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三十四章、广陵土特产
    腊月十一,潘龙来向武极星等人道别。

    他在广陵城里面住了几个月,以“白虎星”这身份其实结交了不少人——基本都是郑双一家的街坊邻居,但以“潘龙”这个身份结交的,却只有琼花阁这些人。

    倒不是“潘龙”有什么高冷的人设,实在是他一个人没办法分成两个,平时都在以白虎星的身份行动,潘龙这个身份只能玩神出鬼没那套。

    既然神出鬼没了,那当然就没机会交朋友。

    毕竟,别人就算想要跟他交朋友,起码也要能见得到他。可“潘龙”从来不会被任何人发现,每次他出现的时候,不是在饭馆酒楼,就是在琼花阁倚天别院,江湖朋友们根本就找不到机会与他结交。

    潘龙对此倒也没什么遗憾,广陵城作为一州首府,高手如云,深不可测。在这里认识太多人,结交太多的势力,不是什么好事。

    相比之下,还不如以白虎星的身份认识的那些街坊邻居们,更加的淳朴实在。

    之前他说要走的时候,街坊邻居就送了他不少土特产,让他带给云州老乡们尝个鲜。这些土特产都安安稳稳储存在仿制山海经改造的护腕里面,等着去北地发光发热呢。

    而武极星为他准备的回乡礼物,则跟这些街坊邻居们准备的东西截然不同。

    街坊邻居们准备的,是酱菜、茶干、牛皮糖之类;武极星准备的,则是漆器、木雕、茶叶之类。

    这两类东西自然都是广陵城乃至扬州地区的特产,只是后者太贵,一般的小老百姓买不到而已。

    在这些特产里面,最昂贵的是一个水晶盒子,盒子本身就价值不菲了,而里面的东西更是让人瞪大了眼睛——若干切得薄如蝉翼的鱼肉,被一层一层摆放在冰格子里面,要拿的时候可以将冰格子直接一层层取出来,每一层就是一份,丝毫不会粘连。

    “这是……”

    “你之前提到过的,深海鱼脍。”武极星说,“只是这东西要现捞现切才好吃。你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始终找不到机会请客。好在这次运气不错,从龟山会的库藏里面,发现了当年冯大匠制作的玄冰水晶盒,可以用来储存鱼脍。所以我就给你准备了这一份,可惜分量有点少,只有五斤不到。”

    潘龙笑了:“这已经很多了。”

    “我们扬州人吃得精细,对我们来说大概是不少了。但你们北地人习惯的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五斤鱼脍恐怕连一个人吃都不够吧。”

    武极星笑着说:“不过呢,这次我们干翻了龟山会,也算是一只脚伸进了水里。等你再来广陵,我弄一艘海船,咱们坐船出海,现捞现吃,吃个饱!翠姑切鱼脍的刀法,可是苦练过的。她能够把一条鱼上适合做鱼脍的部分都切下来之后,那鱼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扔进水里甚至能再游一会儿呢。”

    潘龙吃了一惊:“竟然有这样的刀法?”

    “其中自然是有诀窍的,但当初教她‘活造’刀法的那位师傅不肯告诉我,她也发过誓要保守秘密,所以我也不知道。”武极星随手在空中一挥,指尖如同刀刃一般,闪烁过几道刀芒,“我自己也试过,但一刀切过去,不等刀锋落在鱼的身上,刀意就先把它给弄死了……”

    潘龙忍不住哈哈大笑。

    “别笑了,你的刀意比我还霸道,要换成你,只怕刀刚出鞘,活鱼就变成死鱼了!”

    武极星不屑地撇了撇嘴,讽刺了一句。

    他们结交这段时间,自然也切磋过。武极星也会用刀,刀法狂野猛烈,更有一股燃烧一般的刀意,令人难以抵挡。

    而潘龙自然不肯落在下风,所以他施展出来的刀意比武极星更加猛烈,刀刚出鞘,周围观战的人就感觉到宛如置身于苍凉的北地,一片冰冷肃杀之意,仿佛北风席卷万里。

    二人当时是在广陵城外切磋的,交手只一招,一小片竹林就遭了殃。被武极星刀意波及的那些还好一些,只是枝残叶落,但被潘龙刀意波及的,顷刻间全都枯萎,连地上的杂草都死得一点也不剩。

    武极星等人大为佩服,赞叹不已。却不知道这刀意其实根本不是潘龙自己的,而是他临时模拟出来的。

    潘龙所学的功法,九转玄功走的是坚韧自守的道路,从心所欲则不预设自身的道路,讲究君子随时而化,这两门绝学自然也是有各自“刀意”的,可论场面却都不大。

    就像是毕灵空,她曾经说过,自己最得意的本领,其实并不是“煌煌烈日照金乌”的火焰功法,而是“冷月清寒万里遥”,可要说战斗时候更有威慑力,更能杀得敌人心惊胆战,自然是前者比较好。

    “那不是很可惜吗?”当时潘龙问。

    “只要能把敌人杀到以后看见你就尿裤子,用什么功法都无所谓。”毕灵空满不在乎地说,“夫子说过,君子随时而化,不能拘泥于自己固有的习惯和想法,否则就没办法进步了。”

    学会“从心所欲”之后,潘龙对于自身气息的掌控能力大大提升,然后就在毕灵空的指导下练成了模拟各种刀意的能力。只要有必要,他能够出手几十刀,每一刀的刀意都各不相同,让敌人顾此失彼。也能一口气斩杀数十个敌人,每个敌人伤口上的痕迹都截然不同,让验尸官以为是一群高手所为。

    他私下揣测,这本事大概不是儒门的嫡传,更像是毕灵空自创的。

    毕竟,儒门弟子用不着这种手段。但当年刺杀帝甲子之后的毕灵空,却不得不努力隐藏自己的身份,以免被人找上门来……

    在武极星准备的那些礼物里面,最让潘龙感觉沉重的,不是那些本身的确沉重的大型木雕,也不是价格昂贵的深海鱼脍,而是若干盒软糖。

    那些软糖由无数细细的糖须折叠而成,中间夹杂着一层层冻干水果磨制的霜粉。最后做成指节长短的一段段,整整齐齐叠放在木匣之中。

    “别的东西也就罢了,这些龙须糖可一定要给你的亲戚朋友们都分一分!”武极星强调,“翠姑知道你要回家,连夜做了这些。从选料到制作再到装盒,全都是她亲手完成,甚至不让我们帮一点忙。”

    潘龙顿时就觉得那些巴掌大小木匣子变得沉重起来。

    “你把它们带回去,一定要给那些关系好的人——尤其你家父母长辈——尝尝,让他们见识见识扬州女儿的心灵手巧。”

    武极星说着,自嘲地笑了:“当然,也不是每个扬州女儿都这么心灵手巧,比方说我……要是让我下厨,你等着吃夹生饭和带血烤肉吧。”

    潘龙也笑了:“你肯下厨,那男人必定已经乐得不知道东南西北,夹生饭或者带血烤肉,他吃起来大约也跟山珍海味差不多。”

    “戚!哪有那么好的事!那要我长得比翠姑还漂亮才成,男人啊,终究还是看脸的。”

    这话就不好接了,潘龙只能装聋作哑。

    他将这些礼物一一收好,然后向武极星等人告辞,骑上马,出了广陵城,向着北方走去。

    由广陵到北地,没什么水路可走,最方便的走法就是先向北到青州,再由青州一路向西,穿过冀州,一直走到雍州玉门,然后穿过茫茫大漠。

    这一路颇为遥远,骑马也要走好一段时间。路上大概免不了要下马步行。

    毕竟……对于潘龙这样的高手来说,步行虽然累一点,却比骑马要快得多。

    看着他渐渐走远,武极星伸手在翠姑面前晃了晃,说:“回神了,人家都走远了!”

    翠姑的脸顿时就红了。

    “看来,等他下次来广陵,就该帮你们张罗婚事了。”武极星却没有就此放过她,“嗯……嫁妆该准备什么比较好呢?对了,嫁女儿是要收彩礼的,你觉得该收他什么彩礼比较合适?”

    翠姑双手捂脸,转身就跑,武极星还在后面絮絮叨叨:“咱们也是正经人家,三媒六证是不可少的,六礼的过程也是不能省略的,就是不知道他会找哪家长辈来做婚仪,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啊呀呀,似乎只有等到迎亲的时候,才比较简单一些呢。”

    “帮主,你就少说两句吧,翠姑都走远了。”

    “怎么?翠姑走远了,我就不能说吗?咱们难得能找到个机会调侃调侃这小辣椒,不现在抓紧机会,等她成了潘夫人,彼此就要客客气气的,不能再这么没大没小了。”

    看着武极星这么理直气壮的模样,诸位心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无奈。

    潘龙自然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的这些个事情,他骑着马一路远去,只用了一天时间,就从广陵城走出了差不多三百里。

    但那匹骏马也累得够呛,于是等抵达了又一座大城的时候,他就找了个马商,将这匹马给卖了。

    马商看着骏马累成那样,十分心疼,忍不住说了好几句“要爱惜马匹”之类的话。潘龙倒也懒得争辩,收了钱,径直离开,甚至没有在城里多待。

    他一路向北,用三天的时间穿过了青州和幽州。青州的情况还好一些,幽州就有不少的盗匪和饿殍,他甚至不止一次看到有瘦骨伶仃的人走着走着,一下子倒在路上,就再也站不起来。

    潘龙对此也无法可想,天下这么大,他纵然有心挽救,也没能力救得过来。

    “据说帝洛南巡查天下,已经返回了神都。只是不知道他这一番巡查,究竟得出了什么结论?又能够为天下百姓做些什么?”

    他忍不住想起了在广陵城听说的一些传闻——坊间有人传言说,帝洛南回京之后,上了一个很长的奏折,天子却没有对奏折作出批示,而是留中不发。

    留中不发,意思就是既不反对也不赞成,此事另外再议。

    帝洛南对此自然是很不满意的,接连又上了好几份奏折,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商量了些什么,反正据说朝廷之中现在吵得有些厉害。

    坊间传言五花八门,其中一大半都是谣言。潘龙听了许久,各种说法都有,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该相信什么。

    但他可以肯定,帝洛南绝对不会只是在九州转了一圈,看了一遍。这位“七杀星”不会让他的努力白费,也不会允许有人挡他的路。

    几年之前,帝洛南就跟益州豪强商谈过,想要改变国家政策。益州那么安稳,他尚且如此不满。几年过去了,他见过的远不如益州的地方,肯定比比皆是。

    “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啊……”

    潘龙感叹着,心中有些期待,更多的却是不安。

    对他这个反贼来说,自然是大夏朝廷越倒行逆施,对他越有利。可他却又觉得,要是能够国泰民安,其实不造反……也没什么关系。

    反正他能活很久,总能等到不造反不行的时候。

    只是,从幽州的情况看来,怕是这天下距离“不造反不行”,已经不算很远了。

    潘龙一路走到幽州北方的高山地区,登上高山,借着凛冽的北风,向着西边飞去。

    从心所欲修炼有成之后,他就能够御风飞行。只是御风飞行毕竟不同于仙人乘风驾云,无法逆着风向,最多只能如同水上的船只一般,借助风势稍稍偏斜一些。

    九州的冬天盛行北风,无非东北风、西北风两种。

    从幽州北部开始飞的话,就算是西北风也能借助一二,比靠双脚走路要快得多了。

    潘龙借助大风,在天上一路疾驰。他的运气倒也不错,这一路飞来,竟然都是东北风。

    仅仅两天之后,他已经看到了茫茫大漠。

    他花了半天时间,在大漠上空搜寻可以作为路标的东西,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方位,然后落下地来,一路向北。

    不等除夕,他就来到了定丰镇。

    说来也巧,这次他回家的时候,恰恰又是一场大雪,纷纷扬扬覆盖大地。

    就像他上次回来时候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