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260章 暗流
    “朱大人过誉了。”

    唐渊微微一笑道。

    年明诚道:“唐大人初到瀚州,先里面请,等会再为唐大人接风洗尘。”

    唐渊想了想,说道:“也好,一切但凭二位大人安排。”

    紧接着,三人走进府衙,而其他捕快都好奇看着这位新任副捕头。

    正堂。

    “唐大人,你住的宅子已经准备好了,等会便差人带你过去。”

    三人落座后,年明诚看向唐渊笑着道。

    唐渊拱手一礼:“多谢年大人,唐某还真愁着没地方住呢。”

    “哈哈,唐大人如今也是六扇门一州副总捕,岂能没有住宅,那岂不是让江湖人笑话。”

    朱高卓朗笑一声。

    唐渊轻笑一声,对两人还没有摸透,不宜多说什么。

    这时,年明诚突然笑着道:“敢问此次苍总捕任命唐大人为副总捕,可有其他任务?”

    朱高卓莫名看了年明诚一眼,没想到他如此直截了当。

    唐渊不假思索道:“苍总捕确实给唐某任务了。”

    “哦,不知是什么任务,若有我二人帮助的地方,不妨直说。”朱高卓轻咦一声说道。

    “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相信二位大人心里也有数,苍总捕命唐某调查白大人被杀一案。”

    唐渊对两人说道。

    顿了顿,唐渊脸色肃然,沉声道:“苍总捕对此事极为重视,得知萧鸿云在瀚州惫懒不堪、一事无成,总捕大人便令本官深入调查此事,一定要严惩凶手,毕竟此事对我六扇门造成极大的影响,让六扇门威信扫地。”

    闻言,朱高卓和年明诚都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唯独对唐渊敢直呼萧鸿云名字时极为诧异。

    须知,萧鸿云虽然为人吊儿郎当,但其元神二境巅峰修为,将来很可能会触摸到至尊境的门槛,因为他还年轻。

    然而,唐渊一介先天境,竟敢直呼萧鸿云名字,连他们都不敢啊。

    两人心里不禁生出惊疑之色。

    “此案如今成了一桩悬案,唐大人要有心理准备,不太好查,要不然我与朱大人也不会一直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年明诚微微摇头说道。

    “不知白大人尸体可完好保存?”唐渊忽然问道。

    “那是自然。”

    年明诚点点头道:“白大人被杀后,我们便将他尸体封存起来,萧大人看过一次,没有任何发现,我们也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既然苍总捕命唐大人调查此案,那明日年某便带唐大人去检查尸体,看唐大人能不能从中看出什么线索。

    今日,唐大人远道赶来,我等先为你接风洗尘,过几日再请各郡捕头到府衙拜见唐大人,也相互认识一下。”

    唐渊倒是没有拒绝,随即点点头说道:“接风洗尘就算了,唐某接连赶路,也疲乏了。”

    “嗯……”

    年明诚沉吟道:“既然如此,那唐大人先休息,为你接风洗尘便过几日再说。”

    接着,年明诚对外唤道:“来人,带唐大人去府邸。”

    “是,年大人。”

    一名捕快躬身道。

    “唐大人,这边请。”

    那名捕快对唐渊躬身道。

    唐渊对朱、年二人点点头,便朝外走去。

    等唐渊离开后,朱高卓说道:“年大人,你猜他有没有说实话?”

    “看不出来。”年明诚沉吟道:“且看他以后到底干什么吧,不过年某不太相信苍总捕让他调查白大人之死,这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也成了悬案。或许,他另有任务。”

    “通过刚才接触,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现象。”

    年明诚忽然眯起眼睛,望着唐渊离开的方向说道。

    “哪里奇怪?”

    朱高卓皱眉道。

    年明诚疑惑道:“我暗中探测此人修为,却好似泥入牛海,神识不见踪影,看不出他到底什么修为。”

    “咦?”

    朱高卓惊疑道:“你这么说,在下好像也有同样的感觉。”

    “而且,他身后那名戴着斗笠的男子更奇怪。”

    年明诚皱着眉头道:“若非此人还有呼吸,年某都以为他是死人了,毫无声息,比唐渊还诡异。”

    “是吗?”

    朱高卓心神都放在唐渊身上,对另外两人倒没什么关注,只以为是他属下,想了想说道:“要不要派人试探一下,或者你我去试探一二。”

    “试探肯定要试探。”

    年明诚阴沉道:“年某要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先天境,还是一个幌子,只是现在还不行,而且不能由我们动手。”

    “嗯,你我确实不能动手,免得惹一身骚。”

    朱高卓思索着点点头,忽然想起来什么,抬头问道:“你当真要让他调查白大人的案子,不如推了,让他自己调查,反正是悬案。”

    “盯着吧。”

    年明诚淡淡道:“还是盯着放心一点。”

    “你还真谨慎。”朱高卓笑了一声。

    年明诚目光突然锐利起来,看向朱高卓沉声道:“希望朱大人牢记,不谨慎的话,你我早死了,还能在瀚州活的这般滋润。”

    “呵呵,年大人言重了,朱某随口一说而已。”

    朱高卓尴尬一笑道。

    而此时,唐渊早已离开六扇门府衙,在捕快带领下走进新的住宅。

    然后将那名捕快遣走,唐渊对侯元青说道:“侯兄,检查一下,我不放心。”

    “好!”

    侯元青人影一闪消失不见。

    唐渊也在住宅里走动起来。

    这处宅子与他在宁州那处宅子倒是很相似,仔细检查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没多久,他与侯元青在主堂会合,问道:“侯兄,你感觉瀚州两位副总捕如何?”

    “太配合了。”

    侯元青笑着道:“他们的问题在于太配合了,若是刁难一番,侯某倒不觉得奇怪。”

    “在后面呢。”

    唐渊道:“这段时间先摸清楚朱、年二人,至于私盐一事暂时不动,一心调查白绍被杀一案。”

    “侯某自当全力相助。”

    侯元青拱手道。

    “不!”

    唐渊摆摆手,说道:“侯兄,唐某有一事托你去做。”

    “唐兄请说。”侯元青拱手道。

    唐渊手掌一翻,一块青铜面具落入手中,对侯元青说道:“你持这块面具去扬州天下会,暗中寻找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