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257章 下风
    “哈哈,按照大师这么说,难道唐某要等大师准备好再动手么,真是可笑。”唐渊不屑一笑,翻手将邪帝舍利收入储物戒里。

    “哼,巧舌如簧。”

    悟德冷哼一声:“难怪修炼魔道功法,施主已然入魔。”

    旁人或许不清楚,但悟德与唐渊正面交手,自然能感觉出唐渊功法的异常。

    那些艺高人胆大的江湖人士远远围观,心里却在震惊与悟德拼个旗鼓相当的高手是谁。

    这可是潜龙榜第四的悟德大师啊。

    唐渊嗤笑一声:“唐某是不是入魔,好像与悟德大师无关,就算修炼魔道功法又如何,难道大师还想将唐某抓回贵寺镇魔狱镇压?”

    “唐施主,小僧今日并非寻麻烦,而是想向施主问几个问题。”

    眼见唐渊实力出乎他意料,悟德也不等唐渊拒绝,就说道:“不知唐施主可有关于炼血堂的消息。”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恍然大悟。

    难怪悟德和悟善两位大师一齐过来,原来是为了炼血堂,江湖谁人不知少林剿灭炼血堂后,一直在寻找炼血堂余孽,只是没有什么结果。

    “不知!”

    唐渊冷笑一声:“当日,悟善大师恐怕就是为了炼血堂,才将唐某义父逼死,难道不该给唐某一个交代吗?”

    “施主义父之死与小僧实在没什么关系,小僧只是与方明怀捕头对了一掌便退去了,唐施主何故来寻小僧,与施主义父动手的乃是谢家弟子,与小僧何干。”

    悟善神色平淡,倒是没有什么慌乱之色,双手合十淡淡说道。

    虽然心惊唐渊实力进步如此之快,但他是少林弟子,自然不会惧怕一个小小的六扇门捕头。

    “哼,大师好说辞。”

    唐渊神色阴沉下来,对悟善杀机四溢,到底是谁杀了义父他不想调查,只要将当时在场之人都杀了,就能为义父报仇。

    哪怕少林弟子对他而言也一样,只是现在却不好动手,此地离少林太近,还有悟德在侧,若是将少林年青一代佼佼者杀了,少林元神境大能来了,虽不惧却依然是件麻烦事。

    “炼血堂乃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我少林为江湖除魔,难道施主要包庇炼血堂妖魔吗?”

    悟德一言就站在道德制高点,将唐渊归为邪魔外道,而且先前唐渊也展露了魔道功法。

    一时间,众人看着唐渊的目光变得戏谑起来。

    当然不是信了悟德的鬼话,唐渊是不是魔道与他们何干,只是想看看唐渊该如何破局,是与少林彻底撕破脸,还是委曲求全将炼血堂消息说出来。

    苏败双手抱胸,一双眸子盯着唐渊,心里却在衡量着唐渊剑道修为与自己的不同之处。

    虽然刚才只是惊鸿一瞥,但不论是剑气和剑意强度都丝毫不弱于他,看来天机谷给此人评价非虚言。

    唐渊沉默片刻,忽然笑道:“不错,唐某就是包庇炼血堂弟子又如何,大师准备怎么做?”

    悟德一怔,他没想到唐渊会这么回答,连迂回都没有,让他一时间下不了台。

    若是普通江湖人士,他早已动手,将其缉拿回寺,哪里会在此地废话。

    可是,此子实力不仅不弱于他,还尤有胜之。

    悟德第一次对潜龙榜客观性产生了怀疑。

    短短时间里,此子实力不可能进步如此之快。

    天机子并非是神,不是什么都能了然如神。

    而且,此子又是六扇门捕头,他擅自缉拿归寺,有可能给寺里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也不知这位少侠是谁,竟敢与少林正面交锋,丝毫不落下风。”当即有人感慨道。

    哪怕是口舌之争。

    议论声四起,对唐渊起了兴趣,甚至有好事之人偷偷去调查唐渊的身份。

    这个江湖秘密很多,但有时候又没有什么秘密。

    一时间,悟德进退两难。

    他一向在寺里修炼,极少行走江湖,对处理这种事情难免会捉襟见肘。

    “师兄,我们回寺将此事禀明方丈吧。”

    悟善也没想到唐渊胆子这么大,直接承认自己包庇邪魔外道,难道就不怕天底下正道人士讨伐么。

    此刻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先回寺。

    悟德想了想,对唐渊说道:“不论今日施主所言是否是诳语,小僧都会将此事如实禀明方丈大师。”

    “随你!”

    唐渊无所谓道:“不过唐某也要提醒二位一句,唐某不会让义父白死。”

    这隐隐的威胁,让一众看官暗呼过瘾,好久没有看到少林吃瘪了。

    悟德深深看了唐渊一眼,转身离开,倒也没有多落魄的感觉,悟善眉头微皱,紧随其后离开。

    呛!

    唐渊将手中长剑一送,精准没入徐庆剑鞘之中。

    这时,徐庆才苦笑道:“唐兄,你不是有剑么,怎么还借用徐某之剑。”

    “哈哈,唐某这柄剑不能用,还望徐兄莫要见怪。”

    唐渊大笑道。

    徐庆耸耸肩,没有真怪罪。

    等两位少林弟子离开后,酒楼二层弟子并没有离开,相反留了下来,只是目光都隐隐落在唐渊身上。

    唐渊也不在乎,对苏败拱手道:“多谢苏兄援手。”

    “一切靠你自己震退悟德,与苏某无关。”

    苏败面容冷淡,对唐渊的感谢不置可否,伸手取过一只筷子。

    唐渊见状,瞬间了然,掌心一摄,一根筷子稳稳握在手中。

    “从你刚才出手,苏某不是你对手,但剑者没有不战而退的道理,便以此筷试一试阁下剑道修为。”

    苏败极为严肃说道

    话落,一根筷子被剑意包裹,本来脆弱不堪的竹筷变得坚硬如铁,唯我剑法运转如意,携着无坚不摧的威力朝唐渊急掠而去。

    看似一折就断的竹筷,此时在苏败手中似乎比世间入品武器更强,其包含的剑意连周围看官都头皮发麻,双目刺痛,不敢直视。

    “这便是唯我剑?”

    唐渊轻笑一声道:“既然苏兄如此看得起在下,那唐某也不好太吝啬。”

    言罢,也不见唐渊什么动作,只是随手挥动竹筷,无意运聚剑气,但举手投足间都是登峰造极的招式。

    看似轻松惬意,却蕴含着惊天地泣鬼神的剑气。

    嗤!

    只听得一道尖锐声,苏败脸色瞬间一白,怔怔望着手中化为齑粉的竹筷,瞳孔猛地一缩。

    而唐渊手中竹筷也从中间折断。

    但即便如此,唐渊还是占了上风。

    “你这是什么剑法,剑气如此厉害,竟比我唯我剑意还强。”苏败喃喃问道。

    唐渊想了想,觉得苏败除了冷了点,人还是不错的,当即笑着道:“先天破体无形剑气,专研剑气,不比剑意差。”

    苏败想了想,也没有听说江湖上有先天破体无形剑气这门剑法,随即朝唐渊微微一躬身,一句话都没说转身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