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脑太监 > 第119章 出走
    李澄空迎上她清亮又深邃的眼波:“殿下是感慨身在帝王家不易,身不由己吧?”

    独孤漱溟冷哼一声,知道又要被他讽刺。

    李澄空呵呵一笑。

    独孤漱溟蹙眉瞪他。

    “殿下,试问天下人,谁又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便是皇上,不也是一天到晚要呆在皇宫,无法自由自在的畅游天下?”

    独孤漱溟冷冷道:“他要是想,当然可以。”

    李澄空笑了笑没反驳。

    要想畅游天下,或者抛开皇位,或者不管天下稳定与否。

    她觉得身为公主不自由,岂不知平常人更不自由,不仅婚姻不由己,生死也不由己。

    自己便是最好的一例。

    纵使融合了超算,身怀绝世武功,还不是被逼得狼狈不堪,逼得来到神京成为知机监的太监、委身于公主府,暗中窥伺机会对付七皇子。

    还一直苦心而无功,找不到机会,只能强忍焦躁耐心等候。

    纵使自己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纵不是第一也是前几名了,却还要步步小心,不敢肆意行事,不敢大杀追风神捕,不敢杀七皇子。

    想想是何等的憋屈?

    而她身为公主,再怎么闹腾,至少不必担忧性命之危。

    这已经是无边幸福之事。

    人都是贪心的,不知足,得到的不以为然,得不到的才最珍贵。

    “殿下不如出去躲一躲。”李澄空道:“那位九皇子见不着你便是。”

    “晚了!”独孤漱溟冷冷道:“父皇已经下令诸皇子公主不准离城。”

    李澄空笑了笑。

    独孤漱溟蹙眉:“难道偷偷出城?”

    李澄空道:“皇上会如何罚你?”

    “怕是还会罚我闭门思过。”独孤漱溟道。

    “不会这么轻。”

    “再重的话,罚俸?应该不是,那就想不出来了,反正不至于圈禁了我。”独孤漱溟道。

    又不是造反,也不是骨肉相残,便不至于圈禁。

    罚俸也没什么用处,钱不够用母妃能补贴,公主府人不多,花费不大。

    李澄空道:“那就走吧。”

    独孤漱溟露出笑容,明艳不可方物。

    府里的人绝不敢出这般主意,反而要劝自己别违父皇命令,谨小慎微,唯恐落下罪责。

    唯有李澄空胆大敢胡来。

    她扭头看向萧妙雪萧梅影:“你们两个去准备,注意瞒着苏姑姑,只有我们三人走!”

    “……是!”萧妙雪瞪一眼李澄空。

    这真是个馊主意,公主一定会被重罚的,到时候受罚的可不是他!

    “去吧。”独孤漱溟摆玉手。

    两女只好离开,刚走出几步,一个秀美侍女匆匆踏上湖上回廊,来到小亭前,裣衽行礼:“公主,玉妃娘娘传公主进宫。”

    “嗯,我马上过去。”独孤漱溟颔首。

    侍女退下。

    “我进宫一趟,尽快回来。”

    独孤漱溟刚要走,却被李澄空唤住:“殿下!”

    独孤漱溟看他。

    李澄空道:“这个时候,殿下还是别进宫的好。”

    独孤漱溟蹙眉,若有所思:“你是说,这可能是父皇吩咐的?”

    “就怕你进得宫就出不来了。”李澄空缓缓道。

    独孤漱溟道:“母妃不会如此!”

    李澄空笑了笑:“玉妃娘娘不会如此,可皇上呢?……梅影姑娘,请你去看看来者何人。”

    萧梅影答应,飘飘而去。

    萧妙雪瞪他一眼。

    他还指使起自己姐姐了,拿他自己当什么了?这里可是公主府,自己与姐姐只听公主的吩咐!

    片刻后,萧梅影飘回到小亭:“公主,来的是光明殿的莫公公。”

    独孤漱溟轻哼:“差点儿上当,……你们两个快去准备,我们午夜便走!”

    “是。”两女答应一声便走。

    李澄空道:“殿下,不能等午夜了,现在就走。”

    独孤漱溟眼波一闪,轻颔首:“梅影妙雪,赶紧收拾,一刻钟便出发!”

    萧梅影迟疑:“小姐,现在走的话,恐怕瞒不过苏姑姑,一定会拦着我们的。”

    “这样罢,我与殿下先走,梅影姑娘妙雪姑娘你们随荆统领随后追过来。”

    “这样最好。”独孤漱溟道。

    她受李澄空感染,感觉到紧迫,要争取尽快出城,怕晚了出不去。

    “可是公主……”两女皆迟疑,看看李澄空,一幅不放心模样。

    独孤漱溟道:“我去孝陵给皇祖父上香,你们跟过来便是!”

    “……是。”两女只能答应。

    独孤漱溟看向李澄空:“你要拿什么东西?”

    李澄空道:“拿一个包袱便走吧。”

    他所有家当都放在了洞天,包括换洗的衣裳,五花八门装备之类,拿一个包袱掩人耳目。

    “梅影,给我也收拾一个包袱,马上便走。”

    “是,公主。”萧梅影飘飘而去。

    萧妙雪跺跺脚也跟上去。

    李澄空也飘走。

    独孤漱溟也飘出小亭。

    片刻后,李澄空背着包袱回来,小亭里不见独孤漱溟。

    再片刻,萧梅影与萧妙雪也拿着一个包袱出现,仍不见独孤漱溟。

    恰在此时,先前的秀美侍女匆匆而来,怔了怔:“梅影姐姐,公主呢?”

    “有何事?”

    “玉妃娘娘身边的王西园总管来了,请公主进宫呢,娘娘召见。”

    “嗯,知道了。”萧梅影摆摆玉手。

    秀美侍女退下。

    她刚退出后花园,独孤漱溟飘飘踏着湖水来到小亭。

    她已然换了一幅装扮。

    面如冠玉,修眉挺鼻,变成了一个英俊逼人的青年男子。

    只是一看鬓角与脖颈便看得出破绽,知道女扮男装。

    独孤漱溟道:“我们从后门走。”

    萧梅影道:“公主,这一次是王公公亲自过来,看来真是玉妃娘娘急召呢,说不定有急事。”

    独孤漱溟蹙眉:“妙雪,你去将王西园带进来。”

    “是。”

    片刻后,一脸忠厚相的王西园手执玉拂尘,绛袍飘飘,进到小亭恭谨抱拳:“见过公主殿下。”

    “王西园,母妃唤我何事?”

    “殿下,老臣也不知。”

    “父皇可是在明玉宫里?”

    “是。”

    “……好了,你去吧。”独孤漱溟道:“跟父皇与母妃禀报一声,我去孝陵给皇祖父上香了!”

    王西园顿时迟疑。

    独孤漱溟明眸微眯,语气加重:“嗯——?”

    “……是,老臣遵命。”王西园苦着脸答道。

    独孤漱溟看他离开,忙道:“赶紧走。”

    她飘出几步没见李澄空,又飘回来,瞪向他。

    李澄空道:“殿下,现在跟先前又不同,依我看,还是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