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六十三章、敌袭
    完成了六把叉子,“排头”又拿出一块罗盘,这罗盘用实木打造,颜色黑黄,大概是因为长期使用的缘故,表面看起来异常的光滑,甚至有一些包浆的感觉。

    这罗盘上绘制着四象、八卦以及六十干支。罗盘中央是一个圆形的转针,上面镌刻北斗七星的模样。他将罗盘摆在桌子上,转针旋转之后停了下来。潘龙一看就估算出,斗勺延长线五倍的方位,正是正北方。

    此乃北辰拱极,这罗盘显然不是寻常风水先生的样子货,而是实实在在的仙家法宝。

    排头向罗盘山喷出一口元气,罗盘就凭空变大了一圈。他又将六把飞叉都排在罗盘上,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只见罗盘上慢慢升起六道光芒,渐渐和飞叉融合。

    潘龙觉得有些奇妙,他还没见过术者祭炼法器呢。

    按照他的想法,祭炼法器应该是盘膝坐下,向着法器吐出一口口元气,用本身元气将其洗练,渐渐洗练到和自身相合,最后将法器收入体内,就算是大功告成。

    但看排头的做法,分明没有一点要人器合一的意思——刚才那个罗盘,可是他一个箱子里面拿出来的。

    难道说,六壬飞叉这种法器,追求的是叉子和罗盘合为一体吗?

    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琢磨了一下,觉得有些不明白。

    法器都是要操纵使用的,如果操纵起来太过麻烦,那么法器的威力就会下降。排教二人之所以那么重视密斯里鲁——或者说银钢,也正是因为这种金属可以让法器变得易于操纵。

    可如果叉子和罗盘合为一体,借助罗盘来操纵飞叉,那岂不是变得更难操纵了吗?

    寻常法器无论什么形状或者质地,都是用来直接操纵的。无非是心意相合,操纵起来能够如臂使指得心应手。如果隔了一层,无论法术多厉害,也比不上自己直接操纵来得精妙——那就浪费了银钢传导法力的特性了吧?

    但他只是心里嘀咕,嘴上什么都没说。

    对于六壬飞叉,对方才是专家——人家可是要竞争“排教叉子王”这种雅号的男人,自己这个只会用草叉的还是别指手画脚的好。

    排头念念有词一番,然后站起来,绕着桌子转圈。

    他走几步就停下,念上一会儿咒语,然后双手对着桌子上的罗盘和飞叉打出一道绿色的符印。符印落入罗盘之中,罗盘上的光芒就壮大一分,和飞叉也融合得更加紧密一些。

    潘龙看着他就这么不停地施法,从早上到中午,没有半点停歇。

    午饭时候,一个排教的船工过来,请潘龙一起去吃午饭。

    “他这边不用人看着吗?”潘龙看着还在施法的排头,担心地问。

    “贺排头经常这样的,当年我们过天怒峡的时候,他在船头擂鼓镇浪,接连施法一天一夜都没事。祭炼法器的消耗又不大,没事的。”

    潘龙这才放心跟着去吃饭。

    排教的午饭很有趣,虽然因陋就简,显得有些朴素,但口味真的不错。

    木排此时已经出发,行走在江上。因为没有干净的水源,所以他们采用蒸的方式加热食物。热腾腾的蒸汽将需要长时间加热的米饭和肉干、咸菜之类蒸熟,然后顺着奇形怪状的盖子流入旁边的瓮里,再作为汤底煮菜。最后饭菜齐全,那一锅加了几次水,所有杂质都留在里面的浑浊脏水就倒进江里,简单明白。

    做饭的时候,潘龙并没在旁边看着。但以他的修为,只要他愿意,周围百丈之类各种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排教中人准备午饭的时候他就很好奇地关注了一下,啧啧称奇。

    那时候他还想,有机会自己也这么弄一顿饭尝尝新鲜,却不料排教中人真的就当他是自己人,居然请他去吃饭。

    (大概是那位掌教临走的时候吩咐了什么吧?)

    他如此猜测,趁着吃饭时喝了两杯酒,大家心情都很好,就随口问了一下。

    “没错,顾祖师临走的时候吩咐我们,要像招待自家兄弟一样招待你。”那个邀请他去吃饭的船工祝顺笑着说,“贺大志贺头儿忙起来就忘了吃饭。他自己不吃饭没关系,可不能让客人也饿肚子。所以顾祖师特地叮嘱我们,要记得叫你吃饭。”

    潘龙微微一愣,问:“顾老前辈走的时候,怎么知道贺排头会忘了吃饭呢?”

    祝顺摇头:“这我就不明白了,想来是他老人家经验丰富,早就预料到可能有这种情况了吧。”

    潘龙琢磨了一下,大概也猜出了几分。

    那位顾掌教多半已经猜出自己会给贺排头留一块矿石,自然也猜出若是贺排头得到了矿石,必定抓紧时间祭炼六壬飞叉。

    既然这两点都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顺理成章。

    他微微点头,没有再询问什么,专心吃饭。

    一顿饭吃完,他又回到贺排头那里,看贺排头祭炼法器。

    这一番祭炼又从中午持续到了傍晚,很快木排靠岸,祝顺邀请潘龙去吃了晚饭。

    和午饭相比,晚饭最大的区别就是酒多了。一大坛酒被拿出来,所有人都可以喝个满意。

    潘龙不禁有些纳闷——酒可不便宜,这一大坛子酒,怕是抵得上几顿饭了。他们既然有钱喝这么多酒,为什么不改善一下饮食条件呢?

    于是他就问了。

    祝顺解释说:“当年我教起于微末,教众大多贫寒。走排行商只为糊口,自然怎么便宜就怎么来。但如今我教早已不再穷苦,走排更多是仪式和历练。虽然衣食住行的标准还依照传统,但别的地方稍稍通融一些,还是可以的。”

    看着潘龙惊讶的眼神,他笑着说:“你别看我们这群人此刻蓬头垢面,看起来一副潦倒落魄的样子。若是过几个月,你在陆上的分舵见到我们,就会看到我们都穿得像是江湖豪客甚或乡绅、文士、仕女之类……到时候别吓一跳就好。”

    “哦,原来是忆苦思甜?”

    “差不多,当然也有磨砺的成分。”祝顺说,“能够耐得住清苦,才有资格修炼我教三十六门法术。若是耐不住清苦,那就只能专修武功,等而下之了。”

    他随即意识到潘龙就是个专修武功的人,急忙道歉:“抱歉,我不是说练武就不好。只是本教弟子的理想多是修炼天罡三十六法,乃至于飞天遁地贯通阴阳,种种神妙……武艺之道刚健朴实,十步之内人可敌国,自然是极为厉害的。只是我们志不在此而已。”

    潘龙笑着点头,算是对排教的文化又多了一层了解。

    他倒是没觉得被冒犯,人各有志,有人喜欢武功,有人喜欢法术,各自心中存着褒贬,是很合情合理的事情。

    别说这两种了,世上还有那种“万般皆下品,唯有做官高”的,或者“有钱什么都好说,没钱什么都别说”的……种种。相比之下,排教重视法术而轻视武功,并没什么不可以。

    而且以排教的法术,的确也有骄傲的资格。

    武者就算修炼到真人极限,也不过就是二三百年的寿元。但术者甚至于只要先天层次,巧妙运用法术的话,就能活到这个年龄乃至更久。真人境界的术者活到上千年也不奇怪,甚至更长寿的都有。

    比方说那位顾掌教,他从这里去排教总舵,一趟来回要两天,明显是还没能修成长生。但他至少已经活了好几百岁,甚至可能就是帝乙亥灭排教那一战之中孑遗的排教老人——所以他对帝家的仇恨才那么深刻,一副不共戴天的架势。

    活得久就是优势,谁也不能否认。

    吃完了晚饭,潘龙又回去看贺大志祭炼六壬飞叉。

    正如祝顺所说,贺大志果然是早已习惯了这样长时间的施法。几乎一天不吃不喝不休息,对他似乎没有半点影响,施法的步骤依然稳定如前,看起来和早上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半点分别。

    但那罗盘的模样却已经完全不同,无数绿色和金色的气息从罗盘里面升起,将六把飞叉紧紧包裹,甚至于已经拖拽着六把飞叉,慢慢融入罗盘之中。

    此刻,六把飞叉都已经有超过一半融进了罗盘。潘龙估计大概等天亮的时候,整个祭炼就能完成。

    之前顾掌教说要潘龙在这里等他两天,想来贺大志贺排头,就是要抓紧这两天的时间,趁着能管他的人不在,把六壬飞叉给祭炼完成。

    这样就算是等顾掌教回来,木已成舟,也拿他没办法了。

    处罚什么的或许有,但无论如何,至少不会把已经祭炼成功的飞叉给毁了。

    为了这些飞叉,他也真是想尽办法了!

    “看来,贺排头还真是要当叉子王了啊……”

    潘龙正在自言自语,突然心中猛地一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危机从天而降。

    这危机猛烈得难以想象,顷刻间他浑身汗毛几乎都竖了起来,一股犹如触电的感觉从脚底升起,传遍全身。

    (糟糕!)

    他不及细想,猛地冲出去,左手抓住贺大志,将其拽到自己身后,右手拔出蝉翼刀,对着天空狠狠斩去。

    这一刀倾尽了他全身的力量,比一张纸还薄的蝉翼刀顷刻间放出耀眼的光芒,刀气冲天而起,犹如一条巨龙,将简陋棚屋的屋顶撕得粉碎,向着天空咆哮而去。

    可还没等这条巨龙真正升空,便有一只至少两三亩地大的巨掌从天而降。

    那只巨掌被金色的光芒环绕,纹路清晰、皮肉饱满,看起来宝相庄严。掌心还有一个大大的佛号“万”字,光芒尤为强烈。

    巨掌还没落下,便有极其沉重的压力袭来,数十座木排轰的一下全被压进了水里,木排上的众人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跟着被压进了江水之中。

    一座座木排上,绿色的光芒同时升起。在水中猛烈震动,传出强烈的轰鸣之声。

    只有潘龙所在的这条木排没有沉没,那一刀刀气所化的巨龙迎向了巨掌,一声轰鸣。犹如浪头撞上了堤坝一般,直接土崩瓦解,化为无数流光和一阵旋风。但巨掌落下之势也被稍稍阻隔了一下,原本仿佛一座山岳从天而降的那股威势削弱了几分,再没有之前让潘龙全身汗毛都要倒竖起来的危险意味。

    但巨掌终究还是落了下来。

    一声爆裂,这条木排上腾起的绿色光芒和巨掌相撞。整个木排激烈震动了一下,便被朝着水里按了进去。

    潘龙清楚地看到,犹如气泡一般笼罩木排的绿色光芒上,出现了许多金色的裂纹。就像是那巨掌的力量已经侵入其中,想要将它撕裂一般。

    好在,它终究还是挡住了。

    “咦?”

    空中传来一声惊讶的轻呼,就像是一个人想要抹掉桌子上的灰尘,结果随手一抹,却发现灰尘异常牢固,或许必须用湿布加上一点力气才行。

    潘龙心知大敌来犯,而且此人实力极强,绝不能被动挨打。握紧了蝉翼刀,怒吼一声,纵身跃起。

    昏昏夜色之中看不清敌人的方位,但直觉告诉他,敌人就在空中,而且,就在自己的正上方。

    伴随着他的跃起,周围的天地元气狂暴起来,疯狂地向着他席卷过来,犹如在大坝之上开了一个缺口,洪流滚滚而来。

    潘龙在空中挥刀,刀势带动天地元气,天地元气又搅动了滚滚通天江水脉的力量,顷刻间满江流水齐齐停下了刹那,聚成一个极大的浪头。

    “哦?!”

    那声音越发惊讶,空中却又出现了一个金色的拳头,朝着潘龙砸了过来。

    这一拳看上去比之前那一掌规模小一些,但凝练之处反而更甚几分。拳头落下不快,可落下的过程中,却看到周围的空气都随之变色,就像是这一拳有极度的高热,正在将周围的空气都点燃了一般。

    江山浪头崩溃,却有一股极为澎湃的力量涌起,顺着潘龙那一刀划开的通道,逆转向上,迎着那拳头冲去。

    这力量如同怒涛一般,和刀势混合一体,再次化为巨龙,发出排山倒海一般的怒吼。

    巨拳沉默无声,静静击落。

    下一瞬间,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遍大江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