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脑太监 > 第87章 再折
    如果不答应做教主,他们也没办法强留,而现在紫阳教处境不太妙,最需要教主提振人心。

    教主平时无所谓,有没有都一样,但这个时候却很关键,群龙尚且怕无首。

    不管他怀有什么目的,只要留下当教主,就不愁他不尽心尽力。

    李澄空随常如松来到一片树林旁,停在一座大宅院前,打量四周。

    这座院子周围一百米外还有几座院子。

    “我们在那边,教主是这边,隔着近,万一有什么事也方便说话。”

    “嗯,甚好。”

    “吱……”常如松推开红漆院门,伸手肃请李澄空。

    李澄空跨入院内,眼前是一片繁花似锦。

    到处都是鲜花,形成花的海洋,几株鲜花在月光下幽幽绽放,散发着淡雅香气。

    正厅前栽着两株梅花,枝干如铁。

    “这里平时一直有人打扫。”常如松拍拍巴掌。

    两旁的厢房里灯光亮起,一对老夫妇与一个俏丽的少女从厢房里出来。

    “这是新任教主。”常如松介绍。

    “见过教主。”三人行礼。

    李澄空摆摆手:“回去继续睡吧,明天再说。”

    “教主,小老儿带你看看院子吧。”佝偻着腰、颤巍巍的老者笑呵呵的道:“人老了,睡就少,少睡点儿没关系。”

    “也好。”李澄空点头。

    常如松道:“这是老黄,那是老黄的夫人,他们负责看门,那边是他们的女儿,黄月静,老来得女,宝贝得很呐,叫他小静即可。”

    李澄空轻颔首。

    “教主有什么吩咐尽管跟他们说,有什么事也尽可来找我,或者去那边院子,或者去殿里,都行。”

    “好。”

    “那我便告辞。”常如松抱拳离开。

    李澄空目送他离开院子,回过身来打量一眼三人。

    老黄佝偻着身子颤颤巍巍,黄夫人却年轻得多,身形利落如四十许,黄月静很精神,相貌秀美。

    “教主,我带你在院子里转转吧。”黄月静笑吟吟的打量着李澄空,眼光大胆。

    更多的是好奇。

    虽然一直不让传,但岛上的人都知道教主已仙逝,教主之位一直空悬,现在终于出现了新的教主。

    没想到如此年轻。

    历代教主往往都是四十多岁,没这么年轻的。

    李澄空随着她转一圈,三进院子加上一个后花园,布置得雅致,堪与明玉宫相提并论。

    他越发好奇。

    看紫阳殿门上的花纹,再看这教主居处的布置,处处都透着一股皇家气势,难道哪一代教主还是皇子不成?

    还是纯粹的羡慕皇家风范,模仿而已?

    甚至是哪一位教主心怀大志,想要推翻当朝,自己做皇帝?

    转过一圈,回到寝室歇息。

    在这岛上不再担心追风神捕,他身心皆彻底放松,也不再急着练功。

    脱去衣衫,站在镜子前打量。

    看着只有指甲盖长的小弟弟,甚至不如初生男婴的小弟弟长,他脸上的笑容绽放得越来越大,忍不住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小弟弟虽小,但随着大紫阳神功精进,会越来越大,最终成为真正的雄壮男儿。

    再也不是太监!

    他痛快的大笑一番,躺回榻上,心弦一松,很快睡过去。

    黄月静一家三口听得他大笑,还以为是他因成为教主而狂喜。

    第二天清晨,他神清气爽起床。

    刚推开窗户放清新空气进来,黄月静便端着木盆敲门。

    李澄空洗过脸吃过饭,直接去紫阳殿,继续修炼大紫阳神功。

    大紫阳神功一共九层,他仅仅练成第一层而已。

    他打算在这岛上埋头苦练,一口气练到九层,说不定能踏入《天经心录》上所提的境界,彻底恢复自己男儿雄风。

    到时候,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得?!

    七皇子?说灭就灭?青莲圣教?说灭就灭!

    在紫阳殿里修炼大紫阳神功,事半功倍。

    五层之后,紫阳殿的辅助之能减弱,六层之后,不需要紫阳殿的辅助。

    黄月静对李澄空很好奇,但能断定这位新任教主是个武痴,练武入狂。

    自从第一次在宅子里见面,十天时间他都足不出紫阳殿,饭盒送到殿门口。

    这十天时间,李澄空一口气提升到三层大紫阳神功。

    六十倍的速度加上昆仑玉壶诀提供源源不绝的精神,进境极骇人。

    这天清晨,李澄空正在殿内苦修。

    他彻底沉迷于大紫阳神功,即将达到第四层。

    外面忽然传来有节奏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李澄空皱眉,起身拍一掌门旁,严丝合缝、缕光不透的大门“砰”出现一道缝隙。

    他拉开殿门跨出门槛。

    常如松正在殿外等候,抱拳道:“教主,出事了,请去掌焰殿议事吧。”

    李澄空即将突破到第四层,不想分心:“有什么事你们长老堂商量着来就行。”

    “教主,此事重大,教主你也有议事之权,与我们长老同权。”

    “我现在正忙着,再说吧。”

    “教主,还是听听吧!”

    “唉……,好好,走走走。”李澄空看他坚持,只能答应。

    缩地成寸诀一动,他闪了两下,没等常如松说话已经到了掌焰殿。

    一进殿内便发现殿内空气仿佛凝固了。

    掌焰长老史忠和与掌律长老张银山一动不动坐着,好像两座雕像。

    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其余七个长老也是一模一样,眉头紧锁。

    “教主。”他们纷纷起身抱拳。

    李澄空抱抱拳,当仁不让的坐到主座上,平静的道:“几位长老,到底何事?”

    “唉……”史忠和摇头道:“坏消息,教主,有四个冬部的弟子被捉。”

    “嗯——?”

    “两个齐云公主身边的,两个是九皇子身边的。”

    “四个……”李澄空皱眉道:“难道又有叛徒?……不可能吧?”

    这么容易出叛徒,恐怕紫阳教早就灭了,即使势衰,也不可能如此。

    “应该是出叛徒了。”史忠和缓缓道。

    张银山的脸色阴沉如铁:“凡叛教者,杀无赦!……我会派出秋部弟子前去执刑!”

    李澄空若有所思。

    常如松道:“老张,要执刑也要先弄清楚哪个是叛徒,现在两眼一抹黑,当务之急不是杀人,而是查清楚到底哪个背叛了。”

    “怎么查?”张银山冷冷道:“短时间内怎么能查得出?”

    “不查出来怎么杀?”

    “……”张银山瞪常如松一眼,闭上嘴。

    史忠和看李澄空一直若有所思,温声道:“教主有什么想法,不妨说说。”

    李澄空摆手:“我现在什么也不懂,说也是瞎说胡说,还是算了。”

    史忠和笑道:“教主一直是局外人,说不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提供新的观点。”

    “正是正是……”众长老皆点头。

    李澄空知道他们是趁机称量一下自己。

    也知道他们心底是不屑的,觉得自己武功天赋高,但年纪轻轻,对世情洞察不够,稚嫩得很。

    他无意改变他们的想法。

    当务之急是好好练大紫阳神功,至于紫阳教折损四个弟子,他这个傀儡教主想关心也关心不着。

    他们也不会听自己的,说了也是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