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二十六章、名妓从良
    正文

    “姐夫,你怎么突然要买房子?这是打算在广陵长住吗?”

    潘龙点头:“北地苦寒,将来翠姑有了身孕之后,还是住在扬州比较好。小孩子也在扬州长大比较安全。”

    武极星忍不住笑了:“都还没成亲呢,你就已经在考虑这些了?”

    “早点准备,没什么不好。”

    “说的也是,反正广陵城的房价一直在涨,晚买不如早买。”武极星手下哼哈二将之一的“丁老哼”笑道,“前段时间,郡守广陵知府甚至专门出了个公文,限制一家人只允许在广陵城有一处房产。过去已经有的要么卖掉,要么年年交重税就这样,广陵房价还是在涨。”

    潘龙吃了一惊,顿时想起了前世的一段记忆,问:“那广陵房价现在有多高?”

    矮胖的“宋小哈”说了一个数字。

    潘龙微微皱眉,这房价有些超出他的预期。

    倒不是说他买不下,而是广陵的房价这么高,总让他有些不好的联想。

    “整个扬州的有钱人都在涌向广陵吗?”他自言自语,“按说没必要啊除非是在这里有店铺要经营,否则正常情况下,派几个人在这边设个点,及时得到商业上的消息,也就足够了”

    “姐夫你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房价上涨会让你这么担心?”武极星很好奇地问。

    潘龙干笑两声他当然不好说这是前世年轻时候的心理阴影。

    好在武极星倒也没追问,她年纪虽然不大,江湖经验却很丰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类道理,她早就已经很明白了。

    在她的陪同下,潘龙在广陵城里面转了一个下午,看了几处房产,最后终于敲定合同,买下了其中一处。

    那是一座有二十一间大小房间、一处大院子和一个小院子的宅邸,可以住得下四五十人。

    这间房间原本的主人是一个富商,名字很古怪,叫做金三。他原本在广陵城里面有多处房产,因为最近打算离开扬州,去别的地区发展,所以打算脱手一部分,只保留一处房产就行。

    他的那些个房产,无论大小,地理位置都很不错。这处宅邸也不例外。

    它位于广陵城北部,距离城墙有一些距离。附近没什么高大建筑物,采光非常的好。而且距离贯穿广陵城的主干道有一定的距离但不远,既能够很顺利地抵达大路,如果发生战争兵变之类事情,也有一定的缓冲,不至于被殃及池鱼。

    当然,作为潘龙的宅子,天底下想必也没几个人敢来这里惹事。

    宅子里面两个院子都被建成了花园,对此潘龙颇不满意,买下房子之后,他和牙行谈了一下,就让牙行找人将房屋改修一下,把前面那个大院子改建成练武场。

    家里没有练武场的话,他总觉得缺点什么。

    牙行的人很纳闷,不明白为什么要把好端端的大花园推平了建成练武场,但有钱的就是大爷,既然房主自己愿意,那他们当然也没什么意见。

    倒是武极星觉得很可惜,劝潘龙保留这个花园,把后面的小院子改成练武场就好。

    “太小了!”潘龙摇头,“方圆连十丈都不到,只能练练拳脚枪棍,连弓箭都练不了,更不要说练骑马什么的”

    武极星很无语,在她的想法里面,练武场可不就是拿来练练拳脚枪棍的么?甚至于,能够练枪棍的练武场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一般的练武场也就练练拳脚而已。

    结果潘龙一张嘴,就是要练弓箭乃至骑战,这可不就要推平大花园么

    她劝说不了潘龙,只能很遗憾地将大花园里面自己看着顺眼的花木挑选出来,让牙行找花匠移植到倚天别院。

    结束了这件小事,潘龙正准备回客栈休息,顺便让“白虎星乡村小说xiangcun”出场,去给徒弟郑双作一些指导。结果武极星兴致勃勃地问他,有没有兴趣去画舫玩玩?

    “画舫?”潘龙诧异地看着武极星,觉得自己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

    所谓画舫,其实就是建在船上的青楼。这些体型庞大的船只在广陵城附近的水面上缓缓行驶,接待那些既要猎艳,却又要附庸风雅,最重要的是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顾客。

    两世为人,潘龙从没去过这类地方。他也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第一次去,竟然是被小姨子邀请。

    要说小舅子邀请自己去,那还勉强说得通,你这小姨子说这种话题,不觉得很诡异么?

    一看潘龙的表情,武极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闹了个脸红,立刻手忙脚乱地解释。

    原来,最近广陵城一位著名的歌妓“雨师”白映玄年纪大了要从良,她所在的青楼“春风楼”便决定为她专门举办一场歌舞表演,以庆祝她能够顺顺当当脱离这门皮肉行当,过上安稳生活。

    白映玄从业十余年,艳名远播。她能够顺顺当当地从良上岸,很多人都为她高兴。甚至就连广陵文坛,都有不少人会专门前来为她祝贺。

    武极星跟白映玄倒也算熟识琼花阁跟江湖势力谈判的时候,不止一次将谈判地点选在她的画舫“醉月舟”上。大家关系不错,现在她要从良,武极星自然要去捧个场。

    潘龙这才明白原来是去参加从良庆祝会的,而不是去咳咳。

    “好吧,我肯定准时到。”

    他当然不会拒绝,不如说,他也对从良这件事颇为好奇。

    虽然评书话本里面经常提到风尘女子从良,可实际上这种情况是很少的。操持皮肉生意的老板都是黑心鬼,哪里可能将摇钱树放出去?

    除非是真的年老色衰到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否则的话,一旦沦落风尘,就不要幻想什么从良。

    反正潘龙闯荡江湖几年,没听说过哪怕一次有名妓从良成功的。

    难得遇到,他当然要去见识见识。

    当天晚上,他换了一身文人打扮,早早来到了倚天别院,跟武极星等人一起前往广陵城南新月湖上的画舫“醉月舟”。

    醉月舟是一艘非常大的船,船身甚至比潘龙当初在通天江见过的大江连的巨型客船都大。但潘龙只一看就能看出来,这船大而无当,既行驶不快,也吃不消大风大浪。只能在新月湖这类水面平静的狭小水域形势,一旦向南进了通天江,怕是分分钟就要翻船。

    在这艘大船的船舷上,挂着一盏盏灯笼。每一盏灯笼上都有一个名字,看起来全都是女人的名字。

    “这些灯笼,就是如今醉月舟上接客的姑娘们的名号。”被称作丁老哼的瘦高个介绍说,“若是今晚她有客人,灯笼就会熄灭。若是没有客人,灯笼就亮着。”

    潘龙看了看,只见二十多盏灯笼全都亮着,颇为壮观。

    “别看了,今晚醉月舟不做生意。”旁边一个书生忍不住说,“今天是雨师的大喜之日,她的姐妹们当然也要为她庆祝。就算是春风楼的管事,也要给她们这个面子。”

    潘龙点头,对那书生笑了笑。

    书生见他颇有礼貌,也回以笑容,但看他脸上分明有几分紧张之意,让潘龙不由得有些纳闷。

    名妓从良,关这书生何事?

    难道说,他是这名妓的粉丝,甚至于是入幕之宾么?

    但这问题实在不好问,只能作罢。

    一行人上了船,从船尾进舱,在侍女的带领下,很快来到了位于船舱顶部的大厅。

    这大厅建得颇为雄伟,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船上。若非脚下不时有微微的起伏颠簸,甚至会让人误以为是在岸上某个大酒楼里面。

    作为广陵城绿林势力的大佬,琼花阁的座位自然是早就已经定好了的。在一间用纱绢隔开的小隔间里面。

    隔间里面有两张桌子,地方也算宽敞。潘龙和武极星坐一桌,哼哈二将坐另外一桌,还有一个侍女守在门口,随时等候召唤。

    潘龙观察大厅,看到八间这样的隔间。除此之外就是普座,不少书生和商贾打扮的人都坐在普座里面,正在满脸期盼地等待。

    不止一个人的脸上有惋惜之色,看来那位被称作“雨师”的名妓白映玄,的确是很有人气。

    他的目光又向上看,注意到从大厅屋顶上,有不少彩绸垂下,除了一条白绸之外,别的彩绸上都有姓名。

    “那些彩绸上的名字,又是怎么回事?”他问。

    “那是过去这艘画舫的花魁。”丁老哼解释说,“彩绸的颜色,代表了她们最后的结局。白绸、绿绸是从良的;红绸、黄绸是早夭的;紫绸、蓝绸是一直留在这一行里面,最后转了管事的。”

    潘龙看了一下,只见十四条彩绸里面,白绸只有两条,绿绸两条,紫绸蓝绸各一条,其余全是红黄两色,不由得叹了一声。

    这艘船前后有过十四位堪称花魁的名妓,可这十四位名妓里面,别说上岸从良,就连能够活到老的,也不过六位。反倒是英年早夭的却有八位。

    “果然是个人吃人的行当啊!”他忍不住低声感叹。

    武极星也摇摇头,却没说什么。

    要说人吃人,绿林何尝不是?

    她身为绿林人,要是跟潘龙这正派大侠一样感叹这个,未免就有点矫情和虚假。

    潘龙的目光又扫过那些跟他们一样的隔间,以他的眼力,薄薄的纱绢自然挡不住他的视线。只见每一个隔间里面都摆着桌子,并有蔬果酒菜,看得出来都有客人。

    但可能是因为他们来得比较早,除了他们这一间之外,只有两个隔间里面有人。

    一个隔间里面是几个书生,他们带着笑容,正在讨论着什么。潘龙聚神细听,却是在讨论要为白映玄作诗,以庆祝她上岸从良。

    另一个隔间里面是个彪形大汉,虎背熊腰不说,相貌更是凶恶。属于那种走在城门口,就会让士兵们刀剑出鞘如临大敌的类型。

    这大汉将侍女搂在怀里,一边喝酒一边占便宜,场面着实有些不堪。但看那侍女的神情,倒也并不是很不乐意的样子潘龙猜测双方大概认识,没准这大汉根本就是那侍女的熟客。

    过了一会儿,各个隔间都陆陆续续有人前来。潘龙注意到,有一个隔间里面坐进去的那人神情严肃、眼中带着长期居于领导地位而自然产生的威势,一看就是个身份地位颇高的人物。

    这人的行为也颇为端正,他自己和一个看起来应该是保镖的人各坐一桌,倒也不说话,就是在默默地喝茶。

    另外还有一个隔间里面的人也很值得一说,那是一个圆脸的胖子,一身衣服全都是金色,而且还在衣服上缝缀了不少金叶子,看起来金光闪闪,就像是把“我很有钱”四个字写在了身上一般。

    穿这身衣服出门,实在很有一些欠打劫的意味。这人敢这么穿,而且连一个保镖都不带,想必身手极好。

    只可惜大厅里面人太多,会武功的也很多,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搅乱了天地元气的流向,让潘龙没办法从天地元气的流动上,判断出这人的身手来。

    等到八个隔间的客人都到齐了,便有几个歌妓上台弹琴唱歌。潘龙对音乐的造诣很一般,也就是能够听出来走调与否的水平。至少在他听起来,这些歌妓弹琴弹得很好,歌也唱得不错,如果去参加前世的选秀节目,起码才艺这一环应该不会输给别人。

    前提是她们的竞争者不要表演胸口碎大石什么的。

    记得当年,就有人在选秀节目才艺表演的时候表演单掌断砖、胸口碎大石,画风十分的不对劲而且居然还赢了。

    几曲歌罢,便有一个胖胖的、满脸带笑的中年人上台,说了一通客气的话,大致上就是感谢大家这么多年对白映玄以及对春风楼的照顾,祝福白映玄上岸从良之后能够生活顺利一世平安云云。

    这些废话一开始还能得到众人的点头和鼓掌,很快就有人开始不满,嚷嚷着让这丑男滚蛋,请白大家上台演唱。

    胖子也不尴尬,哈哈一笑就下了台,然后一个穿着青白两色服装的女人,便在两位侍女的陪伴下走上台来。

    看不少人连呼吸都屏住的样子,想来她就是今天这场宴会的主人,广陵名妓“雨师”白映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