醒,直接将绑在头上的红色丝带给扯了下来,随后将自己和温尘兰死死地绑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