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脑太监 > 第638章 对居(三更)
    所以还是要说,自己的运气很好,李澄空暗自感慨着,也警惕着。

    运气是最捉摸不定的,一定要警惕再警惕,不能太依靠运气。

    当然,运气来了也不能挡住,不能矫情。

    梅傲月看一眼李澄空。

    李澄空伸伸手。

    梅傲月哼道:“你算是有点儿本事了。”

    她说着话,轻轻一拍掌。

    “啵!”她这一掌隔着三丈,已经拍上孙凌虚的胸口。

    孙凌虚在空中清醒过来,喷出一道血箭。

    他双眼血红,身体猛的扩大一圈,衣衫骤然变紧,一下勾勒出他的肌肉线条。

    “啊——!”他仰天怒吼。

    吼声如雷,在明月谷内震荡不休。

    谷内弟子们皆皱眉。

    明月谷素来宁静,这吼声却打破了这素来的安静,显得格外聒噪。

    比打雷声更烦人,甚至惊扰修炼。

    梅傲月摇头:“徒劳而已!”

    孙凌虚身体涨大一圈,肌肉虬结,宛如铜铸一般,落地之后已经化为三米高的巨人。

    皮肤已经覆盖了一层银色鳞片,好像鱼鳞甲,流水般的光芒在鳞皮上闪动。

    “大天龙功!”李澄空通过三元神尊的记忆,知道这是施展到极盛状态,是实力巅峰。

    “哼,大天龙功!”梅傲月撇红唇。

    她又轻轻吹一口气。

    “呜……”凄厉的啸声中,无数虚影呈现在空中,已经把孙凌虚围绕其中,看不清身形。

    李澄空眉头一挑。

    梅傲月看向宋玉筝:“玉筝,这便是祷灵术的神妙,元神但有一丝破绽便无法抵挡!”

    李澄空若有所思:“谷主,如果怨气不浓烈,这祷灵术便没什么用了吧?”

    “嗯,怨气不足,则祷灵术无用。”梅傲月淡淡道:“不过到了这般境界高手,手里又怎会少了人命?你不杀人?少杀人了?”

    李澄空摇摇头。

    他大开杀戒的机会不多,但这寥寥数次机会,已经杀了很多人了。

    梅傲月道:“你想试试?”

    她忽然朝李澄空徐徐吐一口气。

    李澄空顿时觉得周围一下变得幽冷,三眼天神已然看到雾气从身边升起,然后一道道影子出现。

    李澄空失笑道:“谷主,这是干什么?”

    他说着话,脑海虚空的大紫阳一照。

    顿时乱七八糟的凄厉啸声响起,这些怨灵被大紫阳一照,顿时涣然消散。

    李澄空微笑。

    “不错。”梅傲月轻颔首。

    李澄空的元神强大,对付这祷灵术有先天的优势,还有奇功护体,怨灵确实奈何不得他。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心正胆壮气足,不惧怨灵,否则,还是会被其所趁。

    “啊——!”怒吼声响起。

    孙凌虚陡然大亮,银光迸射,冲破了层层笼罩的怨灵,露出他魁梧巨大身形。

    三米高的巨人俯视着梅傲月。

    梅傲月不等他说话,又是一口气吹出。

    既然孙凌虚吃这一套,那没必要换别的,用这一招就足够让他焦头烂额,泥足深陷。

    “呜——”狂风呼啸,阴风入骨。

    李澄空扯着宋玉筝再退十几步,低声道:“你得学了这个!”

    “嗯。”宋玉筝用力点头,双眼放光。

    这一招也太厉害了!

    不费吹灰之力,这便是真正的不而吹灰之力,轻轻一吹就足够制敌,优雅而从容,根本不必动手。

    孙凌虚仰天怒吼,猛的冲向外头。

    即使在这个时候也没失去理智,打不过就跑,绝不能再呆下去了!

    “哼,想走?”梅傲月淡淡一笑。

    她下一刻出现在孙凌虚跟前,轻飘飘一掌。

    孙凌虚怒瞪着她,双掌迎上。

    但梅傲月玉掌悠悠,轻盈穿过他双掌之间,击中他胸口。

    孙凌虚后仰着飞向空中,血箭喷出化为漫天的血雾,然后“砰”的结结实实撞进旁边石壁。

    正是一线天峡谷的石壁。

    “李澄空,你把他提回去吧。”梅傲月轻飘飘消失在一线天峡谷里。

    只剩下李澄空与宋玉筝。

    宋玉筝打量着石壁里的孙凌虚:“他没死吧?”

    孙凌虚彻底没了动静。

    李澄空伸手一招。

    孙凌虚顿时飞出石壁,飘落到他跟前。

    此时的孙凌虚已经恢复原本身形,脸色金黄,气息急促,长短不定。

    一看便是受了重伤。

    “死不了。”李澄空摇头。

    他通过三元神尊的记忆知道大天龙功的厉害,还有孙凌虚的厉害。

    只要还剩一口气,孙凌虚就死不了,很快就生龙活虎,这就是大天龙功的厉害。

    那时候还是大天龙功没练成的时候,现在练成了,只会更强,受伤恢复更快。

    “这孙凌虚到底多厉害?”宋玉筝随着他往里走。

    李澄空提着孙凌虚,踏入一线天峡谷:“比我强得多。”

    孙凌虚别看在梅傲月跟前不堪一击似的,是被克制住了,不能表明他的实力孱弱。

    恰恰相反,他的大天龙功确实强绝,可惜没有施展之地,梅傲月偏偏不跟他拼这个,就是用他的怨灵做文章,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这么说,你在师父跟前也是一样的毫无还手之力?”宋玉筝巧笑倩兮。

    没想到纵横无敌的李澄空在师父跟前这么弱,那自己拜的师父岂不是强得没边儿了?

    “差不多吧。”李澄空道。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脱身之力的,只是要付出足够的代价,还是要看当时的应对。

    关键还是要了解梅傲月的奇功,到底都有什么,如何应对,否则,真是防不胜防。

    梅傲月仅露出了一门奇功。

    据说她还有呼风唤雨之术,那又是怎样的呢?有什么威力呢?

    能呼风唤雨,便说明对天地的驾驭能力极高,自己现在能唤来天雷,却没办法呼风唤雨。

    “看来我不能急着离谷。”宋玉筝改变了主意。

    只要忍过一年,便能超过李澄空,这般诱人的前景让她怦然心动。

    她如果超过李澄空,那就能左右三国的局势,能不能让大云一统天下?

    这可是父皇念兹在兹的夙愿。

    “也好。”李澄空笑道。

    两人眼神在空中交汇。

    他隐隐能猜到宋玉筝的心思,她是个有野心的,真要超过自己,大云一定会大动干戈。

    所以自己要保住南境安稳,就得压住宋玉筝,别让她猖狂,就得压过梅傲月。

    这可是艰难之事。

    他提着孙凌虚飘飘而行,很快穿过峡谷,进入明月谷,然后有人过来接住了孙凌虚。

    随后的几天,李澄空看到了孙凌虚。

    孙凌虚正在他对面的斜坡建茅屋,建好一座茅屋给他自己住,与李澄空对面而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