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五十章、打成一片
    正说话间,那片彩云已经到了约莫十里之外,却没有再靠近,而是就在那边停了下来。

    彩云虽然停住,却没有散开,五彩霞光凝聚成一团,也不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些什么人。却有一个极为高大、简直可以说是巨人的英武壮汉扛着方天画戟,率领一群人从霞光里面走了出来。

    那巨人的气势极为凛冽,潘龙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感觉双眼仿佛被雷电闪了一下,微微有些模糊。只得赶快移开目光,却在他身后众人里面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奋武校尉厉武。

    厉武此刻一身戎装,手提鲜红的长枪,神色肃然,满脸杀气,和往常见到的样子截然不同。

    就算是当初双方在定丰镇外交手之时,他看似认真,但气势跟现在也完全不同。

    潘龙相信,当初自己若是面对这样的厉武,想要接住一招,恐怕不大容易。

    别说当初的他,就算现在的他,想要在平等交手的情况下接住一位天人合一大宗师全力以赴的一击,也实在不能说有几分把握。

    ……毕竟“几分”这个说法是以百分之十为计量单位的,可他的把握……说有百分之一,都算是乐观估计了。

    那群人,自然就是天机营的成员们。

    眼看他们走过来,诸子百家的高手们很自然地以墨家巨子为首,迎了上去。

    昔年战国时代百家争锋,其中以儒、墨、道三家为首,并称“显学”。但儒墨两家入世,而道家出世。若说对社会的影响和势力,道家又远逊色于儒墨二家。

    后来帝甲子扫荡百家,道家因为出世潜修、不惹恩怨的原因逃过一劫。这次毕灵空纠集百家残余联手伏杀帝苍穹,自然也没有找道家帮忙。

    如今,毕灵空还在山谷之中,指挥阵法消磨帝苍穹的元气,随时准备击杀忍耐不住强行突围的帝苍穹,拦截天机营的任务,只能由墨家巨子带队。

    看到那位面容憔悴、身穿简陋麻衣的老者走近,巨人手一挥,收起方天画戟,很严肃地行了一礼,称道:“学生赵项尤,拜见巨子老师。”

    天机校尉们纷纷跟着他行礼,一时间肃杀的气氛都缓和了几分。

    巨子叹了口气,说:“我记得你。当年你修炼文相绝学,有些地方不能明白,找到我墨家隐居之地来求学过。”

    “正是,当时巨子还给我讲过课。”帝项尤微微一笑,说,“后来我薄有成就,墨家诸位师长授业解惑之恩,我须臾不敢忘记!”

    “你已经报答过我们了。当初帝苍穹率人破阵杀入我墨家隐居的地下机关城,形势危急之际,若非你……手下留情,墨家早就灭绝了。”巨子说。

    远处一棵大树下,陈彦撇了撇嘴。

    “睁着眼睛说瞎话,当初分明是大块头伪装成墨家弟子,挡住了那吃人老鬼的血苍穹魔功,什么叫‘手下留情’啊……那次他被老鬼打得五脏六腑都融化了,我废了多大力气才把他从鬼门关前拉回来……”

    一个女子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当初若是他不出手,就是我出手了。”

    陈彦翻了个白眼,拿起酒葫芦喝了一口。

    他怎么也没想到,当时以为隐秘的事情,原来也没能瞒过毕灵空。

    甚至于……当时毕灵空就在旁边看着,随时准备出手救援墨家。

    “早知如此……”他嘀咕了一声,想了想,又摇了摇头。

    早知如此,当然更要出手。打帝苍穹总比打毕灵空容易多了。

    见帝项尤态度恭敬,墨家巨子神情反而有些难过。他摇头说:“你能有所成就,是你的自己的功劳。我们墨家一向广开门路,只要愿意来听讲,谁都可以教……总的来说,是我们亏欠你才对!”

    帝项尤笑着说:“您老人家这么说,实在折杀晚辈。可惜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过几天晚辈作东,请您喝茶如何?”

    巨子沉默了一下,摇头。

    “老实说,老朽真不想跟你动手。”他说着,身上的气势却渐渐腾起,“但你带着这么一大群人来,想必也不是为了跟老朽谈论往事的,对吧?”

    帝项尤苦笑:“您老的性格还是这么刚烈……咱们多聊一会儿,有什么不好呢?”

    “再多聊一会儿,老朽怕是就提不起多少战意来了……”巨子的话音里面,有无法掩饰的哀伤,“项尤,你是天下闻名的大夏霸王,老朽是被大夏灭门之后残留的墨家余孽,你我在此时此地见面,能做的事情,原本就只有一个。”

    说着,一把漆黑如墨,看起来沉重粗钝的剑形石块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且让老朽以这柄‘天陨’领教一下你的方天画戟吧!”

    帝项尤叹了口气,方天画戟出现在手上。

    “既然如此,老师,得罪了!”

    下一瞬间,他的气势猛地变化,从刚才那温和但隐藏锋芒的模样,变得刚猛凛冽,就像是一把削铁如泥的钢刀,终于从刀鞘里面拔了出来。

    方天画戟划出一道弧线,朝着巨子当头砸下。

    巨子手上那名叫“天陨”的奇怪石条轻飘飘挥起,挡住了这一击。

    轰然巨响,空中云气炸裂,狂风伴随着爆鸣声,逼得诸位观战的高手们站立不住,纷纷向后退去。

    从地面向天空看,只见双方交手之处,云空炸裂了一圈犹如爆炸的痕迹,那痕迹还在缓缓扩大,看起来就像是天空都被炸裂了一般。

    巨子手中石条微微一震,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却又挥动石条,挡住了从侧面袭来的方天画戟。

    云气再次炸裂。

    接下来,轰鸣声不绝于耳,那一片云气不停地层层炸裂,到最后甚至连朗朗青天都为之褪色,显出一小片漆黑的夜空。

    潘龙看得暗暗咋舌,没想到帝项尤和墨家巨子竟然这么厉害。

    仅仅以两人交手的余波,就能将一片天空打成黑夜,若是这两人在人烟稠密的地方动手,大概他们还没打出胜负,周围早已生灵涂炭,死者不可估量了吧。

    但战斗的声音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帝项尤后退几步,拄着方天画戟,看着前面正在微微喘息的墨家巨子,叹了口气。

    “巨子老师,论学问、论做人,乃至于论治理国家什么的,学生都远不及您,可论武功……您老了,打不过我的。”

    巨子苦笑一声,回答:“你不要给我这老朽留面子,莫说我此刻年老体衰,就算当初年富力强之时,也一样不是你的对手。”

    他看着手上那块形状和剑相似的石条,叹道:“天陨神剑威力无穷,指山山裂、划水水分,在战国时代天下神兵之中赫赫有名。可你的方天画戟不过是寻常玄铁打造,除了坚固之外再无半点神异。你我的兵器相差这么大,结果交手不足百招,我就已经落在下风……这恐怕还是你手下留情的结果吧?”

    帝项尤说:“老师您也算是了大力,不如我们这一场就算打过了,可好?”

    巨子摇头:“墨家和帝苍穹有深仇大恨,今日老朽一定要那厮死在这里!你要救他,那便要从老朽尸体上走过去!”

    帝项尤豪迈的脸上满是纠结,最后转头看向地上那棵大树。

    “老陈。”他高声喊,“咱们是不是朋友?”

    一声叹息,陈彦从隐匿之处冲了出来,带着一团白色云气,飞到了众人面前。

    这位被称作“醉仙”的天机营第二高手,看起来是个邋遢破落的糟老头,头发胡子都乱糟糟,衣服更是破破烂烂,打了好几个补丁不说,甚至还有不止一处破口。

    他用一条皱皱巴巴旧得不像样子的布条扎着头发,勉强不至于披头散发,可脸上身上分明有厚厚的污垢,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落魄的乞丐。

    这位老乞丐全身上下,大概也就腰间挂着的那个黄皮酒葫芦,看起来稍稍像点样子。除了这葫芦之外,甚至连脚下的草鞋都烂得几乎要解体。

    看他的模样,当真是就算孤身走山路,也没有哪个强盗会费力气去打劫他,真的是安全无比。

    他的双眼也显得醉眼朦胧,看不出一点武林高手的锐气。不管怎么看,都是那种社会最下层的穷苦乞丐,怎么看也不像是天下闻名的长生高人。

    陈彦苦着脸站在帝项尤和墨家巨子中间,抱怨说:“老赵,你又坑我!”

    “朋友不就是拿来坑的?”帝项尤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很理直气壮地说,“我的朋友里面,能够吃得消坑的,就剩下你了。我不坑你,坑谁?”

    “那可是墨家巨子,他成名的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呢!”

    “又不强求你打赢,拖住他老人家就好了。”

    “我要是拖不住呢?”

    “老弟,我相信你做得到。”帝项尤笑着,径直朝着旁边走去,看起来像是要直接绕过这里,前往山谷之中救援帝苍穹。

    巨子当然不会让他离开,天陨神剑一挥,云空撕裂,便一剑向他斩去。

    剑光未至,陈彦已经喷出一口酒来,在空中化作一只憨头憨脑的熊,一把抱住了这道剑光。

    一声闷响,剑光和那口酒所化的熊一起消散,只有醉人的酒香在空中飘荡。

    “巨子前辈,晚辈陈彦,向您老讨教几招。”陈彦笑着喊了一声,便冲了上去。

    他的招数和大开大合的帝项尤截然不同,变化多端、巧妙柔和。几乎看不见什么硬碰硬的招数,却犹如一团泥沼,将巨子牢牢困住。任凭巨子几次挥剑,都没有办法将他逼开,只能被他困在方圆几丈里面,无可奈何。

    而这个时候,帝项尤已经又被另外几个高手拦住。

    看着面前那几个同样身穿简陋麻衣的人,帝项尤笑了:“诸位……我是否可以叫你们一声‘师弟’?”

    “不敢当。”为首那人神色沉稳、肌肉健壮,手上提着一条差不多跟他自己一样高的木棍,看起来像是个寻常行脚力夫,“霸王的英名,我们从小就听说。你愿意认巨子这个老师,愿意认当年那一段求学的香火情,这是给我们墨家面子,但我们这些晚辈,可不敢厚颜当你的师弟!”

    帝项尤摇摇头,看着对方手上那条木棍:“墨家各派,手段不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非攻’一派的传人,算是巨子老师嫡传吧?”

    壮汉点头,后撤半步,木棍一扬,摆出了作战的姿势。

    另外几位墨家高手也随之摆好姿势,俨然是准备众人联手,和帝项尤大战一场。

    帝项尤叹道:“好吧,看来今天不大战一场,我是过不去的。”

    然后,他露出了有些狡猾的笑容:“只是……论人手,明显是我这边比较多啊。”

    说着,他挥动方天画戟,长戟带起狂风,将墨家的几位高手都困在战圈之中,一时间难以挣脱。

    而在他身后,天机营诸位校尉便驾风向前,要趁着墨家高手们都被困住的机会,冲破阻拦,去山谷之中救人。

    “想得倒美!”也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从山谷之中出来的其余高手们纷纷冲上去,迎向了那些天机营的校尉们。

    潘龙心中苦笑,也跟着冲了上去,选了一个应该还没踏入大宗师境界的校尉,挥手就是一拳。

    不仅如此,当另外一位境界差不多的校尉要从旁边过去的时候,他挥手又是一拳,也将那人拖住。

    他有把握能够拖住眼前这两人,但天机营这次来了十七八位校尉,光靠他们这群人,怎么也不可能完全拖得住。

    好在山谷之中又有几人冲出来,将最后几个没有对手的校尉也拦住了。

    一时间,天空中打成一片乱糟糟。

    好在山谷之中又有几人冲出来,将最后几个没有对手的校尉也拦住了。

    一时间,天空中打成一片乱糟糟。

    好在山谷之中又有几人冲出来,将最后几个没有对手的校尉也拦住了。

    一时间,天空中打成一片乱糟糟。

    一时间,天空中打成一片乱糟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