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夏逆 > 第二十八章、前贤传承
    看到壁画上的书生们模样发生了变化,潘龙不由觉得一股寒气涌上心头。

    壁画很大,画上那“王兄”的绝望之色,另外几个书生的惶恐之情,无不清清楚楚。虽然因为绘画的缘故,看起来和刚才亲身经历的略有区别,但仔细观察,依然能够将众人的面目分辨出来,一一对照。

    “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画里面的景物居然不是幻象,而是真的摄入了几个帝戊子时代的书生不成?”

    潘龙自言自语,眉头紧锁。

    直觉告诉他,这不可能!

    别说留下壁画的那位前辈不一定是长生仙佛,就算当真是仙佛遗留,也断然没有将几个凡人延寿数百年的可能。

    仙佛神通广大,但再怎么什么广大,也依然要遵循一定的规律,并不能真的心想事成。

    就像自己的老师毕灵空,论神通,她甚至胜过了不少仙佛,可她想要教授自己一些本领,也不能像民间传说里面那样,一指点在眉心,自己一下子就全懂了。而是要从基础开始一点点教授,带着自己慢慢练习,花了若干的时间精力,才让自己学有所成。

    也许这位仙佛一直看顾着的话,真的能让几个凡人活个几百年。但只凭一幅画就做到这种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毕灵空都做不到的!

    想到这里,他的神情又坚定了起来。

    “万物皆空,一切景象由心而生,自然也会由心而变。这幅画,乃至于画中的人,或许都只是幻象罢了。那位前辈最大的本领,应该就是捏造幻象,让人无法分辨真伪。或许……他留下的根本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能定期发动的阵法。”

    “这个阵法不是一直发动的,所以大多数参观者一无所得。但这阵法毕竟会时不时地发动,所以在塔里潜修的人往往会有所得……应该是这样才对!”

    就在他自言自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轻轻的鼓掌之声。

    转头看去,却是一个中年道人,正从门口走进来。他微笑着看向潘龙,一边走,一边轻轻鼓掌。

    “真是好眼光!”他说,“贫道在这里看顾传道塔三百余年,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下子就能猜对这慈航渡海升天图真相的人!”

    潘龙顿时松了口气:“我猜对了?”

    “没错,这画像之中其实蕴含着一个法术,能够随心造化,创造幻象。”道人说着走到了面前,朝着画像一挥袖子,“它的真容,是这样的。”

    潘龙再朝着画像看去,只见画像上依然还是慈航大圣渡海升天,但除去慈航大圣本人之外,只有无穷无尽的模糊云气。在云气之中,隐约能够看到脚下的沧海和天上的明月,什么山啊、水啊、亭子啊、书生啊……乃至于散花天女之类,根本都没有。

    但他再仔细看,却又在云气之中,隐约看到了一些模糊的线条,有的似乎像是山水,有的似乎像是建筑,有的似乎像是人物……大概被法术所迷惑的人,就是从这些模糊的线条里面获得了灵感,想象出了各种幻象。

    那位前辈留下的法术,也不只是无中生有,这些云气之中模糊的线条,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资料库”,所有陷入幻象之中的人,都会在这“资料库”里面找到适合自己的想象,进而构筑成符合自己想法的幻象。

    “果然是神通广大,构思巧妙!”想通了这一点,他忍不住赞道,“这位前辈的手段,既有堂皇大气,也有细微巧妙,不愧是道门先贤!”

    “南华真人确实是道门前贤。”那道人点头说,“不过呢,他留下的这些壁画,总的来说,还是过于刻意了。巧妙有余,大气不足,其中还隐藏着一些扰乱别人心思的狡狯……相传这位真人昔年刚刚领悟长生的时候,曾经以生死为戏,弄了一出‘大劈棺’的闹剧来。大概那时候他的性格的确是有些轻佻,喜欢戏弄人吧。”

    潘龙笑了笑,没搭理这话。

    这道人能够看顾东灵塔几百年,必然也是长生之辈。他可以对留下东灵塔壁画的南华真人指手画脚,但自己这个距离长生还远得很的晚辈却没资格。

    “我看你的性格,跟南华真人也不大相合。竟然能够在这壁画之中有所领悟,实在是机缘非凡。加上你身具偌大的功德……”那道人又看向潘龙,若有所思地说,“贫道以为,你或许是佛门高僧转世,也不一定。”

    潘龙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为什么是高僧?”

    “若是我道门中人,按说应该有更大的领悟才对。而且我道门中人其实也不怎么在乎功德,反正贫道没见过具备大功德的同道。倒是僧人之中,多年行善,累积了无数功德的历代都有。以你身上的功德来说,是高僧转世的可能性最大。”

    潘龙笑了笑……这次他是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什么高僧转世,他也知道自己的功德究竟是怎么得来的。但他没办法解释这事。

    既然解释不了,那当然就只好一笑了之。

    好在,道人并没追问。

    他点点头,说:“既然你能够进入画中幻境,并且有所收获,那不妨在这东灵塔再修炼一段时间,毕竟也算是一段缘分。”

    潘龙摇头:“我又不打算继承南华真人的心法,偶然有所际遇也就罢了,刻意想要学习,那就不大好了。这修炼的机会,还是留给那些真心向道的人比较好。若是占了别人的机缘,我未免心中有愧。”

    道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身影骤然消失。

    自始至终,他没介绍过自己,也没询问过潘龙的身份。

    或许对他来说,这些全都是无意义的俗套吧?

    潘龙向他消失的地方行了个礼,又向那幅已经现出真容的慈航渡海升天图行了个礼,转身走出了东灵塔。

    走出高塔,江边的大风吹到身上,他顿时感觉精神为之一爽,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那位南华真人的心法,他未尝没有兴趣。但这位真人传法的手段,他却颇为不喜。

    正如那位看顾宝塔的道门前辈所说,这位真人留下壁画时候的性格着实有些轻佻,传道之余还不忘戏弄别人。明明能够用比较友善的方法来传道,结果非要弄出一些让人心惊胆战的幻象来,着实是不够友好。

    或许南华真人自己会觉得很有趣,但被戏弄的人却只有害怕。

    这样的前辈,这样的道法,不学也罢!

    当然,若是潘龙没有山海经,没有遇到毕灵空,没有遇到文超……没有这一系列的奇遇,遇到这壁画的话,就算再怎么被戏弄,他也是要留下学习的。

    毕竟被戏弄是小事,学有所成是大事嘛……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呵呵笑了。

    “我也是个俗人啊!”

    “不对,我固然是俗人,那位南华真人难道就不是俗人么?”

    “这芸芸众生,又有几个不是俗人呢?”

    “俗人也没什么不好,不食人间烟火之辈,就算见了面,或许也会无话可说吧。”

    潘龙自言自语着,渐行渐远。

    东灵塔上,那道人的身影浮现了出来,远远看着他。

    “俗人……呵呵,他的想法倒也有些意思。”

    一道火光在他身边亮起,火光里面有声音传来:“就像他说的,俗人也没什么不好。倒是你,这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我当年认识的列御寇。”

    “人都是会变的。”道人说,“我当年认识的毕月乌,也没有玩火的习惯啊。”

    “是啊,人都是会变的。”那声音喟叹了一番,说,“你看他如何?你觉得,他会变吗?”

    “人都是会变的。”道人说,“但我觉得,有些人就算是变,也不会变得那么厉害,变得让大家觉得简直不认识他了。赵胜会变,文超也会变,可赵胜最后变得不像赵胜,文超到最后依然还是文超。以我所见,他应该是文超那样的人,就算再怎么变,终究还是他。”

    “……那就好。那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你不要说得自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赵胜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就算有什么恩怨,也该放下了。你要是心里还不舒坦,眼看着他赵家的江山也守不住多少年了,等这江山换了主人,你大可以去开棺戮尸,把赵胜的尸体拖出来挫骨扬灰,相信他就算能耐再大,留下的那些手段也拦不住你。”

    “老列,别这么看不起人啊!我还没落魄到要靠把死人拖出来挫骨扬灰来安慰自己的地步。”

    “你能够想得通,那是最好。”

    “……其实,我想不通,我始终都想不通。”

    “想不通的,何尝只有你呢?当年文超也想不通,他跟赵胜的交情可不一般,那是真正的生死之交。如果没有他,赵胜早就死了。结果到最后,连他都要去反对赵胜了……圣天子最后为什么会走到连如此挚友都反对他的地步,大家都很纳闷啊。”

    “文超曾说过,屠龙者终究会化为恶龙。”

    “但他也曾说过,每个人都具有邪恶的兽性和善良的人性,并不存在谁必然邪恶或者必然善良。人的善恶,终究还是要靠际遇决定。”

    “那你觉得赵胜后来遇到了什么?”

    “天下若说对他研究最深的,必定非你莫属。连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

    “……真烦!”

    “烦点好,烦一点,更像是个活人。你要是像我这样天天不食烟火,怕是很快就真的要像文超说的那个嫦娥一样,飞到月宫上去了。”

    “呸!我当年是被文超那大嘴巴忽悠了,才给自己取了毕月乌的名号,其实我跟月亮没有任何关系!”

    “被那大嘴巴给忽悠了的,岂止你一个。我难道不是吗?就连南华,当年也是被他一顿忽悠,才痛改前非,从游戏人间的怪客,变成了有道高人……被他忽悠一顿,其实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可惜不能让我这学生也见一见他,也被他忽悠上一回。”

    “天底下,可惜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不要总是想着可惜,多向前看看,未来还很远。”

    “……为什么我感觉你好像一副在安慰我,想要我别去自己找死的意思?”

    “岁月悠悠,你我的朋友都已经不多了。你交游广阔倒也还好,我性格冷淡,称得上朋友的人更少。所以就当我说了多余的话吧。老朋友,你一定要保重啊!”

    “……你以为我是谁?你死了我都不会死!”

    火光一闪,消失得无影无踪。

    道人摇摇头,叹了口气。

    “口是心非,你这家伙,一辈子也改不了这脾气啊!”

    他露出了忧虑之色,但终究什么都没做,只是深深地叹息。

    潘龙自然不知道东灵塔塔顶的这一番对话,他离开了东灵塔之后,直接又进了山中。等到从山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身上脏兮兮,却提着一包新鲜药草的白虎星。

    这一包药草自然不是广陵附近山上所产,但除非是有极为精通此道的人,将它们连同着上面的泥土一起拿去对照分析,否则谁也别想看出这一点来。

    趁着夕阳西下、城门未关,他提着这一包药草进了广陵城,直奔郑双的家。

    郑双刚刚完成了一次药浴,身上热气腾腾,连皮肤都在微微泛红,看起来异常的有精神——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正在努力拉伸筋骨,因为疼痛而涨得满脸通红的缘故。

    看到师傅到来,他异常欣喜,正想要说什么,却被白虎星给打断了。

    “快找个石臼过来,我要炮制药材。”

    郑双家里当然有石臼,很快,白虎星就将一包药草配合一些之前已经购置的药物,在石臼里面研磨起来。

    他一边研磨药材,一边愉快地说:“我本以为广陵城附近人口稠密,山中的药材可能被采集到所剩无几。却不料这里地势非凡,通天江的灵气转折汇集,在山中催生了不少药材。结果没费什么力气,就凑齐了药物,真是好造化!”

    看着老师那有些脏乱的模样,郑双不由得十分感动。

    而几个暗中观察的探子,则将这消息很快报告了上去。

    潘龙掩饰身份的计划,进行得非常顺利。