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四十六章、威严扫地
    正文

    阴阳家三姊妹的手段,让潘龙由衷赞叹。

    “山鬼”以谶纬之术确定九州鼎攻击的方位,“商羊”用五德始终之法削弱九州鼎攻击的威力,最后“司命”则用乾坤倒转的手段逆转“来回”,让这一击的方向逆转,反而朝着神都方向打去。

    但如果仅仅这样,那这其实是行不通的。天底下最根本的道理就是强胜弱,“司命”若是毕灵空这样的绝代妖神倒也罢了,她如今甚至连长生都还没能修成,力量相对于九州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就算她燃尽自己的精血性命,也不可能逆转九州鼎的攻击。

    而三人联手这一招的关键就在这里。

    “司命”逆转的,根本不是九州鼎的攻击,而是她自己的身体。

    她把自己体内的“前后”给逆转了。

    九州鼎的攻击轰到她的身上,自然能将她一击洞穿,可洞穿她的身体之后,终究还是要从这一片空间经过的。

    但这一片空间,前后方向是逆转的。

    所以九州鼎这一击轰中了她的身体之后,便很自然地循着她体内逆转的方向继续前进,直奔……神都而去。

    计划成功,“司命”自己却被九州鼎几乎轰了个对穿。这样的重伤,别说是天人宗师,就算是长生妖神,也是死路一条。

    然而她事先就有准备,提前逆转了自己的“生死”。

    被击中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九州鼎的力量再大,也只能把死人轰成残破的尸体,没办法让她再死一次。

    相反,在九州鼎击中她的瞬间,那强大的力量就激活了她在自己尸体里面预先布置的手段,再次逆转生死,将她由死转生。

    由生转死容易,由死转生艰难。起死回生这种事情,就算是大宗师也很难做到,勉强为之的话,至少也会元气大伤,甚至一命换一命都不奇怪。

    这还要求被复活的人实力低微,远不及施术者。若是要复活一位天人合一的大宗师,就算是毕灵空这位九州最强妖神,怕是也只能苦笑摇头,表示爱莫能助。

    但九州鼎的力量远比妖神们更强,借用它的力量,“司命”成功地将已经死去的自己复活。甚至还借助它的力量,将自己几乎被轰碎了的身体勉强修补,避免了刚活过来就又死掉。

    虽然这么一来,九州鼎那一击的威力又被大大削弱,对神都的攻击效果可能会降低很多很多,但无论如何,她们成功地达到了全部的目标。

    抵挡了九州鼎的攻击不说,三人还都活了下来,一个也没死。

    只是三人虽然都得以生还,但的确是失去了再战之力。“山鬼”被法术反噬,也不知道还剩下几成修为;“司命”更是受了足以致命的重伤,就算勉强活过来,也要赶快治疗才能保命。

    目送着三人离去,潘龙忍不住赞道:“阴阳家的手段,果然玄妙!”

    “诸子百家本来就各有所长,只可惜当年赵胜一出手就是雷霆一击,将百家之中最强的儒门剿灭。然后其余各家齐聚墨门机关战城,却被他借九州地脉之力惊天一击,百家精英死伤惨重……接下来就是犁庭扫穴,短短月余光阴,诸子百家就成了历史……”毕灵空的喟叹传来,也解开了潘龙一直以来的疑惑。

    诸子百家实力极强,光是长生仙佛就有不少。就算儒门没来得及防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别的各家难道就不会兔死狐悲?就没有预作防备?怎么会重蹈覆辙,以至于百家几乎尽数被扫灭呢?

    原来,却是如此!

    他叹了一声,正想再问一些问题,就看到神都方向腾起一团冲天的亮光,明亮得几乎让他这位新晋真人都睁不开眼睛。

    “这是打中了?”他忍不住问。

    “应该是吧。”毕灵空说。

    过了片刻,一声极其强烈的轰响传来,震得苍茫大地都为之颤抖,更能看见烟尘如同一堵超过百丈的巨大墙壁,伴随着轰响呼啸而至。

    烟墙所到之处,飞沙走石不说,就连稍稍不够粗壮的树木都被直接摧倒,再细一点的,或者木质比较脆硬一些的,干脆就直接断成了两截。

    烟墙转瞬即至,潘龙只觉得一股强大到难以抵挡的力量迎面而来。竭尽全力才能在狂风之中找到空隙,将自己的身体稳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狂风总算平息,他朝着周围看去,却见原本满眼翠绿、树木丰茂的山川变得残破不堪,到处都是残枝断叶,倾颓的大树和翻倒的土石满地都是,看起来就像是地震一般。

    唯一没受影响的,是不远处那个被金霞笼罩的山谷。

    山谷之中,金霞和血光还在碰撞,但碰撞的势头却比之前更加猛烈。每碰撞一下,都能看到周围的空气在震荡,震荡波四处传开,一旦被它碰到,别说是树木,就连坚固的石头也会瞬间粉碎。

    潘龙一看就发现,金霞和血光都已经黯淡了许多,看得出来双方都消耗不轻。

    这当然是好事,一旦血光被耗尽,就是帝苍穹力竭之时。到时候他就是砧板上的肉,想要清蒸还是红烧,都看诸子百家高手们的心意。

    除非再有变故,否则这差不多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而要说“再有变故”……潘龙皱了皱眉,看向了神都方向。

    此刻的神都,和昔日高悬天空、威压四方的高贵模样,已经截然不同。

    飞天山峰的下方缺少了起码四分之一,如果说整个山峰本来犹如一个倒着的锥形,现在这锥形上就缺了一个巨大的半球,尖顶没有了不说,更有一大块土石消失得无影无踪,看起来极为狼狈。

    这一击,已经让大夏皇朝威严扫地。

    但这其实还算是好的,最起码……那一击轰到的是山峰下方的“地基”,而不是上方的的“神都城”。

    尽管被这么一震,神都城里面至少有两三成的房屋直接倾塌,剩下的大多也出现了许多裂纹,变成了危房,可最起码,神都城还在。

    神都城还在,大夏皇朝就保住了最后的体面。

    奉先殿中,帝壬辰脸色苍白,身体如同筛子似的抖个不停,趴在地上不敢起来。

    他不敢起来,别的文武百官自然也不敢。一群人就跟磕头虫一样趴在那些光芒渐渐黯淡的牌位前,什么都不敢做。

    过了许久,帝壬辰惊魂初定,抬头一看,只见奉先殿里面的摆设大致完整,但外面院落之中却一片狼藉,远处甚至有宫墙倒塌。

    他顿时又怕又怒,忍不住用带着几分癫狂的声音大喊:“天机营何在!立即去协助武成王,剿灭百家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