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263章 厉飞羽
    “你我二人在夹缝中生存,真是太难了。”

    朱高卓叹了一口气,背着双手离开。

    都说他们在瀚州是油水最足的衙门,殊不知必须左右逢源,一方面要处理好盐帮与各方势力,另一方面还必须遵照六扇门总部之令行事。

    稍有差池,便是性命难保。

    唐渊被任命为瀚州副总捕,不仅分润了他二人既得利益,更害怕是调查他二人,若真如此,他和年兄就必须小心行事了。

    如今,唐渊目的不明,看似是调查白绍的死因,谁也不知是不是另有其他任务,两人不敢保证,也不敢赌,所以往后时间里都要谨小慎微。

    年明诚站在原地思索片刻,想了想还是差人将唐渊巡视各郡的消息传递给自己心腹,至于剩余几郡他也管不了那般多了。

    唐渊在府衙稍待片刻后,便直接回府。

    随后将阿康带在身边直奔城外,以阿康后天境修为,他终归不太放心,究其原因还是他不信任年、朱二人。

    这两人对他到底什么态度暂时还看不出来,但唐渊知道一点绝不会是欢迎,小心二人绝不会有错。

    “师傅,我们去哪?”阿康问道。

    “吴兴郡!”

    唐渊回了一句,两人风驰电掣离开。

    瀚州共分八郡,虽然他美其名曰巡视各郡,其实真正目的地却是吴兴郡,其他七郡他并不准备去。

    犹记得当日在宁州扶风郡,秦北雄两名徒弟司空昊、阎松就在吴兴郡,其中司空昊任捕头之职,而阎松则是副职。

    此去吴兴郡,他正是为见司空昊而去。

    他初到瀚州,对一切都不熟悉,别说调查私盐一事了,恐怕连年明诚、朱高卓两人都玩不过,所以他要尽快了解瀚州局势,最好能将司空昊引为外援,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数日后,在唐渊赶往吴兴郡途中,侯元青已经到了扬州,望了望巍峨雄伟的扬州城,又看了看身后官道不由冷笑一声。

    途中,他被数人跟踪,只是几名先天后期武者也敢跟踪他,未免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那几人也被他顺手解决了。

    不用想他也大概知道那几人是瀚州府衙派来,他在瀚州没有露出真面目,身份并没有泄露出去,然而却被跟踪了。

    这几人身份呼之欲出,瀚州六扇门府衙中人。

    以他的实力,只要不遇到像唐渊那般变态的先天境,基本可以在先天境横着走,这是他身为金刚寺弟子的底气。

    望着繁华无比的扬州,侯元青也难免心生震撼,不过他还没有忘记此行目的。

    侯元青先在扬州城住了下来,然后写了一封信差人送去天下会金堂,为了不让两人怀疑,他特意在信里画了一个面具图样,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听说了么,天下会金堂出了一位剑道天才,听闻他以后天境修为加入天下会,接连破境,现在已经是先天后期的强者了,而且在剑之一道上极为不俗,前些时日他一剑斩杀数十位先天境初期武者。”

    “此事我听说了,好像那数十位先天境武者是瀚州盐帮,途径扬州与金堂发生了冲突,才使得那人拔剑杀人。”

    “那人叫厉飞羽,金堂新晋剑手,剑道极为不俗,若非他一直不显山不露水,早已名列潜龙榜。”

    “哈哈,此言极是。潜龙榜上使剑的强者极多,不知他与那几位相比如何。”

    “潜龙榜上剑道高手也就那么几位,其他只是用剑但论剑道还差远了,第一当属道门林承安,还有白莲教秦穆清以及唯我剑宗苏败。”

    “哈哈,你还漏了一人。”

    “哦,不知是谁?”

    “那位六扇门捕头唐渊,他的剑道可是被天机子认可的,听说他来瀚州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听到这里,侯元青微微一笑,饶有兴趣找个位子坐了下来。

    说起剑道,他还真不认为林承安能胜过唐渊。

    直到后面,侯元青神色微微一凝,才知道他们谈论那位金堂剑手正是他要寻找的厉飞羽。

    侯元青没有急着离开,好整以暇坐下来听着关于厉飞羽的事迹。

    “这位兄台所言不错,那唐渊数日前抵达瀚州,被任命为瀚州副总捕,在六扇门已经位高权重了。”

    “怎么可能,他才先天境啊,这是开创六扇门先例,以前从未有先天境担任一州副总捕的先例。”

    “此子天赋卓绝,被擢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他此前乃是江湖中人,后投靠朝廷做了朝廷鹰犬,该有的拉拢必不可少。”

    酒楼里倒是渐渐热闹起来,江湖中人嘛,对各种江湖轶闻、强者都极感兴趣,也是吹嘘的资本。

    不必特意去打听,单凭在酒楼里偶尔听到的消息,侯元青基本摸清楚了厉飞羽是什么样的人,倒是那个顾三娘名不见经传。

    听了片刻,没有其他什么值得注意的消息,侯元青便离开,静待对方回应。

    次日。

    侯元青坐在扬州城一家知名酒楼包厢,等待着厉飞羽和顾三娘的到来。

    可惜,一整日不见身影。

    侯元青也不恼,规规矩矩付了钱,背着双手离开。

    第三日。

    侯元青一如昨日,点了一桌酒菜,安静坐在酒楼包厢内。

    二人仍然没有如实赴约。

    ……

    第四日。

    当侯元青坐在酒楼里,望着一身黑衣年轻男子走进来,站起身微微一笑说道:“侯某就知道你一定会来,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厉飞羽看了侯元青一眼,将青铜面具取出示意一下又收了起来。

    侯元青也是如此。

    “阁下就是厉飞羽吧,请坐。”

    侯元青单手一引,笑着道:“在下侯元青,唐兄让侯某到扬州寻你和顾姑娘二人。”

    不过,侯元青没有将斗笠取下的意思。

    “九爷到瀚州了?”

    厉飞羽将铁剑放在身边,问道:“九爷让你寻我们,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九爷?”

    侯元青失笑道:“这恐怕是唐兄以前的称呼了,如今唐兄被任命为瀚州副总捕,现在正在瀚州城,唐兄确实有事让你二人做,为何顾姑娘今日未到,不会不信任侯某吧,唐兄告诉侯某只要将面具交给你二人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