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正文 第四十九章、灵宝转世——就当是吧
    伴随着何平安的这句话,被厉武和潘龙这一击震飞满天的冰雪落了下来,哗啦啦落得到处都是。

    厉武叹了口气:“回城去吧,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一刻钟之后,他们坐在了酒店顶楼的包厢里面。

    “那竹简是怎么回事?”何平安急不可待地问,“难道不应该普天之下只有一份吗?为什么你也有?”

    潘龙还没回答,厉武先反问:“为什么你会觉得这东西,普天之下只有一份?”

    “啊?”何平安呆了几秒钟,然后忍不住大叫,“原来它不稀罕啊!不稀罕你还找我麻烦干什么!”

    “为什么你会觉得它不稀罕?”厉武再反问,“难道你这几年修为增长的事情,是假的吗?”

    何平安张着嘴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获得那怪异竹简好几年,自然知道这东西的确不愧为人间至宝。不仅能够当储物道具用,而且还能将周围的天地元气聚拢和纯化,为主人提供最纯净的元气。

    靠着这个效果,他才能够在几年奔波厮杀之中不断进步,乃至于快要达到真人境界。

    但那竹简聚拢和纯化天地元气的功能,限制也颇大。在同一个地方待的时间稍稍一长,天地元气的异常流向就会被先天高手们看出来,接下来自然就是惯例的恶斗、凶杀和暴死……他这几年来经历的无数厮杀,倒有一大半是因为这宝贝漏了他的馅。

    他本拟这件宝物珍贵无比、举世无双,却不料刚刚回到大夏没多久,就遇到了另外一个拥有类似宝物的人。

    潘龙那卷竹简看起来,甚至比他的更加完整,而且似乎威能也更强。

    至少他的那卷竹简可没有自动保护主人的能力,更不要说帮忙挡住一位天人合一大宗师的攻击。

    他此刻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是放心——既然这宝贝不是那么稀罕,想来就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另一方面则是失落——原来自己不是天命之子,不是气运通天,只是偶尔运气好一下罢了……

    厉武没在意何平安那满脸失落的神情,只是仔细打量着潘龙。

    “一十八篇‘山海经’,大半都失落在外。你能得到其中一篇,倒也并不奇怪。”他说,“只是……我曾经托人帮忙查阅资料,得知这十八篇‘山海经’虽然各有巧妙不同,但总归而言大同小异,都是依据‘山海图’敷衍而来。”

    “因为十八篇‘山海经’都出自大夏,所以天机营之中对它们的记载颇为全面。但就我所知,并无任何一篇‘山海经’有护主之能。怎么在你手上,它不仅能够变化,甚至还能护主呢?”

    潘龙笑了笑,并没立刻回答。

    他手上那份仿制山海经,乃是由文超帮忙改造过的。虽然改造它的只是文超留下的残影,智慧和神通大概都不如真正的文超。但这残影毕竟也继承了文超全部的知识和技术,由他出手改造之后,仿制山海经比之前威能大增,甚至可以说是焕然一新。

    这当然需要解释一番,而该怎么解释,他也早就准备好了。

    “这东西叫‘山海经’?”他说,“你可能弄错了。当初我找到它的时候,刚一拿到,就自然知道了它的名字——它应该叫‘仿山海经’才对。”

    厉武的眼睛微微收缩,什么都没说。

    “我得到它的过程,说起来有些玄乎。”潘龙继续说道,“我闯荡江湖的时候,经常去山中寻觅天地元气特别旺盛的地方修炼。有一次进山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循着感觉一直走,走了好几天,最后就看到它放在一个山洞里面。”

    他停了一下,才说:“那山洞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墙壁上一块凸出的石头上,摆着一卷画轴。我好奇地去拿那画轴,结果刚一碰到它,它就消失不见——然后我就知道了它的名字,以及知道了该怎么使用它。”

    何平安瞪大眼睛,满脸的惊讶。

    “我当初得到那篇山海经的时候,光是为了摸索出它的用处,就花了差不多两个月……”

    厉武却皱起眉头,问:“你说你知道该怎么使用它?那你用来看看。”

    潘龙点点头,既不念咒也不运气,就一伸手。已经变回护腕的仿山海经飞了起来,在空中一转,化成了一幅卷轴。然后卷轴展开,里面赫然是这个包厢的景色。

    卷轴里面的包厢,看起来和他们这个包厢一模一样,就连桌上的饭菜都没有半点区别,只是包厢里面没人,空荡荡的。

    “这算什么?”何平安问。

    潘龙笑了笑,站起来走到包厢门口,拉开了门。

    门的那边不是原本的过道,而是另外一个包厢。无论家具的摆设还是桌上的酒菜,都和这边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他们三人而已。

    何平安大吃一惊,失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这件宝物最大的本领。”潘龙回答,“它能够将一处环境复制进去,然后再变化出来。用得好的话,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用处。我曾经不止一次将敌人困在里面,自己潜伏暗杀,每次都能得手,效果很好。”

    厉武微微点头:“原来是‘东山经’。这是山海经的第四篇,制造时间很早……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你知道是为什么了吗?”潘龙将早就专门练过的那个惊讶表情摆了出来,问,“我也一直想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东西的确是山海经之一,但……它也已经不是单纯的‘山海经’了。”厉武说,“宝物成灵,然后元灵转世。等转世为人之后,再依照冥冥之中的感应将原本的躯壳取回。在这个过程中,宝物本身受到淬炼,威能也会大大增加。”

    他又一次露出了温和稳重的笑容:“你还没明白吗?这宝物其实就是你自己,只不过,它是你的前世。”

    潘龙再次露出了“茫然”之色:“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大明白。”

    何平安却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我懂了!原来如此!”

    接下来,他和厉武二人,向潘龙好好解释了一番“宝物转世”的概念。其间潘龙自然是一开始不信,经过他们反复解释,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竟然是一件宝物转世这件事。

    “大夏朝廷对于山海经的态度,讲究一个‘有序管理’。我们并不是非要把每一篇山海经都收回去,相反,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其实希望山海经在人间多多流传,最好能够找到有缘人,将它们最初的来源,那幅已经佚失的‘山海图’找回来。”

    厉武先是笑着安慰了一下潘龙,然后严肃地看向何平安:“我倒不是非要你把那篇山海经交出来,但我可以肯定,它不在你的身上——这就绝对不行。”

    “山海经必须留在大夏,这是我的底线,没得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