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七十七章、守夜
    满地的骨头渣子中间,埃里克正在努力寻找铠甲的关键零件。

    “这里都乱成这样了,还需要找吗?”潘龙疑惑地问。

    埃里克没回答,只是在继续搜索。

    “他就是这样,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要做到,否则能连着一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杰罗德解释说,“这个叫什么来着?”

    “强迫症。”图尔克说。

    “对,强迫症!”杰罗德一拍掌心,高兴地说。

    潘龙叹了口气。

    在游戏里面,所有npc冒险家们都拥有某些正面的或者负面的性格,强迫症就是一种负面性格,有这种性格的人往往会做一些毫无意义甚至是有害的事情——因为他觉得应该这么做。

    比方说,在路过一个可能有宝藏的特殊地点时,玩家们往往会觉得“又不出好东西,还可能有风险,扔那里不管算了”,但有强迫症的npc冒险家往往就会不顾一切将其打开,结果常常因此中招。

    当然,强迫症不一定是“看到宝藏就要打开”,也可能是别的情况。比方说“看到邪恶研究的炼金台就要捣毁”或者是“看到陷阱就要解除”都算,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潘龙本以为见钱眼开的杰罗德有强迫症嫌疑,结果杰罗德只是正常的爱财,反而看起来性格很好的埃里克有这种比较要命的毛病。

    (这也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了……)

    感叹之后,他又看向修女卡德拉。

    埃里克性格有问题,那卡德拉呢?

    卡德拉注意到了他的目光,笑着点头。

    虽然她长得有点丑陋,但说句良心话,她的确是一位合格的修女,无论法术的使用还是做人的人品,都没什么可以挑剔的。

    如果非要给她找个缺点的话,可能是太过虔诚——每当遇到圣物的时候,她都要跪下祷告一番。

    潘龙觉得这也不算是多大的问题,反正除了在金色石碑那边之外,别的时候她祷告的时间都不长。

    至于医生图尔克,他看起来唯一的问题就是沉默寡言,简直惜字如金。

    这也不算问题吧?潘龙如此想。

    过了一会儿,埃里克找到了所有的铠甲关键零件,将它们收到那个皮袋里面,叮叮当当已经有了一小袋。

    “再多的话,可能就放不下了。”杰罗德提醒他。

    “没关系,我还有别的袋子。”埃里克满不在乎地说。

    他真的还有别的袋子,而且不止一个。

    到那天晚上宿营的时候为止,他已经装满了三个皮袋的关键零件。

    宿营时,他把这三个袋子拿出来看看,笑得很开心。

    “这些东西很值钱吗?”潘龙忍不住问。

    埃里克点头:“的确是挺值钱的,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看到这些东西,我就能想起经历的这些战斗,想起我为社会作出的贡献。”

    这话着实高大上,以至于潘龙不知道该怎么接腔,只能附和了两句,就躺下睡觉算了。

    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宿营时候的守夜工作由埃里克、卡德拉和潘龙三人轮流。作为侦察兵,杰罗德需要充分的休息,他不能守夜;而技术工种图尔克同样需要充分的休息,也不能守夜。

    讨论守夜问题的时候,潘龙曾经很惊讶——他本来以为作为施法者的卡德拉不需要守夜,结果恰恰相反。

    “修女施展法术,并不需要精力多么充沛。”卡德拉解释说,“我们的力量来自于对神的信仰,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

    潘龙其实睡得并不安心,无论埃里克还是卡德拉,对他来说都有点太弱。让这两个人守夜,他没办法完全放心。

    所以他下意识地就没有睡得很熟,始终保留着相当的警惕。

    几个小时之后,他的警惕帮了大忙。

    大概就是在卡德拉守夜守到一半的时候,在宿营的旧屋外面,传来了非常轻微的脚步声。

    脚步声非常的轻,轻到几乎听不见——至少卡德拉就没能听见。杰罗德如果醒着的话,也许能够听到,可他已经睡着了。

    但潘龙即便是在睡觉,也听到了这脚步声,而且听得很清楚。

    或者说,他听到的不是脚步声,而是一股股细微的杀气。

    这些杀气都很微弱,微弱到一般的冒险者可能都感觉不到的地步。但潘龙这类武者对杀气最为敏感,这些杀气再怎么细微,他都能清楚地感觉到。

    相反,这么多细微的杀气,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人在他身边喊杀似的,简直震耳欲聋。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睡得着?

    于是他无奈地坐起来,告诉卡德拉,自己要到附近去方便一下,然后就出了门。

    门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但潘龙有夜视能力,就算真正漆黑如墨的环境里面,他也能看到东西。更不要说这里其实还有光,透过破烂的房门,篝火的亮光透了出来。

    这点光对潘龙来说,已经十分足够。

    他看到数十只大老鼠正潜伏在黑夜之中,窥视着这里。在这些大老鼠后面约莫十几米远的地方,一间倒塌了一半的房屋里面,有一个身材佝偻的男子正拄着拐杖,冷冷地看着这边。

    那些老鼠比一般的兔子还大,白色的啮齿两侧,露出尖利的獠牙,看起来令人望而生畏。

    而那个男子长得又老又丑,尖尖的鼻子,细长的胡须,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老鼠戴着一个人头面具,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潘龙却笑了。

    他可认得这家伙,这不就是“地下废墟”的第一个boss,死灵法师的学徒。

    嗯,没错,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像个大老鼠,又指挥着大群的老鼠,但实际上他真不是个养老鼠的,或者至少不仅仅是个养老鼠的。

    潘龙不记得这家伙的背景设定是什么的,他只记得这家伙不仅能够指挥有毒的变异怪鼠,更能在玩家们杀光那些老鼠之后施展死灵法术,将这些老鼠变成鼠人骷髅士兵。

    那些看起来就像是人形大老鼠的骷髅兵,比普通的骷髅兵速度更快。攻击力虽然降低了一些,可它们的攻击有毒。

    如果在战斗中一不小心中了毒,接下来想要解毒会非常的麻烦——这种毒素只有回到地面上,在医院疗养一周,才能真正解除。在那之前,就算使用了解毒剂或者药草,也只能暂时缓解毒性,用不了多久,毒性就会再次发作。

    当初玩游戏的时候,潘龙跟很多缺乏经验的玩家一样,都是虽然打死了boss,却因为中毒的原因,在快要走出迷宫的时候倒下,毒发身亡。

    顺便说一句,那是他玩这游戏的第一次死亡。

    看着正在对这边虎视眈眈的小boss,潘龙露出了一个有些恶意的笑容。

    “当初被你坑死的恩怨,就让我换个世界回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