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六十章、不是结局
    正文

    裂开的虚空一片漆黑,那是一无所有的深邃。

    看着这些什么都没有的深邃向自己不断靠近,就连胸有成竹的毕灵空,也不禁感觉有些心惊肉跳。

    她觉得,自己这一波可能……玩得有点大。

    大夏皇朝扫荡天下,让纷乱的九州恢复了和平,但也让很多曾经广泛流传的知识渐渐湮没。在战国时代,就有一个在强者之中很著名的传说——不要跟时空过不去,当你需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候,会后悔莫及。

    时空,指的是时间和空间。跟时间过不去比较高难度,反正毕灵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人物。但是跟空间过不去,就比较常见——比方说撕裂虚空穿梭数千里,比方说沉重一击打碎虚空,对她来说都是常规操作

    这样做的不仅只有她,世界上的妖神仙佛里面,喜欢这么搞的比比皆是。但这么多年下来,从没听说过谁因此受害。

    所以她一直以为,这传说只是某个疯子的呓语,或者是某个醉鬼的胡扯。

    可现在,当周围碎裂的空间越来越多,乃至于连成了片,最后仿佛形成了一圈牢笼,把她和帝苍穹围在其中知州,她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那仿佛一无所有的漆黑之中,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

    那东西善恶难分,但可以肯定无比强大,强大到……她怀疑这东西要是真的出现在人间,大多数人可能只是看它一眼,就会爆发某些心脏和脑部的疾病,乃至于成为疯癫,甚至直接死去都有可能。

    这种事情,在一些古老的典籍里面记载过,文超也曾经在闲谈的时候开玩笑似的提到过。

    她记得,当时文超的说法是“不死妖神、合道仙佛……如果你以为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顶点,那么你就错了。就算最强的仙佛,也只是‘有限’的存在;在他们之上,还有可以被称之为‘无限’的存在。至于那究竟是什么……小鸟,我很诚挚地祝福,祝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

    “因为,对于那个层次的存在来说,你知道祂的瞬间,就等于自己凑上去狠狠地踹祂一脚。祂应该不会计较这一脚,但你的脚趾会不会骨折、乃至于会不会断腿,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许祂脾气好,刻意帮你化解了这一脚的力量……呵呵。”

    说这话的时候,赵胜也在场,两个人当时脸色都不大好看。

    她一直觉得是这俩个家伙合伙忽悠自己——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么做,配合演戏忽悠人这种事,他们擅长得很。

    这么多年下来,被他们俩合伙蒙骗,死得稀里糊涂的敌人,一只手都数不完!

    那是千年之前的往事,但现在却又浮上了心头。

    她隐约感觉到,自己和帝苍穹这一战,对空间的破坏可能已经越过了一个极限,以至于引来了一些超乎想象之上的意外。

    比方说,当年文超开玩笑一样提过的“祂”。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一点都不想知道。文超的叮嘱涌上心头,只一瞬间,她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

    立刻阻止帝苍穹继续砸烂空间!

    空间是可以自行修复的,而且修复得很快。只要阻止帝苍穹继续搞破坏,用不了几次呼吸的时间,周围这一大片破损的虚空就能恢复正常。

    虽然不知道有用没用,但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至少……不能就这么干等死啊!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周围虚空猛地一震,无穷烈焰从四面八方浮现出来,将这片黑暗照得越发鲜红,明亮到让人几乎难以直视。无穷烈焰弥散在这片狭小的空间里面,灼热到连钢铁也能融化。

    但帝苍穹却微微一愣,不明白毕灵空这是要干什么?

    毕灵空这一招看起来威力巨大,可实际上简直算是昏招。

    她原本已经快要将自己逼得无处可逃,只要再过最多半刻钟,自己就必死无疑。可现在,她将火焰从虚空之中析出,乍看上去似乎攻势更加猛烈,其实是放开了对这片天地的掌控,不再将这一片天地严严实实地锁住。

    这么一来,却给了自己一个难得的机会。

    逃命的机会!

    他本来是做好了殊死搏斗的准备的,真的,绝无虚假。

    但是……能够逃命的话,谁想要殊死搏斗呢?

    “殊死”就意味着生命危险,而且……如果不是死亡的可能远大于生存,又怎么称得上是“殊死”呢?

    反正帝苍穹本来是觉得自己九死一生,唯一那一线生机还不是能够打赢或者逃跑,而是自己留在神都的某个布置能够起到作用。

    所以他干脆就放下了一切,打算竭尽全力地战斗,尽可能地削弱毕灵空的力量。

    因为,这差不多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唯一的选择。

    无论是为了大夏,还是为了自己,削弱毕灵空,都是极有必要的。

    可现在,他看到了生机。

    既然有活下去的希望,那还拼命干什么!

    跑啊!

    所有的这些念头,在他的心中只是一闪而过,甚至还没等他想清楚,身体已经本能地作出了反应。

    高大的身躯骤然崩碎,化为无数的鲜血,朝着四面八方喷洒出去。

    鲜血遇到烈焰,顿时被烧干了许多。但帝苍穹此刻不惜一切,喷洒的鲜血数量多得难以计算。竟然硬是用无穷鲜血熄灭了大量的火焰,清理出了若干逃跑的路线。

    循着这些路线,鲜血狂涌而出,透过数不清的空间裂纹,大多数都消散在不知名的虚空中,却也有相当多的部分通过那些还完整的空间逃了出去。

    逃出去之后,它们在空中微微一震,就化作数十道血线,朝着四面八方冲去。

    速度之快,就连周围观战的帝项尤、陈彦和墨家巨子,都没能反应过来。

    谁也想不到帝苍穹居然还能跑出来,谁也没想到帝苍穹居然又逃跑了。

    好吧,后者倒是不一定,主要是大家还在震惊“帝苍穹居然又跑了”——不对,这话有点歧义……

    总而言之,墨家巨子没来得及阻拦,帝项尤和陈彦也没来得及接应。

    但毕灵空来得及追赶。

    她收回火焰的时候,就已经对帝苍穹的反应有所准备,眼看帝苍穹化身无数鲜血逃跑,自己也摇身一变,化作一溜火光,转眼就找到了一块还算完整的空间,从那里冲了出去。

    到了外面,这片火光猛地展开,化为一片遮蔽天空的火云,火云的边缘,无数烈焰如同暴雨一般落下,拦住了那些血线。

    血线与火雨撞击,轰鸣之声不断,几番交锋之后,终究还是不能脱困,只得重新缩回来,凝成一团,又变成了帝苍穹的模样。

    “毕灵空!你究竟搞什么鬼!”他愤怒地大叫,“要么就跟我决一死战,要么就让我走!放出空隙又来追杀,你玩猫捉耗子吗!”

    火光跳动,毕灵空的身影也浮现出来,微笑着说“不好意思,我刚才想到一件开心的事情,稍稍有点分神,让你产生了错误的联想,我道歉。”

    帝苍穹气得鼻子都歪了,怒吼一声,鲜血长枪挥舞,却没有刺向毕灵空,而是朝着诸子百家的高手们刺来。

    “你不要脸,老夫也不要脸了!玩是吧,看看谁玩谁!”

    这一枪刺出,只见枪尖前方空间不断震裂,无数漆黑的裂纹就像是天空裂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迅速朝着在空中结阵的诸子百家这边蔓延。

    在这条长长的漆黑裂口之中,还能看到无数的鲜血蔓延,就像是用鲜血将这道天空的裂口填补,又像是天空裂开,里面流出了无穷的鲜血。

    毕灵空见状大惊,正要赶去阻拦,却见帝苍穹朝着她一挥手,一条手臂脱离身体,化作血河飞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不仅如此,这道血河还在空中接连不断地爆炸,将原本化作火焰想要冲过去的毕灵空炸得连连后退,最后不得不重新变回了人形。

    在那之前,血色的裂纹已经蔓延到了诸子百家高手们的面前。

    眼看血色裂纹过来,墨家巨子作为这边的第一高手,自然当仁不让。

    他有些稀少的枯眉一皱,向前走了一步,直接跨过十余丈的空间,走到了阵法的外面。

    虽然在阵法里面迎击,会更加有利,但这阵法未必扛得住帝苍穹一击。若是阵法被破,结阵的众人必定受伤。

    天陨神剑光芒大盛,看起来犹如石条的剑身上泛起了金色的光华,犹如一片水波,朝着血色的裂纹斩去。

    转眼间,金光和裂纹相撞。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就看到血色的裂纹猛地一震,空间骤然裂开一大片,无穷的鲜血涌了出来,化作涛涛血河。

    这一片血河被剑光湮没了一部分,可更多的依旧滚滚而来。

    墨家巨子接连挥剑,一道又一道的剑光飞出去,湮没了一片又一片的血河。

    但只靠这些剑光哪里足够!

    血河实在太过庞大,就算每一道剑光都能湮没一片,剩下的也依然在滚滚向前,转眼间就到了墨家巨子的面前。

    看到血河近身,老巨子叹了口气,一挥手,天陨神剑脱手飞出,飞进了阵法之中,停在那个之前手持木棍和帝项尤交手的墨家高手面前。

    帝项尤刚才看巨子走出阵法,就感觉到了不妙,此时哪里还忍得住!

    他手一挥,一道雷光轰然落下,就要帮助巨子挡住血河。

    但诡异的是,这道雷光轰在血河的面前,却没有能够像之前那样拦住血河,反而跟巨子的剑光一样,只湮没了一片血水而已。

    血河来势极为猛烈,这道雷光根本没能起到阻拦的作用,它依旧向前一扑,将巨子的身影直接吞没。

    “不!”帝项尤怒吼一声,手上雷光大盛,却被陈彦一把抱住了双臂。

    无穷电光在陈彦身上炸裂,他全身上下传出无数碎裂之声,一瞬间就七窍流血。

    但他依旧紧紧抱住帝项尤,不看松手。

    “老赵!”陈彦大吼,“你这一道雷轰出去,巨子会难过的!”

    帝项尤的身体剧烈地颤抖,可雷光终究还是没有轰出去。

    血河翻滚,却再也没能向前。

    因为毕灵空已经来了。

    帝苍穹自爆一条手臂,也只是阻拦了她一会儿时间罢了。

    当毕灵空出现在血河与诸子百家的高手们之间时,任谁都知道,帝苍穹最后的反扑,也已经失败了。

    毕灵空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手上白光一闪,一张差不多跟她身体一样长的巨弓已经浮现出来。

    无需拉弦,巨弓的弓弦自动拉开,五支颜色各异的箭矢浮现在弓弦上,瞄准了那条在她面前翻滚的血河。

    刹那间,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静止,所有人都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被拉得宛如满月一般的弓弦轻轻弹动,五支箭矢缓缓飞了出去。

    它们飞得不快,潘龙甚至于能够看清箭羽划破空气,轻轻震颤的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很短的时间,但感觉上偏偏显得挺长的,五支箭矢几乎同一时间射进了血河之中。

    原本气势磅礴的血河突然就一僵——它刚才自然也没有动弹,但之前虽然不动,依然有一种“涌动”的感觉传出,可现在,这种感觉消失了。

    给潘龙的感觉就是,在被那五支箭矢射中的瞬间,血河死了。

    他不知道用“死了”这个说法来形容,究竟合适不合适。

    可他的感觉就是如此。

    非但那条血河死了,沿着鲜红的裂纹蔓延的那一道血痕也死了,甚至于连血痕尽头的血色长枪也死了。

    在这片静止之中,帝苍穹的眼睛骤然瞪大,露出了惊恐之色。

    他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想要松开手上的长枪。

    但他的身体偏偏无法动弹,不知道是来不及,还是动不了。

    就在他想要垂死挣扎的这一瞬间,“死亡”沿着血色长枪一直蔓延,蔓延到了他的手上、身上、乃至于蔓延了他整个身体。

    然后,他整个人就站在空中,失去了所有的光鲜和气势。

    他也“死了”。

    一片凝固之中,唯有毕灵空手上巨弓的弓弦在微微颤抖。

    然后,一切的运动重新恢复。

    这一个刹那,直到这时才算过去。

    毕灵空叹了口气,似乎要说什么,眼睛却猛地瞪大。

    一口鲜血从她的嘴里喷出来,化作熊熊烈焰,将她的身体包裹。

    随后,白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