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世克星 > 甜不甜
    “倾城,他真的是你表哥吗?怎么看起来跟你一点都不像啊。”

    季婉儿很是好奇的拉着顾倾城的胳膊小声的说道。

    “都说了是表哥,又不是亲哥,不像也是理所应当的。”

    还没等顾倾城开口解释,一旁的花想流看出了顾倾城脸色不大好,于是连忙帮着解围道。

    “说的也是。”

    季婉儿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不再说什么了,只是目光一直盯着面前的白御景看。

    “这白御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盯着倾城看啊。”

    这时同样盯着白御景看的瑶池觉察出一丝不妙,她竟然从白御景看向顾倾城的眼神中看出了些许爱意,这让瑶池有些不悦,毕竟这顾倾城可是她儿子金诺寒所钟意的姑娘,怎么能让别人惦记着呢。

    而一旁的金诺寒也注意到了白御景眼神一直时不时的偷看着顾倾城,这让他很是吃味不已,毕竟这个世界上表兄妹之间有感情也是能够理解的,再看看身旁的顾倾城一直低着头不言不语,这就让金诺寒更加肯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瑶池师妹,来,这个给你。”

    一群人之中,只有潇邪的眼里只有瑶池一人,时不时的对瑶池嘘寒问暖,眼瞎又将花想流包裹里的好吃的通通都拿了出来。

    “啾啾~”

    这时一直注视着白御景的花想流,怀里的竹鼠忽然冒出了脑袋来,随后只见这只可爱的竹鼠不停的用他那湿答答的鼻子在空气之中嗅着气味。

    “潇邪,给我一点吃的,我家宝贝饿了。”

    只见花想流摸了摸竹鼠的脑袋,随后朝着潇邪吼道。

    “想流,你想要吓死我啊,那么大声,给。”

    被花想流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吓了一跳,随后潇邪没好气的将花想流的包裹直接砸了过去。

    “你小心一点啊,要是吓到我家宝贝,我跟你没完啊。”

    只见花想流抓住了飞过来的包裹,随后也没好气的提醒着潇邪。

    “啾啾~”

    这时只见花想流拿了一块糕点学着竹鼠的声音呼唤着衣襟之中的竹鼠。

    只见竹鼠直接探出来毛茸茸的脑袋,随后用他的双手接过了花想流手中的糕点就吃了起来。

    “好可爱啊。”

    竹鼠萌萌的吃相引来了季婉儿的好感,只见季婉儿伸手去碰触竹鼠的脑袋,随后轻轻的在竹鼠的脑袋上点了点。

    “可爱吧,来给你。”

    见季婉儿如此的喜欢竹鼠,花想流直接将竹鼠提了起来,随后放到了季婉儿的腿上。

    感受着竹鼠柔软的身躯,季婉儿像个孩子一般高兴的逗弄着竹鼠。

    “那个……表哥你也吃点吧。”

    这时花想流看了看金诺寒和顾倾城以及面前的白御景三人都不说话,气氛着实有些尴尬,于是花想流立马对着面前的白御景说道,随后还拿了一块糕点直接递了过去。

    “谢谢。”

    只见白御景接过了花想流手中的糕点,随后礼貌性的对着花想流笑了笑。

    “诺寒,给你,嗯~”

    花想流又拿出了一块糕点直接伸到了金诺寒的面前,并且用眼神告诉金诺寒该这么做。

    只见金诺寒接过来糕点,随后将糕点递到了一旁一直闷闷不乐的顾倾城面前。

    “倾城~”

    听到金诺寒的声音,顾倾城立马抬起了头来,随后微笑的将金诺寒手中的糕点接了过来。

    “嗯~”

    正当顾倾城伸手去接糕点时,没想到金诺寒却缩回了手,随后直接将糕点送到了顾倾城的嘴边。

    面对嘴边的糕点,顾倾城看了看四周注视的目光,随后一脸羞涩的轻轻咬了一口。

    “甜不甜。”

    看到顾倾城脸颊两边的绯红,金诺寒心都化了,方才的不愉快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

    “甜~”

    得到顾倾城的回答,金诺寒也跟着温柔的笑了起来,随后直接将顾倾城咬过的糕点吃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嘴里的比你的还要甜。”

    “妈呀,不带这么玩的。”

    金诺寒的举动让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一个个跟着羞红了脸。

    “我儿子果然没让我失望,白御景你不是我儿子的对手,你就死心吧。”看到金诺寒和顾倾城之间的互动,瑶池心里乐开了花。

    这会儿所有人都跟着欢腾了起来,只有白御景脸色苍白无比,嘴里的糕点也变得苦涩不已。

    “诺寒,我也要和你吃一块糕点。”

    这时花想流直接拿出了一个糕点,随后起身来到了金诺寒的背后,直接拿糕点怼到了金诺寒的嘴边。

    “糕点留下,你死开。”

    只见金诺寒一口吞了花想流手中的糕点,随后推搡着闹腾的花想流。

    “诺寒你也太无情了吧,一点都不给我留下。”

    “哈哈哈哈。”

    看着花想流委屈巴巴的没有,瑶池晓得前仰后附。

    “嗯~瑶池师妹,要不我们也……”

    “嗯~”

    此时坐在瑶池身旁的潇邪暗搓搓的拿了一块糕点在手中,随后鼓起勇气对身旁的瑶池说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瑶池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最后潇邪尴尬的将糕点直接给吞了。

    看着花想流那边一直闹腾不已,北弦骨也很想加入他们,但是奈何花想流不待见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

    不多时众人开始重新上路了,只不过此刻多了一个白御景跟随着。

    自打金诺寒注意到了白御景来此地的意图便一直围绕在顾倾城身旁,不给白御景和顾倾城任何接触的机会。

    “诺寒,我不想瞒你,这白御景之前跟踪过我,还一直说一些奇怪的话。”

    这时顾倾城还是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他说什么了?”

    “就是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说什么对不起愧对我之类的话,我也没在意,没想到他一直跟着我,诺寒,你相信我,我之前绝对不认识他。”

    为了让金诺寒相信自己,顾倾城立马解释道,生怕金诺寒有什么误会。

    “倾城什么都不要说了,我只要你知道一件事就行。”

    “什么事?”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金诺寒故意卖关子,随后在顾倾城的耳畔轻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