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世克星 > 死亡跷跷板
    “你也是我此生最爱的人。”

    听到金诺寒在耳边呢喃的话语,顾倾城尽显女儿家的娇羞,随后对着金诺寒含羞的说道。

    “哼,这是历练,搞得像是游山玩水一样。”

    这时随后赶来的尹皓无情的嘲讽着面前的金诺寒和顾倾城,却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脚下,随后便被人绊倒在地。

    “谁?谁暗算我。”

    摔倒在地的尹皓立马爬了起来,随后对着走远的人群怒气冲冲的喊道。

    “尹师兄你没事吧。”

    这时尹皓的两个跟班见他跌倒了,便匆忙上前来搀扶他。

    “不用,要是让我知道是那个混蛋给我使绊子,我绝对饶不了他,哼~”

    只见尹皓推开了身旁的两个跟班,随后气的一甩衣袖而去。

    “哼,想要说我儿子儿媳妇坏话你就没有好果子吃。”走在前面的瑶池听着身后的尹皓不停的嚎叫着,心中着实对尹皓不满。

    就在众人疲惫的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时,一声炸响从众人的脚下传来,随后脚下的冰层被炸飞了起来,连带着所有人都跟着遭殃,一个个紧张朝着一旁飞去。

    “啊~”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是,这冰层之下好似一个无底洞一般不停的吞噬着冰层上面的一切,很快原先众人落脚的地方便消失不见了,只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层裂缝。

    看着脚下深不可测的冰层裂缝,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一个个御剑朝着安全地带而去。

    然而还没等众人平复起伏的心跳时,脚下的冰面忽然朝着远处的裂缝倾斜而去,吓的众人赶忙重新御剑飞行。

    可是那些反应较慢的人却不停的朝着裂缝滑落而去。

    看到如此充满,大师兄李澄一马当先,随后奋不顾身的朝着下滑的师弟们飞了过去。

    “追命剑救人。”

    这时花想流也及时祭出了追命剑,好解救那些要被裂缝吞噬的师兄弟。

    “啊~”

    此时李澄直接踩着自己的剑从倾斜的冰面之上滑了下去,他的剑紧贴着冰面一路下滑,摩擦出耀眼的火花,就在李澄俯身去拉还在下滑的师弟时,他自己却被师弟连人带剑的拖着向下而去。

    眼看着大部分人都要被吞噬,此时北弦骨突然现身,随后也加入了救人的行列,只见他直接跳到了裂缝中,一剑扎入了厚厚的冰层之中,并且站在剑上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抓住我的手。”

    一来到裂缝中,北弦骨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这个裂缝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拉扯着他向下落去,此时骑虎难下的北弦骨也只能先将下落的人给接住。

    没一会儿,北弦骨就凭一己之力接阻拦了十多人不被吞噬,只是他自己此时紧贴在冰面上,用身体护住了所有人,却也没办法动弹分毫,只能等待救援。

    而此时追命剑正卷着一人努力的朝着上面飞去,可奈何一直拉扯不动,只能僵持在那里。

    眼看着冰面即将翻滚而去,却也没看到北弦骨出来的迹象,于是花想流把心一横,直接将怀里的竹鼠丢给了一旁的季婉儿,随后踏上了还在不断倾斜而下的冰面。

    只见花想流一飞冲天,随后蓄势待发,紧接着便直接朝着下方的冰面砸了过去。

    随着花想流的下落,另一端的人也跟着上升的冰面出了裂缝。

    “想流,不好了,中间快断了。”

    此时身在半空之中的金诺寒立马提醒着另一边的花想流。

    “追命剑,去。”

    意识到危险来临,花想流立马祭出手中的追命剑,随后只见两节追命系在了一起,一端朝着救人的追命剑缠去,另外一端缠绕在花想流的手腕上。

    “抓紧了。”

    在花想流一声令下,追命剑立马绷直了,随后硬生生的将即将断裂的冰面给结合了起来。

    此时只见花想流使出浑身灵力,努力将自己的身体下沉,好抬起对面的一众师兄弟。

    “我去救人。”

    看到众人都被太升了起来,潇邪连忙御剑飞去救人。

    “潇邪,别过来。”

    就在潇邪靠近众人时,北弦骨忽然大声制止了他,这让潇邪有些不知所措,随后愣在了原地。

    “潇邪,别过来,这边危险。”

    此时被困其中的大师兄李澄也跟着北弦骨劝说潇邪。

    “我快撑不住了。”

    这时花想流一边死死地拉着追命剑,一边努力下沉着,随后冲着对面喊了起来。

    “想流,我们上不去,这地方很邪门,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拉扯着我们,我们的灵力也无法施展。”

    “什么?”

    听到对面李澄的话,花想流心里一咯噔。

    就在这时周围所有的冰面开始坍塌,露出底下深不可测的裂缝。

    “啊?”

    没有了冰层的阻挡,裂缝中强大的吸引力吞噬着飞在上空的弟子,随后就看见那些飞在半空中的弟子一个个被卷入了裂缝之中。

    此时再也不能坐视不管的瑶池立马振臂一挥,随后将众人推到了花想流所在的位置。

    于是一行人就这么分为了两拨,各自站在冰面的一端维持着平衡。

    有了众人的帮助,花想流算是轻省了不少,可是如今众人都被困在这一片冰面之上哪里也去不得,免不了有人害怕大叫起来。

    “你们拉住。”

    这时花想流将手中的追命剑交给了一旁的金诺寒等人。

    “想流,你要去哪里。”

    见花想流抽出了他的佩剑独自朝着冰面自己走去,身后的金诺寒立马追问道。

    “别担心,我就是去看看这冰层下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花想流说完便直接来到了冰层的边缘,随后拿着金诺寒的剑直接插入冰层之中,紧接着翻身下去一探究竟。

    “大家抓紧了啊。”

    于是两边人共同拉扯着追命剑,免得因为脚下的冰层断裂而陷入裂缝中。

    “老大,再这么下去,咱们可就又要多几个兄弟了。”

    此时追命剑老三无奈的看着自己被拉扯的绷紧了的身躯,随后对着身旁的老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