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二十九章、话不能随便说
    正文

    丁老哼和宋小哈,一时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家帮主那么凶悍的人,竟然也会脸红?

    他们并不惊讶武极星会抱住潘龙,不让他出手——反正帮主肯定有自己的原因。但武极星竟然会因为这种事情脸红,就让他们很震惊了。

    帮主平时除了跟翠姑打闹的时候有几分女人味之外,都是一副硬派作风。像这种小女儿的神情,他们真的是从来见都没见过。

    ……这不能怪他们见识少,毕竟他们是男的。

    男女总归有别。

    若是帮里几个跟武极星亲近的女帮众在此,就肯定不会惊讶。

    因为在她们的印象里面,武极星本就是这样的人。

    一到着急的时候就不用脑子,经常在调笑玩闹之际被套话,然后恼羞成怒或者是脸红害羞,都司空见惯得很。

    这些事情,潘龙自然全不知道。

    他向武极星点点头,说“放心,我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的。”

    言下之意,当然就是终究还要出手。

    这次,武极星没拦他。

    白映玄都被人掳走了,这场庆祝她从良上岸的表演自然也就泡了汤。

    李探花无可奈何,只能先收殓了四位供奉的尸体,顺便也让人帮那书生检查了一下,看看他有无大碍,可有内伤?

    那书生果然有了内伤,好在只是气怒攻心,稍稍损伤了一些心肺。服了点药,回去休息几日就好,倒也没有生命危险。

    看来,至少金三还是要脸的,没有对这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下毒手。

    忙碌之中,武极星来到李探花旁边,问“李掌柜可有什么打算?”

    李探花摇头,神色惨然“还能有什么打算?这人强得不可思议,怕是半只脚都踏进真人境界的。我春风楼惹不起他,只能认栽。”

    “去报官如何?”

    李探花愣了一下,转头看向武极星,却没在她脸上看到戏谑之色,而是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武帮主不要拿我寻开心,做我们这行的自己就不干净,哪有脸面报官?”他叹了口气,说,“若是报官,捕快衙役们必然要来里里外外搜寻,到时候不管能不能抓得住金三,春风楼都要歇业一段时间……反而得不偿失啊!”

    “面子问题,怎么会得不偿失呢?混江湖的,不把面子立起来,才是真的得不偿失!”

    李探花摇头“武帮主你是江湖大豪杰,自然在乎面子。我小李哥只是个生意人,能争面子当然还是要争一下,可争不到,也就算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生意人嘛,和气生财。怎么和气?当然是打也由他、骂也由他,我低着头赔笑就是。”

    说完,他很落寞地叹着气,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走了。

    潘龙和武极星也随着人流离开,但离开画舫之后,武极星带人回倚天别院,潘龙却没有回客栈,而是径直循着刚才金三和白映玄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虽然距离两人离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二人的气息。

    在他眼里,这两人一路走去,搅乱周围的天地元气,留下了清晰不过的痕迹。

    一路追寻,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在通天江边的一艘小船上,找到了金三和白映玄。

    只是此刻两人的关系却完全反了过来,白映玄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反倒是金三站在她的面前,一副上司训下级的意思。

    “小金,你今天闹得过分了。”白映玄依然娇娇弱弱的模样,连语气都很轻柔,但话中的训斥之意明白不过,“收拾一下春风楼,理所当然。可后来找那书生的麻烦,乃至于侮辱儒门,这事情做得不对。”

    “为什么?”金三显得有些纳闷,“我也没真的伤到那书生啊。”

    白映玄叹了口气“你可知道他是谁?”

    “不过就是个既不懂武功也不懂法术的书生罢了。”

    “他是广陵书院的弟子。”

    “广陵书院?”金三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了问题,失声问,“那位老神仙的门人?”

    “以他的身份,大概没资格成为那位老神仙的弟子。可是……”白映玄摇头,“你如果只是欺负了他,倒也罢了。但你还出言侮辱儒门,那位老神仙就有出手的可能了。”

    金三额头上顿时就满是汗水,低声说“老神仙不会为这事情出手的吧?当年儒门覆灭,他都没出手啊……”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白映玄说,“当年他不出手,是因为太祖爷神通广大、万民拥戴。他的道理便是天下的权力要尽可能集中,由才能非凡的君主来管理。太祖爷正是符合他道理的圣君,所以无论如何,他不可能与太祖爷为敌——当年儒门几位仙佛妖神之所以敌不过太祖爷,这也是重要原因。”

    她看着金三,摇摇头“可如今,你觉得朝廷有这个面子吗?”

    金三苦笑,问“那我该怎么办?”

    “先回岭南去。”她说,“到你祖师那里躲一阵子。以老神仙的身份,他只要眼前这一阵子没找你麻烦,也就是放过你了。日后就算再遇到,最多也就是轻轻惩罚一下,不会要你的命。”

    金三顿时满脸苦相“不会吧!我才出山没几年,就又要回去了?”

    “那你想怎么样?”白映玄反问,“或者你也可以去神都,神都有武成王坐镇,老神仙他们都不愿意跟武成王照面,你躲在神都不出门,也行。”

    金三犹豫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那我还是回岭南吧,帮着祖师爷烧火炼金精也好。”

    白映玄微微一笑,随口问道“黑白郎君祖师收敛金山淬炼金精,如今炼得怎么样了?”

    “已经炼了不少,但还有一些缺口。”金三说,“祖师爷打算炼制一枚‘落宝金钱’和一套‘财运剑阵’,去对付义乌。如今财运剑阵倒是已经凑齐了,但落宝金钱还差不少。”

    白映玄点头“钱的问题,朝廷不好帮忙——老实说,你们需要的钱也太多,便是朝廷都拿不出来。不过,除了钱之外,无论人力还是物力,有所匮乏的话,都可以向朝廷伸手,没问题的。”

    “您放心,我一定把消息带到。”

    白映玄笑了笑,说“那就这样吧,我等一下制造一个‘白映玄投江自杀’的假象,到时候你气急败坏地离开,这件事就此了结。你回岭南去,我也要回神都了。”

    “回神都?”金三愣了一下,问,“神都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白映玄没回答,只是推开船舱的窗户,纵身跳了出去。

    扑通一声,她的身影没入水中,很快水上便浮起一条白绸,顺着江水缓缓流去。

    金三走出船舱,站在甲板上看着那白绸漂远,摇了摇头。

    “明明一身好本领,却活得好像个牵线木偶似的,朝廷要她干什么她就要干什么……我真的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人!”

    “人和人之间,本来就是没办法互相理解的。”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比方说我就不理解你们,不过是演一场戏而已,非要害死四个人干什么?”

    金三神色大变,胖胖的身体仿佛离弦之箭一般冲出去,却根本没有转身的意思,而是直接朝着岸上逃跑。

    这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的身后,实力远在他之上。

    所以他的选择只有一个字,逃!

    但他还没来到岸上,就看到一个穿着寻常江湖劲装的虬髯青年站在了自己原本准备落脚之处,冷脸看着自己。

    怎么这么快?!)

    金三心中大骇,仓促间调整身法,在空中转了一圈,双脚踏水,从水流之中借力,身体又重新向后退去。

    他一边退,一边还大声问“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来找金某的麻烦?”

    那人的回答,是轻飘飘地一掌。

    这一掌看上去平平无奇,但掌力却四面散开,将他上下左右全都包围,让他无从逃跑,只能硬接。

    一声闷响,金三摔倒在了甲板上,口鼻之中都溢出血来,已经受了内伤。

    潘龙不急不慢地朝他走去,脚步走在空中,就像是走在地面上一样平稳。

    金三眼睛微微缩小,低声说“你是潘龙?北地潘龙!”

    潘龙点头“我本来是去看热闹的,结果遇到你们唱这一出双簧。老实说,我不大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演这场戏——其实我也懒得明白,反正你们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可你不该出手杀人。”他语气依然平和,但其中却有了几分杀意,“那春风楼的四个供奉,论实力都不如你。你若是愿意多花一些时间,或者拼着受一点轻伤,完全可以只将他们击伤打退,却不至于伤了他们的性命。但你偏偏就要用特殊的手段将他们打死……这事情我既然见到,不管一下,有些说不过去。”

    “春风楼不过是个逼良为娼的地方,那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该杀?”金三怒道,“你简直黑白不分!”

    潘龙笑了“黑白不分?春风固然不是好东西,难道你就是?”

    “我当然是!”金三昂起头,露出骄傲之色,“我乃是堂堂的朝廷巡风使,怎么就不是好人了?”

    潘龙冷笑“心悦魔宗什么时候变成好人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金三顿时一惊,问“你知道我的来历?”

    “你连乾坤一掷都施展出来了,我为什么不知道你的来历?”潘龙反问。

    他刚才已经听到了金三和白映玄的对话,自然也就猜出了金三的来历——这人是心悦魔宗宗主,妖神黑白郎君的徒子徒孙,估计还是得了真传的少数人之一。

    既然是黑白郎君的门徒,那他刚才施展的绝技,自然也就知道是什么了。

    毕灵空曾经给潘龙介绍过几位跟她交过手的妖神,其中就有这位老企鹅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当年跟着帝甲子、文超公混过,大概可以算是帝甲子的宠物。他有一个绝招,名叫“乾坤一掷”,是将金钱作为暗器打出去。打出去的金钱越多、价值越高,威力就越大。

    当年黑白郎君和毕灵空交手,吃了不小的亏。所以这些年他一直收集黄金,要将黄金炼成金精,打造一枚落宝金钱,用这枚凝聚了海量财富的金钱施展乾坤一掷,威力必定大到难以想象。

    潘龙既然知道了金三是黑白郎君的门人,那对他武功之高,当然也就明白了。

    黑白郎君可以算是帝甲子的门人,金三又是黑白郎君的门人,勉强也可以算是帝甲子的徒孙。他修炼过类似“从心所欲”的功法,能够在修为还没有达到返璞归真境界的时候,先施展出类似真人境界的手段来,倒也不足为奇。

    只是……既然知道了金三是黑白郎君的门人,潘龙就更不会放过他了。

    黑白郎君算是大夏的死忠,也是毕灵空的死敌之一。无论是作为儒门弟子、毕灵空的学生,还是作为想要推翻大夏的逆党,潘龙都有必要削弱黑白郎君的力量,最好能够将这老企鹅弄死。

    现在,金三这个黑白郎君的得意门徒出现在这里,他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当然,说一千道一万,关键原因还是,他很生气!

    他跟着毕灵空学艺,既学习武功,也学习文化思想。几年下来,早已认可了自己儒门弟子的身份。

    现在有人当着他的面侮辱儒门前贤,他没有当场翻脸动手,还是武极星的功劳呢!

    经过武极星那一拦,他心中的怒气减少了几分,原本也没打算杀金三,只准备打掉这家伙几颗牙齿,惩戒一下就算了。

    结果刚刚一偷听,这金三竟然是朝廷的人,还是黑白郎君的门徒!

    那有什么好说的?

    打死算了!

    江湖之中有一句名言饭可以随便吃、酒可以随便喝、话却不能随便说。

    金三原本就是他的敌人,就算没有别的原因,只要知道了这家伙的身份,潘龙怕是就要偷偷揍人甚至于杀人——如今诸子百家准备伏杀帝苍穹,这差不多已经到了要跟帝家彻底翻脸的时候,用不着再忍耐了。

    现在又有侮辱师门的仇怨,这便是自寻死路!

    打死也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