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反派崛起之路 > 第9章 任务完成
    今天准备将谢昆干掉,本就是既定计划。

    他耐心有限,不愿耽误太长时间。

    本来若是直接将谢昆干掉,他必然成为第一怀疑对象,将直面谢正旋的雷霆怒火。

    他承受不了。

    但新手任务涉及商城系统开启与否,他又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成。

    这种没有惩罚胜似惩罚的任务,才最令唐渊头疼。

    然而……

    林青阳在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一出争风吃醋的戏码,又将谢昆打得半死不活。

    这无疑帮了唐渊一个大忙。

    若在此时将谢昆干掉,不仅能够撇清关系,还能为自己找一个背锅侠。

    简直完美!

    哪怕谢正旋怀疑,也不敢正大光明找他麻烦。

    那名谢府奴仆是个练家子,抱着谢昆也能健步如飞。

    唐渊和厉飞羽跟在后面不远处。

    “九爷,后面有人跟我们一路了,我去杀了他。”厉飞羽朝后瞥了一眼,低声道。

    唐渊神色不变,丝毫不意外,冷然道:“这是又准备上演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他早早察觉身后有人跟踪,一直静观其变。

    “不急,让他跟着……”唐渊神色微冷。

    谢府和红月楼之间,有一条僻静、人迹稀少的老街,那名奴仆抱着谢昆冲了进去,准备抄近路回府。

    “你将身后之人拖住……”

    言罢,唐渊脚步陡然加快,纵身一跃,几息后便站在谢府奴仆身前。

    “九…九爷?”

    那名奴仆止住步伐,看清来人之后大吃一惊。

    唐渊懒得废话,一步一步走到谢府奴仆身前,一掌将那名奴仆击毙。

    谢府奴仆到死都不明白唐渊为何要杀他,他记得好像还是唐渊的‘善意’提醒,才让他醒悟过来,得赶紧将少爷送回府,不然少爷危矣。

    这又是怎么回事?

    谢府奴仆渐渐失去意识,轰然倒地。

    谢昆也滚落在地。

    “咳!”

    谢昆被摔醒了。

    “唐老九?”

    谢昆极为惊诧,眼角余光瞥见府中奴仆满是疑惑的双眸,一动不动躺在地上,心中微微一惊:“唐老九,你想干什么?”

    唐渊蹲下身子,望着谢昆惊恐的脸庞,微微一笑:“我说过,下次再丢,就是小命了。”

    不等谢昆挣扎,迅速将手掌抵在谢昆心脏处,暗劲爆发。

    噗!

    一道轻微爆裂声响起,谢昆双眼暴突,顷刻间失去气息。

    最后看了谢昆一眼,没有破坏现场的意思,唐渊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

    系统:“宿主亲手击杀谢昆,恭喜宿主完成新手任务(一),开始发放奖励。”

    系统播报声响起。

    不过,此时唐渊却没有时间理会。

    ……

    “我认识你。”厉飞羽拔出剑,看着眼前一身劲装的男子说道。

    “呵呵,我只是路过,没必要动剑吧。”劲装男子尴尬一笑,暗骂自己不该太好奇。

    本来他接到的命令是暗中截杀谢昆。

    可当他发现唐渊也在跟踪谢昆时,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截杀谢昆更不可能了。

    此时正应该离开,却因为一时好奇留了下来,将自己陷入险地。

    厉飞羽不答。

    他忽然动了,窜到劲装男子身前,一剑刺出,速度极快。

    “哎哎哎,我对九爷没有恶意,只是一时好奇,这就退去。”那劲装男子吓了一跳,赶紧闪躲。

    劲装男子望着剑刃上寒光闪烁,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厉飞羽冷漠以对,转刺为削,角度刁钻。

    “嗤……”

    一道血花从劲装男子胸口飘出。

    “糟糕,我得赶紧走。”黑衣劲装男子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捂着胸口,鲜血浸染双手。

    一个厉飞羽已经对付不了,等唐九到了,他在劫难逃。

    念及至此,劲装男子不愿与厉飞羽纠缠,转身就准备窜出老街,只要到了繁华街道,他就能逃过一劫。

    厉飞羽没有追。

    当劲装男子转身,身体陡然一僵,脸色开始不自然起来,忍着痛强笑道:“九爷,误会,都是误会。”

    唐渊正站在劲装男子面前,神色淡然看着他,问道:“你是红月楼的人?”

    劲装男子知道瞒不过,无奈点头:“不错,我是红月楼护卫。”

    护卫?说难听点,其实就是打手。

    “你想杀谢昆?”唐渊淡淡道。

    劲装男子连连否认:“没有,没有,误会,都是误会,谢少爷在红月楼受伤,我们有义务将他安全护送回府。”

    话音刚落,劲装男子胸口好似被重锤击中,整个人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喷出一口血。

    “你还有一次机会。”唐渊施施然走到劲装男子面前,低头淡淡道。

    望着唐渊冷漠的双眸,劲装男子吓得肝胆俱裂,忙道:“我接到命令,若是林青阳没能失手杀了谢昆,由我半途截杀。”

    “谁让你截杀谢昆?”唐渊眯着眼睛问道。

    “怜儿姑娘!”劲装男子觉得自己哪怕逃过这一劫,恐怕也逃不过红月楼处罚,想到这里,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怜儿是谁?”

    “红月楼花魁!”

    “怜儿为什么杀谢昆?”

    “不知道!”

    ……

    唐渊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也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答案。

    想想也是,一个打手哪里会知道内情,唐渊摇着头转身离开。

    见状,劲装男子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逃过一劫。

    一直听说唐九心黑手黑,言过其实啊。

    正想着,劲装男子忽然眼前一黑,喉咙处一抹剧痛袭遍全身。

    这时,他才想起身旁好像还有一人,艰难转过头,只看到一个渐行渐远的漆黑身影和一柄滴着血珠的铁剑。

    唐府。

    “这几天密切注意红月楼、谢家和风雷帮动静,绥阳郡城要乱了。”唐渊朝厉飞羽吩咐了一句,便一头扎进房间。

    “是,九爷!”

    厉飞羽应了一声,站在原地沉吟起来。

    “飞羽,你傻站着干嘛呢?”李承武恰巧走过来,好奇道。

    厉飞羽暗自眨了眨眼,眉头一挑道:“九爷让你这几天密切注意郡城内各大势力动向,可能会出乱子。”

    “是么?”李承武狐疑一声:“那我立刻去安排。”

    望着李承武匆匆离去,厉飞羽摇了摇头,暗道:“和九爷之间的实力差距越来越大了,哪里还有时间理会俗物,还是修炼重要。”

    自始至终,李承武都没料到被一个闷葫芦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