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十九章、琼花阁
    潘龙花了大概半个时辰,终于将药物炮制完成。

    绿的、红的、白的……各种药材被糅合混杂,最终化为了深紫色的药膏。

    如果按照市面的行情来算,这半石臼的深紫色药膏,价值远超过同等体积的黄金。哪怕只从中取巴掌大的一盒,也足以让普通人家几年衣食无忧。

    而这,甚至还只是成本。

    郑双自然不会知道这药膏的真正价值,但他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能够让一位先天高手出门两天,在山野之中搜寻药物,光是辅药就花了差不多十两黄金的药膏,究竟该有多么珍贵。

    如果不是师傅帮忙,这种东西他倾家荡产也用不起。

    穷文富武,由此可见一斑。

    配置好了药膏,潘龙开始指导郑双练功。

    这位老徒弟的年龄着实有些大,全身筋骨僵硬得厉害,关节、肌肉,都要舒展拉开。

    而且他的气血其实已经开始渐渐走向枯竭,不从外界补充的话,是没办法承受“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的。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也虚弱得厉害,五脏六腑都缺乏温养,身上也存在着许多暗伤——从小学厨,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固然练出了一手连潘龙都要赞叹的刀工,以至于让潘龙动了爱才之心,但也给他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伤害。

    这些伤害不一一修补弥平,他的身体就如同一个满是破洞的水桶,根本别想装多少水。

    所有的这些,全都是必须的基本功。

    潘龙并不准备在广陵城住很久,所以他希望能够比较快地帮郑双打好基础。

    武学之道,讲究“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师傅只要帮徒弟打好基础,指明方向,接下来的就看徒弟自己努力。

    潘龙的想法也是如此,他计划花费十天半个月,为郑双把基础打好了,然后留下足够的钱财和一本武功秘籍,过些年再来看郑双的练功情况。

    要是这老徒弟能够修炼有成,那他会很高兴。

    要是不然……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想要帮一个中年人练武,难度很大,就算会失败,或者是效果不如人意,他也可以接受。

    当然,如果谁因为他留下这笔财富和秘籍,而打郑双的主意,乃至于谋财害命,他也不介意手起刀落,将这些敢谋害自己徒弟的家伙一个个剁掉狗头,扔到通天江里面去喂鱼!

    天下虽大,但想要在他手下自保,不至于被送去喂鱼,那样的高手其实也并不怎么多。

    为了尽快获得成果,潘龙使用的方法稍稍有些粗暴。他让郑双先用药浴软化筋骨,然后涂上可以修补身体的药膏,开始猛烈地锤炼。

    拍打、推拿、拉筋、抻骨……整个过程中,郑双不止一次疼到瞪大了眼睛,眼白比眼珠都多,甚至几乎失去意识的地步。

    但郑双的确是个有毅力的人,尽管如此痛苦,但他却始终咬牙忍住,几乎从没有发出痛呼之声。

    两天之后,第一份药膏用完了,他也完全变了模样。

    之前的他,虽然身材高大、相貌粗豪,看起来是个强壮的光头佬,但在真正的武林高手看来,其实虚浮脆弱,浑身上下全都是破绽不说,筋骨皮肉也粗疏得很,就像是一堆铁锈,风一吹就会四处洒落。

    但现在,他虽然看起来稍稍瘦了一些,但光是看身体的模样,却已经分明是一个有一定练武基础的壮汉,肌肉强壮而匀称、骨节结实、经脉舒展,适合修炼绝大多数的武功。

    尤其他的皮肤,变化最为明显。

    过去他的皮肤显得有些枯槁,虽然因为平时吃的油水并不少,似乎不是那么干枯,但皮肉间并没有光润和活力,甚至于能看到一些皮下的赘肉和人到中年必然会有的斑块。

    但是短短两天之后,他的皮肤已经泛起了健康的光泽,一看就觉得紧绷而充满活力。甚至于如果不看他的容貌,只看身上的皮肉,已经根本不像是一个中年人,而仿佛是一个健康的少年。

    所有的这一切,当然并不全都是那些药膏的功劳,更多的,是潘龙用真元为他洗毛伐髓,祛除体内积累的有害物质,重新焕发生机的结果。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潘龙也让他服用了一些真正珍贵的药物。

    那些是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哪怕只有一份,也足以引起轩然大波,甚至于在绿林之中掀起一番腥风血雨的东西。

    这些药物是从屠龙宝藏里面带来的,除了那座文超专门留下,用以让后来的穿越者对抗走上邪路的赵胜而准备的宝藏之外,就算是益州绿林大派天手帮,也拿不出这么多的灵药来。

    那是文超掌握着半份山海经,一千年的积累!

    “你第一步的基础,到这里差不多就算是完成了。”又一次修炼之后,看着郑双的模样,潘龙满意地点头。

    如今还是隆冬,这几天天气也挺冷的,广陵城里面到处都结了冰。

    但在这寒冷的冬天,郑双却只穿着一条短裤头,精赤着身体,看不出半点冷意。白色的蒸汽从他微微泛红的身体上冒出来,在头顶汇聚成一条短短的气柱,一看就知道气血旺盛,不是普通人物。

    郑双当然能明白自己的变化,言语已经不足以形容他对师傅的感激。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练好武功,以便将来如果师傅需要的话,能够随时为师傅出生入死!

    但潘龙真没打算让他为自己出生入死。

    说句不厚道的话,潘龙如果真遇到了麻烦,这位老徒弟就算豁出性命,也帮不上什么忙。

    就像是……如果毕灵空老师真的遇到了麻烦,潘龙能够帮得上忙的机会,其实也不多。

    “接下来,我要去寻找一些稀罕东西,看看能不能帮你快速增长修为。”他对郑双说,“你可以按照我留下的秘籍继续修炼,切记修炼的时候不要操之过急,不要急躁冒进。你的基础已经打好了,就算没有那些增长修为的灵药,六十岁之前踏入先天,乃至于延续寿命,都不算很难的事情。可要是因为急躁冒进而再次损伤了基础,就算我能够帮你治好,将来想要踏入先天,都会极为困难。”

    郑双连连点头,老师的吩咐,他当然会一丝不苟毫不折扣地完成。

    别说只是要他循序渐进慢慢修炼,就算潘龙说月亮是方的,他也只会点头“师傅说得对,必定是我眼睛出了问题”。

    到这一步,潘龙别的不说,至少算是有了一个可靠的死士。

    ……当然,谁若是跟潘龙这么说,他可能会很不高兴,乃至于动手揍人。

    告别了郑双一家,潘龙以白虎星的身份离开了广陵城,然后又以潘龙的身份出现在广陵城里。

    这次进了城,他直接就朝着“倚天别院”走去。

    倚天别院,是广陵城一个颇有名气的帮派“琼花阁”的总舵。而这个琼花阁,便是“三思而行”武家暗地里面扶植的绿林势力,专门为武家处理一些不方便出手的事情。

    比方说,让竞争对手人间蒸发什么的……

    琼花阁当代的帮主,不是别人,就是武家这一代的嫡系女儿,武极星。

    当然,对外宣称的话,琼花阁的帮主是武极星的师妹兼贴身侍女,武翠姑。

    这位翠姑也被人称之为“武琼花”,是广陵城里面最著名的美人之一。甚至有不少江湖客都传言,若是能够娶到这位美人,就算要入赘武家,从此改了姓氏,也是值得的。

    潘龙这次去倚天别院,自然是去拜访琼花阁的。

    他这些天除了以白虎星的身份指导郑双练武之外,还经常趁着白虎星修炼或者休息的时间,以潘龙的身份在广陵城内外行走。

    大概是故意吧,短短几天,他居然又遇到了琼花阁众人一次。

    那次是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双方聊了几句,颇为投契。于是琼花阁真正的帮主武极星就邀请他有空来倚天别院坐一坐,喝一杯茶,尝尝武家特制的几种点心。

    潘龙自然不会拒绝,所以今天,他就去了。

    到了倚天别院,还不等他自报家门,看门的壮汉们已经满脸笑容地迎上来,满口称着“潘大侠”,将他迎进了门。

    等他到客房坐下,还不足十息,武极星就带着几个可靠的手下,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难怪我今天平白觉得喜气盈门,却是有贵客来了!”武极星笑着说,“来得正好,翠姑正好在厨房试制一些点心,你一定要尝尝!”

    “那我就不客气了。”

    “咱们江湖儿女,朋友之间最不需要的就是客气。人生短暂,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客气来客气去的?三推两让,事情没做完,人就先老了。”武极星说得很豪气,一点也不像是个闺阁女子。

    从认识她到现在,潘龙觉得,她大概只有性别可以算是女人,别的方面……审美观也比较女性化,其余的就真的是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女人了。

    这位琼花阁帮主,爱好是读书和练武,喜欢策马狂奔,喜欢和人厮杀,喜欢走遍大街小巷寻找一口满意的美味,还喜欢每每在心情舒畅的时候写两句诗。

    俨然就是一个江湖侠少的模样。

    不过,和寻常的江湖侠少相比,武极星却又有个与众不同的爱好。

    她喜欢把自己锁在一间密室里面,读佛经。

    这个爱好十分的奇特,很多人由此觉得这位琼花阁帮主是个心有佛性的人。

    但潘龙却知道,她根本不是心中有佛性,而是恰恰相反,心中充满了狂暴的杀意,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镇压。

    武极星是个极为骄傲和固执的人,她并不介意杀人,却坚决不愿意服从自己天性的杀意。所以她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自己用粗铁链锁在密室里面,苦读佛经,修炼佛法,以压制自己的杀意。

    用她自己的说法就是:“我自己的意志是最重要的,就算是天性,也只有在我允许的时候,才可以被释放出来!”

    潘龙不曾见过她跟人动手见血,却曾经见过她将自己锁在密室里面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她身上散发出令人心寒的杀意,连面目都变得狰狞凶恶,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不断咆哮。

    那一次,潘龙躲在密室的角落里面,看着她咆哮了有大半个时辰,才挽回一些理智,开始诵读佛经。

    随着诵经,她的神情渐渐平静下来,虽然还不时露出痛苦之色,却越来越平和,最终所有的疯狂凶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平和喜乐。

    乍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修炼多年的高僧,没有半点邪气。

    这前后的变化,让潘龙也为之咋舌。

    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无法相信,一个人竟然能够在短短的一个时辰里面,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这简直像是人格分裂了啊!

    那次的目睹,也让他对武极星这个人充满了好奇,以及担忧。

    好奇,自然是好奇她为什么这么固执?

    所谓堵不如疏,一个人若是天性凶恶,最好的办法绝对不是修炼佛法,将这份天性强行镇压,而是修炼那些可以化杀气为战力的武功,把天性的凶恶转化成强大的武力,通过一次次战斗宣泄,同时让自己不断变强。

    这算是武林之中稍有见识的人就能明白的道理,武极星不可能不懂。

    但她却宁可用一种南辕北辙的方法,通过事倍功半的的途径,来强行压制自己的天性。

    这是为什么呢?潘龙很想要知道她的动机。

    这种做法存在着巨大的隐患,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走火入魔,化为疯狂的野兽。就算是能够一直顺利地镇压凶性,久而久之,也很可能导致凶性孕育为另外一个人格,人为制造出“心魔”。

    心魔这东西,大家平时避之唯恐不及,怎么能自己凑上去呢?

    所以,潘龙对武极星的将来,也很是担忧。

    世界虽然大,可这么奇妙而有趣的人却不多,他实在很不希望武极星就这么走上不归路,最终要么发狂而死,要么一辈子都被自己的凶恶天性束缚,始终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那未免也太可悲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