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三十七章、毕灵空之威
    火光熊熊,将一大片天空映得通红。

    这座正式名称叫做“帝城”,更多的时候则被称之为“帝都”乃至于“神都”的飞天城市,此刻犹如被一团火焰覆盖了一般。

    那些曾经象征大夏皇朝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的金色的琉璃瓦、街道上白色的条石,在火光的映照下都变成了一片鲜红。看着这片鲜红,帝苍穹忍不住想起了很多年之前的往事。

    那时候,他还只是真人境界,跟随帝乙亥发动政变,挥舞屠刀斩杀那些不愿意臣服他的宗室和大臣,十天里面,神都大街上的鲜血就没有干涸过。

    颜色,就跟现在差不多……

    (不对!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分心!)

    他突然醒悟过来,发觉自己竟然在激战之中分了神,不由心底大骇。

    以他的修为,就算是一座山在面前崩塌,也不该让他有半点分心才对。

    之所以会有刚才那一瞬间的分心,只可能是被毕灵空的神威震慑,以至于心神失守。

    (这鸟儿的实力,竟然到了如此地步?!)

    刹那间,帝苍穹的背后冷汗涔涔。

    他本拟自己苦修血苍穹神功多年,就算不敌毕灵空,至少也能抵挡一二。却不料多年不见,再次交手的时候,彼此的差距甚至比上一次更大!

    上次,他好歹还是苦战千余招之后才不敌败退。

    但这次……如果不是有神都大阵相助,可能他在交手的第一瞬间就已经被震慑心神,然后中招受伤,仓皇退走。

    换句话说,现在的他在毕灵空面前,顶多只能算是“一招之敌”。

    所有的这些念头闪过,其实都只是一瞬间。

    但就是这一瞬间,那满天火雨已经旋转起来,如同海面上巨大的旋涡一般不断聚拢。

    而旋涡的底部,自然就是帝苍穹本人。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熊熊烈焰距离他甚至已经不足十丈!

    帝苍穹怒吼一声,身上升起一团血云,在面前凝聚成鲜红的盾牌,挡住了扑面而来的烈焰。

    下一瞬间,轰鸣声震动了整个神都。

    不知道多少屋宇在这轰鸣声中摇晃,破碎的砖头瓦片、断裂的枯枝残叶,飞得到处都是。好在因为之前的飓风,已经没有敢冲出房屋一看究竟的胆大包天之辈,倒是没有人被这狂风吹飞,乃至于增加坠落地面的人数。

    轰鸣声之后,火焰凭空散去,却见帝苍穹依旧站在原地,只是脸色微白,面前的血盾已经只剩薄薄的一层,仿佛一根手指就能戳穿。

    “有长进啊。”毕灵空笑着说,“要是之前的你,这一下基本就八成熟了。”

    帝苍穹没有搭理这话,只是冷着脸,拿出一颗散发强烈腥味的药丸吞了下去。

    这药丸名叫“灵血丹”,是以从活人体内提取的血液精华为原料炼制而成。若是将药丸扔进水里,一颗药丸就能把几千斤的清水化为鲜血,当真妖异到了极点。

    但对帝苍穹来说,这却是最好不过的补药。

    灵血丹入口,他的脸色转眼间就变得猩红,仿佛所有的鲜血都涌到了脸上一般。

    带着狞笑,这位大夏皇朝的护国武成王朝着毕灵空的方向,狠狠地挥出了不知何时变成利爪的左手。

    凭空出现的猩红爪痕浮现在毕灵空的面前,就像是一排锋利的刀刃,要将她当场分尸。

    毕灵空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摇了摇头,露出几分感到无趣的神色。

    “不过如此。”她淡淡地说。

    说着,她朝着迎面而来的爪痕弹了弹手指。

    指尖的前方,光影模糊而扭曲,变成一个半透明仿佛球体的模样,更有许多电光凭空而生,绕着这透明的球体旋转不止,发出无数尖利的鸣响。

    然后,这电光萦绕的透明球体轻轻松松地击穿了爪痕,带着那尖锐的响声,朝着帝苍穹飞去。

    帝苍穹正要再次施展神功,凝血为盾抵挡,耳中却听到了苍老的声音。

    “快躲!千鸟雷丸不可硬接!”

    他下意识地变招,身体猛地一侧。

    因为动作稍稍迟了一点的缘故,他并没有能够完全躲开这个电光萦绕的透明球体,左肩被稍稍擦了一下。

    只是这一下,他左半边的身体就少了一大块,血肉、衣甲都不翼而飞,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伤口的位置更有无数的电光闪烁,阻止伤口复原。

    帝苍穹的身体猛地一震,正要想办法驱逐伤口的电光,却见一道金光从后面的宫殿里面飞来,在他身上一划,就将包括所有伤口在内的大块血肉切下来,甩到了一边。

    那些血肉被甩到旁边,还没落地,就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炸裂声,化为了一团灰烬。

    帝苍穹额上顿时冒出冷汗,既因为疼痛,也因为害怕。

    很显然,这一招“千鸟雷丸”正克制他修炼血苍穹神功而成的血魔不死身,如果不是水元子即是提醒,如果不是黑白郎君及时帮他处理伤口,只怕他已经被一击重伤,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好在伤口已经被切开,那些沾染了雷电之力的部分都被切除。虽然小半个身体都没了,但对他来说,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

    一声怒吼,他的伤口血光涌动,转眼间就重新长好。如果不是衣甲没能恢复,以至于小半个身体都精赤着,看起来就好像是没有受伤一般。

    毕灵空倒也没追击,皱了皱眉,看向皇宫之中。

    “老乌龟、小企鹅,你们两个真的要帮他?”她的话音之中带着几分怒气、几分威胁,“可要想清楚!这事情不是开玩笑的!”

    老龟水元子叹了口气,回答:“我受帝家供奉多年,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面前把帝家的擎天白玉柱给拆了。”

    声音有些尖利的黑白郎君随后跟着说:“火鸟,你当初把我按在地上打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讲道理?”

    毕灵空的脸色微冷,嘴角反而浮现了一丝笑容:“呵呵,看来你们是打定主意了。也好!当年我顾念着曾经的交情,下手不够爽利。这次我一定给你们痛痛快快!”

    说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就要出手。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了怒吼。

    “反贼毕灵空!但凡进犯神都,该当何罪!”

    毕灵空愣了一下,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个身材魁梧的大将凭空而立,满脸怒气,手上金锏流光溢彩,一看就知道绝不平凡。

    “你是谁?”她问。

    “我乃——”那大将提气振声,就要自报家门。

    但毕灵空却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算了,无所谓。死吧。”

    话音未落,那大将的身体就僵在空中,熊熊烈焰从他的眼鼻口耳之中冒出来,转眼间将他烧成了一个火人。

    好几个高手纷纷展开救援,但他们的武功也好、法术也罢,面对这烈焰都毫无用处。也就是三五秒钟的时间,那位去年新上任的神都九门提督就化为了一片灰烬。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把自己的名字给报出来。

    帝苍穹眼看着毕灵空一句话烧死九门提督,却没有出手阻止或者救援。而是抓紧时间调息运气,催动灵血丹的药力,让自己恢复到最佳状态。

    至于那个九门提督……区区一个新晋的真人,死了也就死了。

    他能用自己的生命为帝苍穹争取这么多的时间,也算是没有白死。

    毕灵空烧死了打扰自己的无名之辈,回头看着帝苍穹:“你们这天城里面,这样的蠢货很多吗?”

    “他是忠于职守。”帝苍穹冷冷地说,“跟某个大难临头,扔下老师和同门,自己一飞冲天逃得无影无踪的家伙,是不一样的。”

    毕灵空莞尔一笑:“你真是有趣,明明当年你都没出生,为什么要一副好像亲眼见过似的振振有词呢?”

    “当年的人,可还没死光呢!”帝苍穹冷然说。

    “怎么样也无所谓了。”毕灵空满不在乎地说,“我早就明白了一件事,跟你们这种人,讲道理是毫无意义的。”

    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眼中却只有冷厉之色:“只有把你们按在地上暴打,乃至于直接打死,你们才坑老老实实地听人说话,乃至于从嘴里冒出那么一两句真诚一点的实话。”

    “那么,你今天就是来打死我的?”帝苍穹反问,“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出手呢?”

    “摇光弓、星散箭,我也慕名已久。你想要杀我,不如直接开弓搭箭,看看我能不能挡得住。”

    毕灵空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一脸的不屑。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分明觉得帝苍穹不配自己开弓射箭。

    帝苍穹心中一怒,正要再说,却突然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下意识地急速坠落,身体几乎一瞬间就降落了二三十丈。

    就在他降落的瞬间,毕灵空的身影浮现在了他之前站着的空中,右手化为利爪,扫过他留下的残影。

    直到这时,她原本的身影才消失不见。

    帝苍穹的脑子里面“嗡”的一下,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毕灵空竟然在说话的同时就已经冲到了面前,要不是他在气血充盈的时候灵感特别强烈,刚刚这一招就又要受伤!

    他又气又怕,忍不住大吼一声,朝着毕灵空冲了过去。

    血苍穹神功变化无穷,既能远战也能近战,他已经确定,拉开距离远战对自己很不利,既然如此,不如将彼此的战斗拉近到拳脚相交的距离,凭借自己的武功和这贼鸟好好战上一番!

    轰鸣声再次响起,笼罩皇宫的阵法浮现出来,却在轰鸣声中不断摇晃,似乎随时都可能破裂。

    帝苍穹和毕灵空的身影几乎消失不见,但轰鸣声却一直都没有停。

    片刻之后,伴随一声特别猛烈的轰鸣,帝苍穹从空中坠落,撞穿了皇宫大阵,摔在了地面上。

    当他快要落到地面的时候,一团水流凭空产生,托住了他的身体。既避免了他摔伤,也阻止了他将地面撞得四分五裂。

    “水元公,多谢。”

    老乌龟叹了口气,那团水流向着天空飞去,迎上了追过来的毕灵空。

    一声闷响,水流炸裂,化为一场大雨,洒落大半个皇宫。

    但毕灵空追杀的势头终究还是被挡住了。

    不仅如此,一道金光也飞过来,化为一柄金色的飞剑,拦在了毕灵空的面前。

    毕灵空停住了脚步,冷冷看着重新凝聚的水球和飞剑,问:“这就是第二回合?”

    “不,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不要交手。”水元子说,“当年主人就说过,论天赋的才华,战国之中,以你为首。我不过是个一个痴长了几岁的老乌龟,哪里是你的对手!”

    毕灵空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但今天你非要打的话,我们也只能奉陪到底。”黑白郎君说,“我承认你神通广大,一对一的话,我们三个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一对三,你就算能赢,也杀不了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我可以拆掉这座破城!”毕灵空说。

    “你不会。”黑白郎君说,“拆掉神都,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你不会这么做。”

    毕灵空冷笑:“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会不会!”

    “但今天你非要打的话,我们也只能奉陪到底。”黑白郎君说,“我承认你神通广大,一对一的话,我们三个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一对三,你就算能赢,也杀不了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我可以拆掉这座破城!”毕灵空说。

    “你不会。”黑白郎君说,“拆掉神都,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你不会这么做。”

    毕灵空冷笑:“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会不会!”

    “但今天你非要打的话,我们也只能奉陪到底。”黑白郎君说,“我承认你神通广大,一对一的话,我们三个都不是你的对手。但一对三,你就算能赢,也杀不了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我可以拆掉这座破城!”毕灵空说。

    “你不会。”黑白郎君说,“拆掉神都,会死很多很多的人,你不会这么做。”

    毕灵空冷笑:“你可以试试,看看我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