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五十八章、淬炼神圣长刀
    直到离开,这位老前辈都没告诉潘龙,自己究竟是谁。

    潘龙也没问,甚至等到随后有人接替这位前辈,来跟他谈生意的事情,他也没向对方询问这位前辈的身份。

    人家没说,他又何必要问?

    江湖上有的人整天想着扬名立万,恨不得随身带个话筒,二十四小时重复“我乃包头吕奉先”之类。自然也有人恰恰相反,总是神秘兮兮,就算有人问他姓甚名谁,他也只回答“无名小辈不足挂齿”。

    潘龙正常情况下并不排斥报上名号,但他也常常给自己套上一层马甲,来个“在下单福”之类。

    别人不愿意透露身份,在他看来是很合情合理的事,完全不值得在意,更没必要追问。

    那个接替买卖工作的排教教众约莫四十上下,看起来也挺瘦的,有趣的事,他似乎也没练过武的样子。

    潘龙有些好奇地问:“这位大叔,你莫非也是术者?”

    大概是老前辈临走的时候叮嘱过,这人的态度颇好。闻言笑着回答:“我们排教但凡出门做事,负责交涉的‘排头’必定是术者。没有一点奇门的本领,也镇不住场面。”

    “武者不行吗?”潘龙有些好奇。

    “武者太多了,不稀罕。”那人回答,“术者就稀罕多了。很多人只凭着这个稀罕,态度都会好上不少。”

    解释了这个小细节,他又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我们的货物目录,你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按照成本价给你。”

    潘龙接过目录看了看,只见大多是药材、符箓、法器之类。倒也没什么特别稀罕的。

    他思考了一下,问:“贵教源远流长,天下闻名。在我大夏各派之中,惯以法术著称。天罡三十六法的威名,就算如我这等江湖晚辈,也一样如雷贯耳。”

    那瘦瘦的中年人顿时露出了笑容。

    花花轿子众人抬,好话谁都会说。但不同的人说好话,效果却也不同。

    如果是寻常江湖客,便是说再多的好话,也不能让这位法术高强的“排头”有半点动容。但潘龙实力高强,见识不凡,在江湖上最近好大的名头。由他来说这几句话,这位排头就十分的欢喜,大觉有面子。

    潘龙恭维了几句,才说到自己的想法:“我有一柄刀,材质倒也普通,但却有驱邪之能,十分奇妙。如今我想要再加上一些材料,将它的质地提升一番,而且不损伤本身的驱邪之力……不知排头可有什么合适的办法?”

    那排头顿时点头,笑道:“这倒也简单,无非就是洗练精粹之法罢了。天下术者大多会这门手段,各家巧妙不同而已。”

    潘龙便拿出那柄神圣长刀,此刻夜色已经降下,环境甚是昏暗。刚刚那老者离开之后,那盏法术化成的灯笼也消失不见。周围只有这位排头提来的一盏防风灯照明,称不上明亮。可神圣长刀一出,便发出淡淡白光,将周围顿时照亮了不少,这光华甚至比那防风灯还要明亮一些。

    除了白色的光华之外,神圣长刀更散发出温暖之意,仿佛能够渗透人心,让人不知觉地就感觉到平和欢喜,心中泛起许多美好的回忆。正是刀中蕴含的正能量在渗透到周围,影响周围的环境。

    排头看到这把刀,顿时就神色一变,露出惊讶之色。

    “咦?”他说,“怎么会这样?”

    他从潘龙手上接过神圣长刀,顿时微微皱了皱眉,感觉这把刀拿在手上有些烫手。但好在还能忍受,便忍着灼烫仔细端详起来。

    越看,他就越惊讶,也越欢喜。

    “这刀的锻造手法倒是平平无奇,随便找个老铁匠,花上十天半个月,也就打出来了。但刀中蕴含的奇妙力量,却着实非同小可!”他忍不住说,“力量不大,可纯度却极高,几乎不带一丝杂质。尤其这力量极纯极正,乃是我生平见过的最为正大光明的力量。”

    “将这种力量提炼出来,本身就已经很难。更难的是,纯净之物生在天地间,就要不断向周围散发,渐渐变得不再纯净。可这把刀上的力量虽然也在向周围扩散,本身却没有丝毫的消减,也没有一丝一毫变得不再纯净的意思……这却是为什么呢?”

    他的表情渐渐变得狂热,说的话也渐渐让潘龙听不懂。

    过了许久,他才将神圣长刀放在桌子上,拿出一盒药膏涂在掌心。只见他的掌心明显红了一块,显然是被神圣长刀给灼伤了。

    潘龙心中暗暗摇头——会被神圣长刀所伤的,自然都是邪恶之人。

    好在这人拿着它这么久,也只是掌心被灼红了,伤得并不厉害,应该也不怎么邪恶。否则的话,倘若真是大奸大恶之辈,他还真不敢放心和对方做生意。

    “不知排头可有办法强化此刀?”他问。

    排头连连点头:“虽然此刀的力量十分奇妙,但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要强化它,并不需要非得懂得这种力量——毕竟,我要强化的是它的材质,又不是它的力量。”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只是这种力量玄妙非常,隐隐有改变人心的威力。你日后使用这把刀的时候,却是要小心一些。”

    潘龙也没解释这神圣长刀的本质,而是问道:“排头觉得,这刀该用什么材料强化,才比较合适?”

    排头思考了一下,说:“此刀的材质只是凡铁,考虑到它本身的温热,我觉得可以用火铜来作为刀身的主体,在外面包裹金精。刀锋的位置,则可以夹上一层太白精粹。这样应该能够充分增强它的质地,同时完全保留它的威能。”

    说着,他却又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只是……这个方法过于繁复。正所谓天下之巧妙,不在繁而在简,这么繁复的话,日后想要再提升,就有些麻烦了。”

    潘龙顿时明白,问:“前辈的意思是——最好整个刀,还是用同一种材质?”

    “没错。可惜火铜的硬度实在不怎么样,也就比寻常钢铁稍稍强一点罢了。若是全以火铜精粹,提升有限。”

    潘龙问:“既然火铜硬度不行,那为什么不用星沙呢?”

    火铜乃是火山之中生长的矿石,外表看起来是紫红色,宛如纯铜,本身含有高热,若是放在木头上,甚至能够将木头加热到点燃,故而得名。

    这种矿物不算特别稀有,益州、云州都多有出产。

    而星沙则指的是一种银白色的坚硬细沙,据说此物来自于天上落下的陨星。一颗硕大的陨星从天而降,经过天火灼烧、罡风洗练,最后往往只能剩下一些小块。其中最为坚硬的部分,就是星沙。

    星沙比火铜要少见一些,可也不算特别罕见。九州之地产出不多,但东海和南海产出都不少。海外剑侠们所用的飞剑,常常就是以星沙铸造,坚硬无比。和九州高手斗法的时候,常常只凭着本身材质,就能破掉九州高手们的兵器和法术。

    至于金精和太白精粹,却又是人工提炼出来的特殊矿物。

    用秘法提炼黄金,约莫千斤黄金里面可以提炼出一两金精,它沉重得超乎想象,却对所有力量都有很好的包容性,最适合用来制造法器。除了成本高和太重之外,没什么明显的缺点。

    太白精粹和它类似,但是用来提炼的原料是铁。它除了沉重之外,最显著的特点是坚硬,硬得简直不像话。基本上铸成的时候是什么模样,将来也就是什么模样,一丝一毫都不会改变。

    另外,还有一个有趣的说法,说太白精粹和星沙,本质上应该是同类矿物。只是星沙由天地之力锻造而成,比太白精粹多了几分灵性而已。

    潘龙平时闲书看得不少,对这些特殊的矿物也了解不少,此刻便随口说了出来。

    那排头闻言,先是微微一惊,然后说:“若是整体都用星沙,那须得用掉至少百斤星沙。这么多的分量,别说是我们这一路木排,就是加上附近几路,也凑不出来啊。”

    “……那整个都用太白精粹呢?”潘龙退而求次,“我对自己的修为颇有信心,可以帮着提炼。”

    排头更是摇头:“太白精粹硬得过分,全无半点韧性。用它来淬入刀中,这把刀乍看上去是变得坚固起来,其实却是损失了运用之时的许多精巧变化。而且此刀太硬的话,一旦和人交锋,力量全都反馈到主人的身上,很容易震伤手掌,甚至于连骨头都可能震断。”

    “我对自己的身体颇有信心,若是能够将我震伤,那我本来也打不过他,怎么也无所谓了。”

    潘龙虽然这么说,排头却只是摇头,没有半点退让的意思。

    这位排头显然对他的专业知识十分自信,在专业问题上非常的固执。潘龙说了几次,始终说不动他,最后只好叹了口气,退而求次。

    “那这样吧,我去寻觅星沙,等我找到了足够的星沙,再来请贵教高人帮忙淬炼此刀,如何?”

    排头这才点头,拿出一枚竹牌给他。

    “等你找到星沙回来,未必能够在通天江上遇到我们。你可以去荆州北部,寻找我们排教陆地上的分舵。只要拿出这竹牌信物,教众就知道你是和我们有约的客人,自然会带你去见各路排头。”

    潘龙闻言,忍不住问:“我曾听说,你们排教常年都在水上生活。但就我这几年闯荡江湖所见,却是很少遇到你们。原来你们平时都住在岸上?”

    排头笑了:“当初我们排教建立之初,大家穷得连立锥之地都没有,只能以木排为家。但岁月悠悠,我们排教早已变得壮大起来,也购置了很多陆地上的产业。如今我们排教的教众大多都生活在陆地上,至于这水上行排的行当,更多只是一个仪式,用以缅怀前辈、印证修行而已。”

    潘龙这才明白,突然心中一动,忍不住问:“依排头所说,莫非这数十个木排上的众人,都是来修行的?”

    排头笑着点头:“当然,有资格上木排的,就算不是内门教众,至少也是外门之中的佼佼者,正在接受考核。否则的话,我们在地上过得好端端的,何必要专门再把这些老木排弄出来呢?”

    潘龙看着昏暗江面上那一艘艘停在岸边的木排,不由得心中惊叹。

    一艘木排上,少则一两人,多则十余人。这一路木排总共有近三十艘,加起来便是一二百人。

    若是这一二百人都是术者,那数量可颇为惊人。而按照这位排头所说,附近还有各路木排,想必每一路的人手应该也都差不多。

    排教的规模之大、术者之多,实在令人惊叹!

    难怪九州之中术者平时不多见,以排教作为参考,想必这些术者们平时大多在闭门修行,就算不修行的时候,应该是集结起来一起行动,且隐藏着身份。

    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要术者们不愿意显露身份,他们当然就不会发现。

    原来如此!

    潘龙感叹了一番,收起神圣长刀,又买了一些小护身符,才告辞离开,回到了岸上。

    回到岸上之后,他并没有继续向东,而是朝着附近的山里走去。

    他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进入山海经之中,寻找能够淬炼神圣长刀的材料。

    去海外找星沙?那要找到驴年马月啊!

    就算找到了星沙,再找到排教中人,双方不熟悉,对方也未必会真的用心。

    相比之下,还不如现在就找到合适的材料,请这位排头出手算了。

    他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进入山海经之中,寻找能够淬炼神圣长刀的材料。

    去海外找星沙?那要找到驴年马月啊!

    就算找到了星沙,再找到排教中人,双方不熟悉,对方也未必会真的用心。

    相比之下,还不如现在就找到合适的材料,请这位排头出手算了。

    他要找个合适的地方,进入山海经之中,寻找能够淬炼神圣长刀的材料。

    去海外找星沙?那要找到驴年马月啊!

    就算找到了星沙,再找到排教中人,双方不熟悉,对方也未必会真的用心。

    相比之下,还不如现在就找到合适的材料,请这位排头出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