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八章 帝兵与天仙
    正文

    新历元年,十月十一日正午。

    北岭之地,天色正明。

    十月对于南方而言,或许还算是夏季末尾,但对于北方来说,却已经算是秋冬之季,应当变得寒冷起来。

    可自昨日开始,这青林州北岭之地,就见不到哪怕是半点阴云,大日天光照耀之下,整个城市内外都热烘烘,暖洋洋,宛如重归夏季。

    倘若是以天视角,俯视世间,便能够看见,以北岭的某地为中心,方圆数百里内皆无半点云气,一股无形气场,形成了一个半径数百里的庞然巨罩。

    不过,这罩内溢散的,却并非是灼灼焦热,而是一种极其温和的生命活力勃发。

    但凡心中稍有恶念之人,被这活力照耀,就会感觉难受非常平日和邻里交往贪占小便宜,对他人造成损害者,更是会感觉呼吸都异常焦热。

    而倘若在过去,有主动欺凌他人,以力压迫逞凶之经历者,在这无形气场中,更是会感觉肺腑燃火,无形躁郁燥热蔓延,宛如在三伏天跑了几十公里那般难受。

    虽然说,整个北岭城中并无多少这般恶劣之辈,倘若真有,如果愿意真心改正,却也并非是毫无转机凭借这等异象,不少家门借此惩戒家中的不屑子弟,令其承认自己过去心中的恶念,然后立誓改正。

    “是烛昼!”

    对于这异常,但却算不上灾的异象,有在太守府工作的新国官员如此神秘且激动地对熟人讲解:“神鸟烛昼,可辨人心善恶,镇厄伏邪其炎灼灼,以业为薪!”

    “那些人会感觉难受,正是因为他们做下了就连自己都觉得亏心的事情,大家无需同情!”

    “果然!”

    闻言,众人纷纷惊呼:“既然如此!”

    “奇哉怪哉,烛昼这等正道神鸟,为何老夫过去居然从未听过烛昼大名”

    “听说,是来自西大洲,昆仑山的神鸟,我们中大洲的人不知道很正常吧。”

    总之,一夜之间,自西山昆仑而来的神鸟烛昼之名,便开始于世间传播。

    而整个北岭城内的风气,也为之焕然一新。

    点明错误,改正错误。

    这正是某种革新。

    不过,和绝大部分人想象的并不一样。

    这神异的一切,并非来自于烛昼本体。

    而是源自于一柄神刀。

    一柄正在被人携带,进入北岭山中的神刀。

    青林州,临漠府,北岭城。

    城外,大北岭山地。

    北岭城依山而立,建于河边,浑浊的白岩河自山岭深处奔流而出,如同一条笔直的通道,联通北岭城与山脉中的诸多矿场。

    无数行船沿着河道来回行驶,吞吐着数额庞大的原材料。

    此时,神兵之力浸染天地,令原本应当萧瑟冰寒,起风凝霜的北岭周边变得宛如盛夏再临,辽阔的山岭间焕发出大片大片青绿之色。

    单单是这等异象,就足以证明灭度之刃乃是货真价实的神兵。

    “如此有灵神刀,在下当真是从未见过!”

    苏昼与王海天沿着白岩河看似不急不缓地朝着大北岭山脉中走去,但一位天阶强者与一位陆地真人的行动岂能以常理计算

    短短几个呼吸,身后的城市之影便不见踪影,两人深入山中数里。

    此时,刀身漆黑的灭度之刃少见安分地佩戴在苏昼腰间,只是偶尔铿锵一声,似乎想要与自己的主人交流,而苏昼此时也会稍稍抚摸刀身,安抚对方,让知道自己可以得到强化,有些激动的神刀安分点。

    见到这一幕,王海天不禁微微赞叹。

    他的确不是刻意奉承,而是真心实意:“如若说是仙丹秘药,神功典籍,我北岭城的确不够格,可倘若说铸兵制械,却可自夸一声此世一流。”

    “北岭辖区内,有三位天阶大匠常驻,自追随圣皇陛下以来,铸就了不下十几把真人神兵,如若不是没有机缘相助,以三位大匠的功力,哪怕是铸就具备神魔之力的道兵也未尝不可!”

    “但即便如此,至少以我这么些年的经历来看,却从未见过有任何一柄真人神兵,可以如烛昼前辈您这柄神刀这般有灵!”

    这是自然,我带着它拯救世界好几次呢。

    对于王海天的感慨,苏昼心中非常平静。

    要知道,灭度之刃在神木世界和轮回世界,可是作为拯救世界的象征被赞颂了几百年,论起名气比他本人都要大得多。

    这点从神木世界的博物馆里都会给小朋友分发充气玩具版的灭度之刃就可知晓,基本已经成为了文明的象征之一。

    昨日,苏昼从王海天的介绍中,大致知晓了如今天元凡界的众多基础信息。

    而其中,便有这天元凡界神魔纪近百万年历史的梗概。

    自太古太初辟始凤凰创世以来,天下便分为七海五洲,对应太初凤凰的七道五德。

    每一大洲,都纵横数十万里,有万族繁衍,而神魔自众生而出,缔造最初文明,创造文字历法,是为神魔历之初。

    只是,神魔历法太过漫长,又有太多历史在三千年战国期间遗失,除却永生不朽的神魔外,无人能记住所有。

    所以,哪怕是新国最详细的典籍,也只是大致知晓,在四十五万年前,五大洲中的南大洲和东大洲都接连遭遇大不祥,以至于整个大洲陆沉。

    中大洲因此地形大易,而原本还算是适宜生存的西北两大洲一个群山隆起,化作了号称百万里大山的无尽山脉,一个变成了苦寒无比的极寒霜冻之地。

    神魔也因此遭受重创,自此之后便极少亲身履足凡界。

    唯有中大洲,虽然地形骤变,但大致保持原貌,万族繁衍,诸国互相征伐,无有休止。

    而三千年前,有双星坠日,激荡天地,无数妖邪现世,诱发中大洲的三千年战国时代,直至如今,新国首次一统天下,终结乱世。

    所以,苏昼很清楚。

    这天元凡界,虽然单单是这中大洲便有十几个地球甚至更庞大的表面积,人口众多,有千亿之众,甚至比这数字更高。

    但是,这个世界整个神魔纪近百万年来却从未统一过,自然不会有任何武器具备灭度之刃这等条件,可以凝聚一界民心敬仰崇拜,无数崇高愿力加身。

    即便如此,王海天的话,还是令苏昼颇为在意。

    “道兵!”

    想到此处,青年微微颔首,眸光悠长。

    此界天元凡世虽然因为特殊原因,几乎无人可以超越真人之境,成为全新的神魔,可近百万年的漫长历史积累,仍有一部分英雄豪杰可以打破这一枷锁。

    他们或是能够逆伐神魔,战胜神魔化身;或是得赐仙籍,成为新的神魔;亦或是持有足以匹敌神魔之力的道兵,无敌一世,纵横千年。

    凡铁,精武,玄器,神兵。

    人阶,地阶,天阶,以及陆地真人。

    再向上,便是神魔之器,蕴道之兵!

    神兵固然稀有,但也算不得太过罕见,至少因为武器的性质,注定它的数量比在世的陆地真人要多。

    许多大家族,大势力都有数把神兵镇压底蕴。

    但现在,唯一可以确定存在,具备神魔之力的道兵,却只有那昔日正阳国的镇国之器,青霄正阳尺,以及不知是真是假,被新国圣皇持有的承天五德印。

    承天五德印目前无法确定,暂且不谈,但那青霄正阳尺却是极其有名,乃是数十万年前,远古一位豪杰承仙神接引,登临仙天神位时所留,内蕴无垠青霄神威,浩荡正阳之力。

    有传闻,这位古之豪杰,便是如今的紫薇星君但这也仅仅是传说。

    正阳国自未知之地发掘出此道兵后,便以此立国,如若不是新国五德宗出现,当可一统天下。

    而昔日五德正阳之战,那正阳魁首南正楷正是因为持有这青霄正阳尺,才从圣皇手中逃得一命。

    即便如此,也元神大损,这几年来都未曾听过消息。

    虽然说,传说中,还有属于天帝魔主的无上神武,号称帝兵的至高道兵存在。

    可对于王海天和天元界众生而言,到了这一层次,就显得颇为虚无缥缈,不知真假了。

    不过苏昼不同。

    在地球时,他可能的确见过属于这一阶的帝兵。

    “无论是落日弓,还是赤霄剑,亦或是我从未见过的赶山鞭,都至少是道兵中最强大的那一类。”

    “而落日弓,应该就是帝兵!”

    这并非是胡乱猜测。

    至少直到现在,苏昼还从未见过落日弓那样,需要使用一个秘境来封印的神武。

    作为战绩中,有着创主天尊一级金乌之祖的仙神之兵,说它不是帝兵恐怕都没人信。

    而未曾展现全力的赤霄剑一道剑气,便可轻易击杀全盛时期的地仙九尾天魔,这让它下限也变得极高,就是不知道上限如何。

    至于赶山鞭苏昼不太清楚,那似乎是某种民用神器,应该不能用通俗的神兵分类之法分类。

    “总之,无论是落日弓还是赤霄剑,这等神威,放在道兵中,也绝对堪称强大。”

    如此想到,苏昼不禁微微点头,心生感慨:“就是不知,我的灭度之刃何时能抵达这一地步啊。”

    “我执掌这北岭城,其实已久,昔年我就是正阳国北岭矿场中的矿奴,若不是圣皇拯救,未来必然黯淡无光。”

    感应到苏昼的兴致已起,王海天同样觉得高兴,他说起自身来历坦坦荡荡,丝毫不以为意。

    这位太守指着前方的山岭,颇为自豪地对苏昼道:“而自我执掌北岭大区以来,此地铸就的大小神兵便有十七柄,其中十一柄,都出自三位大匠之手。”

    “您瞧,他们都来了。”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已至北岭山区深处。

    苏昼遥遥看去,便能看见一道混杂有金土火三系的浓郁灵光自山岭间冲天而起,支地撑天,其溢散之气凝聚为氤氲灵雾,空气中更是有着浓厚地火硫磺之味。

    此刻,周边山岭的温度已经变得灼热,令灭度之刃的异象变得微不可查。

    白山山脉中的确不乏火山,哪怕是北岭支脉,地火脉动也比其他地方更加频繁,这里显然是挖掘矿脉时意外发掘出了地底的地火,便以此为基,建设了一处冶炼铸造基地。

    而现在,便有三位身着匠师服的天阶强者,携带十几位弟子而来。

    “拜见烛昼真人!”

    三位大匠为二男一女,男性一老一壮,女性则为老妇。

    但同样的,却是他们的身材北岭城太守王海天因为儿时的矿奴生涯以及天赋,身材壮硕,肌肉强健,哪怕是穿着官袍也像是熊一般壮实,可这三位大匠论起身材,却是比王太守更胜一筹,浑身筋骨简直就像是铜浇铁铸一般,具备可怖的力量感,一双手臂肌肉隆起,如同小山。

    对于苏昼,三位大匠都心怀感激,他们虽然常年都在北岭山区中收集珍稀矿产,为新国铸造玄器神兵,但他们的家人弟子却都大多生活在北岭城。

    “还请真人赐神刀一观!”

    率先发话的,是名为楚戊老年男性大匠,他无发白须,双目如铜铃,实力为天阶巅峰。

    而白发老妇大匠自称为吴氏,壮年男性大匠自称牧武,两人皆有天阶实力。

    锻造之法,和实力无关,昔日神木世界一群后天匠师,也能锻造出在先天武器中也称得上是强大的灭度之刃。

    而苏昼也能从这三位大匠身上感受到无比浓厚的兵戈烙印,那是只有亲自锻造出了无数精良武器,乃至于神兵神武才能有的气息。

    确实不俗。

    故而他便解刀递出。

    苏昼予兵,而早就得到王海天通告,准备万全的三位大匠却没有轻易接过,他们谨慎无比,让跟随而来的诸位弟子请出了一块足有五尺寛八尺长,仍然散发着雄浑热浪的地炎玄铁台,然后才将灭度之刃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其上,确定没有力量溢散后,再上前仔细观察。

    “铿锵!”被递出之时,灭度之刃发出了颇为可怜,仿佛被遗弃小狗一般的声音。

    苏昼则是摸了摸刀脊,笑着安慰道:“乖,小心点收敛力量,不要伤到人家。”

    “如此浓厚灵性!”

    看见灭度之刃与苏昼的互动,楚匠目光一亮,然后便遥遥伸手,隔空以灵探寻。

    他天人铸兵门独有的神兵九锻之力,能解构世间一切兵戈结构,分辨灵光之玄,老者自然能感应出,灭度之刃的内部材质已经接近绝对均质,在不提升材料等级的情况下已经接近升无可升。

    而刀灵更是活跃如真人,其魂浑浑,虽然灵智未全开,但却如同大海般浩荡。

    “此刀居然是真人巅峰,距离道兵,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吴匠虽为女子,但气势却不逊于其他二位大匠,她以庚金辨气术一探,便面露讶色,然后惊诧地看向一旁面露微笑的苏昼:“神兵类主,这么说来,烛昼真人您”

    “确实。”

    壮年男子牧匠辈分最低,有些寡言少语,不过他的双目中却有神光转动五德宗巧金门特有的太白观兵目令他可以看出世间九成九以上的神兵有缺之处。

    可这一次,他却一无所获,不禁啧啧称奇:“神兵近乎圆满,只是因为初锻时材质不佳,故而强度不甚可观但即便如此,神意却完满无比,苍茫浩大,隐约有庇护世间苍生,镇压一切妖邪之誓!”

    “这,这就是机缘啊!”

    话毕,他也转头看向苏昼,牧匠神情有些激动:“烛昼真人,这是您的自修行之初时就一直持有的随身神兵吗”

    “自然。”

    仔细想想,苏昼察觉,灭度之刃的确是从觉醒阶开始一直伴随自己的武器其实世界树长枪和它的前身木蜈蚣长枪也是,但是对付那些体型庞大的怪物,有锋刃的劈砍,总是比长枪突刺来的有效。

    所以他便点头称是,而这反而便引动三位大匠齐齐面露肃容,然后极其诚心诚意地对着苏昼鞠躬致敬。

    “此刀之灵太过生机勃勃,不适合作为征伐杀戮之器的灵。”

    为首的楚匠如此说道,但他却笑了起来:“但这,却反而证明作为刀主的您心思澄清,虽然执掌神兵,但却并没有因为心怀利刃而杀心自起。”

    “是的。”吴匠也点头附议:“老朽能看得出来,对您而言,刀是手段,是为了天下太平而出,而不仅仅只是为了斩灭强敌。”

    而牧匠做了最后的点评:“简直,和圣皇陛下如出一辙。”

    “哦”

    听见此言,苏昼不禁微微挑眉,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被拿来和其他人比,更何况他也知道,对于这些新国臣民来说,和圣皇陛下一样算是此世一等一的赞誉了。

    “总之,此地还是太过简陋,真人,我等回北岭铸兵池详细考究一番,看看如何才能完美地提升您神兵的品质。”

    三位大匠皆为雷厉风行之辈,在展现出对苏昼更胜于之前的尊敬后,便带着诸位弟子一同起身,前往不远处,深入地底,释放一股地火硫磺气息的的北岭铸兵池而去。

    “这又是为何”

    感应到对方的态度从感激变成了尊敬。

    不知为何,自己威望忽然提升的苏昼,其实颇为纳闷。

    他转过头看向王海天。

    “别惊讶,烛昼前辈,楚戊前辈和吴氏前辈都是活了近三百年的老天阶,他们经历过战国乱世,知晓太平的可贵。而牧武大匠和我一样,乃是立誓追随圣皇之人。”

    对此,王太守却半点也不惊讶,他先对苏昼微微致礼,语气带着一丝叹息:“神魔视此世苍生如草,诸国王室和各路强者皆为龙蛇草莽,彼此争战不休,只是为了心中**,无人电脑端:

    “像是正阳国那样对民众极尽苛刻盘剥之能,实际上却还算是好的,之前有的是王族为了寻欢取乐,亦或是一己之私,肆意虐杀发泄暴虐,乃至于以人为祭,活祀神魔。”

    “是,战国三千年,英雄并起,对于修行者而言,是可以争夺天下霸主的良机,可是对于百姓而言,不过一场又一场的劫难”x

    话至此处,王海天的目光深沉,他面色肃然地看向不远处山岭中的矿场,沉默了一会后,他才继续道:“中洲百万年,才出陛下这么一位心系苍生百姓,愿为万民而战的圣皇所以我们会追随他,直至真灵覆灭,轮回不在。”

    “但这不是最基本的吗”

    听到此处,苏昼并没有感觉困惑得到解决,反而更加不明所以:“我是说,难道百万年来,就没有哪怕是一位为弱小而战之人”

    “或许有,但如今已经身名俱灭。”

    轻声回答道,王海天转过头看向苏昼,反而笑了起来:“这就是天元界。”

    “也是为何我们会对您如此尊敬的原因,烛昼前辈。”

    正是因为稀少,所以才尊敬。

    一时之间,苏昼无言以对。

    他抬起头,仰视天空,高穹之上,星辰列布,苍茫无垠。

    随后,他又俯视大地,地脉遍布,层层叠叠,无穷无尽。

    “雅拉,这个世界,真的是完美的世界吗”

    闭上眼,青年有些困惑地对轮回空间中的赤色蛇灵询问,苏昼的语气带着一丝难解的困惑:“这种让人犯恶心的世界,真的是完美的原初世界”

    “白映雪那边给我的感觉,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完美是结果,不是过程或者说,为了结果,可以忽略一些过程。”

    盘踞于智慧树上,雅拉轻轻地回答:“不要忘记寂主对你的告诫,苏昼你又如何能知晓,在最后,这个世界不会得到一个幸福的结果呢”

    “但我觉得这样不对。”

    睁开眼,苏昼迈步前行,他和王海天一同跟着三位大匠朝着不远处的铸兵池而去。

    青年低声自语:“总是如此。”

    “那就变得更强。”

    蛇灵轻笑着道:“觉得不对,就去让错的家伙改正。”

    “确实如此。”

    苏昼眸光闪动,他沉声道:“如若我突破不朽天仙,那么此世许多问题,当可迎刃而解。”

    自青丘星突破地仙,又在轮回世界更替本命神通,升华天魂业位为万世革新之力以来,苏昼在成为天仙的步伐上就一路高歌猛进。

    直至如今,在经过传道塔的试炼,以及接受烛龙法身传承以来,他已经补全了自己底蕴不足进阶速度太快的缺陷,站在了地仙巅峰之境。

    距离不朽,不过是一步之遥。

    不朽。

    天仙。

    至高的境界。

    哪怕是天尊,大天尊,本质上,都是天仙的一员,只是天仙之间的差距过于庞大,以至于必须要分割层次而已。

    祂的标准,便是哪怕天地崩坏,世界毁灭,依然可以独立六道,旁观轮回,不朽长存。

    倘若以雅拉的龙蛇之道进阶天仙,其实对于苏昼而言轻而易举只要他完成烛昼宇宙战形态30版本的完全体,那么那具被强化到了极致的真身,自然就具备可以在冰凝虚空中穿梭的能力,而且强横到可以抵抗世界毁灭的余波。

    自然,镇压星域,摧毁世界,也是轻而易举。

    但是,仅仅如此,有革新之意吗

    显然没有。

    不过是重履他人之道。

    所以,这一次,苏昼转换为神鸟形态,也是想要尝试能够在这方面走出部分成果。

    然后,再与龙蛇之道混合。

    以此,走出,独属于自己的,烛昼之路。

    思索之间,众人已至铸兵池所在的山谷。

    北岭铸兵池乃是以昔日正阳国北岭大矿场为根基,建造的大规模铸造中心,其分布大致为八卦状,铸兵池位于中心,能隐约看见从其深处焕发而出的赤色地火之光,而八方则为多个大型矿场。

    一靠近山谷,便有近百度的灼热温度和极其浓厚的火,土,金灵气扑面而来,令整个山谷上方空气扭曲。

    但就在这样一个几乎没有任何生命的高热绝地,却有超过万名身着统一服饰的矿工正在各个矿场周围辛勤劳作,高呼口号,气势十足。

    “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大伙加油,晚餐我让食堂加餐!”

    “不要输给五号矿坑那群人,这次我们一定要拿到优秀采掘组的名号!”

    “感觉还好吗你今天第一次下至地脉深处,应该会有点不适应,如果不行,就请假。”

    “放心好了组长,俺没事,就是有点眼花”

    站在山谷一侧高处,苏昼目光横扫。

    他能看出,这些矿工身强体壮,兴致盎然,没有半点被迫工作的样子,无论是修为,**还是精神状态都堪称绝佳。

    人人都具备人阶高阶的修为,有了寒暑不侵的体质,根基还异常扎实。

    “工作,挖矿,都是修行。”

    看出苏昼眼中的惊讶和欣赏,王海天颇为自豪地解释道:“所有矿工,都与五德宗签订契约,新国会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支付薪酬,死后家人也可获赔偿,更是提供厚土巧金真火三系的基础修法。”

    “与之同时,他们也应当为自己,为家人,为了这天下的太平,而尽力工作,努力修行。”

    矿坑内部的环境,虽然极其严苛,但是却因为在高热的地底矿脉,却是极好的模拟修为之地。

    “立意很高,很好。但会不会有些不接地气”

    苏昼凝视着诸位矿工高呼口号,满脸欣喜地自发奉献自己的力量,他虽然问是这么问,但却能清晰看出,在场数万辛劳矿工,无人有半点负面情绪,即便有些许不满,却是因为没有比过其他人。

    新国一方付出的很多,而要求却很少,他能看出五德宗的基础修法非常扎实,算是一流的修行法,倘若放在别处,哪怕是卖身做牛做马当学徒十几年,都未必会传授。

    “若是民众只知埋头土里刨食,仅仅是卑微求存,又岂能有奋起之心”

    王海天微微摇头:“教化万民,开启民智,才是坚固一国根基的根本。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是这个国家的一员,是这个天下的一员。”

    “这都不知晓,焉能为国效力,为民奋战,又怎能追随圣皇的脚步”

    “很好。”

    闻言,苏昼也笑了起来:“都很好。”

    他再次低头。

    青年能看见,在这矿场内外,满是巧金门制造的各类灵械,其中有照明的,有运输的,有负责检查,稳固矿道坚固程度的,更有检测周边矿脉,确定灵气稳定值的。

    这样一套器械,已经非常完善,相较于原始的进山挖掘,这已经是一套异常先进的工作制度。

    这样一来,即便深入山腹地底,也无人会恐惧。

    “为幽暗天魔所辖的恐惧,肯定也有一部分是矿工在幽邃矿洞中提供的。”

    苏昼认真地注视着这一切,他轻声自语:“但是现在,我却看不出这些人心中的畏心。”

    作为愿力方面的大神通者,青年能看见在场所有人心中的心念流转,不会有任何错漏。

    “看来,文明的发展,的确可以大大遏制魔神的力量来源。”

    这和苏昼之前猜测的的确一模一样,不仅仅是好事,还能为他脑海中针对天魔的种种方法增添灵感,确定可行性。

    但是,疑惑也因此升起。

    “但这样的话,九幽魔神,真的会允许文明发展起来吗”

    眉头紧皱,青年心中生出些许疑虑:“恐惧会随着智慧的增长而减弱,这是常识祂们怎么会允许新国这样的国家诞生”

    恐惧源自于无知。

    无知的本质是愚昧。

    但凡是任何会思考,会总结的人,他畏惧的事物就会越来越少他可能的确会一些无法反抗的事物害怕,但是绝对不会对任何自己不知道的东西而诚惶诚恐敬而拜之了。

    与之相反,遇到不知道的事情,他会升起好奇心,想要将这一事物彻底解析。

    倘若让新国这样继续这样开化民智,或许某些天魔会因此而变强,但是会更多的天魔会变弱的无法想象。

    就像是幽暗天魔这种,肯定会变得弱小无比。

    换位思考,苏昼觉得,自己哪怕是真身降临,也必然要覆灭这样一个正在挖掘自己存世根基的国家。

    实在不行,也要斩杀那位五德圣皇才行。

    “这其中,肯定有我所不清楚的要素。”

    带着这样的困惑,苏昼便在王海天的带领下,进入铸兵池深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