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98章 可笑
    江府。

    此时,所有人都目露震撼之色。

    皆是望着手持利刃的唐渊,瞳孔微缩,他浑身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死气。

    这一幕,也让众人露出畏惧之色。

    这位副捕头年纪轻轻,境界不高,但似乎战力却极其凶悍的样子。

    特别是说变脸就变脸这一点,谁能不惧。

    饶是见多识广的孙文赋,也不禁心中一凛。

    “这是剑意?”

    孙文赋皱起眉头低语一声,又道:“还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剑意,竟让人对死亡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这一连串凶悍的攻击,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唐渊持剑而立,神色淡漠。

    而这个时候,庞泽如梦方醒,哪怕没有直面唐渊一剑,也是面色微白,心有余悸喝道:“唐渊,你敢杀我!?”

    他犹自不信。

    谁能想到唐渊突然暴起,刹那间就伤了一位半步宗师。

    当然,这也是胜在出其不意。

    青衣老者站在庞泽身旁,小心防备着唐渊,防止他又突然暴起杀人。

    若是少盟主被杀,他们兄弟俩别想好过,盟主还不把他们皮给扒了。

    唐渊脸上呈现不正常灰白之色,死气没有被完全压制下去,正是这副模样,才让众人心中骇然。

    “潜龙榜第五十八位,魔影唐渊。”

    一想到天机谷给唐渊拟定的绰号,众人心里微微一惊,面面相觑道:“此子行的是魔道手段,莫非当真是魔道人物?”

    这般猜测在他们心底扎根,隐隐间也将唐渊当成魔道中人。

    唐渊持剑而立,淡漠看了庞泽一眼,犹如看傻子一般,说道:“我相信庞盟主也不敢当众说出杀六扇门捕头的蠢话。

    少盟主当真霸气,也敢将杀六扇门捕头一事宣之于口。

    他日我扶风郡六扇门旦有一人伤亡,我必将禀报秦总捕,至尊盟不遵朝廷法令,擅杀我六扇门中人。”

    这位秦总捕正是宁州总捕,总责宁州大小事宜,权柄极大,也是一位真正得武道宗师。

    “唐渊,你这是诬陷。”

    庞泽神色猛然一变,喝道。

    这种事情决计不能承认,不然他父亲想要救他,恐怕都要付出极大代价。

    这唐渊着实可恶,处处给他下套。

    刚才他也不过是无心之言,脱口而出。

    此时也不禁后悔起来。

    “阁下暴起伤人,真当我至尊盟好欺负不成?”

    青衣老者走上前,看着唐渊不禁皱眉道。

    没想到此子竟能一招伤了谭兄,实力不容小觑,不愧是潜龙榜天骄,青衣老者心中暗道。

    顿了顿,又皱眉冷然道:“我家少盟主也不过是无心之言,阁下就暴起伤人,欲置少盟主于死地,是否太过了。

    若非谭兄及时救援,少盟主性命危矣,难道唐捕头不准备给个说法吗?”

    呛!

    唐渊归剑入鞘,周身缭绕的死气一扫而空,看向青衣老者淡淡道:“那你准备让我给个什么样的解释?”

    青衣老者也就这么一说,好给少盟主一个交代。

    没料到唐渊如此直接,直接让他哑口无言。

    一时,也说不出究竟要给个什么说法。

    想了一下,青衣老者忽然道:“向我家少盟主道歉,便将此事揭过去。

    还有唐捕头退出江家,此事乃我至尊盟之事,

    与六扇门无关,唐大人何故趟这趟浑水。

    相信曹捕头也不会同意唐大人无端招惹我至尊盟。

    希望唐大人好自为之。”

    庞泽喝道:“不错,你欲杀我在前,也不要怪我不客气。”

    “哈哈……”

    唐渊不禁大笑一声,指着庞泽说道:“他要杀我,我还要给他道歉。

    至尊盟当真霸道,全然不将六扇门放在眼里,真是可笑至极。”

    青衣老者脸一黑,这唐渊张口不离六扇门,真是可恶。

    他又不能反驳,否则便是与六扇门为敌。

    这个后果他承担不起。

    唐渊又讥笑一声道:“况且,今日正是曹捕头让我备上厚礼参加江家主金盆洗手大典,如此阁下还以为曹捕头不会同意吗?”

    闻言,众人心思各异。

    “这个曹元正……当真不当人子。”

    庞泽暗骂一声。

    当面,曹元正客客气气,满口答应绝不会派人参加江志诚金盆洗手大典。

    谁知道,转头就让唐渊这个刺头过来。

    青衣老者脸色也是不好看。

    他在怀疑是不是被曹元正耍了。

    这个时候,长须白眉老者吐出一口气,苍白着脸缓缓站起身。

    “谭兄,怎么样?”

    青衣老者见状,问道。

    长须白眉老者皱眉道:“终于磨灭了那道剑意,着实难缠,竟然能剥夺生机,这到底是什么古怪剑意,真是霸道。”

    青衣老者心神一震,看向唐渊目光满是忌惮。

    剥夺生机!

    这道剑意恐怕能媲美林承安那道纯阳剑意了吧。

    “翁兄不必忧心,此子境界低微,单凭那道剑意翻不了天,他也是胜在出其不意。”

    长须白眉老者虽震惊死亡剑意的恐怖,但正因为直面剑意,对唐渊有更深的了解,因此并不担心。

    青衣老者点了点头。

    “既然江兄得到许可退出至尊盟,少盟主又抓着不放,是否有欠妥当?”

    而这个时候,孙文赋压下心中震惊,走到唐渊身旁,看着庞泽说道。

    “阁下是谁?”

    白眉老者眼睛微微一眯道。

    孙文赋不禁苦笑一声,他这个孙家人存在感太低,都被二哥耀眼的光芒掩盖了。

    “在下孙文赋。”

    孙文赋正色道。

    “孙家孙文赋?”

    白眉老者一蹙眉头,他有些印象。

    孙文赋点点头,笑而不语。

    见状,青衣、白眉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目光中的棘手之感。

    若是其他小势力,他们两人可以不管不顾。

    可对方是孙家人,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庞泽道:“我至尊盟一向与孙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孙家今日又凑什么热闹。”

    看到庞泽,孙文赋脸色唰的一下冷了下来,“是吗?庞少盟主真是贵人多忘事,竟将往事忘得一干二净。”

    闻言,庞泽脸色微变,他知道孙文赋又重提往事。

    只是,这件事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怎么现在,孙家人看到他都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晦气!

    庞泽暗骂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