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一百零四章、礼法真麻烦!
    潘龙大概可以猜到武极星要说什么。

    所以,他很兴奋。

    男人没有不好色的——就算是挨过一刀的太监,其实也一样有那方面的需求;就算是取向有问题的,他至少也是有取向的。

    若是连那方面的需求都没了,基本上,这个人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潘龙当然是个正常的男人,非常正常。

    他前世曾经结过婚,有老婆孩子,有子孙后代。死的时候不能说儿孙满堂,最起码几代人送他这个老头子,也算是挺热闹的。

    有人说,人老了就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了——这人多半大概还没老。

    反正潘龙自己,当年躺在病床上,都在跟隔壁病床的病友交流某些大家会心一笑的话题呢。

    如今他重活了一回,又年青和健壮了,怎么可能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只是长久一来,生活的压力比较大,有点精力都拿去练武了。等练武有成,自控能力也就很强,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了。

    自古以来,除了一些走上邪道的家伙,绝大多数武林高手都从来不会被荷尔蒙控制——当一个人强大到能够飞天遁地的时候,体内的一点激素分泌,又怎么能对他造成妨碍?

    可这一点也不影响潘龙向往美好。

    武翠姑这个人呢,漂亮是无疑的,大概只有潘龙上辈子那个世界里面少数号称“世界级、星球级”的女明星,能够跟她比美。更难得的是她性格不错,好相处,看不出有什么糟糕的爱好。

    娶妻娶贤,夫妻是要过一辈子的,性格合得来最重要,别的其实都可以凑合。

    ……当然,能不凑合,那是更好。

    潘龙本人性格比较随和,除了在正邪善恶的问题上稍稍有点固执之外,基本没什么别的可以称得上“性格特征”的地方。他跟什么人都能相处,几乎不会跟别人有特别的原则性的冲突。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想要找一个真正性格相合的人,其实也不容易。

    江湖强者大多性格比较激烈,大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流了无数的汗和血,追求的是什么?

    也许有人是像潘龙这样,只要能够不断变强,不断超越过去的自己,就能心满意足。但更多的人追求的,无非是仗剑天下、快意恩仇。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用自己的力量去压倒别人,当个人上人。

    潘龙并不反对这样的想法,可跟那样的人过一辈子,他觉得……肯定不会舒服。

    逍遥自在有什么不好?不断努力去超越昨天的自己,难道不够吗?非要用压倒别人的方法来让自己获得满足,有必要吗?

    遗憾的是,江湖之中,但凡武功较高的,无论男女,都比较倾向于“以力压人”。

    就算是那些看起来平和友善的,其实也不过是因为他们没有选择用这套逻辑和潘龙相处而已。

    典型的例子就是他的老师毕灵空,在跟他相处的时候,老师是个温和爱笑的漂亮女人,但潘龙可不会忘了,她是怎么打出“九州第一妖神”这名号的。

    当年那个死在他面前的云河源龙神,那颗硕大的脑袋,依然会时不时出现在他的梦里。

    而武翠姑就没这个问题,大概是因为仆人出身的缘故,她的性格比较柔软,没有什么争强斗狠之心,更没有什么凭借武力压倒别人的心思。虽然她也会战斗,也会厮杀到浑身是血,但那不过是追随武极星而已。

    如果跟着他的话,他不整活惹事,武翠姑应该就会老老实实,当个贤妻良母。

    ……这么一想,似乎很有大男子主义的感觉,要是回到他三四十岁那段时间,免不了要挨一通当时威震天下的组合女拳。

    好在这个世界的人不折腾那些。

    潘龙一边听着武极星的话,一边心中不断闪过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渐渐的,他甚至已经在考虑孙子该叫什么名字,家族是不是要重新修整行辈之类的问题了。

    “……总之,我希望能将她先送到北地。”武极星疲惫地说,“广陵城是肯定待不住了,甚至扬州都很难待得下去。她现在的情况,真的是走得越快越好。多耽搁一天,就多一天的麻烦。”

    潘龙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没问题。”

    武极星反而一愣:“没问题?”

    潘龙心中一惊,怀疑自己是不是漏过了什么重要的话题。

    但他靠着模糊的印象回忆了一下,发现似乎没漏过什么。

    刚才武极星就是在介绍武云苍对翠姑的窥觑,担心翠姑会在族老们的压力下做傻事,所以希望他能够带翠姑离开。

    大致上就是这些。

    那他的回答应该没错啊……

    潘龙有些纳闷。

    武极星沉默了一下,问:“你确定?”

    “我真的不明白所谓的‘问题’在哪里?”潘龙很老实地回答,“闯荡江湖,携美而归,怎么看都是极好的事情。我能有什么问题?我要是还‘有问题’的话,那才是真的‘有问题’了呢!”

    武极星皱了皱眉,说:“娶亲需要经过一套‘六礼’程序。因为我那大哥的缘故,六礼几乎不可能做得起来,这也没问题?”

    潘龙更加纳闷:“这有什么问题吗?”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满满的迷惑不解。

    潘龙是真的无法理解武极星的想法——他当然知道“六礼”是什么,那是从讨论婚事到婚礼正式举行的整个过程。采纳、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一套流程下来,最后拜天地拜父母,然后婚宴、洞房,第二天去祖祠登记族谱……

    这套流程,他清清楚楚。定丰镇虽然地处北地,可结婚的时候也是要这么走一套流程的,这些年来,他见过不少次,熟悉得很。

    但是,没有这套流程又怎么样呢?

    夫妻结婚,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去衙门登记户籍吗?

    只要在衙门登记了户籍,那就是合法夫妻了。有没有婚礼流程,都是次要的嘛。

    为什么在武极星看来,这件事就这么的严重,乃至于当自己表现得无所谓的时候,她会这么震惊呢?

    你好歹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绿林大豪,至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