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章、回到广陵
    六月十二这天,兰陵况突然提醒潘龙,让他做好准备,明天离开竹楼,出去一趟。

    “去哪里?”潘龙纳闷地问。

    “去广陵。”兰陵况说,“你的家人带着大队人马来为你操办婚事,现在他们距离广陵已经不足百里,明天大概就要渡过通天江。你明天肯定要出面迎接一下。”

    潘龙顿时想起来这件事,不由得有些头大。

    结婚是人生大事,不能耽搁;可照顾老师也是大事,同样不能耽搁!

    “唉!我要是会分身术就好了!”他忍不住苦恼地说。

    “分身术?我会啊。你想学?我教你。”一阵风吹过,列御寇出现在他旁边,兴致勃勃地说。

    兰陵况的脸色顿时有些黑:“你别捣乱!分身术是一时半刻能学会的吗?”

    “学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列御寇满不在乎地说,“分身、挪移、占卜……这些法术都可以帮助理解世界的本质,对于追求长生大有好处。就算学不会,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原理,也是好的。”

    “你想教的话,自己找个徒弟教去!”兰陵况脸色阴沉,“无论儒家心法还是法家心法,都不追求什么‘理解世界的本质’,他只要加强自己就行了!”

    “然后跟赵胜一样,只知有己,不知有人?”列御寇促狭地笑了,“他性格变得那么偏激,你敢说没有你的原因?”

    兰陵况皱眉不语。

    列御寇却并不就此罢休,继续说道:“当年的赵胜,可是一个欢脱爽朗的人。我第一次遇到他,就是他带着一群人在跳舞庆祝丰收,一个魁梧大汉跳得跟只狗熊似的,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或者丢人。”

    “可是后来,自从他拜你为师,学习你的那些功夫,性格就渐渐改变了。往好里说叫霸气,说难听点就是自私——你说‘打天下的人必须自私一点’,我们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可他到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兰陵老弟,你不觉得对于他的下场,你这个老师也有责任吗?”

    兰陵况低下头,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这位一贯强势的仙人,此刻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潘龙有些震惊,问:“帝甲子他……是兰陵先生的学生?”

    列御寇点头:“兰陵一生教过许多的学生,可其中算得上是他嫡传门人的,屈指可数。赵胜在其中,大概是他最用心的,也是学得最好的。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兰陵已经占据了法家之道,赵胜完全可以凭借对法家思想的整理和完善,成就仙佛。”

    “那……为什么兰陵先生从没提起过呢?”

    “他不好意思说,或者是不想回忆。”列御寇叹了口气,“当年他意气风发,见人就吹自己的学生青出于蓝。结果谁知道赵胜渐渐走上了绝路,最后不肯接受任何治疗,也不愿意见任何人,孤零零死在了忆昔殿里面……赵胜的死,对他打击很大。帮赵胜办完丧事之后,他就辞去了国师之位,到处流浪。”

    “后来,直到毕鸟儿回来,他们喝了一次酒,打了一场架,他才重新安定下来,在广陵城教书。”

    列御寇抬头看天,神情也有些唏嘘:“潘龙啊,人的一生是很长的,但决定这一生快乐不快乐的,或许其实只是短暂的几件事。你将来遇到大事的时候,一定要谨慎再谨慎!要我说,宁可退一步,也不要强争。退一步,往往将来还能挽回,强争……可能就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了!”

    潘龙默然点头,表示自己会记住他的教导。

    他的说法,和兰陵况截然相反。

    兰陵况传授潘龙“绳律天下”心法的时候,一再强调要掌控一切——就算做不到,也要有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气势和决心。

    而列御寇却说,关键时刻,进不如退。

    这大概就是理念之争了。

    他们两个都是修成长生的仙人,他们的理念,肯定都有道理。

    只是人生在世,毕竟是没办法两全其美的,很多时候,选择了a就不能选择b,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就像……潘龙现在必须作出决定,是去通天江边接人呢?还是留在竹楼里面照顾老师?

    “当然是你的婚事要紧!”他还在考虑,毕灵空却从竹楼里面走了出来。

    那种灵药确实称得上良药苦口,虽然味道和口感简直丧心病狂,但效果也的确是好。毕灵空昨天喝了第三次药,情况又大为改观。

    按照她自己的估计,大概再喝一次药,就能越过最关键的“重病”这条线,可以自己疗伤。

    也就是说,大概六月底七月初,她就不需要别人再照顾了。

    “我在这里,有列御寇和兰陵况照顾,没什么风险。你留在这边,其实也不过就是跑腿——他们两个分出个分身来,一样可以做到这事的。”毕灵空笑着说,“相比之下,你的婚事则更加重要。我还等着你的孩子早点长大,教他学问道理,为我儒门培养第四代呢!”

    潘龙又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他跟着列御寇走向竹楼外面流过竹林的小溪,当跨过小溪的瞬间,周围的景色猛地变化,只见大江滚滚、天高地阔。

    回头看去,却是已经站在广陵城外东灵塔旁。

    “日后你如果要回来的话,可以到这里来找我。”列御寇说,“我基本不出门,就住在这塔里。”

    潘龙点头,告辞离开,回到了广陵城的潘府。

    一段时间没来,潘府的情况并没什么变化。琼花阁的人始终在定期帮他打扫,门房老赵也把这里管理得井井有条,一切都很好。

    老赵见他回来,十分高兴,报告了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总的来说一切太平,“诸子百家之乱”并没有影响到位于扬州东部接近大海的广陵城,这里依旧繁华如故,岁月静好。

    倒是前段时间,曾经有一些从西南云州来的商人,在广陵城这边搞风搞雨,给琼花阁带来了不少麻烦。

    原本武极星对此十分头疼,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人突然又一下子都销声匿迹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结果留下一大堆的手尾没能了结,让那些跟他们合作,联手打压琼花阁的商会组织一下麻了爪,一时间顾头不顾腚,破绽百出。

    结果,反倒是琼花阁趁机占了大便宜,大赚一笔不说,势力也有所增长。

    武极星欣喜之余越发纳闷,她不止一次来潘府,询问潘龙有没有回来,想要找他打听一下,看看他知不知道缘由。

    潘龙当然不知道。

    他甚至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些事情呢。

    “那些人的来历……极星她没查到?”

    “帮主查了很久,只查到这些人从云州来,更多的就查不到了。”老赵说,“老爷您也知道,武家前段时间派出一些人,想要去西南那边开辟新的商路。那一支在他们手上吃了不少亏,眼看着都有要关门倒闭的势头。要不是帮主坚决支持,他们可能就灰溜溜地回来了。”

    “现在可好,那群人刷的一下都不见了,之前的麻烦一下子全变成了机会。三思商会在云州的分会一下子就发展了起来,吞并了好几个商铺不说,甚至还弄下了一大片田产。现在山风老爷和云穹少爷天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嘴巴笑得几乎咧到了耳朵边。”

    潘龙点头:“我前几年在云州游历的时候,也认识不少人。过段时间,我去云州帮你们打听一下。”

    “帮主说这事情不着急,反正那些人既然走得仓促,甚至于连家里的东西都来不及收拾,估计就算没死,三年五载之内应该也不会回来了。相比之下,还是老爷您的婚事更要紧!”

    潘龙笑了:“没错,我就是为此回来的。潘家的大队人马已经快要到通天江了,不是明天就是后天,他们就会来广陵城。我要先把他们的住宿准备好了。”

    “这您放心!我这就去找帮里兄弟,给诸位亲家准备几间好客栈!”

    “那好,我去跟他们说一下。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需要交代的。你等我回来,再去安排这事。”

    “没问题,老爷您先忙。”

    潘龙纵身跃起,乘风向北。果然不多时就见到了父母带着许多人,骑马的骑马,乘车的乘车,浩浩荡荡一个长龙,正在沿着大路向南,距离通天江已经不远。

    他落到地上,迎向走在最前面的父亲潘雷。

    “爹、娘,你们这一路可够慢的。”

    潘雷见他来了,哈哈大笑:“慢?我觉得我们挺快的啊。只是你小子急着娶媳妇罢了!”

    任玥捂住了嘴,笑了两声,说:“知道你要成亲,公公很高兴。不仅他来了,族里的几个老人都来了。”

    潘龙自然能感觉到,后面一辆马车里面,分明就是爷爷潘寿的气息。

    “爷爷也来了?我去拜见一下。”

    祖孙见面,潘寿笑得格外开心,对旁边几位同辈的兄弟说:“我当年就说过,阿雷是我们潘家小一辈里面最有出息的。你们看,现在他儿子都要成家了!”

    那几位已经老得有些龙钟的长辈连连点头,称赞大哥的确好眼光。

    他们的年龄都已经差不多到了耳顺之年,按照九州世界的一般情况,人活到这个年龄,就算是无病无灾,也差不多快要寿尽。

    虽然他们是练武之人,血气充盈,可以比一般人更加长寿一些,但此刻也都老态尽显。大家坐在一起,反倒是潘寿这个大哥看起来最年轻。

    毕竟潘寿已经踏入先天境界,有一百二十岁甚至更多的寿元,对他来说,人生才只过了一半,还年富力强着呢。

    潘龙之前带回去不少延寿灵药,族中几位已经修炼到后天巅峰的都服用了。只是像他们这些,气血早就已经枯竭,哪怕是服用了灵药也不可能恢复过来。灵药就真的只能延寿而已。

    所以他们商量之后,决定把剩下的灵药封存,留给将来修炼到后天巅峰的潘家子弟。

    对于一个家族来说,源源不断的先天高手,才是未来强盛的保证。

    至于他们这些老头子……能够活着看到家族如此壮大,他们已经心满意足。

    潘龙自然不知道这些,看他们老成这样,不由有些纳闷,便询问那些延寿灵药的事情。

    听到他们的解释,潘龙笑着叹了口气,又拿出了一些能够延寿十余年的灵药。

    这种灵药,他其实多得是。只是数量太多的话,来历不好解释。

    但现在他已经是真人宗师,乘风腾云日行万里的人物,这些灵药对他来说,却又算不得什么的。

    看着各位叔爷爷服下灵药,精神恢复许多,老态也消散了不少,他才满意一笑。

    然后,询问了队伍的情况,商定了住宿的事情,他又返回广陵城,把这些事情安排了下去。

    这天晚上,他睡得不大安稳。

    是高兴还是紧张?他自己也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