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五十二章、帝苍穹的底牌
    正文

    山谷中,金光下,毕灵空皱起了眉头。

    她怎么也没想到,潘龙竟然跟人打到了这个地步。

    看天空中那一团血云,两个人怕是非要同归于尽不可。

    你发什么疯?他非要冲过来,你让开就是,难道老师我还解决不了区区一个连长生都还没修成的晚辈吗!)

    她当然认识李磐石,作为天机营二十四校尉之中排行第八的高手,李磐石虽然出手不多,但在顶尖圈子里面也是赫赫有名。

    这人天赋异禀,恢复能力远超常人。从小苦练外家横练功夫,十几岁就练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进步之快,让人咋舌。

    后来他加入天机营,修炼了“十二天关金钟罩”和“八门遁甲”两个绝学。这两门绝学之中,前者是外家煅体神功,相传若是练到极致,就算天崩地裂也不能伤害、沧海桑田也不能消磨,能够肉身成圣、长生不朽。后者则是一门激发潜力的奇功,能够将体内的所有生命力都压榨出来。若是八门齐开,一击之下就连长生仙佛都可以被直接毁灭,甚至连复苏都难。

    这两门绝学最为契合李磐石的体质和心性,他多年苦修,大有成就。在天机营内部的比试之中,不止一次战胜过天人合一的大宗师。

    若不是他实在年轻、修为不够,原本他的排名还可以更高一些。

    而他几次在江湖之中出手,也展现出了惊人的强大。

    有一次,他曾经以肉身硬抗几个邪道妖人布下的阵法,顶着无数毒针和毒焰,冲破层层诅咒,一脚将那些邪道妖人连同着他们布下阵法的山峰再连同着山峰周围方圆五六里的地面踢成了一片砂砾。

    毕灵空曾经去勘察过那一战的痕迹,对此也颇为赞叹。

    在她看来,这人若是真的能够将两门绝学完全练成,只怕在天下妖神里面,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到时候哪怕是她自己,也未必有把握能够赢得了这人。

    潘龙能够跟这人打得不相上下,甚至于占了优势,逼得这人将两门绝学都施展出来,用出拼命的手段,实在是值得骄傲!

    只是……她毕灵空的学生,儒门的传人,而且还兼修了多家绝学,未来长生有望的后起之秀,为什么要跟这人拼命?

    李磐石功夫再厉害,也用了上百年才踏入返璞归真,潘龙只用了二十四年。

    大家都这样下去,等潘龙修成长生的时候,李磐石可能连天人合一都还没能做到呢。

    想要纯靠强大的身体突破寿命极限,谈何容易!

    潘龙作为一个长生有望的人,何苦跟这个多半会寿尽而死的家伙拼命?

    不值得啊!)

    她心里一边抱怨,一边担忧。

    若是放在之前,她大可以来个暗箭伤人,以神识悄悄暗算一下李磐石,也不用多,就让这人以毫厘之差输掉,不敌败退就行。

    但现在,潘龙和李磐石各自施展出不顾性命的手段来,气息都连在了一起。她再出手的话,就没办法做得无声无息,让人难以觉察。

    而她如果出手救援,虽然能够救下二人,却会让天下人都知道潘龙是她的弟子——或者,至少是她很关心的人。

    这绝非好事!

    毕灵空能够横行天下,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无牵无挂,用另外一个世界某位伟人的说法,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可一旦她有了牵挂,别人就可以设计很多阴谋诡计来对付她。

    而且,这对潘龙来说,更是要命。

    要是被别人知道他是毕灵空唯一的徒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暗算他,想要他死。

    潘龙二十四岁就返璞归真,踏入真人境界,天下都觉得他是当今正派第一年轻高手。但如果大家知道了他是毕灵空的徒弟,那这个“天下正派第一年轻高手”很快就会变成“死掉的年轻高手”。

    最起码,大夏朝廷绝对不会允许又一个毕灵空成长起来!

    所以,毕灵空现在还真不好贸然出手。

    但她的眉毛只是稍稍一皱,就重新恢复,对周围说“真是想不到,天机营那边居然真有为了救这老匹夫而拼命的人!”

    周围正在维持阵法,不断消磨帝苍穹元气的众人闻言都笑了。

    “或许那人是个傻子吧。”

    “只是可惜了那位传讯望风的老先生。”

    “唉!打成这样,想要阻拦,也阻拦不了啊!”

    他们议论纷纷,相比嘲讽李磐石,更多的则是在惋惜潘龙。

    他们当然认不出潘龙来,但这位江湖同道赶来报信在前,又帮忙望风在后,显然是毫无疑问的自家人。眼看他要跟李磐石同归于尽,大家有些难过。

    但他们既然来了,就是做好了战死的心理准备。这次运气不错,整个行动都很顺利,大家多半可以不用死,却不代表需要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战死。

    所以眼看潘龙要战死,他们也只是叹息一下而已。

    血云之中,帝苍穹也诧异地看向天空。

    “天机营何时跟我关系这么好了?”

    他忍不住自言自语,满脸纳闷。

    天机营继承了文相的理念,属于大夏朝廷里面倾向于开明和进步的那一派。而帝苍穹则是保守反动那一派的核心人物,双方要说水火不容可能夸张了一些,但无论哪一方死了,剩下的一方肯定是免不了要开个流水宴,招待各路朋友大吃大喝庆祝一番的。

    帝项尤和陈彦会带着天机营来救援自己,就已经让帝苍穹很惊讶了。此刻天机营第八校尉“坚如磐石”李磐石居然会为了救援自己而拼上性命,更是让他惊诧莫名。

    这就好比潘龙前世的世界里面,地球发生了自然灾害,火星新区发行大规模债券,全力以赴来帮忙救灾。

    哥儿们,你们不是一直嚷嚷着“火星是火星人的火星”,动不动就跟地球在星际网的大型游戏里面开国战的吗?怎么眼睛一眨,变得跟自家兄弟一样好了?

    但不管什么原因,看到天空那一团血云,帝苍穹的眼睛就亮了。

    有这么一团血云,对别人来说可能无所谓,对他来说,却是大有帮助。

    因为他修炼的武功,就是以“血”为关键的。

    别看他被困在诸子百家的阵法之中,但外界出现大量的流血,对他来说,就好比在他面前开了一扇门。

    “血苍穹·噬血化魂!”

    他也是极有决断的人,立刻就下定决心,眼中凶光一闪,身上腾起的那团血云突然猛地往下一压,无数鲜血凝聚成丝丝缕缕的血丝,从那些组成阵法帮他抵御压力的朝廷高手们眼鼻口耳五官里面钻了进去。

    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结阵而战的高手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家主帅竟然会反过来暗算自己,连反应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血丝钻进了身体。

    一转眼,他们的身体就变得消瘦干瘪,看起来像是一个气球被放了气一样,缩成了一团。大量的鲜血从他们身上被萃取出来,加入血云之中。

    那团血云立刻就变得极为厚重,其中更有无数惨烈的呼号之声,犹如成千上万的人在惨叫。

    帝苍穹冷笑一声,纵身跃起,高大的身躯化成一团血水,也混入血云里面,地上只剩下一套空荡荡的衣服。

    那团血云之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狞笑着朝着上方的金霞冲了过去。

    一声巨响,金霞上浮现出许多裂纹,就像是一块破裂的水晶。

    “糟糕!”

    “帝苍穹拼命了!”

    “加强阵法!”

    “x的,拼命而已,当老子不会吗!”

    “抽取地脉!压住他!”

    维持阵法的众人脸色大变,纷纷惊呼,急忙发动备用的手段。更有人也随之发狠,将全部的精气神灌注到阵法之中,不顾一切要把他镇压下去。

    果然金霞又重新变得稳固,而且越发厚重。

    与此同时,方圆至少数十里范围内,所有的草木的翠绿都黯淡了几分,不少野草更是直接变得枯黄,连土地也失去了过去粘厚肥沃的感觉,隐约有了几分沙化的意味。

    看到这一幕,众人才放下心来。

    无论帝苍穹怎么做,也不可能撞破这变得更加厚重的阵法。

    这一波,总算是拦住了!

    但就连毕灵空都没看到,在刚刚金霞被撞得出现裂纹的时候,已经有极为少量的血丝从那些裂纹里面渗透了出去。

    这些血丝细小得让人看不出来,刚一渗透成功就融化在空气里面,完全失去了踪迹。

    但片刻之后,疯狂厮杀的潘龙和李磐石二人,却都突然脸色一变。

    他们狰狞狂热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阴冷凶恶之色。

    只是,潘龙脸上才浮现出阴冷之色,眼中就亮起了两团闪电,这两团闪电青黄相杂,其中蕴含着无穷磅礴浩大之意,更有一股令人忍不住要跪拜的神圣韵味若隐若现,却是无穷功德的显化。

    两团闪电一闪即逝,但却有一声惨呼从他身上浮现,一个残破的血影从他身上被震了出去,融入李磐石的身体。

    李磐石的脸色越发阴冷凶恶,嘴角也微微勾起,浮现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他突然张开嘴巴,猛地一吸。

    周围沸腾的血云犹如暮鸟归巢一般,迅速投入了他的嘴里,然后他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裂开了无数的伤口,却不见一滴鲜血。

    与此同时,他的力量大大增加,用力的技巧更是提升了不知道多少,手一伸一甩,正抓住他的潘龙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向地面。

    正被帝苍穹刚才试图突围的行动吸引注意力的毕灵空微微一愣,随即施展神通,一层层无形的力量在空中托住潘龙,更有源源不断的生机融入他的身体,帮他修补伤势、恢复理智。

    当潘龙落地的时候,已经从狂化状态里面恢复了过来。他下意识地给自己用了一个治疗术,却发现自己的状态好得很,非但没有半点伤势,就连真气也异常充盈。经脉之中更有一股似乎要燃烧的力量温和地流动,随时等待自己调用。

    这是……老师的力量!)

    他顿时反应过来,明白是老师救了自己。

    忍住差点露出来的笑容,他抬头看向天空,看向刚才激战的地方。

    只见李磐石的身体已经扭曲得不像样子,身上却有血云渗出,显得无比凶恶。

    别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山谷之中布阵的众人忍不住失声惊呼。

    “怎么可能!”

    此刻任谁都看出来了,李磐石竟然已经被帝苍穹夺舍!

    那周围的血云,那阴冷的气息……帝苍穹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才突破了阵法?

    可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被镇压在金霞之下那团血云又是狠狠地朝着金霞一撞。

    这一次,正好打在他们惊愕之间、反应不及的空隙上。

    伴随一声脆响,金霞碎裂。

    连续撞了两下,血云也变得稀薄了许多,但其中那巨大骷髅头以及它周围一圈血云却丝毫无损,直接朝着天上冲去,眼看就要和李磐石以及他周围那一团血云融合。

    就在这时,毕灵空开口了。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说着,她衣袖一甩,无穷烈焰凭空而生,将正在上升的浩大血云迎面拦住。

    连续撞了两下,血云也变得稀薄了许多,但其中那巨大骷髅头以及它周围一圈血云却丝毫无损,直接朝着天上冲去,眼看就要和李磐石以及他周围那一团血云融合。

    就在这时,毕灵空开口了。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说着,她衣袖一甩,无穷烈焰凭空而生,将正在上升的浩大血云迎面拦住。

    连续撞了两下,血云也变得稀薄了许多,但其中那巨大骷髅头以及它周围一圈血云却丝毫无损,直接朝着天上冲去,眼看就要和李磐石以及他周围那一团血云融合。

    就在这时,毕灵空开口了。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说着,她衣袖一甩,无穷烈焰凭空而生,将正在上升的浩大血云迎面拦住。

    看到重复内容,请在五分钟后刷新一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