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一九八一年 > 第五百二十七章:秦淑洁服了
    正文

    俩人舌战正酣时,黄道舟夫妻俩来了。

    黄瀚当着秦淑洁的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爸爸妈妈说清楚了。

    黄道舟问道“你怎么就能肯定我们中国代表队能够得第四名呢?我们国家好像没有参加过奥运会呀!”

    “我认为我算准了,分析透了,爸爸,你别不放心,支持我赌这一把吧!

    要是输了我会明白我的计算是错误的,以后再也不干这种傻事。不就是价值十万多人民币么,我们家输得起!”

    黄道舟、张芳芬其实有些溺爱黄瀚。

    别说黄瀚现在被一致公认为天才,就是以前那个经常被女生打哭跑回家的窝囊废,他俩也是疼爱有加。

    最贫穷的时候,一家子都吃杂粮饭,张芳芬回回给他弄一碗米饭就可见一斑。

    那时每天一碗白米饭的价值跟黄瀚家的经济条件相比,恐怕还不止今天的十万块钱对比于黄瀚家的总资产。

    见儿子一脸急切,张芳芬开口了,“道舟,黄瀚想压中国代表队第四名就由得他吧!这东西我们根本不懂。”

    什么?秦淑洁怀疑自己听错了,儿子胡闹,做妈妈的怎么能这样啊!

    黄道舟道“行!我同意,黄瀚说得对,不就是十万块人民币么,我们家输得起!就压中国代表队第四。”

    卖糕的!秦淑洁服了,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啊!

    黄瀚得意道“阿姨!这回你该答应了吧?”

    秦淑洁也是个言出如山的人,她没想到黄瀚的父母会肯儿子拿四万美金博彩,而且看上去这夫妻俩根本不懂体育彩票是个什么东西。

    “我还能说什么?但是……”

    “别但是了,肯定能够赢好几十万美元,以后蓉儿再也用不着为学费发愁了。”

    “蓉儿?”

    黄瀚赶紧解释道“我们这些处得好的同学都喊沈晓蓉蓉儿。”

    沈晓蓉已经羞红了脸,用嗔怪的眼神瞟了黄瀚一眼。

    “我帮助你下注仅仅是举手之劳,赢了用不着你分钱给我们,输了别怨我就行了。”

    “押奖牌总数第四名不会输的,税后的获利我和蓉儿和你各按七成、两成、一成比例分红。”

    沈晓蓉道“我不要你的钱!”

    “哈哈!我这是空头支票,你们不都认为我不可能赢么!”

    秦淑洁笑了,道“也是,如果赌博能十拿九稳,人人都不务正业了。”

    “那我们就根据谈好的条件签个君子协定好不好?”

    “随你吧!”

    这确实是个君子协定,是否执行完全看人品,万一秦淑洁赢了钱一分钱也不给黄瀚,也没法凭这东西跑去美国跟她打官司。

    但是黄瀚不在意损失四万美金,用四万美金试探出秦家不过如此,能够避免以后吃更大的亏。

    如果秦淑洁是个人品不错的,认为举手之劳而已不应该分一半钱,黄瀚就可以用已经签约了的理由拒绝她的客套。

    能帮沈晓蓉完成学业是黄瀚所愿也。

    况且有这一次拉上秦淑洁、沈晓蓉弄几十万美金的交情,以后弄合资单位就容易多了。

    不劳而获的机会还有,两年后的世界杯也可以大赌一把,这也是黄瀚能够记得的为数不多的赛事,因为上帝之手太出名了,想忘也忘不了。

    到时候把所有能够弄到的美金委托秦淑洁押阿根廷队夺冠,怎么着也能够赚几倍甚至于更多。

    只不过阿根廷队原本就有夺冠的实力,赔率未必太高,管他呢,到时候就清楚了,哪怕一陪二也是暴利啊!

    博彩这东西下注越早不确定性越大,赔率相对也高不少,足球的精彩之处就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好冠军是谁。

    球王贝利是内行,他看好某个球队,预言人家能夺冠,往往人家都如同被诅咒了,肯定连四强都难进。

    因此博彩的赔率一直是与时俱进的,开打之前预测冠军,因为不确定性最多因此赔率最高。

    但此时约等于是盲投,下注的人不会押太多钱,属于拿点小钱预热碰碰运气。

    比如说某个球队顺利进了十六强,赌他夺冠的赔率立马下降一半以上,进入八强、四强后赔率更低,进入半决赛、决赛低得小于一赔一,那时又可以赌比分、赌净胜球,这种赔率又会高了许多。

    黄瀚还有一个有关于世界杯的记忆也是刻骨铭心,那是中国队出线了,举国欢腾,人人都充满期待。

    估摸着押中国队进入十六强的不在少数,甚至于有人敢押中国队进入八强。

    反正那时黄瀚看电视节目就看到过不少所谓的内行分析得头头是道。

    一个个扬言中国队将要率先实现世界杯进球零的突破,实现赢一场比赛的突破云云,事实证明他们都是傻的。

    如果押中国队拿了一堆零灰溜溜回国,这赔率恐怕会很高吧?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道德呢?

    “你在想什么呢?”沈晓蓉见黄瀚不知声了,问道。

    “呵呵,我又思考了一遍,更加肯定我们这一次肯定能赢一大笔美金。”

    “我小姨已经答应了,只要中国队真的能够取得第四名,你就能赢。”

    “谢谢你和你小姨,一个多月后你们就会知道,你们今天的决定英明、伟大、正确!”

    秦淑洁听得起了鸡皮疙瘩,道“你用不着拍马屁,我答应是因为你父母出面的缘故,心里是不情愿的。”

    “呵呵,一回事,情愿不情愿只要押对了,不影响赔率。”

    “噗呲!”沈晓蓉忍不住笑出了声。

    秦淑洁白了黄瀚一眼没说什么。

    见秦淑洁答应了,黄瀚一身轻松,他指着茶几上放着的照相机道

    “阿姨!你在美国要买莱卡相机应该很容易吧!”

    “跟在国内买件衣服差不多。你是不是想买呀。”

    “我还有些零碎美金,大部分是五块、两块面额的,应该有几百块,不知道够不够。”

    “我这部才用了不到一年,感觉蛮好的,当时花了四百五十多美金。”

    “那我给你五百块美金,你把它让给我吧!这个牌子在国内不好搞!”

    “好吧!”秦淑洁毕竟在美国生活了六七年,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答应了。

    来三水县这两天都是黄瀚招待的,秦淑洁想给钱都做不到,因为“事竟成宾馆、饭店”根本不肯收她的费用。

    她不但答应把相机留下,还把十几个柯达胶卷送给了黄瀚。

    这时应该是柯达最风光的时代,销售额达到百亿美金,谁能想到这样的巨无霸也会轰然倒闭?

    所谓的品牌价值呢?柯达、摩托罗拉、洛基亚、索尼等等红极一时的品牌告诉我们,别迷信,没有谁能够横行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