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五章、这就开始催婚了?
    潘龙的归来,让家人喜出望外。

    他们本拟潘龙上次离开之后,至少也要过三年五载才能再回家——甚至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只是托别人捎来一封信,送回来一些小礼物之类。怎么也没想到,潘龙这才走了不到一年,就回到家中。

    尤其,现在还快要过年了。

    过年要一家团聚,这是北地乃至于大夏九州共同的风俗。潘龙之前闯荡江湖,几年都没有回家,家人一直就很担心。后来好不容易回一趟家,结果一夜都没住满就匆匆离去,更让家人说不出的难受。

    他母亲任玥背地里面哭了好几回,却也无法可想。

    这次他回来,父亲只是微微笑了笑,母亲却高兴地又笑又跳,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尤其当他告诉家人,这次要在家里过年之后,母亲更是兴高采烈地去为他置办过年的行头了。

    就算是被九州各地公认粗鲁的北地人,过年也是要换一身新衣服的。

    原本父母并没打算帮潘龙准备这身新衣服——他不回来过年嘛,弄这个岂不是平白让自己难受?但他竟然回来了,母亲自然就去忙活起来。

    等任玥走后,父亲潘雷才问:“怎么回来了?问题解决了?”

    “嗯。解决了。”

    “谁帮你解决的?”

    “九州第一妖神,毕灵空。”潘龙早就想好了,把功劳送给了老师。

    屠龙宝藏和文超残影的事情,实在不方便说出去——知道得太多,对家人也未必是什么好事。相比之下,自己拜毕灵空为师,跟着这位大夏通缉榜排行第一的猛人学艺的事情,就很适合说出来让家人开心开心了。

    毕灵空的威名,潘雷自然是知道的。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儿子居然拜了这位传说中的妖神为师。

    正如潘龙猜测的那样,他一点也没在乎毕灵空是刺杀过帝甲子的钦犯,更没担心被牵连之类的事情——每个潘家人都知道,自己命里注定跟大夏皇朝不共戴天,反正债多不愁虱子多了不痒,再多的麻烦,也无所谓了。

    相比可能会被毕灵空牵连的这点小事,儿子能够找到那么厉害的一位老师,才是更让他兴奋的事情。

    “你是什么时候拜祂为师的?”

    “上次去云州的时候,正好遇到老师大战云州诸神,她看我挺顺眼,就收下了我这个徒弟。”潘龙回答,“后来她得知了我身怀山海经,哈哈大笑,说‘当年帝甲子得以坐上皇帝宝座的东西,居然会流落到民间,这是天命啊’……后来她就在帮我准备法术,这次见面,她已经准备妥当,为我施法阻挡了九州大阵的窥探。”

    他说着抬起手,默念法诀,一只护腕发出微光,又变成画卷的模样。

    “这个是大夏皇朝仿制的山海经,老师为我偷天换日,让九州大阵以为我是仿制山海经成灵转世,藏住了真正山海经的秘密。我在扬州广陵城已经试过了,就算在州府里面住上很久,也没人能发现什么问题。”潘龙说,“从此以后,最大的心病解决。我就不用再藏头露尾,担心被人看出破绽了。”

    潘雷连连点头,笑逐颜开。

    然后,潘龙开始介绍自己这一年来发生的那些个大事。

    潘雷身在北地,但消息并不闭塞,“潘龙折魔刀”的事情,他其实早就知道了,而且知道得颇为详细——刘老爷子专门派了人前来北地,向潘家致谢,并且送上了一份丰厚的礼物。

    当得知潘龙竟然已经强大到堪比真人宗师的时候,潘雷夫妇以及当时还留在北地的爷爷潘寿都被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他们印象中,潘龙只是一个被迫离家的倒霉孩子,就算闯荡江湖有了一些收获,无非也就是运气不错,怎么会变得如此厉害?

    爷爷潘寿大受打击,嘟囔着“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就返回了中原,据说是要埋头苦练,争取修成先天四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以他的年龄,或许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现在,潘雷总算知道了原因。

    潘龙将一切功劳,都归给了毕灵空。

    这解释十分的有说服力,毕竟那可是九州第一妖神,是当年刺杀过帝甲子之后还能平安无事,甚至于还能在九州各地大摇大摆走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大夏朝廷假装没看到的狠人。

    以一人之力对抗大夏朝廷而占了上风,毕灵空可以说是所有江湖人理想之中的最高境界。

    潘龙能成为这位传奇人物的学生,那再发生什么,也不值得惊讶了。

    过了片刻,母亲任玥带着缝纫工具匆匆赶来,要给潘龙量体裁衣。

    潘龙自然不会拒绝,又把自己在广陵城以“白虎星”的身份收了徒弟的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他拿出了那些来自广陵城的土特产。

    对于郑双以及街坊邻居们的礼物,潘雷夫妇并没怎么在意,但当潘龙拿出来自琼花阁的礼物时,任玥鼻子抽了两下,眼神一下子就变得锐利起来。

    “这些东西上,怎么有脂粉味?”她说,“还是相当高档的脂粉呢……你那徒弟的亲戚朋友,应该用不起吧?”

    潘龙没料到母亲的鼻子竟然会这么灵,只得将琼花阁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他说出琼花阁打算将翠姑许配给自己的时候,任玥的眼睛明亮得几乎要闪烁星星。

    “那个武翠姑,她长得怎么样?”她急切地问。

    “不错,挺好看的。”

    “有多好看?”

    潘龙摸了摸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诸如“秋水为骨玉为神”之类的诗句,他倒也能够背诵两句,可那些诗句拿来形容武翠姑的美丽,似乎并不合适。

    想来想去,他只能说:“的确是很好看,称得上是我闯荡江湖几年,见到的最好看的女子。”

    潘雷嘿嘿地笑了起来,显得很开心。但任玥却皱起了眉头:“婢美妾娇,非闺房之福啊……”

    “阿玥你说什么呢,儿媳妇漂亮一些,不是挺好的吗?”

    “只是漂亮一些,当然不算什么问题,但漂亮到天下罕见,那就不大对劲了……”任玥微微摇头,“这么漂亮的女人,只怕会有些麻烦。”

    “她能有什么麻烦?”潘龙不信,“那琼花阁也不算是多大的帮派,整个帮派上下,连一位真人宗师都没有。甚至就连要找别人火并,都需要临时雇佣人手。这么一个小帮派,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

    “呵呵,你小子口气还真大。也亏得是在家里,这要是在田地里,怕是你一张嘴,耕田的牛都让你吹天上去了……”母亲大人并不给儿子面子,小小地刺了他一句,然后说,“琼花阁是江湖帮会,这么一个帮会,有那么个美女,按说应该安排她嫁给别的帮会高层,展开联姻才对啊……”

    “咱们儿子也算是大人物了嘛。”

    “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哎呀,你就不要在意这些了。”潘雷搂住了妻子的肩膀,笑呵呵地说,“这婚事很好,我没意见。只是……你什么时候把人家姑娘带回家来,让我们见一见?”

    “啊?这就要带回家?”

    “当然!你想要拖到什么时候?”潘雷冷哼一声,“我还没催你赶快完婚,生儿育女,让我们含饴弄孙呢!”

    潘龙目瞪口呆,没料到老爹的思维已经跳到了孙子孙女。

    这……八字都还没一撇啊!

    不对,八字已经有一撇了……

    “我暂时还没想到要结婚。”他弱弱地说。

    “一把年纪了,不结婚你想要干什么?”这次母亲却也站在了父亲那边,“阿龙啊,你年纪真的不小了,过了年就二十四了!人家阿风,比你还小一岁,今年都已经成亲了。腊月开头的时候,他家媳妇都开始害喜了,眼看着明年就要升级当爹。”

    她的眼神越发锐利,仿佛要把潘龙踩在地上,再狠狠碾上几脚的样子:“可你呢?闯荡江湖几年,始终是在打光棍,人整天在外面,我们要帮你安排婚事都不行。好不容易有个闺女瞎了眼睛要跟你,还不赶快抓紧世界把人家娶回来!你想要拖拉到什么时候?终身大事可耽误不得!”

    “人家都还没正式跟我提这事……”潘龙低声解释。

    “这种事情是女方该先提的吗!”潘雷也训斥道,“行了,我们知道了,这事情也不用你再慢慢磨蹭。等过了年,我们就派人去广陵城提亲,一套仪式,必定按照规矩走下来,绝对不会让人家受委屈。你呢,就给我老老实实等着,到时候去把人家姑娘给迎娶回家好了。”

    “啊?”潘龙失声惊呼,他怎么也没想到,老爹竟然已经在考虑婚事了。

    这也太早了吧!

    可他还真不好解释——韩风那小子,回家不到一年,老婆有了,眼瞅着孩子都要有了,而且那小子还比自己小一岁。

    有这么个例子摆在面前,他说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

    (可恶的阿风!活过来就拖我的后腿!早知道过几年再复活你也好,省得爹妈催我的婚……)

    (不对!那小子这几年其实都没长岁数,算算时间,他今年其实才十五岁吧?这就老婆孩子都有了?!太早了吧!)

    他脸色阴晴不定,却被父母以为是不想早早结婚,于是两人一唱一和,东拉西扯,从天上说到地下,从古说到今,各种摆事实讲道理,说得潘龙完全抬不起头来,浑然没有半点江湖豪杰的气势。

    若是被那些死在他手下的奸邪之辈看到他此刻的模样,也不知道那些人是会哈哈大笑呢,还是会越发沮丧?

    潘龙忍了许久,总算忍耐到父母将催婚的话说完了,然后匆匆一句“我去送礼物给阿风”,就逃难一般跑了出去。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潘雷连连摇头:“这孩子,怎么就一点也不长进呢!我当年那么风流倜傥,他怎么一点都没继承?”

    “哦?你当年很风流喽?”

    潘雷看着妻子似笑非笑的神情,顿时冷汗就流了下来,急忙解释:“我这个‘风流’,是写诗作文的意思啊!帝甲子不是有诗曰‘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嘛……我就是那个意思啊!”

    “呸!有文超公在,帝甲子算哪门子的‘风流人物’?你就是在想别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你在益州,号称诗剑双绝,可是有不少江湖侠女对你芳心暗许,收到的手帕和香囊,一个箱子都装不下……”

    “夫人!夫人!这……这冤枉啊!那些东西,我不是后来都当着你的面处理掉了嘛!”

    “呵呵。”

    且不说潘雷大老爷要怎么在自家夫人那里过关,潘龙出了门,逃出了父母的催婚,顿时感觉天高地阔,心情也无比的舒爽,恰似一头挣脱了绳子的哈士奇,忍不住就想要在定丰镇的街道上撒个欢儿。

    但他倒还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忍住了奔跑呼啸的冲动,一口气跑到了韩家。

    韩风的模样和上次见面并没什么分别——因为起死回生的副作用,这小子未来很长时间里面都不会怎么长大,别说十五岁,就算到了五十岁,看起来还会是一副少年郎的模样。

    但他的气质却比当年沉稳了许多,毕竟是要当爹的人了。

    只是,当潘龙拿出了玄冰水晶盒,看着盒子里面那整整齐齐一层层的深海鱼脍,韩风脸上的沉稳顿时荡然无存,眼睛明亮得就像是看到了飞盘玩具一般,几乎连口水都要流出来。

    二人就着专门的佐料吃了一层鱼脍,韩风赞不绝口,宣称这是自己一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还临时作了一首诗,来赞颂它的美味。

    至于那首诗的水平嘛……不提也罢。

    潘龙也还是第一次吃这个深海鱼脍,感觉的确是鲜嫩之极,几乎入口即化。一片进嘴,仿佛有一股清甜在嘴里融化开来,当真是不同凡响。

    他看看时间,已经接近了晚饭时分,给韩风留下一份来自广陵的土特产,然后告辞离开,急匆匆地回家。

    如此美味,自然也要让父母尝尝!

    这天傍晚,潘家的晚宴十分热闹,比平时多了好几倍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